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农家俏娘子 > 第20章 你没事,我有事

第20章 你没事,我有事

作者:九九
    老妇女见状,赶忙道:“老头子被打伤了,杏丫头,快去找郎中。”

    “哎,我这就去。” 齐红杏瞪着眼跑出去了。

    齐婶子一听找郎中,脸色一变:“他大伯大娘,孩子也不是有心的,又是傻子,你就别跟她一般见识,我给你赔不是。”

    “哼,你少他妈装好人,老二家的,你看着办吧,要不赔钱,要不把东边那间屋赔给我,那道山墙借给你们也用十几年了,也该还给我了。”齐富贵往椅子上一摊,标准一幅无赖的样子。

    “他大伯……”

    齐婶子想再求情,却被齐罗敷一把拦了下来:“阿娘,让他找郎中。”

    她下手打的那些地方,根本就看不到外伤,除了拍片子,她就不信这村子里的大夫的眼能比片子还厉害。

    齐婶子把她拉到一边,小声嘀咕道:“丫头?他会让咱赔钱。”

    “放心,阿娘。”齐罗敷拍拍阿娘的手。

    见闺女说的认真,齐婶子这才放心。

    ……

    齐大胜和李月兰一路着急忙慌往家跑,刚才在地头间听邻居说齐富贵到他们去了,齐大胜那个急啊,他不在家,他怕阿娘和妹子吃亏。

    李月兰担心的可就不一样了,她是怕痴呆的老娘和傻子又闯什么祸,那她可就吃亏大了。

    “阿娘,妹子,我回来了。”齐大胜急匆忽的赶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啊,阿娘,不是你和傻子又弄了人家什么东西吧。”李月兰就怕赔东西,那可是割肉的疼。

    齐婶子冲着李月兰翻了一个白眼,朝着儿子奔过去:“大胜啊,你回来就好,快帮帮你妹妹,你妹妹打了你大伯,他要要咱们赔医药费,不然就要咱们拿东屋来抵。”

    “什么?那怎么能行,东屋是你和妹子住的,抵给他了你们住哪?”齐大胜眼瞪的跟个鸡蛋,连连摇头。

    东边两间是阿娘和两个妹妹住,虽说是两间,可是只有一间半,再抵出去,他们两住哪里。

    “不行,那就赔医药费,养我家老头下半辈子,你们可想清楚了,当年那道山墙就是借给你们用的,一道墙啊,可不是白白借给你们的,你们搭房子省了一道墙,你们倒是省了,我们可赔了呢。”

    老妇女翻着白眼珠子说的一套是一套,断定他们是拿不出银子,东屋是他们的了。

    东屋的山墙?

    齐罗敷往那边看去,从东屋边上的院墙可以看出,东屋和旁边的屋子是共用一堵墙的,原来是冲着这个来的。

    “好,就这么说了,谁有伤,对方就赔钱。”赔钱?那是不存在的,她可从来没有做过赔本买卖。

    一听赔钱,李月兰猛的咋呼起来:“什么?赔钱,那不行,绝对不行。”

    李月兰的脸瞬间变成黑色,他们家本来就穷,指望一个痴呆的娘和傻子能有钱赔?!

    到时候还不是齐大胜担着,那就是要用她的钱,不行,那比割肉都疼。。

    “不行,那就把东屋抵了。”齐富贵拈着小胡子面露恶相。

    “不行。”齐大胜站出来,愣头愣脑的冲过去:“东屋我阿娘和妹子住着呢,不能抵。”

    李月兰急了:“那你能怎么办,赔钱?你要是敢同意赔钱出去,我……我就回娘家去,不过了这日子。”

    “那也不能让阿娘和妹子没地方住吧。”齐大胜也有自己的道理。

    “反正我不管,不能赔钱。”

    一开始还坚定态度的苏大胜一听说老婆要回娘家,他心里咯噔一下,面色有点为难:“那个……反正不能把屋子抵了。”

    齐大胜两口子的态度,齐富贵看在眼里,倒是喜欢的紧:“大胜啊,你好好想想,她可就没婆娘了,没婆娘怎么生大胖小子,你娘和妹子还有那半间屋住呢。”

    老妇女把李月兰拉到一边,小声嘀咕:“我说月兰,你还和他们一起过个什么劲,赶紧分家,你们过你的小日子。”

    “分家!”李月兰一愣,齐大胜可不让分家。

    齐婶子见状,话到这份上,她怎么能让儿子没了媳妇,主动上前道:“他大伯……那就抵房子吧。”

    反正傻子以后总能嫁得出去,他一个老太婆住半间屋子也行。

    “哎,这就对了,东屋本来就该赔给我们,当年老二可是把东屋抵押给我了,还借了几两银子呢,看在死了的老二面上,我就不要银子了。”

    齐富贵拍拍袖子站起来,扬着眉梢,总算把那间东屋弄到手了。

    齐罗敷看着,冷冷一哼,两夫妻欺负痴呆的阿娘,倒是有一套,把她当做摆设,真当傻子看吗?

    “我不同意,抵房子,你想的美。阿娘,这件事我做主,我说不行就不行。”齐罗敷把齐婶子扶到一边坐下,让她不要管这件事。

    顺手又去屋里拿了点芋头递到齐婶子手里,有了吃的,齐婶子的注意力就在吃上面了。

    “那就赔钱。”齐富贵拽的跟二五八万一样,他就不信了,这家能拿得出钱。

    齐罗敷扫他一眼:“我们就看看到底谁赔谁的钱。”

    “哼!”斗不过一个傻子,他齐富贵老赖的名声还往哪搁。

    “阿爹阿娘,大夫来了。”齐红杏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

    身后跟着村里的周郎中,背着药箱。

    “哎哟,我的腰疼,腿疼,心口疼。”见到周郎中,齐富贵开始哼哼起来。

    周郎中赶紧过来,片刻没耽误就给齐富贵把脉。

    半晌,周郎中摇摇头:“没病,我再看看外面。”

    把袖子放下,周郎中又撸起齐富贵的袖子,胳膊上也没有伤痕,再看看腿,也没有,腰上也没有。

    “齐老大,你没伤没病喊啥疼啊!”周郎中拿开手收拾东西。

    “怎么可能,你再仔细看看,我这疼着呢。”齐富贵又是撸袖子又是撸裤腿,就想在身上找点淤青红肿什么的,被打那么厉害不可能一点红印也没有。

    没有伤?

    “我看的真着呢,的确没有。”周郎中一再肯定,他是大夫还能看错。

    “我……”齐富贵扒着自己身上找半天,没说一个字。

    老妇女上去就扒看:“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哎呀别看了,真的没有,我走了啊,要是真有事再来叫我。”周郎中背起药箱子要走。

    齐罗敷上前一步喊住:“等等,周伯,他没事我有事,你帮我阿娘看看,阿娘的脸被打肿了。”看官们,对剧情还满意吗,有什么话都可以评论说啊,满意就投张票票呗!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