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明关 > 第二十二章 张峰的担忧

第二十二章 张峰的担忧

作者:小马观花
    一碗马家羊肉馆的羊汤放在了张峰面前,七音笑着,看着这个男人不太雅观的吃相,心里却觉得他哪都好。

    马家羊肉馆的羊汤之前三十文一碗,现在涨到了五十文,味道没变,放的肉却少了。张峰吃得很香,也很小心翼翼。

    他吃着,砸吧一下嘴,等我当了大官,咱家吃饭,每人一碗羊汤,肉要双份的,要优质的,一天三顿都吃羊汤

    赵雪城听着,咬下一口干馍馍,笑嘻嘻,看上去很高兴的样子。

    他也爱吃羊汤,但今天没吃。因为这汤是专门为张峰补身体用的,现在受伤的腿已经好了很多,应该可以很快痊愈。

    七音不爱吃羊汤,并没有觉察出张峰的话有多霸气,反而闻见羊肉的膻味,瞬间有些倒胃口。

    喝完羊汤的张峰,浑身暖融。

    这副新的身体经过前一段时间的磨合,已经逐步适应。

    现在自己的饭量不大,但吃饭的速度很快。

    这样做导致的结果就是,容易胃消化不好,嗝

    但他认为,自己对于嗅觉、味觉、触觉,乃至视觉的反应确实比以前要灵敏了不少。

    一有风吹草动,思想上还没警觉起来,身体就已经开始警戒。

    这种感觉很奇妙。以前他只知道,身体一定会跟不上思维反应的速度,但现在恰好相反,思维跟不上身体的反应速度。

    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不断加强思维的训练,努力适应和跟上身体的步伐。

    家里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后院只有根破木棒子。

    他拿着木头棒子,在后院在圈矮矮的青砖墙下开始训练,倒也看上去飒飒生风。

    他前世是武校毕业生。要说功夫,自然是有。

    但他认为,这些功夫绝大多数都是些套路化的动作,虽然动作优美,实战能力比较差。

    显然,他认为把这些功夫放在这幅身体上,有些浪费了。

    用他的话说,就像是给小破车装上了一台跑车的发动机,唯一的结果就是,有力使不出。

    现在的他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在努力尝试一些新的动作。

    他想要挑战身体的极限,寻找身体的极限点。

    他越挑战,这副身体就越会给他带来意外和惊喜。

    就像从三层楼上跳下来摔伤腿这件事。如果当时胆子再大一些,动作再潇洒一些,姿势再漂亮一些,不再那么的紧张,也许就不会把腿摔伤。

    他认为,这副身体是完全撑得住的。

    哥哥好棒!

    张峰冲着七音兴兴一笑,忽然一个侧空翻,手中木棍向前一顶,闪出一道银光。

    木棍在他的手中仿佛变成了一柄利剑,剁风斩云,浑然一体。

    一个凌空后翻,木棍的尖端就停在了苹果树上。

    只听一声吱呀,树枝被砍断,掉落地上。

    木头能把木头砍断?力道这么大!

    张峰看一眼掉落的树枝,长衫一摆,随风招展,仿佛一代武林宗师。

    张峰认为,这副身体里还隐藏着太多的秘密,需要自己不断探索。

    他撂下木棍,看着七音兴奋的小脸,就突然想要给她来一个结实的拥抱。

    谁知一抬眼,围墙外凤凰山的轮廓依稀可见。

    太阳落山时的最后一抹阳光正从山顶缓缓划过,眼前一片余晖,他忽然想起了什么。

    那被他藏在凤凰山那个不知名的山坳中不知名的大石头下的不知名的小小洞内的飞鱼服和绣春刀。

    他一想到这,瞬间有些激动,又有些害怕。

    哥哥你怎么了?

