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武侠世界的慕容复慕容复东方晴 >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密道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密道

作者:非语逐魂
    屋中一片静谧,半晌后一个苍老的声音自四面八方,“合作?慕容公子要这么说也没有错,世间所有的利用,不都可以说是合作么,你利用我,我利用你,你我合作,无甚分别。”

    说话的音调有点怪异,不似中原口音。

    慕容复听后愣了一下,“你不是何足道?”

    他先前拔剑要杀陆冠英之时,曾感觉到一缕极其细微的劲气波动,才知道原来暗中还隐藏着一个高手,本以为就是何足道那厮,不想听这话声,似乎另有其人。

    暗处的声音呵呵一阵轻笑,“何足道是谁,本座不曾识得,但纵观整个襄阳城,也只有慕容先生配做本座的对手。”

    “慕容先生?”慕容复稍稍错愕了一下,这样的称呼似乎还是第一次听到,嘴上笑道,“既然阁下这般抬举在下,何不现身相见呢?那地洞里的滋味想必不好过吧。”

    如果说有一个人,能在这一切尽收眼底的房间中藏身而不被他发现,那么这个人多半就是霍山,可现在霍山已经死了,那么说话之人只可能藏在陆冠英先前出来的地洞里。

    地底下本就对气息隔绝有极佳的效果,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一开始并未发现陆冠英的藏身之处,也没发现除了陆冠英之外居然还有一个高手,想来那陆冠英能够这么聪明的藏在地下,肯定就是此人支的招。

    不过慕容复有点奇怪的是,天剑已经到了陆冠英手上,此人居然没有抢走,这实在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过得半晌,那声音又笑道,“慕容先生不必着急,现在相见还不是时候,对了,初次见面,送你一个小小的礼物。”

    话音刚落,噗噗几声风声传来,慕容复正全神戒备间,忽然嗤的一响,一团血光自地道中飞出,滴溜溜一转,滚落在地上,居然是一颗血淋漓的头颅,头颅的面目他并不陌生,竟是南方丐帮的现任帮主,鲁有脚。

    慕容复神色微变,三两步来到机关入口,正想纵身往下跳,又是噗的一声,一团赤红光芒自下而上席卷而出,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抬手一剑斩下。

    火红光芒七零八落,转瞬消失殆尽,若非空气中残留的炽热气息,这一刹那简直就跟幻觉一样。

    慕容复望着幽幽洞口,迟疑了下,没有冒然下去追。

    就在这时,一声嘤咛,床上的程瑶迦醒了过来,慕容复微一摇头,暂时放弃了追击的打算。

    程迦瑶两眼无神的望着床顶,眼泪不住的往下掉。

    慕容复来到床边,柔声道,“你醒了。”

    程瑶迦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慕容复微微叹了口气,“我没有杀你丈夫。”

    程瑶迦恍若未闻,似乎才想起发生什么事一般,“你……你没中毒?”

    慕容复摇摇头,肚子轻轻一缩,一放,一个拇指大小的光团自口中飞出,他左右看了几眼,在屋中找来一个小瓷瓶,将光团放了进去,这才解释道,“我对毒物比较敏感,早在这金波旬花香气扩散之时,我便发现并将其聚拢,用真元隔绝,所以我没有中毒。”

    “原来是这样……”程瑶迦喃喃一声,又不说话了。

    慕容复知道她的心情,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忽的想起什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程瑶迦愣愣的望着他,显然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慕容复也没有解释,抓起她的手腕替她把脉。

    程瑶迦明白他问的什么了,下意识想要缩手,又拗不过他,只好说道,“不用白费力气了,金波旬花真有他……他说得那样厉害,想来是无药可救的。”

    慕容复没有理会,神色变幻不定。

    程瑶迦叹了口气,“总算你没有中计,我也少了一份罪孽,就让我这么安安静静的死吧。”

    慕容复忽的古怪一笑,“难道你就不奇怪,金波旬花这么厉害,你竟没有毒发身亡?”

    程瑶迦似乎才想起这个问题,不由怔了怔,“为什么?”

    慕容复俯下身去,在她耳旁低语一阵。

    程瑶迦听后苍白的脸庞泛起一抹病态嫣红,“这怎么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的,”慕容复得意一笑,“别说我不照顾你,你若再跟我来几次,还能青春永驻,长生不老。”

    “呸,”程瑶迦啐了一口,“这么说你岂不成神仙了?”

    “神仙哪有我这么快活,给我神仙我也不做。”

    程瑶迦心情渐渐好了一些,黯淡的眼神中时不时闪过一丝光亮,“那我现在……现在好了么?”

