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从另一个世界开始 > 第二百三十章,伏双龙

第二百三十章,伏双龙

作者:害死个仁
    太子气质一变,宛如指点江山的读书人变成了纵横天下的霸主,他强大的气势暴发,竟将木道人与小敏震飞。

    此时的他高傲,张扬、霸道,面无表情,双眼如星辰,精光闪烁,眼眸如秋水,明亮深邃。

    他衣袖一挥,天玺从木道人手飞起,落入他的手中;他手持天玺,左脚一踩,地底轰隆隆的一阵巨响,而后地底传出一声沉闷的龙吟之声。

    他微微冷笑一声,双脚不七不八,却蕴含着繁奥的大道轨道,直往远处延伸。

    又是一阵轰隆隆的巨响,杏石滩不断震动,土石不断隆起,衬托着他,逐渐升高变大。

    沙砾变成岩石,草木形成山林,水滴化成湖泊,平地隆起高山,原本平凡无奇的杏石滩,此时却如一条巨大的黄龙从地底钻出,驼着太子直冲云海,龙吟九霄。

    一时之间,天地变色,风起云涌。

    地龙冲天,聚真龙之气,四面八方,天地灵气纷拥而来,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灵气漩涡,浓郁至极的生机笼罩着太子脚下刚刚形成的大山。

    大山仿佛有了灵魂,仿佛在不断呼吸,呼吸天地之间的生灵之气,然后越变越强大。

    山体内的龙吟声越来越大,激昂中充满了兴奋,整个山体在抖动,似巨龙在挣脱大地的束缚,欲翱翔九天之上。

    山体无限拔高,草木山林疯狂生长,奇花异树,不分时节,凭空涌现,眨眼之间,太子脚下形成了一座巍峨雄壮的大山,一条巨大的黄龙虚影,匍匐于太子面前。

    太子面无表情,喃喃说道:“世无定数,大道无常,此时不是你出世之时,今日点醒于你,是让你明白,龙潜于渊,待风起云涌之时,方有升腾九天之力。”

    而后手执天玺,道了声‘定’,天玺中射出一缕彩光,没入山中;那还在升高变大的山势顿止;然后他双脚踩着奇异步伐,在高山之巅来回走动,每走一步,龙吟声偏弱一分,那黄龙虚影便缩小一分,山势也收敛一分。

    原本奇岩峭壁的山峦,在他脚下变得极为普通,原本葱葱郁郁的山林,草木将近枯死,近乎荒凉,远远瞧去,看不出丝毫龙脉之气。

    太子满意地点了点头,随手往山中一抓,一道彩光夹杂着缕缕黄气从山中直冲而出,没入他手中的天玺之中,而向那条黄龙虚影爆散,化成浊黄之气,亦沒入了天玺之中。

    太子立于峰顶,俯首下望,发现原本宽广的杏子河,自山底蜿蜒而过,如同小溪一般,微不可察。

    这本是极为平常之事,但他极喜杏子河,偏随手点了一点,道了声‘开’。

    大地被无形之力撕开,杏子河不断变宽,从晶河中涌来的河水滔滔不绝,汹涌澎湃,似有巨大的怪兽在水中兴风作浪。

    山水一变,原本普通的山峰多了一丝灵气,他摇了摇头,喃喃自语道:“也罢,也罢,终有一丝破绽。”说完,不作他想,而是纵观四方。

    杏子村依旧,周围的村落依旧,京子城依旧,如此大的动静,所有人无丝毫所觉。

    太子皱了皱眉头,而后衣袖一挥,凭空涌起一阵大风,自杏子村吹过,不断蔓延,风过之后,所有人昏昏睡去,在他们的记忆中,原本的杏子滩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座名为‘拙峰’的大山。

    形藏于象,智藏于愚,巧藏于拙。

    山无地势,龙威不显,故名为‘拙’。

    太子自峰顶踏步而下,道:“去晶河瞧瞧。”

    木道人欲言又止,终未开口,三人自拙峰消失,再现身已在晶河之上。

    晶河分布极广,化龙之处乃是日照山,而后向东延伸,以源水为灵地,流经大泽,合流而出。

    此河之中,隐有水龙之象。

    河中龙气延伸至维龙山、空桑山、泰戏山、陆山、沂山、座燕山、经双子城、托斯城、梦经曲院、突阳等三十二城,于京子城金珠之地与杏子滩隐龙之势遥遥相对,形成双龙夺珠的风水宝地。

    三人于空中俯首望去,只见晶河巨浪滔滔,横无际涯;烟波飘渺,气象万千;水面沙欧展翅,水鸟翔集;风帆竞起,舟船往来,进也逍遥,逆也逍遥,正所谓:‘腾云观景天地间,江水茫茫不复还。’

    看着浩浩荡荡的晶河,无常形,无常势,聚龙气,成腾龙夺珠之势;太子道:“一个凡俗之人能从此地风水山势看出龙气,李龙渊的那个老祖宗倒是有几分本事。”

    三人于虚空信步闲游,微步之间,空间不断变化,四周景色不定,山水罗列如梦,城池重叠似幻,须臾片刻,三人远离京子城,已至数千里之外的日照山。

    巍峨日照山,直入云间,宽广无边,有浓雾笼罩,多怪石而少林木,空气中火元素极浓,炽热难忍;更有一种古怪的禽鸟,形状像一般的乌鸦,比乌鸦要大,长着红色的脑袋、赤色的爪子,见到三人,更是吐出长长火焰,如同一条条火龙飞舞,炽热的高温可融金化铁。

    太子喃喃道:“难怪此地能生龙气,山峦间竟有神灵之气,可引大日之火,聚至阳之气,只可惜年深日久,神灵之气已消,不成气候。”

    木道人低声道:“神灵!”

