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温柔少爷的暴躁女友 > 第211章嫁人了,这次是真的!

第211章嫁人了,这次是真的!

作者:泥锁骨
    终于等到主持人上台说了一大堆话,然后按照流程开始颁奖,最佳导演奖,最佳男女主角奖,最佳配角奖,见长安看着别人上台领奖,自己在下面背颁奖词,心里紧张得牙齿一直打架。

    金桢导演回过头看着她道,“紧张还是冷?牙齿打颤的声音我都听见了。”

    见长安不好意思笑道,“既紧张又觉得冷,金桢导演您说我随便说几句话也没关系吧?不给您丢人吧?”

    金桢导演笑笑道,“不丢人,你现在应该也不怕丢人了吧?”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金桢导演话音刚落所有的聚光灯,摄影师都把镜头对准了自己,金桢导演牵着她的手站起来,和她拥抱道,“笑,然后大大方方的上台。”

    见长安咧着嘴开始笑,和宣年拥抱和谭笑拥抱,然后用隐藏在礼服下面的两条打着颤的腿上台,不知道是她太激动,还是真的太激动,等她慢慢走上台时,才看到给她颁奖的人居然是魏星曜和滕子京,商界两位大佬这是多看重她啊!

    已经上来了也跑不掉,下面已经有人在小声起哄吹口哨。

    见长安硬着头皮继续保持微笑,上来接过滕子京的鲜花,看到他嘴角诡异的微笑,拥抱时听见他冷声道,“恭喜你,惊喜不断!”

    “呵呵,谢谢啊!我真的想原地去世!”

    “那你晚了一步!”

    ‘咳’魏星曜在旁边小声咳嗽了一声,见长安才松开滕子京走到魏星曜跟前,仰着脖子道,“魏少真是大手笔,连子京都请来了。”

    魏星曜把奖杯给她,然后拥她入怀,声音从胸膛里传出来道,“不见,我爱你!”

    说完马上松开她,面带微笑,见长安神情有些呆愣,回头看了他一眼走到话筒前,弯腰朝大家鞠躬然后道,“非常感谢大家对《跛爱》的喜欢,同时非常感谢《跛爱》剧组台前幕后的工作人员,没有你们的努力就不会有这部电视剧的呈现,谢谢非常优秀的金桢导演,谢谢优秀的演员,宣年,谭笑,谢谢你们!

    这是我第一部小说改编成电视剧的作品,还有很多地方不够完美,谢谢观众朋友们,我的书迷对我的包容,有你们的支持,我以后会更加认真努力的写小说,交一份完美的答卷,谢谢大家,谢谢!”

    掌声响起,见长安再次弯腰致谢准备下台,结果没走几步被身后赶来的支持人叫住了,“长安请留步,留步”

    见长安回来走到主持人跟前。

    主持人笑容得体,伸手指向旁边还没走的魏星曜对见长安,道,“早有耳闻,长安您和咱们魏大少爷的恋情可是相当的轰轰烈烈啊,后来又听说你们分手了,没想到这次能在颁奖晚会上他会以你的颁奖嘉宾身份出现,不知你有何感想?”

    见长安扭头看了眼一脸冷静的魏星曜,看看台下又看看台上,不解现在人们对于别人的感情问题已经这么直言不讳了吗?这可是颁奖晚会,不是八卦杂志讨论会,这到底是不是正经的晚会?

    虽然在心里腹诽,但还是面带微笑着看着大家,道,“既然您说了是分手,那就是曾经的恋情。曾经我和魏星曜确实是男女朋友关系,交往过,对我而言是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他给了我全世界最美好的恋爱,是全世界最爱我的人。

    相逢的喜悦往往大过相逢的人,我记得有句歌词是这样的,如果还能再见面,是红着脸还是红着眼,我觉得,不用红着眼也不用红着脸,那个人依旧完好的站在这里,手捧鲜花和奖杯对我说一句恭喜,我觉得一样美好。”

    台下掌声雷动,主持人走到一边,见长安回头看到魏星曜手里拿着戒指单膝跪地看着她,深情脉脉道,“既然一样美好,那不如嫁给我天天美好!见长安,岁月如梭,往昔不再,我们也有曾经,但我更希望有未来,不管是浪漫的爱情还是一地鸡毛的现实,也许都会遇到,但我们可以在鸡毛上跳舞,在浪漫中吵架,生活不都是一边接地气一边高大上吗?我可以接地气也可以高大上,所以,请你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好吗?”

