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不啻天渊 > 第七章 女子的歌

第七章 女子的歌

作者:莲池幽径
    “来啦,客官,”云婉儿托着酒壶,当她经过冷屿他们身旁时,冲那边努努嘴,轻声说,“他就是烟丰,也就是大神官。”

    那人又怒视着她,冲她大叫起来。她急忙挤到他身边去。他对着她咆哮,抱怨她服务态度不好。云婉儿似乎想反驳,但也只能咬着嘴唇,委屈的站在那什么也没说。

    “老爷爷,您讲的关于古代诸神的故事都是真的吗?”老人的故事告了一个段落,小男孩七八岁模样,他焦急地眨巴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问。

    乐术看着正撒泼冲着云婉儿大喊大叫的烟丰皱起了眉头,他希望这男人不要去打搅这个老道士。

    乐术碰了碰冷屿的手臂,向着大神官的方向点了点头,表示可能很快就要有大麻烦了。

    大伙都转过头来,静静的看着,他们被那个女真族女人的美丽所震撼。

    “当然是真的,乖孩子。”老人的声音明显盖过了室内其他人的谈话声。

    “你可以问这两个人,他们也有类似的故事。”老人盯着那个女人和她的高个子护卫,嘴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

    “漂亮大姐姐,”孩子渴望的转过头来,“你能给我讲你们的故事?”

    当女人注意到冷屿一伙人正盯着她看时,她立即低下头躲回阴影中,脸上带着警惕的神情。高个子护卫靠她更近,飞快地手抓武器要保护她。他怒视着人群,尤其是全副武装的左丘明。

    “哼,这神经兮兮的混蛋。”左丘明冷喝一声,手开始移向自己的剑柄。

    “左丘明,别冲动,看眼前这情形我能猜出个七七八八,”司马旭狭长的侧脸被光线剪出淡淡的一圈阴影,“要当这种女人的贴身护卫可真够呛。从他们的对话表情中我大致能猜得出来,这个女人似乎是他们族里的贵族,那男的要负责保护她,不过从他们四目相交的眼神来看,两人之间的关系嘛,似乎并不只是主仆那么单纯。”

    “不好意思,”女人打了个手势轻声拒绝,大伙们不得不集中精力去听,才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她说着生硬的普通话,口音很重,“我不大会故事,我没有这种本事,小娃娃。”

    小男孩一脸失望。老人拍了拍他的背。

    “可你是一个好歌者……酋长的女儿,给这个孩子唱一首歌吧!碧云公主,你知道要唱哪一首的。你是平原上最美丽的百灵鸟。” 老道士直视着那个女人的眼睛,一把五弦琴凭空出现在老人的手中。他把琴递给惊讶地看着他的美丽女人。

    “你……是怎么知道……我是谁?”她瞪大眼睛,支支吾吾地问。

    “这不是关键,”老人和蔼地笑了,亲切地说,“酋长的女儿,为我们唱一首歌吧!”

    美丽的金发女子用颤抖的手拿起五弦琴,她的伙伴用他们的语言和她说了几句话,似乎想阻止她,但她好象没有听见。象中邪似的盯着老人精明的黑眼珠。渐渐地,她的手好像被催了眠似的,开始拨动琴弦。忧郁的曲调在客栈里回荡,嘈杂声音迅速停止,整个大厅鸦雀无声,每个人都陶醉地注视着她。

    但是她视若无睹,丝毫没有感觉到众人的目光,似乎只为了老人而唱:“炎炎夏日,在广阔的草原上,一个叫追风豹的穷人家的孩子,一位名叫碧云的公主迷恋上了他,她的父亲贵为一族之长,才让他们的爱情如此漫长,炎热的夏天,在广阔的草原,草原起伏着波浪,天空刚显露灰色的光芒,酋长命令她的恋人追风豹前往遥远的东方。