    张峰发怔,七音的眉头也紧锁着。

    张峰回想起当初被人追杀的经历,整整三天三夜,反杀锦衣卫的黑影紧追不舍,自己没吃没喝,和他们不断周旋,最终还是扛了过来。鞋都跑丢了,才勉强捡回条命。

    他认为,如果当时再聪明一点,直接脱下飞鱼服逃走,或许会更简单。当然,这是他后来才意识到的。

    这种惨痛经历和内心的沉痛折磨,让他一想到那身锦衣卫的华丽装扮,还会不由自主地感受到那种强烈的濒临深渊的绝望和痛苦。

    那身飞鱼服,那柄绣春刀,太过招摇,太过扎眼,就像一个背负了太多罪过的光环一样,照亮了自己,但同时也让自己成为最显眼的目标。

    当然,那身衣服上肯定还隐藏着更多他所不知道的秘密。他猜不出那位锦衣卫当时是在执行什么任务,反杀他的又是什么人,他死了,或者没死,他的上司,他的伙伴为什么没有人来找他,或者找了,只是自己不知道。

    张峰想着想着,似乎是条件反射,看着自己身上的长袍,忽然有些说不出话。

    袍子干干净净,但他总觉得上面有泥土。于是,拍了又拍,确认,这确实不是飞鱼服,这是七音给自己买来的新袍子。

    吁心里踏实了。

    现在的他,似乎一想到飞鱼服,就怕。

    他看到了七音的担忧,拍了拍她的胳膊,示意自己没事。

    七音嘟着嘴,知道他有心事,但不知道是什么。

    当然,张峰并不胆小,反而,他的胆子很大。

    面对一开局就被一群黑衣人拿着砍刀追杀几天几夜,或者说还没开始就要结束的情况,能活下来,不仅要靠勇气,更要靠胆略和智慧。

    当然这些他都不缺,现在他唯一缺的就是走向仕途之路、实现自己当官梦的一个机会。

    科举?他想过这一点,觉得不太现实。

    一个武校毕业生回到古代和这些十年寒窗的考生们拼科举?他认为这根本行不通。再说,他的好朋友宝玉就准备考秀才,这人虽然胆小迂腐,但要论起学问,至少甩开张峰几条大街。

    剩下的,莫过于考武举,或者,直接从军。

    此时的他就很想穿上那身飞鱼服,站在七音面前,好好的显摆一番。但他知道他不能这么做,至少现在不能。

    他知道,穿上那身衣服,自己做官的愿望会轻而易举的实现。

    因为,锦衣卫小旗本身就是军中的武官了。再往上,便是总旗、百户、千户、指挥使。

    确实如此。想要做官,想要耀武扬威,想要给七音和义父更好的生活,想要替赵家报仇,把那些曾经欺负赵家的人全都再欺负回去。穿上飞鱼服,提起绣春刀,这是最简便的方法。

    但是,现在的他,不能这么做。

    如果自己孤身一人,穿上飞鱼服,再次被人追杀,死就死了,了无牵挂。

    但现在他有了新的身份,他是同州城赵家的义子,七音的未婚夫。

    我在明,敌在暗,穿上飞鱼服,一旦被人追杀,受害的不仅仅是自己,七音和义父同样会面临巨大的危险,这样做的风险太大。

    而且,如果现在穿上那身飞鱼服,招摇过市,实际上也就是否认了自己曾经流民的身份。

    在大家眼里,你哪里是回乡路上遇到打劫后成为流民的张峰,至少在七音和赵雪城看来,自己将会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骗子。

    我不是骗子,那些都是善意的谎言,我总不能说自己是从几百年后穿越来的吧

    让他做骗子,他接受不了。

    他的眼里揉不得沙子。谁知此时,一阵冷风吹过,他的眼里就揉了一点沙子。

    他擦了擦眼睛,环顾四周,总感觉有一双眼睛正在暗处盯着自己。

    夜幕四合,落山后的太阳不再散发光和热,他只凭自己的感觉,就准确定位到了后门缝隙处的一只眼睛上。

    黑衣人?

    又是这个人!

    上次害得我爬上了三层楼,现在又来,到底是谁,要干什么!

    一个石子飞出,带着呼啸之声。

    “什么人!”

    那石子刚好打在了缝隙处,接着又是一枚飞出,准确而有力。

    张峰看得仔细,双臂一撑,一个飞身上到矮墙之上。

    黑影一闪而过,门外除了一只野猫外,什么也没有。

    哼!

    不提倒罢,一提起这件事我就来气

    此时,坐在花梨桌旁的同知罗震南头顶冒烟,好像看着谁都不太顺眼。

    唐员外满脸殷勤地看着他,他也看了唐员外一眼,似乎更来气,直接把脸都转了过去。

    说到底,这件事

    呸!说到底,这件事就是你办砸了

    唐员外被狠狠地训斥一句,瞬间像个蚂蚱一样站了起来,“大人,我也是。我这也是好心啊”

    “放屁!我看你根本就没安什么好心!”