    太子不语,似乎‘神灵’两字,以太子的身份亦不敢多言。

    再观晶河化龙之处,乃阴河所出,半山间有瀑布倾泻,轰轰隆隆,浓浓水雾,四散而开,与日照山的火元素阴阳对称,阳中生阴,中和生气,气壮生势,势成风水,确是个好地方。

    太子伸手往山腰瀑布抓去,那瀑布中传出一声巨大的‘龙吟’,穿金裂石,震得山中浓雾翻涌,风云变幻,日月昏沉。

    与此同时,天空突然乌云盖顶,闪电伴着雷鸣,遮挡了半边天空,声势浩大,宛如天罚将降;而后,又有狂风呼啸,大雨倾盆,似天河之水倾泻而下,落于日照山上,‘呲,呲,呲’的声音不绝于耳,似无数毒蛇吐信,让人心生恐惧。

    而在笼罩日照山的烟雾中,时有金光闪现,似龙似蟒,巨大无比,搅得日照山大地龟裂,轰隆隆,山中巨石如流星滚落。

    太子冷笑一声,手掌越变越大,改抓为拍,半山瀑布瞬间炸开,河水化成一条千丈水龙,自太子掌心飞出,夹杂狂风暴雨,乱石穿空,朝三人卷来。

    小敏道了声‘公子小心’,身形一动,便站在太子身前,正欲动手;木道人道:“小敏让开,我来。”说完,手捏引雷法印,道了声‘聚’,半空云海电光炽白,无穷闪电聚集木道人的掌心,化成一道巨大无比的炽白大刀,通天彻地,势不可阻,直朝水龙斩去。

    ‘轰!轰!轰!’

    刀光与水龙碰撞,无穷力量将日照山的上空打碎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黑洞,四周的空间仿佛变成了一块碎裂的镜子,虚空乱流夹杂其中。

    一时之间,气流乱射,如同无数锋利无比的刀光,纵横切割。

    此时雨水未停,反而越下越大,随后,一声巨大的龙吟悲声响声,一道淡淡的金光夹杂在雨水中,落入晶河,化成滔滔河水,一闪而没。

    木道人还要出手,太子笑了笑,摇了摇头,他挥了挥手,然后随手朝晶河指去,一股极致的寒意自他的指尖激射而出,朝四方扩散,以木道人的道行,竟有些抵挡不了这股彻骨的寒意,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而后,宽广无边的晶河,那奔涌不息的河水结成了一层厚厚的寒冰,寒冰中包裹着一条巨大的五爪金龙,龙目含怒,紧盯三人。

    太子微微冷笑,喃喃道:“一条小’蚯蚓’,也想逃离本太子之手,不知天高地厚。”

    随后,他抓出天玺,一印盖下,玺印中射出彩光,没入了金龙体内。

    金龙一阵悲吟,身体越变越小,须臾便被吸入天玺中,将灵魂烙印天玺中后,伴着一声龙吟,金龙又从天玺飞出,落入晶河,不甘的看了太子三人,而后钻入晶河之中,消失不见。

    已伏双龙,三人自晶河回到了京子城,此时京子城正有兵马围城,一场战争,死伤无数,血流成河。

    这些攻城之人,却是李龙飞前往边疆请季子飞回朝定鼎乾坤时,说动同心城、子山城、合飞城三城兵马,共十万余人,以同心城城主为帅,打着‘诛奸除妖’的名声。

    三城兵马,一路游说攻战,出其顺利,不消半月,十万兵马不减反增,已到了京子外。

    此时战事稍歇,便有一白袍大将,骑铁甲战马,手执金精长戟,大声喝道:“历代先皇,上敬苍天,下敬百姓,开疆扩土,让民生富饶安居;此刻太平皇被妖人所控,杀皇子,诛皇戚,逼太师撞死于祖陵,倒行逆施,欲将李家江山拱手让人,太祖先皇若在,可应承否?尔等不思报效国家,惧生死而不分大义,将我等挡于城外,心中可安?尔等又有何面目面对天下,面对百姓,如此行为,不怕天谴?今日谁再敢若阻挡我等,便是北凉罪人,天地人神诛之。”

    一番言语,气荡三军,让守城的兵士出了一丝的骚动。

    诚然,士兵听调令行事,但是军中或多或少有不同的传闻,皇帝乃至尊之位,如果不是被妖人所控,又怎么会禅让于人?现在,拼了性命,抵挡大军,是对是错?

    守城大将苏贤之心知不妙,眼见军心欲乱,正要下令射箭,以战定军心,却看到远处空中飞来三人,心中震撼不已,忙跪倒在地,大叫道:“拜见仙人。”

    士兵抬头瞧去,果有‘仙人’,慌乱的跪了下去,乱七八糟的叫着‘仙长’、’神灵’、‘长命百岁’、‘仙福永享’。。。

    城下的士兵,亦是如此,凡俗之人,何从见过飞天遁地的本事!此时哪有胆气攻城,与传说中的‘仙人’动手。

    众将士心生恐惧,颤抖的跪了下来。

    帝者,人间至尊,凌驾于至尊之上的,只有仙。

    仙,一直都是传说。

    此刻,而三个仙人就活生生出现在他们眼前,怎叫他们不敬仰。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