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带着仓库回到明末 > 第六百八十章:放孙传庭回家

第六百八十章:放孙传庭回家

作者:数沙人
    热门推荐:

    “你说的这些都很有道理,一旦人赚惯了快钱,就没有办法再安心下来从事正常的工作。”赵文站在刘文众的面前,不停的点头。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赵文转过身来,看向刘文众。

    “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从秦汉开始到现在,这片土地从来没有改变过?”

    “陛下这话是何意啊?臣不明白!”刘文众不知道赵文说的这片土地从未改变过是什么。

    “生活方式,生产方式。从秦汉开始到现在,这片土地上的百姓们永远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日复一日的在田地里耕种,甚至都来不及欣赏天上的星光。

    而且,就算他们如此劳作,也几乎没有吃过几顿饱饭。这片土地上的大部分人,从出生到坟墓,都没有离开过家乡。很多人穷极一生,都在拼命的劳作,希望勤奋能让自己的生活过的好一点。

    可是结果是什么?他们的生活过好了吗?这个百姓们距离死亡的距离实在是太近了,近到只有一场水灾,又或者一场旱灾。

    百姓们从秦汉开始,就没有真正的富裕过,他们一直很贫穷,朕想让百姓们过的好一点。就算为此不停的发动战争,只要百姓能生活的更好。”赵文说道。

    “陛下的想法固然不错,可是如果真的将战争变成一门生意,那么早晚会有一天被这门生意反噬。

    而且,百姓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阖家欢乐,家庭富裕,不就正好吗?”刘文众反问道。

    赵文道:“战争是一把双刃剑,关键是看使用这把双刃剑的人。倘若能将这把双刃剑用好,那么就能带来巨大的利益,这个利益巨大到可以改变整个天下。要是用不好,就会将天下拖入深渊当中。

    但是,不能因噎废食,目前,天下就需要战争,朕需要战争产生的价值,来改造整个天下。光是靠着国内的力量,无法完成对天下的改造,必须依靠外力。”

    推动社会的发展所需要的力量是巨大的,更何况是推动现在的大明?

    如果光是靠着国内的力量,赵文恐怕穷极一生都无法将自己的理想完成,所以,就必须对外征战。

    那个工业革命开始的国家,不正是因为不停的征战才完成了社会的转变吗?

    这片土地比那个国家要大上不少,人口数量更是好几倍。那个国家都花费了百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变革,更别说是现在的华夏。

    “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你不要再说了。你说的这些朕明白,只不过目前还不能放弃出兵海外。”赵文摆摆手,平静的说道。

    “对了,孙传庭还没有归顺新朝吗?”赵文忽然想起了那个好久都没有消息的孙传庭。

    孙传庭自从被赵文俘虏之后,就被赵文带到了宣镇。虽然还是关押在大牢中,可是孙传庭的牢房可要好上不少,不管是环境还是伙食,都是非常不错的。

    孙传庭是一个有本事的人,所以赵文就想将他劝降,让他归自己所用。

    可是,孙传庭这人别的没有,就是骨头硬,说什么都不愿意投降赵文。

    就算赵文将崇祯说他是战场诈死潜逃的证据拿到他的面前,他也没有投降赵文。

    只不过是对崇祯的忠心产生了动摇,并没有因为这个原因投降赵文。

    “陛下,还没有。孙传庭这人说什么都不愿意归顺新朝,刚开始的时候,孙传庭每次见到臣派出去的人,就大骂不止。

    虽然现在不怎么骂了,可是依旧没有任何松口。”刘文众摇摇头,一脸的为难。

    “孙传庭的家人从京城接过来吗?”赵文再次问道。

    将孙传庭俘虏之后,赵文就让遍布在京城中的探子将孙传庭的家人接回来。

    只不过事情刚刚安排下去,赵文就着手处理对湖广和山东的战事了,没有再过于注意此事。

    刘文众道:“陛下,早都接回来了。可是,就算如此,孙传庭也没有归顺。臣之前让朝廷的降官也劝过他,可是他就是死活不挺,不归顺。”

