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不啻天渊 > 第五章 违背诺言

第五章 违背诺言

作者:莲池幽径
    “大萨满侯立选中了我,让我接受试炼,”左丘黎继续说。

    “试炼!”冷屿惊讶地喊道,“但你太年轻了。你才多大……二十岁?试炼只有在这一行多年的萨满才能……”

    “你能想象我当时有多自豪,”左丘黎冷冷地说道,他对这突如其来的打断感到有点恼怒,“我和我哥哥去了那个的秘密地方……传说中的大萨满塔。我在那里通过了试炼。”

    “我的命也差点丢在那了!”左丘黎的声音低沉下来。

    左丘明正喝着酒,听到这,激动地呛咳了起来,显然受到很大的情绪打击。

    “太可怕了!”左丘明用颤抖的声音插话,“我在那个可怕的地方找到了他。他躺在地上,嘴角溢血,奄奄一息!我把他抱了起来。”

    “哥哥,快别说了!”左丘黎柔和的声音彷佛在抽打他。左丘明退缩了。冷屿看到年轻的萨满眯起金色的眼睛,握紧拳头。左丘明平静了些,又端起手中的米酒猛灌,紧张地看着弟弟。这对双胞胎之间显然有了新的紧张关系……

    左丘黎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的皮肤变成了金色,这是我严重受创的标志。我的身体和健康已经永远解体了,至于我的眼睛!沙漏般的瞳孔让我看到时间的流逝,让我看到它对所有事物的影响。冷屿,就连我看着你……”左丘黎的语气寒冷刺骨,听得冷屿心里一凛。

    “我都能看着你一点一点地渐渐变老。在我看来,所有的生命都是一样。”萨满看着冷屿,用低得大家侧着耳朵才能听到的声音说。

    左丘黎那只瘦削如鸡爪的手抓住了冷屿的胳膊。冷屿被冰冷的触感吓了一跳,震惊地想把手抽回来。但那金色的眼睛和瘦爪迅速攫获了他。

    “可是我却因此拥有了无穷的力量!”他声音沙哑地说,“总有一天,我的力量可以改变世界!我不仅有力量,而且……”

    萨满的身体向前倾,沙漏状的眸中射出狂热的光芒。

    “我还拿到了魔影法杖,”左丘黎指了指……“这把魔影法杖是用桃花心木做的,木杖顶端有龙爪抓着的一颗水晶球。它真正的能力只会受我本身的能力所限。当我知道了这柄法杖的真实能力之后,就能借此召唤来强大的力量。传说中,当司圣将军四处旅行的时候,一名叫做魔影的萨满在他身旁帮助他。他也在最后那场战斗中牺牲了生命。在这把魔影法杖传说中,这位萨满的灵魂还在里面寄宿着。许多有名的萨满都曾使用过这柄法杖,并且将它的能力又加以提升。”

    冷屿顺着他指的方向转过头去看,只见一根木杖靠在树干上,正好是在左丘黎容易拿到的地方。它看起来和普通的木杖没区别,木杖顶端有金色的龙爪,正抓着一颗闪亮的水晶球。

    “值得吗?”冷屿轻声问道。

    左丘黎瞪了他一眼,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他把瘦鸡爪似的手从冷屿的手臂上拿开,放回他的袖子里。

    “当然值得!”他沙哑着嗓子说,“力量是我一直渴望得到的……这是我一生追求的目标。”

    左丘黎又倚靠回树干上,他再次被阴影笼罩起来,直到冷屿只能看到他金色的眼睛在火中闪烁。

    “给我来杯酒,” 洪老伯舔了舔嘴唇,仿佛想冲淡口中苦涩的滋味,“马尾巴人呢?他刚刚不是去偷女店小二的……”

    “来啦!”乐术那个快活的声音尖锐地喊道,一名苗条高挑的红发女子跟在他身后,手上捧着一个装满酒杯的托盘。

    “冷屿,”左丘明嘿嘿笑了起来,他指着那个红发女子喊道,“你们猜她是谁。洪老伯,你也来。要是你们猜对了,这杯酒,我请客!”

    利用这个机会去忘记左丘黎的不愉快实属不易,冷屿仔细打量露出一脸微笑的女孩。她的脸被红色的头发包围着,绿色的眼睛调皮地闪烁着,双颊和鼻尖上有浅浅的雀斑。冷屿记得那双眼睛,但其余的则完全没有印象。

    “我就不参与了,”冷屿感慨万千,“因为在仙翼族人眼里,你们人类的容貌变化太快,我们几乎记不住他们的模样。我已经一百多岁了,相当于人类三十来岁,我当年离开紫黎镇,她不过就一小孩。”

    “冷屿大哥,那年我十六岁。”红发女子含羞笑着把酒杯一个个递给他们,“大笨牛当年总嫌我长得很丑,说我将来必须付钱倒贴给别人才能把自己嫁出去。”

    “你是云婉儿!”洪老伯一拳捶在桌面上,他指着左丘明说,“大笨牛!我猜对了吧,请客!”

