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情深不知所起江年周亦白 > 第266章 绝不会有下次

第266章 绝不会有下次

作者:榴芒
    枪法,要害。

    简单的几个字,已经让江年明白了一切。

    闭上双眼,深深地,江年吸了口气,强行控制着自己的情绪问道,ot周亦白什么时候能回来?ot

    ot暂时还不能,让他先秘密留在波恩养伤,等衍之和张灵有了收获,将匪徒一举剿灭的时候,亦白就能回来了。ot手机里,蓝晋荣沉声道。

    张灵就是假扮江年的人,江年知道。

    其实,在唐衍之和张灵成功之前,周亦白不是不能秘密回国,只是,这次周亦白伤的太重,不方便现在回国,蓝晋荣更不想让江年担心害怕,所以才决定,让周亦白暂时留在国外养伤。

    ot那是什么时候,还要多久?ot江年又追问。

    此时此刻,江年内心的不安与担忧,是无法形容的。

    ot具体我也不能判断。咱们等消失吧,希望衍之和张灵不会让大家失望。ot

    ot那我能和亦白联系了吗?ot最后,江年问道。

    ot过两天吧,过两天我会让亦白联系你。ot蓝晋荣微不可闻地叹息一声道。

    周亦白伤的太重,正处于昏迷状态,也不知道过两天能不能醒。

    其实,江年是他好不容易才认回来的外孙女,他也就只有江年这么一个外孙女,他又何尝舍得让江年和周亦白涉险。

    但是,既然事情被他们遇到了,很多事,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ot好。ot强忍着眼里的泪,江年答应一声,挂断了电话。

    在波恩的那群歹徒眼里,周亦白现在已经是一个ot死ot掉的人,根本不会再关注他,蓝晋荣却说要再过两天才能让周亦白联系她。

    江年怎么可能会想不明白,是周亦白伤的太重,根本没有办法联系她。

    ot小年ot这时,蓝柯儿走了过来,看着站在阳台上,握着手机忽然就掉下泪来的江年,心疼的不行。

    ot妈。ot江年赶紧去抹掉脸上的泪,看向蓝柯儿。

    蓝柯儿伸手。抱住了她,轻抚她的后背,不知道多慈爱温柔地道,ot好孩子,难受的话就哭出来,哭出来就好多了。ot

    江年闭上双眼,眼泪再不受控制,汹涌而出。

    人总是自私的,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绝对不会让周亦白去冒险。

    绝不!

    在等待周亦白醒来给自己打电话的期间,江年几乎度日如年,从来没觉得日子如此难熬过。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江年仍旧没有等到周亦白的电话。

    蓝晋荣来看了江年,只叮嘱她好好休息,安心等周亦白回来就好,其它什么也没有说,江年也没有问。

    第三天的时候,江年还是没有等到周亦白的电话。

    深夜,江年躺在落地窗前的贵妃椅里,虽然几乎两天两夜没有真正睡过一觉了,可是,她却半点儿也不困,一双眼睛,只是一直盯着手机,期待着手机屏幕亮起。

    她原来的号码,自然是暂时不能用,这个是临时办的新号码,也就只有蓝晋荣和周亦白知道。

    等呀等,等呀等,时间一分一秒,江年又熬到半夜,在她抬起双眼,无比沉寂的目光投向窗外,望向窗外沉沉的夜空,一遍遍祈求上苍,让周亦白快点醒过来,好起来的时候,一旁小圆几上的手机,忽然发出ot嗡嗡嗡ot震动的声音。

    那声音,犹如天籁,引得江年霎那回头,往手机屏幕上看了过去。

    虽然只是一串让江年完全不熟悉的陌生号码,但她却还是立刻一把抓过手机,接通了电话。

    ot亦白!ot电话一接通,江年便无比急切地叫道。

    ot阿年。ot手机那头,才醒过来的周亦白靠在病床的床头里,握着手机,闭着双眼,无比虚弱地轻唤一声。

    ot亦白ot几乎是霎那,江年便泪水汹涌,捂住嘴鼻,哭了起来。

    五天了,整整五天了,12分钟,终于,她又听到周亦白的声音了。

    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轻唤,却是从未有过的喜悦的巨浪,将她层层的包裹。

    ot阿年,别哭,我没事,很快就能回来了。ot隔着上万公里,通过电磁波,哪怕江年捂住了嘴鼻,极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可是,周亦白却仍旧无比清晰地听到了江年的抽泣声,甚至是连脑海里都浮现出了她此刻泪流满面的样子。

    有江年在,那么爱他的江年在,真好!