    黎明即将来临便要启程,一切都只为寻得伟大的魔法,草原起伏着波浪,天空刚显露灰色的光芒。

    哦! 追风豹!秋天已经来到。哦! 追风豹!你要去哪里?我独自一人坐在河岸边,看着太阳冉冉升起,从远处的山上孤独地升起。

    草原正在枯萎,夏天的风停了,他终于回来了,在他的眼睛里有着无尽的黑暗,他带着一根蓝色的手杖,像冰川一样闪闪发光,草原开始枯萎,夏天的风停了。

    草原的青草枯萎了,像黄色的火焰。酋长嘲笑追风豹。指责是他给草原带来了灾难。

    他命令人们拿起岩头朝年轻的战士扔去,草原枯萎了,就像黄色的火焰一样。

    草原一片凋零,秋天已经来到,一个叫碧云的公主,他迷恋上了追风豹,她挡在情人的面前,任散落的石头掠过耳际,她要和情人永远在一起,生生死死不离分。手杖射出蓝光,两人从此消失了,草原一片凋零,秋天已经来到……”

    直到她把最后一个音符弹完,整个大厅敛声息语。她眼含泪水,深吸了一口气,将五弦琴递回给老道士,又缩回阴影里。

    “多谢,美丽的姑娘。”老道人微笑着说。

    “老爷爷,我现在能听你讲故事了吗。”孩子天真的问。

    “当然,当然能,乖娃娃,”老人摸摸小男孩的头,坐回椅子里,“在过去,很久很久以前……伟大的真神圣辉……”

    “圣辉?”小男孩忍不住插话打断老人,“我从没听说过名叫圣辉的神。”

    不屑的哼声从大神官烟丰所坐的方向传出,冷屿看着他,只看那人气的满脸涨红。可老道士似乎并没有注意到。

    “圣辉是远古真神之一,好孩子。但是因为各种对他的误解,已经很久没有人膜拜他了。”老道士叹气道。

    “是因为什么原因,那他为什么要离开呢?”孩子问。

    “他并没有离开!好孩子,”老道士笑容中带着忧伤,“大灾变后人们抛弃了他,人类将这场灾难的毁灭归咎于诸神,却不愿意反省自己。你听说过‘屠龙英雄’吗?”

    “听说!听过!”男孩兴奋地说:“我最喜欢龙的故事了,尽管我爹爹说它们不存在。但我相信它们是存在的,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他们!”

    “好孩子,当心你许下的愿望。”老人的脸一下子变得苍老而悲伤。他抚摸着男孩的头发,轻声说。

    “老爷爷,那故事呢……”孩子又想了起来。

    “哦!对了。曾经有这么一次,圣辉听到了一位勇敢的剑客的祈祷。司圣将军……”老人继续讲着 。

    “他是‘屠龙英雄’里的司圣将军吗?”孩子一脸崇拜地问。

    “是的,好孩子,你真聪明,就是他啦。司圣将军在森林里迷了路,他走啊走,走啊走,直到彻底绝望,因为他觉得自己再也回不去了。他就向圣辉祈求指引,他的眼前立刻出现了,好孩子你猜出现的是什么?是一只……白色的麋鹿。”老人摸着自己花白的胡子 ,继续讲着。

    “司圣将军一箭把它射死了吗?”孩子担心得想哭,焦急地问。

    “呃……这个嘛,我想一开始他有可能想这么做,但是嘛……他可能又下不了手。他没办法对这么漂亮的动物下毒手,你说是不是?”老人似乎陷入回忆,“突然……麋鹿跳开了。然后它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回头看着他,好像在等什么,又好象说‘快跟我来啊’,然后呢……司圣将军就一直昼夜不停地的跟着这只可爱的麋鹿,直到麋鹿把他带回了家乡,于是他向诸神道谢,圣辉……”

    突然,一声怒喝打断了老人的故事。

    “哼!一派胡言!狗屁不通!”怒吼的声音嗡嗡在大厅里回响,随着椅子被推倒的声音,一个声音叫了起来。

    冷屿把手中的酒杯放下,抬头往发出声音的那人望去。每个人都静下来,转头看向喝醉的大神官。

    “胡说八道!”大神官脚步踉跄的指着老人,“少在这装神弄鬼!腐化我们年轻一代!我警告你,老头子,我会抓你去衙门受审的!”