    刘文众一提起孙传庭就头疼,这是他目前为止,见到骨头最硬的朝廷官员。

    赵文皱着眉头,缓声道:“既然如此,那就将他放了吧,让他回家乡吧。”

    对于孙传庭,赵文心里还是怀着几分敬意的。

    所以,在处理孙传庭的这件事情上,赵文并没有像对待其他投降官员那样,将他们发配到倭国或者是爪哇。

    “陛下,就这么放了?孙传庭这人可不是其他人能比的,这人有领兵之能,要是他回乡之后,蛊惑当地百姓,对抗新朝,该如何是好?”刘文众瞪大着双眼,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赵文。

    赵文摇摇头,“对抗新朝?不可能,就算他有这个心,也招募不到足够的兵马。更何况,如今天下都快平定了,还害怕孙传庭吗?就按照朕说的去办吧!”

    “遵命!”刘文众站了起来,躬身行礼,随后退了出去。

    第二天一大早,宣镇城西的大牢打开了大门。

    宣镇城西的大牢面积不是很大,主要是关押那些身份地位比较高的罪犯的。

    孙传庭穿着一身非常朴素的棉袄,走出了大牢的大门。

    刚刚走出大门,身后的大门嘎吱一声关了起来。

    孙传庭长出一口气,脸色愁苦。

    “大明啊!!!”孙承宗摇摇头,随后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刚走了没几步路,孙传庭就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父亲!”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

    孙传庭抬头一看,只见自己的儿子孙世瑞和自己的妻子以及几个熟悉的下人站在街边,往他这边看来。

    孙传庭眼角湿润了,他快走两步,将孙世瑞和他的妻子搂在了怀里。

    “夫君,您受苦了!”孙传庭的妻子张氏现在也不管什么,抱着孙传庭痛哭了起来。

    良久之后,孙传庭松开两人,“你们最近过得可好?”

    “父亲受苦了,孩儿和母亲最近过得不差!”孙世瑞点点头,抹掉了眼角的泪水。

    “好,如此便好,如此便好啊。走,咱们回家!”孙传庭说罢,便拉起两人的手,往前走去。

    就在这时,几个精壮的汉子出现在孙传庭的面前。

    孙传庭一步向前,将两人挡在自己的身后,怒视着前方,“怎么?赵贼想要杀了我们吗?我们现在就在这里,来吧!”

    “误会了,孙先生误会了!”领头的汉子急忙换上笑容。“我们是奉了陛下的旨意,前来护送孙先生回家的!”

    “哼,老夫回的去,回去告诉赵贼,老夫不领他的情!”孙传庭呵斥道。

    “孙先生,陛下没有恶意,陛下只是让我们几个将孙大人护送到宣镇的火车站,将孙先生送到去代州城的火车站。”领头的汉子急忙道。

    “哼,老夫不做他的火车,老夫哪怕徒步走回去,也不坐他的火车。”孙传庭丝毫没有领情。

    领头的汉子道:“孙先生,别啊,要是您真的走回去,我们几个可就惨了啊。”

    “你们几个惨不惨和老夫有什么关系?”孙传庭瞪了这几个一眼,随后领着自己的儿子和妻子大步离去。

    看着离开的孙传庭,一个汉子询问道:“咱们这下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直接去火车站,提前给孙传庭买好火车票。真实的,这人怎么这么倔啊,投降咱们的官员们哪一个能有他这种待遇?真是想不明白!”领头的汉子摇摇头,带着随从往火车站而去。

    孙传庭说走回去只不过是一句气话罢了,要是真的走回去,这十万八千里的,光是靠着他们几人,还不知道要走到猴年马月去。

    在孙传庭出牢房前,牢房里面的管事按照赵文的吩咐给孙传庭包好了必需的行李,而且还给里面塞了一些银元,可是孙传庭根本就没有收。

    “爹,先回一趟住处吧,将行李带上吧。”孙世瑞看着自己的父亲,开口道。

    孙传庭停了下来,皱着眉头,“都是赵贼的东西,带上它做甚?”