    所以,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他分分秒秒都在挣扎,挣扎着醒过来,联系江年。

    ot嗯~嗯~ot江年点头,沉沉地点头,从鼻腔里发出重重的声音来,ot老公,我等你回来,我等你回来ot

    老公。

    听着这两个再简单不过的两个字,夫妻之间再普通不过的称谓,周亦白却是咧着嘴,再开怀餍足不过地笑了。

    ot阿年,刚才你叫我什么,再叫一次好不好?ot周亦白ot笑着,完全不顾自己笑的那么开心那么用力会扯到胸前的枪口,还有断裂的肋骨,只顾像傻子一样笑着。

    ot老公,老公,老公,老公,老公ot紧握着手机,江年哭着,笑着,像一台复读机一样,一遍遍重复地叫他。

    ot阿年,我在,我在,阿年ot听着那一遍遍一声声无比依赖眷恋的呼唤声,周亦白笑着低低地答应,眼眶,也不知道不觉被水汽氤氲。

    有江年这一声ot老公ot,哪怕死了,他也值得了。

    可是,他不能死呀,他的阿年还在等着他,他们的儿子也在等着他,他怎么能死。

    ot阿年,别担心,我没事了,很快就会好起来了。ot

    ot嗯。ot江年点头,沉沉点头,终于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笑了起来道,ot你要是敢抛弃我不回来,我就立刻转身和别的男人好上。ot

    ot是,我不敢!ot周亦白低低地笑,ot我有全世界最最好的女人,最最好的妻子,我怎么能不快点回去,守着你,看着你。ot

    ot呵ot江年无比明媚灿烂地笑了,ot算你识相。ot

    ot你这么晚不睡,一直在等我的电话?ot忽尔,周亦白话峰一转,无比心疼地问道。

    ot嗯。ot江年点头,ot难道你以为我会等别人吗?ot

    既然爱,既然想念,那就要勇敢地说出来,别放在心里,让彼此都受伤等待。

    ot呵ot周亦白也笑了,天知道。他有多开心,多满足,ot阿年,我爱你。ot

    ot嗯,我知道。ot

    ot不早了,睡一会儿好不好,我喝歌给你听。ot

    ot喝什么歌?ot

    ot你想听什么?ot

    ot只要是你喝的,我都喜欢。ot

    ot好。ot周亦白点头,笑了,一首美妙的《whenyoaynothgatall》从他低低醇厚如最悠扬的大提琴声的嗓音中倾泻而出。

    itsaazghowyoucanspeakrighttoyheart

    withoutsaygawordyoucanlightupthedark

    tryasiayiuldneverexp

    whatihearwhenyoudontsayathg

    接下来的日子,江年是一个被抓走即将放到暗网进行拍卖的人,为了不暴露,除了跟周亦白和蓝晋荣联系之外,她仍旧不能跟任何其他人联系,华远集团所有的事情,她也都不能出面处理,甚至是完全公司发生了些什么事。

    好在,她走之前,把执行总裁的职权都授予了李何东,有李何东在,她没有什么好太担心的,毕竟李何东跟在陆承洲和她身边这么多年,整个集团上下,除了她之外,没有人比李何东更熟悉,更了解。

    她相信李何东。

    因为每天都可以跟周亦白打电话,听到他的声音,了解他的状况,江年被困在蓝柯儿别墅里的日子,也就变得不再难熬。

    就当小产调养身体,安安心心地陪着蓝柯儿呆在家里,什么也不操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在一个星期之后,蓝晋荣跑来,宣布了一个大好的消息,在这以波恩为老巢的国际性妇女儿童贩卖组织终于被一锅端,抓了个现形,人证物证俱全,整个组织的重要人物,全被被抓,正在被贩卖的三十几名妇女也全部获救,周亦白明天就能和唐衍之还有张灵一起回国了。

    ot那是不是我也不用再藏了,可以彻底恢复自由了?ot兴奋过后,江年问蓝晋荣。

    ot对,小年,这十多天。辛苦你了。ot无比慈爱地,蓝晋荣拍了拍她的手臂,ot现在你彻底恢复自由了,想干什么就可以干什么。ot

    ot好。ot江年点头,抑制住心底的兴奋,第一件事情,就是打电话给小卿。

    十多天没有跟小卿联系,完全不清楚状况的小家伙一直打不通她和周亦白的电话,估计早就急坏了。

    果然,打通小卿的电话手表,小家伙接通电话,ot哇!ot的一声便大哭了出来。哭的撕心裂肺地叫ot妈妈ot。

    江年听着孩子的那近乎绝望的又害怕极了的大哭声,江年的一颗心都快碎了,立刻便哄着小卿道,ot小卿,宝贝儿,别哭,妈妈和小白都没事,我们都没事,我和小白明天就回东宁了,好不好?ot