    “叫卫兵来!”大神官退后一步,接着又走向前,摇摇晃晃,骄傲的环视四周,虽然口齿已经有点不清,但是他还是清醒地下着命令,“卫兵呢,快把这老头抓起来。”

    “叫他们逮捕这个……这个老道士和那个唱怪歌的女人。她显然是个女巫!我要没收她的手杖!”大神官做了个夸张的手势,踉踉跄跄的走向那个女人……

    “不行!”她轻蔑地怒瞪着他,看到他笨拙的伸出手想抢走那柄手杖,这个叫做碧云公主的女人厌恶地拨开他的手,“这是我的,放开你的手,不许碰它,你不能拿走它。”

    “女巫!”大神官发出鄙视不屑的哼声,“我是大神官,我能拿走任何东西。”他再次蛮横的去抢那柄手杖。

    “听到没有,酋长的女儿说你不能拿这柄手杖!”女人高大的护卫咬牙站起身来,他把大神官推开。

    男人推的并不太用力,本来只想把他推开,但是却足够让醉醺醺的大神官完全失去平衡。他疯狂的挥舞着手臂,想让身体站稳。却狗扑屎似的向前猛冲了几步……看来冲过了头……他一不小心踩到了自己的圣袍,一头栽进了熊熊的火焰中。

    忽然火焰冒了起来,一股皮肉烧焦的臭味扑面而来。大神官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吓得在场的人都楞住了,他全身着火,好象一个火球哇哇大叫站了起来,在客栈内四处狂奔!冷屿和其他人都被这个意外吓得一动也不敢动。

    只有乐术第一个反应过来,他人小胆大,奋不顾身冲上去想帮助这个鬼哭狼嚎的可怜家伙。可大神官此时却发疯地挥动着双手,想用手扑灭吞噬他身体和衣服的火焰,垂死挣扎的到处乱跑,身形瘦小的唐门小子似乎什么忙也没帮上。

    “接住!勇敢机灵的小娃儿!”老道士从高个子护卫手里夺过手杖,把它扔给乐术,乐术一手接住,“把他打倒在地,然后我们就能设法扑灭他身上的火焰,这大神官真是个蠢货。”

    乐术接过了手杖。用尽全力一挥,正打中大神官的腹部。那个家伙立时倒地。人群中传来了惊叫声,赞叹声。乐术紧抓着手杖,张大了嘴,他被自己这一举动吓了一跳,楞视着眼前的奇景,大神官难道这么不经打,立马嗝屁……死了?

    大伙七手八脚的跑上去帮忙,火焰马上就被扑灭。但奇迹发生了……这人的袍子看起来仍完整如新。皮肤看上去完好无损,他坐起来,脸上带着敬畏和恐惧的神情。他看着自己的手和长袍,没有一丝烧伤的痕迹。衣服上连烟熏的痕迹都没有。

    “这东西医好了他!”老道士指着乐术手里的手杖,大声的宣布,“就是这把手杖!看!”

    乐术看着手上的手杖。它是用蓝色的水晶做成的,而且此时正闪烁着蓝色的光芒!

    “叫守卫来!抓住这个家伙,抓住那两个女真人!还有他们那一伙人!我看见这些人和这个剑客一起进来的!”老道士指着司马旭开始大喊。

    “你说什么?”冷屿气得跳了起来,“老道士,你疯了吗?”

    “快叫守卫来!”老道士的话已经开始传开,客栈里响起了嘈杂声,开始乱成一片,“你看到了吗……那把蓝色的水晶杖!我们终于找到了!现在他们会放过我们了。快通知守卫!”

    大神官挣扎着站稳脚步,脸上神情大变。

    这一切发生的太忽然,乐术也一时懵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