    口哨声,呐喊声,掌声,所有人都起立,尖叫着同意。

    见长安看着这片欢乐的海洋,她的一脸诧异显得格格不入。

    “这是你计划好的?”

    “嗯!”

    “那我的奖杯呢?也是你计划的?”

    完全跑偏了的见长安看着自己手里人生中第一座奖杯,有些失望,魏星曜赶忙解释道,“不是,不是,你的奖杯是真的,你是真的获奖了,提名也是真的不是,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我在向你求婚啊见长安?”

    见长安抱紧奖杯,有些迟疑的看着魏星曜道,“你真的要和我结婚?”

    “你觉得呢?”

    “要不我们还是先从恋爱谈起吧?”

    魏星曜直接把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道,“谁要和你谈恋爱,老子要和你结婚。”说完一把抱住她送上一个浪漫的吻!

    一周后举行婚礼,见长安一直觉得魏星曜疯了,可是不管她怎么反对,这件事魏星曜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导致她在一周内拍好婚纱照,选好婚纱,通知亲友,准备结婚用品。虽然忙碌,但是,看着床上,地上摆放的贴有喜字的东西,她心里觉得好幸福,摸着她和魏星曜的结婚照,道,“我们真的要结婚了,我真的要嫁人了!”

    婚礼当天,见长安穿着一袭漂亮的白婚纱在房间里补妆,余菲菲从洗手间出来看到趴在门口张望的魏星曜,一把拍在他的背上,笑道,“新郎官,你现在应该在婚礼舞台上吧?跑这干什么?”

    魏星曜穿一身黑色西装,高贵帅气,此刻却像个小孩子般不好意思道,“我怕不见反悔跑掉了,过来看看她在干什么。”

    余菲菲忍不住笑道,“都穿上婚纱了还能跑哪儿去?”说完余菲菲冷下脸,看着魏星曜道,“魏少,有几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魏星曜严肃下来,面对余菲菲这个对他和对见长安来说都非常重要的人,心里是很尊重和感激的。

    “你说!”

    “今天是你和长安的大日子,长安终于嫁出去了。妇人谓嫁曰归,也就是归宿的意思。长安嫁给你,自然是最好的结局,她最好的归宿,可是我看着你们一路走来,折腾的够呛,真的心有余悸。您非常了,可是长安,她没那么优秀,在你面前她的自卑总是无处隐身。她很勇敢,不怕疼,看起来像个莽撞的汉子,可是她怕的东西又很奇怪,她害怕温柔的人,害怕帮助她的人,害怕小老鼠,害怕在她脚上”

    魏星曜身体一怔道,“不见害怕老鼠?你确定?”

    “对啊,她连蛇都不怕,可她就怕那些小东西,只要听见或者看见整个人就走不动道了,浑身发抖。”

    魏星曜垂在两侧的手慢慢握拳,听见余菲菲又道,“希望你能包容她的缺点,尽量放大她的优点,婚姻生活不易,会消耗掉你的爱,但是要相约走到八十岁的人,总该在心里某个地方放一部回忆录,觉得过不下去的时候翻开看看,她会老去,你也会老去,彼此应该多些体谅。”

    魏星曜咬紧牙根点点头,道,“我知道,你放心!”魏星曜转身之际听到余菲菲道,“魏少,或许你不知道长安在这段感情里有多卑微,她为了和你在一起,向你妈妈下跪求得一次努力的机会,以后不要再笑话她看起来很愚笨的努力,那是她的无能为力,也是她的无可奈何啊,你的付出天下皆知,可她的伤只有她自己知道,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魏星曜脚下停顿了一下,沉默良久一句话没说走了。

    大门徐徐打开,在音乐声中,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见长安穿一袭白色的拖地婚纱挽着大哥见尘的胳膊慢慢朝前面站立的魏星曜走去。

    婚礼司仪毛医生在缓缓的曲子中念着旁白,道,“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祥云饶屋宇,喜气盈门庭。正在向我们走来的就是这场婚礼的女主角,是这位温润如玉,温文尔雅,气度不凡的魏少的新娘见长安女士!”

    掌声响起,魏星曜却突然难过的不能自已蹲在地上哭的浑身颤抖,毛医生走过去弯腰拍着他的肩道,“星曜?怎么了?是不是后悔了?”

    见长安撩起头纱松开大哥的胳膊提起厚重的下摆几步跑到魏星曜跟前抬起他的脸,紧张道,“怎么了你?哭什么?”

    毛医生看着有些慌乱的现场,忙对见长安道,“你跑来干什么?快回去,走慢点。”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