    ot呜呜不好ot小家伙大哭着,哭的惊天动地,第一次无理取闹道,ot我现在就要看到你和小白。ot

    ot好,现在就看,现在就看,妈妈跟你视频,好不好?ot

    ot不好,不好,呜呜ot小家伙继续大哭,ot我要看到你和小白本人,我要你和小白抱抱ot

    ot好,好,抱抱,妈妈抱抱。妈妈现在就回东宁,现在就回去,好吗?ot真的想像不到小家伙这十多天是怎么过来的,这个时候,不管小家伙有什么要求,江年都会满足。

    ot呜呜好,妈妈,我等你!ot仍旧止不住哭声,小家伙重重点头道。

    ot好,妈妈现在就出发。ot

    ot嗯。ot

    挂断电话,也不用江年再说什么,蓝晋荣立刻就让人安排,送江年去机场。

    好在京城去东宁的航班很多,基本每天隔两小时就有一班,随时都可以买到票,去了机场,也基本不用等。

    去机场的路上,江年又跟周亦白打电话,知道他一切安好,她才放心了,然后,又打电话给李何东。

    ot江总,这段时间你都哪里去了,为什么一直联系不上。你没事吧?ot电话接通,是李何东无比沉重的声音传来。

    隔着上千公里,只通过电磁波,江年也能感觉到李何东满满的焦虑与不安,还有从未有过的疲惫。

    ot何东,这十多天辛苦你了,我没事,我现在在赶回东宁的路上,大概四个半小时左右就能到东宁。ot简单地,江年交待。

    ot江总,你失踪十多天,这十多天里,任凭我们谁都联系不上你,我们甚至是在波恩那边报了警,更是出动了无数的人力物力在寻找你,你到底去哪了,真的没事吗?ot江年的失踪和突然回归,太奇怪,李何东忍不住想要知道更多。

    ot何东,事情有些复杂,在电话里几句也说不清楚,等回去之后我再慢慢说给你们听。ot事实确实是让人有些匪夷所思,这个时候,也不适合告诉李何东,所以,江年转而又问道,ot这十多天集团里有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你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ot

    ot没有,就是有几个大的项目等着你回来拍板。ot李何东回答的干脆。

    华远集团不是一个才成立的小公司,已经成立二十几年的华远集团有着世界上最先进最优秀的企业管理制度和文化,每天上班,大家各司其职,做好自己的事情,并且不断积极努力创新,改革,让华远集团不断得以壮大,成长,这样的华远集团,江年不过是不在短短十几天而已,又会出什么乱子。

    ot好,辛苦大家了。ot再次,江年由衷的感激李何东为集团为她的付出,ot既然没什么大事,那一切就等我回来再说。ot

    ot嗯,好,我们等你回来。ot

    ot好。ot挂断电话,江年终于深深地吁了口气,安心放松多了。

    不过。马上,小家伙的视频邀请又发了过来,立刻,江年接通。

    视频那头,不仅有小家伙,还有周柏生和陆静姝。

    蓝晋荣是跟周柏生打过招呼的,所以,这十几天下来,周柏生也一直在配合演戏,但陆静姝和小卿却是实实在在的不知情,所以,十多天下来。可把他们急坏了,好在,周柏生一直在安抚他们的情绪,没有闹出什么事情来。

    ot妈妈,你什么时候到东宁,我和爷爷奶奶去接你。ot小家伙的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过了这半个小时了,跟江年视频,还是一抽一抽的,眼睛鼻子都是红红的,可见,这十多天。真的是把小家伙给吓坏了。

    ot四个小时后妈妈就到东宁了,你乖乖和爷爷奶奶在家,妈妈下了飞机就立刻回去,好不好?ot江年哄着小家伙道。

    ot不,妈妈,我就要去接你ot说着,小家伙又瘪起嘴,快哭了。

    ot好,好,小卿来接妈妈,小卿来接妈妈。ot看着小家伙,江年真的是心疼坏了。

    这么伤心难过的小家伙。只有在陆承洲离开的时候才有过。

    恐怕,这十多天下来,小家伙一直都在害怕会见不到她和周亦白了吧。

    是呀,有这么爱她的儿子,所以,哪怕不为了任何人,只是为了小卿,她都要好好活下去。

    更何况,她现在还有周亦白。

    ot小年啦,你身体没事吧?ot镜头转到陆静姝,陆静姝看着视频里的江年,同样也是眼眶红红的,一看就知道才哭了一场,这会儿眼里又涌起了泪。

    江年看着,也不由地眼眶一涩,ot妈,我没事,害得你和爸操心了。ot

    陆静姝点头,说着眼泪就掉了下来,一边去抹眼泪一边点头道,ot没事就好,你们没事就好,等你们回来了,妈好好给你们补补身子。ot

    江年流产的事她知道了,但孩子既然没了,她也就不再提了,免得提了,又惹得江年伤心。

    ot好。ot江年点头,忍住眼泪,ot谢谢妈。ot

    ot小年,下次这种危险的事情,你们再不可以做了。ot这时,一旁的周柏生终于开口,不过十多天不见,跟陆静姝一样,苍老了好些岁,深深吁了口气又道,ot你们有没有想过,万一你们其中一个人或者是都出了事,小卿怎么办,我们俩个老的又要怎么办?ot

    江年点头,保证道,ot是,爸,您放心,绝对不会再有下次了。ot

    ot嗯。ot周柏生欣慰地点头,ot赶紧回来吧,回来一切就都好了。ot

    ot好。ot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