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陈曦顾晓妍 > 第992章 时运来了

第992章 时运来了

作者:卷帘西风1
    回到了公司,没用十分钟,李长江便到了。见面之后,一句话不说,摇晃着那颗大青蛙脑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了他好一阵,这才咧开大嘴笑了。

    “我突然想起了句话,用来形容目前你的状况最合适不过了。”李长江缓缓说道:“叫做马有千里之程,非人不能自往,人有凌云之志,非运不能腾达。这时运要是来了,可行千里,可上凌云,而现在,你的时运真是来了啊。”

    “董事长,你可别忽悠我了,什么时运啊,我这叫死里逃生。”他苦笑着道。

    一旁的刘汉英听罢,立刻一本正经的插了句:“胡说,李董是咱们的甲方大老板和财神爷,他说你时运来了,那就肯定是来了,这年头,谁有钱谁说了算。”

    一席话把众人都给逗笑了,李长江边笑边走上前来,亲热的拉着他的手道:“都说你涉黑涉腐,我几乎就相信了,可没想到,居然是被杨二小姐的人抓走了,这简直太神奇了。”

    他吓了一跳,正寻思着李长江咋会知道,刘汉英见状,赶紧解释道:“我和李董通电话的时候,已经把你的传奇经历大致介绍了,只不过没有你说得那么热闹,你恐怕想不到吧,李董还认识杨二小姐呢!”

    这倒大大出乎他的意料,虽说知道李长江早年在香港有社团背景,但却没想道与杨二小姐相识,不禁惊诧不已,正打算问个究竟,李长江却很认真的讲道:“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杨二小姐在东南亚绝对是风云人物之一,手底下号称四个师的武装,少说也有四五千人,是雄踞一方的土皇帝呀,当年我们新义安和果敢杨家有生意往来,那时候,我还是个马仔,跟着老大去缅甸拜会过她,说认识是夸大其词,我只不过是远远的看了一眼。后来听说她被判了五年徒刑,之后就销声匿迹了,这些年我脱离了社团组织,对她的情况就不很了解了,还以为早就作古了,没想到居然还健在,想来应该八十多岁了!”

    李长江有社团经历并不是什么秘密,刘汉英等人都有耳闻,只不过听说他还见过那位神秘的杨二小姐,便都来了兴致,纷纷追问是咋回事,李长江则笑着道:“都是些陈年往事了,那时候年少轻狂,做得都是荒唐事啊。”

    越是这么说,大家越感兴趣,最后李长江只好正色道:“诸位,我今天是来探望你们陈总的啊,咋聊起我来了呢,这岂不是喧宾夺主嘛,再说那点烂事都不值一提,还是先听陈总讲一下他的惊险遭遇吧。”

    他真不想再念叨一遍,但又没啥办法,心中暗道,估计这点事够我讲上半辈子的了。

    李长江想听,那就必须讲,用刘汉英的话说,这叫做谁有钱谁就说了算!于是只好从头到尾的又讲了一遍,不过,有了吴迪的补充,整个事件更为清晰,逻辑性也强了好多,众人听得聚精会神,大眼瞪小眼。

    讲完之后,刘汉英率先挑起理了:“陈曦,你不够意思啊,昨天和我们讲的时候,可没这么多内容啊,看来,在你心目中,李董事长的位置比我们高啊,但你可别忘了,咱们可是同事啊!”

    他则连忙把早上去见吴迪的事又说了遍,众人一听这才算恍然大悟。

    “我建议啊,咱们今天所有工作暂停,马上集合大队人马奔安川,看看这个土司家族的宝贝到底长啥样,就算是开眼界了。”刘汉英一本正经的道。他本来玩心就大,当了几个月一把手,被绑得死死的,整天除了开会就是忙于处理业务,早就憋得嗷嗷叫了,现在可算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了陈曦,一时竟然有点得意忘形了。

    众人谁也不好意思直接拒绝,都只是笑而不答,搞得刘汉英颇为扫兴,叹了一口气,便不再说什么了。李长江则沉吟着说道:“杨家土司统治果敢四百余年,杨二小姐又曾经垄断过金三角的独品贸易,所以,存在海外的那笔款子,绝对是个天文数字,而且是美元。这个杨老大和老梁都被抓了,但杨家人肯定不会就此罢手,所以啊,你还是不能掉以轻心,最好找出个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否则,这帮人是属狗皮膏药的,一旦粘上就撕不下来啊。”

    他无奈的一笑:“他们远在缅甸,我哪里有什么彻底解决的办法,只能听天由命,所幸的是两地万里之遥,如今所有线索又都断了,估计暂时不会有什么大事。”

    李长江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点了下头。

    他则趁机试探着道:“董事长,既然来了,那今天就索性把合同敲定下吧,也省得再来回折腾。”

    李长江听罢,爽朗的笑了:“我这次来,一是为了探望下你,二就是为了敲定合同啊,这件事拖得太久了,还是赶紧定下来为好,只要合同签订,一周之内,预付款就会打到华阳的账户上。”

    这当然是个好消息,众人都不免喜形于色,于是赶紧通知工程部的几个骨干,大家在会议室坐下,便开始洽谈了起来。

    有关合同方面的异议,工程部这边早就列出来了,他上次也看了,基本上没有什么原则性的争议,只是一些细节上的完善。

    其实,这种工程承发包合同,由于双方地位的不对等,是很难做到绝对公平的,决定权掌握在发包方手中,肯定会对己方的利益保护多些,所谓谈判,无非就是多争取点利益而已,只要不是什么原则性的问题,甚至谈与不谈,区别并不是很大。

    他跟着听了阵,但时间一久,还是感觉伤口隐隐作痛,于是便打了个招呼,起身往会议室外走去,刚一出门,与上卫生间回来的李卫国走了个顶头。

    自从见面,两人还没单独聊过什么,见四外无人,李卫国赶紧走上前来,压低了声音说道:“兄弟啊,你可把老哥我急死了,以后可别弄这么悬事了,你知道吗,就这么两天,煮熟的鸭子又差点飞了,好几个亿的大工程啊,简直是开玩笑!你看把我急得这满嘴大燎泡。”

    他抬头望去,李卫国确实稍显憔悴,嘴唇上真起了几个水泡,于是便苦笑着道:“谢谢李哥挂念。”

    李卫国也不再说什么,朝他递了个眼神,两人快步走到了楼梯拐角处,这才贴在他的耳边说道:“我跟你交给实底吧,这个工程,现在石油高层很感兴趣,存在一定变数,所以不要在细节问题上过多纠缠,赶紧把合同签了,至于那些旁枝末节,有我在,你怕什么?”

    这绝对是个重要的信息,他连连点头,李卫国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用力的握了下他的手,便转身回会议室了,他站在走廊里思忖片刻,正打算把负责谈判的许俊雄叫出来交代几句,手机却响了,看了眼屏幕,是个陌生号码,也没多想,直接便接了起来。

    “陈曦嘛,我是杨琴。”听筒里传来一个弱弱的声音:“我后天回国料理我父亲的后事,你能来安川吗?”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