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风九歌顾北彦 > 第689章 运送兵器

第689章 运送兵器

作者:林深
    其实罢,沈安歌也不是能闲住的人,过往她可是承了母亲的‘衣钵’在长街卖糖人来着,这一晃也过去了许久,也不知道做糖人的手艺有没有生疏。

    风九歌知道,沈安歌拉她们一道出来,正是为了让唐芃放轻松。

    从洛七染遇上她,便是打断了唐芃的所有,她会自乱阵脚躲着洛七染也是正常,只是可惜了,洛七染这般爱慕唐芃,她却不愿给予反应。

    “这些时日陪着将军,便不免想起过往,九歌,记得那时候一起在江淮,日子虽然平淡却极为悠闲……”沈安歌站在她们中间,便充当了中间人的身份,说完时还看向唐芃。

    听沈安歌这么说起来,风九歌也回想起来。

    是了,那时候她才刚和顾北彦交心便去了江淮,风书屿机缘巧合下救了沈安歌。当初那么多闺阁女子被劫,偏就沈四海对沈安歌不管不顾,是巴不得少她这么个女儿。

    沈安歌出生虽然并不清贫,可沈四海不重视她,她也与常人没什么不同。

    最为要紧的,是沈安歌至始至终都没有放弃过自己,一直乐观生活,也才能够撑到他们一起去救那些女子的时候。

    不过,也不知道沈少寺有没有在她之后继续研制情欢,虽然风九歌心中也是不确定,她大抵能够猜到,沈少寺不会放弃,那么他极有可能用这种毒药来对付成为他绊脚石之人。

    顾北彦,首当其冲是第一。

    “对了,唐姑娘,你救了将军,那么自然是一家人了,我可以叫你芃芃么?”沈安歌一脸期待,看着唐芃,眼底的希冀却像是要破土而出。

    也不知道沈安歌哪里来的热情劲,唐芃性子冷,也不知道沈安歌为何待她如此不同,她也只能顺着沈安歌的心意点了点头。

    其实这个名字,她甚少用,约莫也没人记得她。

    只是当自己的名字被旁人唤出时,唐芃便觉得好像有些不同,没觉得多别扭,反倒还挺……好听的。

    因为自己碰巧救了风书屿,沈安歌便待自己如此不同,倒是让唐芃受宠若惊了。

    “芃芃平日喜欢什么物什,想来你对郭郡也是极为熟知,可有喜欢去的地方?”

    一路上,沈安歌倒是破天荒地‘话痨’,缓解尴尬。

    风九歌看看唐芃,再转眼看看沈安歌,无奈摇了摇头,她这个长嫂,现下是转行做红娘了么。

    洛七染和唐芃究竟会走到什么地步她们也是不知道的,这缘分若是注定了,强行拆开都无用。这解铃还须系铃人,洛七染对唐芃做了什么,又说过什么,才是至关重要的。

    风书屿和顾北彦去巡视码头,说来郭郡虽然独立,可到底算不上自治,还是要听命洛樾笙。顾北彦身为檀王,来此地巡视一番也是再正常不过。

    码头往来贸易颇多,不过近日的郭郡码头,多了不明的船只,而船中运送的,却都是兵器。

    如此多箱的兵器,非是掌握些实权的人不能拥有,风书屿作为郡守,有保卫郭郡之责,底下人自然更外谨慎。虽说运送这些箱箧的人支支吾吾妄想遮掩过去,可到底瞒不过风书屿。

    码头上横陈着已打开的箱箧,里面的兵器明晃晃地直露在外。

    能有这么多兵器私下运送,可想而知背后之人的势力有多大,只是他们妄想不动声色地运进郭郡,还得看看他们里面的人答不答应才是。

    郭郡是个极不好统治之地,不仅是人员交杂过多,往来商旅更是频繁,很容易就夹杂了不少奸细,是故郭郡郡守要时刻监视这些人员,更是将那些未知的危险给扼杀在摇篮中。

    前郡守旧部妄想除去风书屿取而代之,可没想到最后竟还是死于非命。今日便又多了这么些兵器,很难不让风书屿想,郭郡内部出了奸细。

    又或者,有什么人混了进来。

    “说,是何人让你们运送这些兵器前来!”跟在风书屿身边的随从厉声开口,他们面前,跪着被扣押的船员。

    胆敢在郭郡私下交易,真是不想活了。

    虽说郭郡云集楚洛不少官员权贵,可到底他们做的买卖都是明面上的,极少会有这么不要命的,胆敢运送兵器进来。一人拥有这么多兵器,这是违背了礼法,更是僭越了君王!

    船员们面面相觑,却是直摇头。

    他们不过是运送这些货物到郭郡,哪里晓得这背后主使是何人,他们也是冤枉啊。

    “大人,我们真是冤枉的,还望大人明察——”莫名做了旁人的替罪羔羊,那些船员自然是不甘心的,就这么白白死了,也委实太过委屈了些。

    风书屿和顾北彦比肩而立,目光尽是不屑。

    一副像极了看蝼蚁般地看着这些跪地求饶之人。

    若不是戏演得太好,就是真的不知道。

    风书屿怎么说也是接手了郭郡如此久,还有人胆敢违背他的心意做事,盘踞这些兵器意欲何为,已经很清楚了。

    “只要你们供出背后主使,本郡守可以饶你们一命。”风书屿淡淡开口,左手不自觉地松动右手拇指的扳手,语气寡淡却清寒,听不出喜怒,却莫名让人惧怕。

    就算风书屿说要饶他们一命,可他们是真地不知晓这背后之人是谁啊,这不是冤枉么。

    “大人饶命啊,我们是真地不知道——”船员说到最后,又开始求饶起来。

    “看来你们是真不见棺材不掉泪,檀王殿下和郡守大人都在此处,你们以为能够瞒过多久,还不从实招来!”随从怒喝,显然不信他们的狡辩。

    码头上,两道修长的身影立着,两人皆是光风霁月之人,好似画卷一般,只是周身的气场大到无法忽视。船员们哆哆嗦嗦身子,却还是半分都答不上来。

    看来是不动刑不会说真话了,风书屿和顾北彦相视一眼,提步朝回程走去。

    船员见状脸色煞白,还没将讨饶的话说出口,随从就从四面八方上前,拳脚粗粝落在他们身上。

    码头上一时惨叫迭起。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