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武侠修真 > 开挂者的江湖 > 第二十二章 阴阳宗

第二十二章 阴阳宗

作者:曹峯
    赵积心满意足,大仇终于报了,温暴施加给自己的压力和恐惧,终于完完整整并且加倍的还给了他。

    赵积心道:“这个温暴表现得多么的残忍凶狠,但实际上又这么怕死。他既然怕死,我体会到的恐惧,他也体会到了,那么我的仇就算是报过了。算他好运气,人棍什么的就算了。这种报复血腥又残忍,本来是留给硬汉温暴的,如果他强硬不认输,我当然不能让我自己念头不通达。可惜的是他并不是什么硬汉,只是一个怕死到涕泪横流的可怜虫。就让唐谷仓一刀杀了他吧,为民除害兼且以绝后患。”

    赵积示意唐谷仓动手,温暴面如土色。

    “慢着,”温暴说道,“赵公子,我还有一样宝贝,我用他来交换我的命。”

    “你还有宝贝呐,”赵积不以为意地说道,“是什么宝贝?西域的宝马还是上古的古董呢?实话告诉你吧,这些东西,我家里都堆不下了。你自己留着,到阴间慢慢享用吧。”

    “都不是!”温暴知道现在是生死关头,连忙说道,“赵公子,这件东西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我劝你不要白费心机了。”唐谷仓不耐烦的说道,“赵公子家里什么没有?你今天买不了你的命了。”

    赵积微微一笑,转身就要离开。

    “这是一本武功秘籍!”温暴大声道,“赵公子,这可是大宗秘传,这是真正的神功啊!”

    赵积停下来,看向温暴:“说下去。”

    “雍城是赵家的领地,赵公子是雍城公子(他误会了),赵公子自出生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温暴说道,“公子的剑术称得上是精妙绝伦,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没有见过第二个像公子这样的高手了。”

    “你客气了。”赵积说道,“你的金身可比我的剑法要犀利得多,我虽然打败了你,但那是因为我个人比你强太多。单论武功本身的话,我的剑术并不如你的金身。”

    “赵公子说的是。”温暴说,“武功虽强,但也要看人来使用。我的金身是最上等的功法,可惜我本人实在天赋拙劣,没有能力将金身练到最高深的境界。相反,公子的剑法虽然是稍逊金身一等的剑法,但公子本人却是一位天纵之才。一边是拙劣之人使用的神功,一边是天纵之才的一流剑术。两相比较之下,终究是公子的天才更胜一筹,我温暴输得心服口服。”

    “你说话突然变得好听了呢。”赵积叹了口气,“如果你在王财主家说话也这么好听,咱们何至于走到这种地步。”

    温暴听他这么说,也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他这样拷虐为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不过以前都是在自己的地盘这样做,被他严刑拷虐取乐的都是被他俘虏上山的人。这次第一次是在别人的地方对人拷瘧,而且疏忽大意之下,只是凭感觉自己能应付场面,并没有摸清所有人的底细。

    谁能料到第一次任性,结果就是阴沟里翻船,甚至现在连小命都未必保得住了呢?

    “公子说得对,”温暴说道,“我平日里作威作福,早就该有此一报了。这次栽在公子的手里,这是我的荣幸。如果公子能够接受我送给您的这份大礼,并且觉得我所言不虚,这礼物对您确实有点小小用处的话,我就心满意足了。”

    “我开始有点期待了,”赵积说道,“那么,你说的武功秘籍是什么呢?啊,我知道了,你要用你的金身秘籍来买命!嗯,这金身的威力我是见过的,确实算是一等一的功法,不过这样的强大功法,我猜不是你自创的吧。你从哪里偷来的?你反正是靠偷,也不怕被主人抓到。我可是正当得来的,我可不想将来有人看到我用金身功法,结果被人误当做是小偷来对待。”

    “请公子恕罪。”温暴尴尬地说道,“金身这门功法,当然配得上让公子瞧上一眼,不过实不相瞒,这门功法我并不能传给公子。”

    “好嘛!”赵积叹了口气,说道,“我感觉你在逗着我玩。”

    唐谷仓一剑拍到他的脸上,喝到:“都到什么时候了,你还是这么不老实。”

    “我绝对不敢欺瞒公子。”温暴慌忙说道,“赵公子,别看我温暴现在是个土匪,以前……唉,以前我也曾是一个武林大派的弟子。这门金身,您还看得过去吧!其实,我只看过金身图录的一页,我被传授的金身图录,只有一页而已!”