    唐员外不解释倒罢,他一解释,罗震南桌子一拍,连吃人的心都有了。

    这件事在他看来确实气人。

    他和黄纪语是世仇,黄纪语搜查他的宅子,一眨眼的功夫,这位世仇就变成了他的亲哥哥。自己从不示人的两房小妾还被叫出来给他捶腿捏脚。

    可见这罗大人的心里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呸!

    以势压人,不是好人!

    而且,这个“哥”还被他叫的那么亲,罗震南想想就觉得胸前一阵憋闷,恶心!

    不过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如果那天晚上,真在宅子里搜出点什么的话,就不是叫不叫哥那么简单了,巨额财产来源不清,叫爷估计也没用。

    他对自己的城府和睿智深以为是,但把自己的世仇叫哥,他也越想越气,以至于整夜难眠,眼睛都熬成了可爱的熊猫眼。

    而这件事情的责任,自然也就落在了唐员外的肩头。

    好心办坏事,要不是你那么明目张胆的绑架人家赵七音,张峰就不会带着流民四处乱窜,那黄纪语就不会进城剿匪。他哪能借刀杀人,趁机就围了我的宅子。

    苦啊

    要不是你,我堂堂一个同知能被他一个百户这么欺负?

    这

    要不是你我那小妾,又岂能受此奇耻大辱,给他捶腿

    大人,这捶腿又不是什么大事,再说,他又没占嫂子什么便宜

    滚!

    唐员外被他这么一训,站得像列兵一样笔直,就差在肩头扛上一支步枪。

    罗震南看着他,又一肚子火,瞬间就想把鞋脱下来拍他。

    仗势欺人,一盘好棋,愣是让你给下臭了就没见过这么办事的哎呀,我的腰!”

    “大人!大人!”

    罗震南猛地站起来骂他,突然就闪了腰。此时的唐员外扶着罗震南,两人看上去倒真像是一对难兄难弟。

    “大人千万别动气了。那个黄纪语,咱们日后找到了机会一定好好地收拾他。你放心,你的敌人,就是我唐永泰的敌人,谁要成为我唐永泰的敌人,那就是全同州的敌人,还有那个张峰,那个赵七音,这账要一件一件的算”

    绑架赵七音的事压下来了吗?

    早就压下来了。李均田和唐永泰的关系,那可是铁打的。只要王中齐不揪住此事不放,就出不了什么大事。

    这就好!

    罗震南扶着自己的老腰,长吁口气,依旧愤愤不平。

    他哼了一声,又说道,我看那个张峰,和他们那个赵家也不是什么善茬,竟惹得满城风雨,鸡飞狗跳,找人有这么找的吗,我看这些人完全就是土匪。

    听见罗震南这样说,唐员外就如释重负的笑了。

    他认为,这事本来就不怪我。是那个张峰带着流民乱窜惹事生非的。现在罗震南主动转移了矛盾的焦点,他自然开心。

    于是忙说道,大人说的是啊,这件事的起因,全都在他们。再说,哪有发动上千人一起找人的,把城外驻防的官军都给引来了,这也,这也太没有王法了,太猖狂了,太

    哼!

    罗震南看一眼唐员外,神色渐渐缓和了下来。

    知道他是自己人,就算是他办错了事,也顶多骂几句,嘴上出出气罢了,解决不了实际问题,更别谈什么报仇。

    可这回他真的是太恶心了,太生气了,自己一介堂堂的同知能被人欺负成这样,被架在火上烤,心里那个窝火别提有多难受。

    他现在的唯一目标就是要报仇,要为自己出这口恶气。

    但现在找黄纪语报仇,他不敢,时机也不成熟。

    可要报仇,还能找谁?

    赵家!

    他想到这,唐员外就嘿嘿一笑,笑得很通情达理。

    这回你明白了吧,你还得靠我吧,咱们都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谁也别不在乎谁。

    显然这一次唐员外并没有错误理解罗大人的意思,他凑近罗震南耳语一番,这对付赵家的损招就出来了。

    嗯你说得对,不为别的,就为报仇雪恨,就这么干!

    罗震南心里暗暗发狠,又看看唐员外,这个唐员外此时看上去非但不傻,似乎还挺聪明的嘛!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