    看云婉儿那一头火红的头发就知道她不是中原人,她五岁大时就忽然出现在紫黎镇,当时一张小脸哭得一脸的鼻涕眼泪……瘟疫还有连年的蝗灾,很多灾民拖儿带女,背井离乡,她和家人走散了,后来冷屿和洪老伯收养了她,从那时起她就和左丘明双胞胎兄弟一起在紫黎镇生活。

    “嘿!这不公平!”左丘明想不认帐,嘿嘿笑着说,“她都给你这么明显的暗示了!”

    “嗯!看来时间证明他错了,这大笨牛果然是有眼无珠,”冷屿愉悦地笑着说,假装恼怒地瞪了左丘明一眼,“在我去过的所有地方中,你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

    云婉儿羞红了脸。但是很快神情严肃,脸色马上阴沉了下来……

    “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冷屿大哥,”她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圆筒型的物品……“这是要交给你的东西。我总感觉里面有问题不太对劲。”

    冷屿不禁皱眉接过圆筒。黑色滚动条盒是用木头做成的,外壳被打磨的油光滑亮。他从筒中取出一份文件慢慢阅读。当他看到用黑色墨水写的熟悉的笔迹,他开始感到心一阵绞痛。

    “这封信是左丘彤写的,”他低声说,他自己都清楚地注意到,他说话的声音很不自然,“她不能来了。”

    然后是一阵沉默。

    “这下糟了,唉!”洪老伯狠拍一下大腿。

    “如果违背诺言,就会带来厄运的,”洪老伯摇了摇头,“这会带来坏运气,唉。”

    左丘黎身体前倾,和左丘明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是他们的思绪在无声的交流。这是罕见的,因为只有在极度危险的情况下,两者之间的双胞胎关系才会变得如此牢固。因为左丘彤是他们同父异母的姐姐。

    “除非她有什么迫不得已的事要耽搁,否则左丘彤是不可能违背诺言的。”左丘黎大声说出他们双胞胎共同的想法。

    “她在信上怎么说?”左丘明急切的问。

    冷屿停顿了一下,舔了舔他干涩的嘴唇。

    “服侍新主人的工作让她无暇分身。她致上她深深的遗憾并且祝福每一个人。尤其是她深爱着的……”冷屿感到喉咙发紧,轻咳了一声,“她深爱着的弟弟们和……”

    “就说这些。”冷屿停了下来,他把信笺卷起来。

    “深爱着的谁?”乐术好奇又兴奋,突然脚一阵剧痛,“哎唷!死老头,你踩我干嘛?”

    乐术瞪着刚刚踩了他一脚的洪老伯。同时也注意到了冷屿的脸红了起来。

    “喔。”他马上明白过来,发现自己真是蠢的可以。

    “你明白她在说什么吗”冷屿问这对兄弟,“所谓的新主人是怎么一回事?”

    “谁知道左丘彤在想什么?”左丘黎不以为然的说,“四年前我们最后一次在这家客栈看到她。司马旭和她一起去了北方,我们就再也没有她的任何消息。至于所谓的新主人,我想我可能明白为什么她不能遵守我们的约定了。毕竟她现在是受雇于人,她宣誓效忠这个所谓的新主人了。”

    “我想你说的没错。”冷屿承认。

    “婉儿,你说事情不太对劲?告诉我是哪里不对劲。”冷屿把信笺收进圆筒里,抬头看着云婉儿。

    “就在今天早上快到中午的时候,有人给我送了一封信。至少我认为他看起来应该是个人。”说话时婉儿微微颤抖。

    “他的身体用各种各样的服饰包裹着。甚至看不到他的脸。他用一种奇怪的腔调说话,并参杂着一种奇怪……奇怪的嘶嘶声:‘把它带到一个叫冷屿的游侠。'我告诉他你多年没来过这里了。那人说:‘他肯定会来的。’然后他就离开了。”云婉儿摇了摇头。

    “我只知道这些,那边那位道长也看见了。”她指着坐在火炉旁一位道人打扮的老人,“你可以过去问他是否注意到其他特殊不寻常的情况。”

    冷屿回头一看,只见一位老道人正在给一个盯着炉火的孩子讲故事。洪老伯拍了拍他的胳膊。

    “也许从门口进来的这个家伙能告诉你更多东西。”乞丐说着指向门口。

    “司马旭!”冷屿转身面对着门。同时兴奋地站起来,热情地大喊着那人的名字,挥手和他打招呼。

    所有人都望向门口,除了左丘黎,他又瑟缩回阴影之中。

    站在门口的那个人昂首挺胸,身上穿着全套盔甲和链甲,客栈里许多客人转过身来七嘴八舌盯着他看,这个人是神鹰世家的剑客,但是北方的神鹰世家的剑客名声不好,关于他们**的传言甚至传播到了南方大陆。

    有几位紫黎镇本地人认出司马旭,他们转身继续喝酒没再理会,那些不认识的人继续盯着他看。一名全身武装的剑士走进客栈便已经很不寻常,特别是在兵荒马乱的年代,更别说他那一身行头好象还是大灾变期间的……古物!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