    众镖师相顾骇然,隐隐间都有些不信。

    “真的吗?”赵积问道,他虽然是在问,但和所有的镖师不一样,他心里却是信了。

    “千真万确!”温暴说道,“这金身修行,本来就是要在门中,由传功长老亲自为弟子开示图录本意。要看明白金身图录,还要由修行另一门镇派功法的人对弟子使用神通,之后才能看到图录上所显示的内容。赵公子,你是一个有勇有谋,真正智勇双全的少年。今天我已经对你心服口服了,所以我要告诉你,我说的没有一个字是在欺骗你。这金身图录,我看过之后,只记得自己看过一张图,那图上画的什么,我现在已经一点也记不起来了。”

    “胡说八道!”唐谷仓说道,“天下哪里有这么玄幻的事情,我们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没有听说过有这样诡异的事情。”

    “其实是听说过的。”林镖头说道,“不过都是装神弄鬼的江湖骗子。”

    “那是你孤陋寡闻罢了。”温暴对赵积已经到达卑躬屈膝的地步,但对其他的镖师,却仍然不屑一顾,“我曾经拜入的那个门派,晋国王子见了我,也要以师兄弟相称,卫国,郑国,宋国等等国家的公卿大夫,都将自己的子侄送上山门。你当那里是看钱收徒的江湖武馆吗?除了这些家世显赫的世家子,贫民之中,只有天赋卓绝的天纵之才——至少也要有赵公子一半的天赋——才有机会进入此宗门。”

    “你又在编造谎言。”唐谷仓说道,“你说平民之中,他们专门挑选有天赋的人,那么显然有很多人都是被筛选过了,可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听说过这个门派呢?难不成你们还有什么邪术,可以封印人的记忆吗?”

    温暴说道:“我说的是他们要挑选弟子,可没有说这些人知道自己被挑选,更没有告诉你他们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宗门的存在。”

    “还在狡辩。”唐谷仓说道,“只要有大型的活动,不管你们将目的隐藏的有多么的完美,总会有人发现你们最终的目的的。”

    “我给你举个例子吧。”温暴叹了口气,说道,“我自己是五岁的时候,遇到一个游方道人,他看了我一眼,然后给了我一颗糖,让我带他去见了我父母。第二天,我就被他带离了家乡。你明白了吗?宗门有专门的人,会在各国四处寻找良材,你以为他们会搭个台子给所有人摸骨么,哪有那样的事情。”

    “那么你说的这个门派,叫什么名字呢?”唐谷仓说道,“不会连名字也是保密的吧?”

    “名字当然并不保密,”温暴大声说道,“可是,你们本来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宗门,就算我说给你们听,难道你们就会相信我说的话吗?我告诉你,从我离开宗门以来,我跟不下十个人说起过这个宗门的名字,可是每一个人都以为我喝酒喝多了,跟他们说酒话取乐!赵公子,今天如果不是为了要求你饶命,我也不会提起这个宗门的。实际上,我已经将近十年没有跟任何人说起过这个宗门的名字了。”

    “那么,”赵积说道,“既然你要将这个门派的秘籍交给我,你先将这个门派的名字也说给我听吧。”

    “遵命。”温暴说道,“这个宗门,就是‘阴阳宗’!”

    温暴带着希冀的目光看着赵积,说道:“赵公子,你是虞国的贵胄公子,你听说过这个宗门吗?”

    赵积当然听说过的,那是在十年之前,赵昱偶然说起,韩庸以阴阳宗弟子的身份去杀了一圈山贼,在雍城安下了家。

    现在赵积已经知道,韩庸是剑宫的弟子。

    想不到,当年他掩饰用的阴阳宗弟子身份,也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是一个隐秘的门派,当年父亲是随口说出了“阴阳宗”三个字,可是细细想来,除了赵昱,的确没有其他人跟他说起过这个名字。

    这个阴阳宗,或许真的是个“幕后玩家”。那么剑宫呢?知道剑宫的人,可也是不多啊,说不定剑宫和阴阳宗一样,也是隐藏在幽深莫测的遥远之处,希冀着通过影响掌握天下大权的某些大人物,来为自己的势力谋得福利呢。

    赵积没有承认自己听说过这个名字,说道:“这个‘阴阳宗’,听起来很耳生。”

    “公子当然觉得耳生了,根本没有这样的宗门。”唐谷仓笑道,“这家伙是在拖延时间呢。”

    “没错。”林镖头肯定地说道,“郑国,卫国,晋国,我都去过,三山五岳,哪条路没走过,哪个道上的土匪没碰到过?赵公子,这个家伙肯定是在撒谎,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我相信您已经看出来了,他是想以拖待变!”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