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不啻天渊 > 第二十章 大军集结

第二十章 大军集结

作者:莲池幽径
    突然,一条平坦的路出现在他们面前。冷屿惊讶地看着。

    “是谁或是什么动物为我们扫清了道路”他疑惑地问追风豹,追风豹也在怀疑地察看路面。

    “我不知道。”但这条路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那棵倒下的树花了很长时间才能深陷入泥土中。树干上爬满了青苔和藤蔓,没有人或动物在上面行走的迹象……只有司马旭的足迹。为什么没有被树林掩盖?”

    冷屿无法回答,也没有时间回答。司马旭拼命向前冲去,每个人都必须努力跟上,不让他离开他们的视线。

    “兽面人、船、蜥蜴人、隐形的的麋鹿……下一个是什么”洪老伯对乐术嘟哝抱怨,“马尾巴?告诉我!”

    “我也希望看到麋鹿。”乐术一脸憧憬地说。

    “你最好让别人狠狠地打你的头,让你清醒些,”洪老伯气鼓鼓地说,“虽然到最后我们可能看不出有什么不同。”

    同伴们跟在司马旭的后面,司马旭就像有神灵庇佑一样爬上山坡,并没有感觉到创伤和痛苦。冷屿几乎没有办法跟上剑客司马旭。当他终于追上时,他看到司马旭的眼睛里有着可怕的狂热。

    但剑客显然是在尾随着什么东西走。这条路把他们带到了九丹峰的斜坡上,冷屿看到这条路把他们带到了两座山峰之间的山谷……他知道从来没有人去过的地方。

    “等一下,”冷屿气喘吁吁地想追上司马旭。快到中午了,太阳还被云遮住。

    “我们休息一下,我到下面看看。”冷屿指着山上的一块大石头。

    “休息……”司马旭气冲冲地咕哝着,他呆呆地望着远方,然后转过身来望着冷屿,“好吧,我们可以休息。”他的眼睛闪着异彩。

    “兄弟,你没事吧?”冷屿忧心忡忡地问。

    “我很好。”司马旭在草丛中漫步,双手轻轻抚摸着胡须。冷屿不解地望着他,直到大家都来到这一小片土地上。

    “我们要在这里休息一会。”冷屿对大家说。左丘黎松了一口气,虚脱地坐在地上。

    “我想去看看,北方那条通往梨满城的路上有什么问题。”冷屿又加了一句。

    “我和你一起去。”追风豹说。

    冷屿点了点头,两个人一起离开了道路,爬上了凸出来的大石块。当他们走着的时候,冷屿看着这个高大的平原人,他开始觉得和这个严肃、刚毅的平原人一起工作,是一件非常舒服的事情。。

    追风豹非常注重**,所以它特别尊重冷屿的私密一面。对于冷屿来说,此刻的散步远比彻夜无眠舒服得多。

    他认识他的朋友……因为他们彼此非常熟悉……他们会私下猜测他和左丘彤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他四年前急于离开?为什么四年后她不能回来团聚时,他会如此失望?

    当然,追风豹对左丘彤一无所知,但冷屿知道,即使追风豹认识左丘彤,对追风豹也没有多大区别。这是冷屿的私事,与他无关,不是他应该管的事情。

    当他们看到通往梨满城的路时,他们慢慢地走了最后几尺,一直走到那块湿湿漉漉的石头边缘。冷屿朝东望去,从这个角度看,通往野营地的道路清晰可见。追风豹指向那个方向。冷屿在那条路上发现了很多怪物!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森林以前会陷入一种不安的异常平静状态。

    冷屿紧闭双唇,那些怪物一定准备埋伏在那条路上。司马旭和他看到的白色麋鹿可能救了他们的命。

    但是怪物们很快就会发现这条新路。

    冷屿回头看了看,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根本就没有新的道路!那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什么也看不见。他们身后的小路不见了!我一定是看见了海市蜃楼,他惶恐地想,于是他把目光转向通往梨满城的路上。那里聚集了许多怪物,他们几乎不用耗费多少时间就能重整队形。他的目光又转向平静的水晶湖,然后他的视野延伸到地平线……

    他皱起了眉头。是什么对地方不对劲?他不能马上看出来,所以他没有急着告诉追风豹,而是一直看着天空。北方的上空乌云密布,灰色的烟柱从地面直冲云霄……就是这样!原来……冷屿抓住追风豹的手臂,指向北方。

    追风豹眯起眼睛,顺着冷屿指的方向望过去,起初他也没看出什么端倪来,后来他终于看见了……黑烟升入天空。他浓密的眉毛锁住了。

    “篝火”。冷屿皱起眉头,严肃地说。

    “数以百计的营火,”追风豹继续说。这是一幅全军扎营才会有的景象。

    “谣言终于得到了证实,”司马旭回来时说道,“北方确实有一支庞大的军队集结。”

    “可那是谁的军队?为了什么?他们的攻击目标是谁?”左丘明难以置信地大笑。

    “没有人会为这把水晶杖派遣一支军队,”战士左丘明停了一会儿,“按说,应该不可能吧?”