    “还没。”慕容复摇头。

    程瑶迦不知怎的,突然有点患得患失。

    “这金波旬花不愧为天下排进前三的奇毒,只用那些精华还不能彻底化去毒素,”慕容复口中缓缓说着,但见程瑶迦愈发失落,他话锋一转,“我看还要多来几次才行。”

    程瑶迦瞬间脸色绯红,“你这个坏蛋,究竟是为了救我,还是为了占我便宜。”

    慕容复神色一正,“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我就是馋你的身子。”

    程瑶迦呆了一呆,怔怔道,“你不怪我?”

    “怪你?”

    “我……我勾引你,骗取你的神剑。”

    “我不怪你。”

    “真的?”程瑶迦有些不大相信,可心里又有些甜蜜,似乎非要他拿出一个“有力证据”来。

    慕容复认真道,“真的,其实我早就看出你是故意接近我的,我也借机占了你的便宜,俗话说一夜夫妻百夜恩,我们做了那么多次夫妻,不管你做错什么,我都不会怪你,另外天剑是我送给你的,算不得骗。”

    他犹豫了下,并没有说出那天偷听她与陆冠英谈话的事。

    程瑶迦脸色微喜,“谢谢你。”

    但很快又变得复杂难明,“可……可我还是一个嫁过人的有夫之妇,你……你不嫌弃吗?”

    慕容复嘿嘿一笑,“不嫌弃。”

    “真的?”程瑶迦又问了一遍。

    “真的,像你这么好的女人,打着灯笼也找不到,我只会珍惜你,不会嫌弃你。”慕容复深情道。

    程瑶迦一颗心已经碎成了片,听了这话,碎片又慢慢缝合在一起,并渐渐复原,只不过心里住的人却换成了另一个。

    心头一热,她低声道,“只要你不嫌弃,以后我什么都听你的。”

    慕容复捏了捏她的脸颊,“别说傻话了,我疼你还来不及怎会嫌弃你,不过从今往后,你可就只属于我一个人了。”

    程瑶迦下意识的就要答应,忽然又想起了陆冠英,不禁面露为难之色,“我……他……”

    慕容复脸色一沉,“怎么,还想着他?”

    “不是,”程瑶迦连忙摇头,“他不写休书休了我,我名义上始终是他的妻子,这可怎么办?”

    “原来是为了这个,”慕容复眼底闪过一丝异色,“这没什么,只要你不让他碰你就行了。”

    程瑶迦始终是个矜持传统的女子,心里颇有些忐忑,但又怕他觉得自己余情未了,遂坚定的点点头,“我都听你的。”

    “这才乖嘛。”

    把程瑶迦哄到手,慕容复并没有立刻替她解毒,反正先前那些“解药”足够抵挡一阵子了,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瞥了机关入口一眼,“你在这里等我,我下去看看。”

    程瑶迦早就知道这间屋子有地道,不过通向哪里她并不清楚,当下微微点头,“你小心些。”

    “我知道。”

    慕容复找来一根蜡烛点燃,纵身跳下机关入口。

    入口并不深,只有丈许,左右两边皆有通道,一阵凉风袭来,烛光摇曳,慕容复急忙用内力护住灯焰,略一感应,便朝左手边摸过去,那个神秘高手残留的气息,便是在这个方向。

    通道很长,走了一炷香还没有看到尽头,而且这通道不知挖了多少年了,潮湿、发霉、腐臭,什么味道都有,这对于鼻子极其灵敏的慕容复来说,简直就是活受罪,他不得不封闭一部分嗅觉。

    终于,半个时辰过去,他察觉到风的源头。

    慕容复站在一块巨石前面,风是冲巨石后面传来的,不过这里显然不是通道的尽头,只是被石头堵住了而已,他借着微弱的烛光四处查看几眼,石头也并非最近放下的,有些年头了。

    他抬头朝顶部看去,果然,那里有一个四四方方的铁盖子。

    慕容复一手端着蜡烛,一手握着剑柄,身形拔地而起,噗噗几声,直将洞口切得七零八落,一冲而上。

    清凉的月光洒下,慕容复全神戒备着,但想象中的攻击并没有到来,四周出奇的静,他环顾四面,不禁呆了一呆,这地方好像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后院,而且还……有点眼熟?

    慕容复身形瞬间跃出七八丈,忽的一下顿住,呆在原地,入眼之处是一个荷花池,这个荷花池他记得,十几天前的一个晚上,郭芙就是在这里吐露心事的,这里竟然是郭府!

    一个神秘高手,不但潜进了襄阳城,杀掉丐帮帮主鲁有脚,居然还找到一条直通郭府的密道,饶是慕容复见惯了大风大浪,也不由生出几分凉意。

    “咦,慕容大哥,你怎么偷偷跑我家来啦?”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远处郭芙正狐疑的盯着他。

    慕容复讪讪一笑,正想解释什么,忽然又是一个惊骇欲绝的声音传来,“老爷,出……出大事了。”

    (书群号,四六三五八七七三九)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