    “爹,不是的,这些都是从京城带回来的,很多东西都是家里的。今天出门的时候,已经将这些东西收拾好了,只不过因为比较多,所以就没有携带。”孙世瑞回道。

    “唉,家里的。现在朝廷都没了,哪里还有家啊?”孙传庭一脸的惆怅。

    “夫君,之前在京城的时候,传来你兵败身亡的消息时,我当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个消息刚刚传来没多长时间,陛下就说你是兵败诈死,潜逃失踪。不仅没有念及你的功劳,还要治你的罪。甚至还要派锦衣卫抓捕我们,押入诏狱。

    那个时候,府中的下人全都被吓得跑的一干二净,只剩下我们孤儿寡母以及几个忠心的下人。”

    孙传庭的妻子张氏一想起当初在京城的日子,就一阵的后怕。

    “就在锦衣卫抓捕我们之前,宣镇在京城的探子就找上门来了。他们说,你还活着,他们是你派来的。我没有细想,就跟着他们来了,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宣镇的探子。”

    孙传庭道:“说这些话做甚?这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说实话,崇祯的那番操作着实让孙传庭心寒,而且还是那种拔凉拔凉的寒。

    可是孙传庭这人毕竟是有操守的,虽然崇祯都如此对待他了,他依旧没有选择归顺赵文。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孙传庭对得起崇祯了。

    不管是历史上还是现在,孙传庭都对得起崇祯。相反,崇祯对不起孙传庭。

    “行了,不说这些话,赶紧拿上行李回家吧!”孙传庭说罢,静静的往前走去。

    一路上,孙传庭沉着脸,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将行李拿到,走出住处的时候,孙世瑞询问道:“爹,咱们真的就走回代州城吗?”

    “宣镇有日行千里的火车,之前被赵贼带到宣镇的时候,我虽然坐过,可是那时却没有好好感受一下。

    我现在倒要好好的感受一下,赵贼的火车究竟有什么不同,它凭什么能日行千里。”

    孙传庭被赵文带回宣镇的时候,是坐着火车来的。

    那个时候孙传庭被赵文俘虏,在种种原因之下,孙传庭的心思根本就没有在火车上面,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没有好好感受过火车,所以这次就想再次感受一下。

    孙传庭说罢,便带着几人往前走去。

    孙传庭就是从宣镇火车站下车的,所以也记得宣镇火车站在什么地方。

    孙传庭走在去往宣镇火车站的路上,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自行车、三轮车,以及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的百姓,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不多时,孙传庭来到火车站。

    火车站门口有关于坐火车的具体流程以及火车站的布局图,孙传庭在看过这些东西之后,走进了火车站。

    刚刚走进火车站的候车大厅,他便看到了刚才拦路的那几个汉子。

    “孙先生,火车票我已经帮您买好了,这是您的火车票!”领头的汉子笑眯眯的迎了过来,手中拿着几张火车票。

    对于这几个汉子,孙传庭选择无视,直接来到了卖票窗口。

    领头汉子看着如此作派的孙传庭,不停的苦笑。“你都选择坐火车了,你还坚持个什么啊?真是的,真不知道你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去往代州城的火车票并不贵,孙传庭的妻子也有些压箱底的钱,在被带到宣镇的时候,一并带上了,所以现在孙传庭也能买得起火车票。

    买完车票之后,带着家人来到了候车厅开始候车。

    在此期间,那几个汉子并没有前来打扰孙传庭。

    等了没多长时间,火车站里面的工作人员便喊了起来,“来往代州城的火车马上就要发车了,去往代州城的乘客赶紧上车。”

    孙传庭听到声音,带着家人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在各种指示牌的指引下,孙传庭来到了站台上。hptere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