    “水晶杖只是整个事物的一部分,”左丘黎声音沙哑地说道,“别忘了消失的星相。”

    “这鬼话对孩子撒谎还行!”老挂不屑地哼了一声。他举起空酒囊,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

    “我说的话可不是骗小孩,”左丘黎嚼穿龈血地说,他像蛇一样从遍地枯叶上站起,“你最好尊重我说的话,乞丐!”

    “又来了!麋鹿!”司马旭突然说,他的眼睛盯着一块大石头……也许对他来说不是这样,“我们该走了。”

    剑士开始行走,其他人急忙收拾行装跟在后面。他们沿着小路越爬越高……

    突然,道路似乎出现在他们的眼前……风向变了。从南方吹来一阵微风,带着秋天野花的清香。当他们走到两座山峰之间的凹槽时,它赶走了乌云,太阳从云层里露了出来。

    已经是下午了。他们休息了一会儿,紧接着,他们开始攀登两座山峰之间的凹槽。司马旭仍然坚持让麋鹿带路。

    “快到晚饭时间了,”左丘明深深地叹了口气。“我能把我整只靴子吃掉!”

    “我还是觉得它看起来更好吃,”洪老伯贪婪地吞了一口唾沫说,“我希望这只麋鹿是有血有肉的,所以除了让我们迷路,它可能还有其他用途,”

    “闭嘴!”司马旭愤怒地转向乞丐,握紧拳头。冷屿连忙站起来,拉着司马旭的肩膀。司马旭怒视着洪老伯,胡子气得直哆嗦,然后他挣脱了冷屿的手,低声说,“该走了。”

    当他们在两座山峰之间行走时,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天空的另一面很蔚蓝。南风吹过山顶。 他们小心翼翼地走着,脚下的小石头让他们摔倒了好几次。这里的空间十分的狭窄,他们可以很容易地靠住山壁保持平衡。

    花了大约三十分钟才到达九丹峰顶峰的另一边。他们俯视着山谷,脚下的草原,绿松石色的海浪起起伏伏,翻滚不定,一直延伸落到了另一头的森林里。头顶上蔚蓝的天空透出柔和的阳光,乌云被驱散了。

    几天来,他们第一次觉得他们穿的外套太重了,除了左丘黎,他在红色斗篷下瑟瑟发抖。洪老头整个上午都在抱怨天气寒冷,下大雨,但现在他开始抱怨阳光……太亮,太刺眼了,以至于他的眼睛无法睁开;而且太热了,让他的头盔跟着发烫。

    “我建议我们把乞丐扔下山去,”左丘明对冷屿怒吼道。

    “他会一路不停地抱怨,”冷屿笑着说,“这样会泄漏我们的行踪。”

    “下面没人能听到他说话吧。”左丘明的大手比划着底下的森林,“我敢打赌,我们是第一批俯视山谷的,活着的人。”

    “第一批'活人',”左丘喘着气说道,“老哥,这次你说得对。因为你指的就是谷星森林。”

    没有人说话。追风豹不安地改变着姿势;碧云公主走到他跟前,抓紧他的胳膊,瞪大眼睛朝底下的森林望去。洪老伯清了清嗓子,闭上嘴去摸他花白的长胡子。司马旭冷静地望着森林,乐术也同样平静地望着。

    “可它看起来并不邪恶呀!”乐术很兴奋,他开心地盘腿坐在地上,用笔把面前这一切画进地图,打算画出一条通往九丹峰的道路。

    “‘外表’就十足像唐门中人,不能轻易相信。””左丘黎讽刺地说。

    乐术皱起眉头,欲言又止,想要反驳,但当他偏过头去,瞅了一眼冷屿的眼神,只好回头专心画他的地图。冷屿向司马旭走去。剑士正站在悬崖上的一块大石头上。南风吹拂着他的长发和褴褛的斗篷。

    “司马旭,那只麋鹿怎么样了?你还能看到它吗?”冷屿走到他身旁问道。

    “还是清晰可见。”司马旭答道,他指着下方,“它走进了那一片草原。我仍然可以看到这条路,直直通向那边的森林里。”

    “进入谷星森林。”“冷屿喃喃地说。

    “谁说那里是谷星森林?”司马旭问冷屿。

    “左丘黎。”冷屿回答。

    “呸!”司马旭不屑地啐道

    “他是个萨满,”冷屿强调。

    “他肯定疯了,”司马旭摇摇头回答,“当然,如果你执意想留在这座山上,就随你的便吧!我要跟着麋鹿……就像司圣将军一样,就算它把我带进谷星森林!!”司马旭裹紧披着的破烂斗篷,从巨石上跳下来,沿着小路开始往山坡下走。

    “麋鹿直接把他带进了森林,”冷屿对其他人说,“左丘黎,你能确定这片森林是谷星森林吗”

    “冷屿,你认为一个人对一件事能有多大把握?”萨满冷笑着回答,“我都不敢确定我下一秒是否还活着,随便你,你尽管走进森林,在那里,从来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生命中最能确定无疑的事情就是死亡,冷屿。”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