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我家夫人当过皇帝 > 第23章 小公主,受苦了

第23章 小公主,受苦了

作者:小澜同学
    李频在时允安不在时,极会端着架子。毕竟他可是伺候天子的人,眼光看谁自然都低三分。

    但等时允安独自回来后,他又弓着身,恢复了狗腿的模样,笑脸迎了上去:“陛下独身去哪了?让奴才好生焦急。”

    时允安瞟他一眼:“朕去哪,还要与你汇报?”

    李频连忙摇头否认:“奴才不敢,不敢。”

    “走吧。”时允安朝外走去。

    “是。”李频跟上,高声喊道,“起驾,回……”

    他停顿了一下,而后看向时允安道:“陛下,您今日还未用膳吧?您看要在哪儿用膳?”

    时允安抬头,眯着眼看了看太阳,摆了摆手道:“不用了,朕不饿。”

    “陛下,这皇后娘娘要是知道了,必是要责骂奴才的!您已有两膳未用,还是……”李频边扶着时允安上龙辇,边一副苦口婆心的模样劝着。

    时允安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去御花园?”

    ……御花园?

    李频愣住。

    陛下没事去御花园做什么?御花园不都是后妃们用来偶遇陛下的吗?

    由于没有后妃,后宫仅皇后一人,御花园的野草好像都长得比花旺盛了吧?陛下应该清楚的呀,那里有什么好看的??

    时允安坐了一会,发现李频没动静,皱了皱眉:“李频?”

    李频回过神来,连忙挥拂尘,高声道:“摆驾,御花园——”

    时允安去御花园。其实真正目的不是去御花园,而是因为那里离时乐安的寝宫十分近。

    她将一大堆人丢在外面,带着李频进了御花园,然后走得极快的从一偏僻小道绕了出去。

    起初李频还想不明白,拼命地在后面跟着时允安:“陛下,何故走那么快?”

    虽然时允安没理他,但是当他跟着一起从另一端出了御花园时,他就明白了。

    对了,这里不远就是乐阳长公主的寝宫!原来陛下不是想在御花园里散心,而是要去偷偷看望长公主呀!

    难怪呢,他看着虽然长公主平日顽劣任性,但陛下对她还是很纵容的,怎么会突然发怒关起她禁闭来了?

    李频拍了下自己的脑袋,脚下步伐快了起来。

    时允安的到来,让公主宫殿的宫人们都吃了一惊。虽然他们很想议论什么,但李频在时允安进去后,便将所有人召集了起来,警告他们不许说出去半点风声。

    时允安关上门,侧头瞥了眼,心里想着这李频还是能干点事的,挺有眼力见。

    “时乐安?”时允安朝着内殿走去,轻唤了一声。

    “嗯,皇兄?”时乐安的声音闷闷地,又有些带着小鼻音的感觉。

    时允安绕过屏风,便见她一个人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盖,半个脸埋了进去,没精打采的样子。

    “怎么知道是朕?”时允安声音放柔了许多,又退了几步给她拿外袍过来。

    “您下的令,除了您谁敢进来?”时乐安说着,然后姿势不变地打了个哈欠。

    时允安将外袍给她披上,叹了口气。

    时乐安向来是个好玩的性子,这次她却直接下令关禁闭。这对于时乐安来说,就像自由的鸟儿突然被牢笼囚禁起来,再也不能发出欢快的叫声。

    时允安默默看着时乐安的脑袋,却无法说什么。

    她是帝王,不可流露太多情感来。若是表现得太心疼时乐安了,那时乐安便没办法安生待着……

    时允安正沉默着,底下突然又闷闷地说起话来:“皇兄,你看,我有遵守和你的约定。”

    时允安一愣,随后微扬嘴角,摸了摸时乐安没有打理的长发:“嗯,我知道。”

    那日时乐安闯进养心殿来发脾气,时允安将众人遣退,语重心长地告诉她:“时乐安,联姻这件事,是太后和右相达成的统一战线。”

    时乐安不懂朝政,但她也知道,太后和右相张行云是不跟时允安一边的。

    “不是还有左相吗?皇兄你和左相说一声,一定有办法不联姻的!”时乐安当时脸上挂着泪珠子,拽着时允安的衣袖说道。

    时允安叹气:“你看,说起要反对谁,连你也是下意识地认为朕需要左相的帮助。”

    “难道……不是吗?”时乐安不懂。

    从把时允安回京到登基,都是左相李琅玕主张的。时允安称帝后,也是李琅玕一直鼎力支持,帮助她将赢国治理得稳步强大。

    “左相确实会帮朕。但是乐安,你就没想过,朕有一日也能一言**吗?譬如反对你联姻这件事,朕是反对的,但朕还没有那个反对的权利。”

    时允安看着风轻云淡的样子,可说出的每一句都十分坚定有力。

    “所以,你愿不愿意帮皇兄,扳倒太后他们?”

    她没有任何隐瞒,直接对时乐安这么说。

    时乐安反应了好半天,嘴唇张合了几次都没有说出声,最后狠狠一点头:“愿意,我愿意帮皇兄!”

    时乐安是先皇唯一的嫡女,赢国的嫡公主。

    她的母后就是被当初还是贵妃的柳蝶舞给间接毒害死的,知道真相的她本就在心里恨着如今水涨船高的柳蝶舞。

    柳蝶舞能倒台,那是再好不过的了。

    于是,她就配合时允安,演了晚宴上那场戏。让包括柳蝶舞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皇帝厌恶她了。

    “皇兄,真是对不起啊,在宴上那么说你……”时乐安抬起头来,漂亮的眼眸中满是歉意。

    时允安轻笑,摇了摇头:“没事。不过,你的演技倒是挺不错的。”

    “其实,我那也是想起马上要嫁到异国他乡,心里难受。”时乐安说着,又失落的低下了头。

    时允安坐到了床榻边,弯腰看着她,道:“乐安,若到时候你真不喜欢那付仲翼,朕就算退位都要帮你退掉这婚事。”

    “你虽是公主,却也是寻常女子,的确该有自己的真正的幸福。”她道。

    时乐安听得心里甚是感动,重重“嗯”了一声,犹豫了一会又支支吾吾道:“皇兄,付仲翼早上来找过我了,给我送了点亲手做的点心。我尝过了……手艺还不错……”

    时允安愣了瞬,而后站了起来。脸上虽挂着笑,眼底却有自责和苦涩,轻轻说了句。

    “小公主,受苦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