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落叶成洁染做尘 > 第五十四章 故人

第五十四章 故人

作者:月下看戏
    那女子笑了笑看着路发说道:“婢子,乃是庄上管理秀坊的丽姑姑,我也是受人之托。”

    路发听完丽姑姑解释,似是明白她是受谁所托,他只有些沮丧的低头回道:“在下正是路发,不知姑姑找我何事。”

    丽姑姑看着那路发此刻沮丧的表情,心里不经有些感慨。这路发看着却是个仪表堂堂的好男儿,也是可惜洁儿拒绝了一个如此好的男子。

    丽姑姑朝着路发的位置作揖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府上婢子洁儿托我给您,带一句话。”

    路发在听到了丽姑姑提到洁儿的一刹那,眼睛里瞬间就充满了光,他有些期待的抬头看向丽姑姑的位置,有些小心的问道:“不知是什么话,还请姑姑名言。”

    丽姑姑看着路发眼中突然出现的那一丝期待的意味,她这也算是经过风雨的老人却也有些不忍。却依旧硬着头皮开口说道:“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禅龛一炷香。”

    路发原本散发这光彩的眼眸一下子就变得黯淡无光了,他有些木讷的抬头看着丽姑姑。路发第一次觉得他开口说话也变的如此艰难了起来,路发的眼眸里带了一丝恳切对着丽姑姑说道:“不知姑姑,除了这一句可还有其他的话给我。”

    丽姑姑的脸上却是难得出现了一丝同情的表情,她还是客气的露出了一个笑脸看着路发回道:“没有了。”

    路发原本还有一丝期待的表情,此刻则是变得更加沮丧了。

    丽姑姑终是觉得不忍,看着路发此时的样子又开口劝解道:“这世上的好女子如此多,公子何必只为这一个女子苦苦伤神。诶,君意深重,缘浅难承。”丽姑姑说完此话,只是深深又看了路发一眼便离开了。

    路发其实也知,他与洁儿无缘。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他的心里只是有些遗憾,有些不甘摆了。路发也是没有顾着捡起他刚才扔在雪地里的那一篮子的吃食,只是边走边说着:“君意深重,缘浅难承。”这句话。

    路发缓步迎着此时恰巧有些下的颇大的风雪,雪花伴着寒风此时如同沉重的石子一般,一颗一颗拍打在他的身上脸上。路发对于此刻愈发狂乱的风雪很是无感,他来到了庄子的府前定定的又站了一阵子。

    雪花一片片慢慢的叠加压在他有些单薄的身上,路发只是望着大门的方向有些出神。很快从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马匹奔腾的声音。

    一个有些粗豪汉子的声音从路发的身后响了起来:“路发,快随我回凉州,大人寻你有事!”

    路发这才从初次失败的情殇中醒了过来,此刻他立马换了一个模样,他急匆匆的快步上马就像忘记了刚才发生的一切似得,看着那粗豪的男子说道:“何事?”

    那个男子只是苦笑道:“别问我,我自是不知的。”

    路发也不再多问,夹起马背快速的赶往了凉州城的方向。那个粗豪的男子看着路发那里去的背影,则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这认真的人,周起来,一般的人还真不好糊弄,希望一会回去这路家的小子,不要怪我就好。”

    那男子回头看了一眼庄子府上大门的方向一眼,只见一个身着朱红色大氅的女子此刻正与他双眼对视着。那女子朝着他隔着十几步的距离殷殷施礼,男子脸上也是朝着那女子露出了一个安抚的笑容,两人相识点头微笑,男子快马扬鞭赶着路发离开的方向而去。

    丽姑姑则是依然婷婷的站在大门后,看着那个男子的身影有些出神。

    一双温软的手掌此时却慢慢的抚上了她的肩头,秋姑姑熟息的声音却从丽姑姑的身后传来:“可是孙二哥来了?”

    丽姑姑也不回头,而是依旧不舍的看着,那个消失男子的方向喃喃自语道:“是他,我就怕那路家小子犯浑,所派人找他来帮忙。”

    秋姑姑确实在丽姑姑的身后笑道:“若是想他,就去看他,反正你也未嫁,他也未娶,你们啊!还是最合适的那对。”

    丽姑姑却有些惆怅的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那片未被踩过的白雪,她有些喃喃的说道:“若是有缘,我自想再续,只怕是我一人有意而已。”

    丽姑姑终是抬头,看着那大门前正在飘扬的雪花。她整理一下自己那有些浮动的心,笑着转头看着秋姑姑的脸,将大门关上:“走,我们还是去看看洁儿那个丫头吧。”

    秋姑姑笑眯眯的看着丽姑姑也不言语,二人就这样朝着静池园的方向走去。

    冬日里总是一层新雪披在旧雪之上,冬日寒气渐胜。只是世人皆知物极必反这个道理,随着那越来越寒冷的冬日温度的逐渐的抵达最低点,那离那春暖花开的日子也就不远了。

    那日里路发的离开,终是让这个庄子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如果说这时日里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那必然是期待来年又是丰年的年关时节了。

    庄上的老管事今年里是发了大恩的,之前牛四带回来的羊毛,都被老管事交到了静池园的手中。丽姑姑着手找了大批的帮工,为府上的众人制作那夹羊毛的冬衣,得知了这个消息的庄上众人那都是对老管事更加的感恩戴德的。

    也不知是不是今年的秋收很是丰盛,老管事给众庄户府上的下人都是准备了不少过年的新礼。美味的吃食自是不必说,老管事今年里赏的银钱那也是让府上的众人们,欣喜了一个月有余。

    按老管事的话说,是都成的妫府今年里得了这天子的重视。府上老爷十分开心,遂从上倒下的分赏,以让大家感受到这妫府老爷的厚厚恩德。

    这一年里对于洁儿来说,银钱与羊毛的新衣反倒不重要了。她在年关里总是对叶新有着欲言又止的话想说,对于洁儿来说一切外物没那么重要,她来到这里除了感谢庄上的众人。

    她还感谢那个突然出现在她生命里的人——叶新。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