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万道神皇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钟内情愫

第一百九十七章 钟内情愫

作者:李拜天
    理通笑道“道人从来不知道怕是什么但道人说不出来,就不出来。”

    说话间,又有十余道剑气直接冲进庙里。理通的乌黑铁棒“飕飕飕”一一拨开,四周巨响轰鸣,碎屑四溅,土地庙摇摇欲坠。吕璇滢心中不由得急,正要欲冲出,不料,理通一把将吕璇滢的后心拿住,随即是笑道“大人打架,你们这群小娃儿瞧着就是。”

    说着,挥手将吕璇滢塞入钟内,又见李千汇聚精神了,又是笑道“你也进来。”说着一把揪住篮球,李正要挣扎,但只觉眼前一黑,也被抛入铜钟内,与吕璇滢挤成一团。数道剑气直接是打在钟上,发出连声爆响。吕璇滢被李千一挤,又羞又急,反手打他一拳,想将他推出钟外。李千回肘反击,但铜钟狭小,二人拳脚扭在一处,施展不开。忽地身子一震,天旋地转,那铜钟被理通一推,居然滚动起来。二人均无防备,吕璇滢身子一仰,李千则向前一扑,两人登时抱在一起,吕璇滢嗔道“小色”鬼字还没出口,李千一不小心,嘴唇紧紧封住了吕璇滢的小嘴。二人都是一惊,吕璇滢挣扎两下,嘤的一声,身子忽地便是软了,好似一团寒冰,融进李千怀里,眨眼化做一泓春水。

    李千背她逃命之时,彼此肌肤厮磨,早已动情,如此对面搂抱却是头一遭。只觉吕璇滢身如温香软玉,火热光润,柔若无骨,阵阵少女体香让人欲醉。李千的身子似是要爆炸开来,心儿难耐,恨不得一把掏出。一时间,两个少年男女神魂摇荡,只觉天塌下来,也不愿分开。

    一声巨响之后,巨钟又是一震。李千身形一仰,吕璇滢又压在他身上,二人心中慌乱,又紧紧搂住。李千情窦初开,吕璇滢也是芳心暗许。一时间,窄小的大钟内,竟然充满了盎然的春意。理通不知钟内变故,只顾全神对敌,一边滚动大钟,乌黑铁棒指南打北,飕飕声不绝于耳。火雷大都是飞出庙外,忽听到几声惨叫,门外的雷公城弟子反被是被火雷剑气所伤。

    忽听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道“看看之流公的本事吧。”

    理通听得分明,随即是笑道“太子恩你也来了哈,常言道,树要没皮必死无疑,让要没脸天下无敌。”

    太子恩听得摸不着头脑,冷笑一声。理通又拨开一道剑气,忽然间鼻头一抽,忽地脸色大变,叫道“不好,糟糕。老色鬼,你这法子太无耻了”嘴里大呼小叫,鼻子却抽个不停,深吸慢吐,脸上的神色又陶醉又为难,他在原地踱了几步,忽地下定决心,跌足叫道“罢了,道人拗不过,算你老色鬼厉害。”

    说罢,理通推着巨钟,轰轰隆隆直奔到庙外。

    太明郎此刻早已候着,见状舞起流星的大锤。理通哈哈一笑,挥棒磕中锤身,那铁锤反卷回去,太明郎被精神力震荡,瞬间是虎口迸裂,铁锤飞出,直接是砸断了道旁的数根大树。

    太明郎被这神力一带,陨星般向后落去。忽然就看一道人影斜刺里蹿出,将太明郎凌空托住,其速不减,飞奔前行。反手将太明郎一抛,只一晃,到了理通身前,左拳上一股凌厉无比的罡风狠狠击出。拳未击到,拳上的劲风激得铜钟发出嗡然异响,钟内的二人一时间心头烦恶,消退,均是想道“我到底是做了什么”

    忽听钟外一声闷哼,理通啧啧道“太子恩,十年不见,你也无甚长进”他将钟一拍,朗笑道,“两个小家伙,还不出来”两人十分羞窘,但若不出去,更是欲盖弥彰。

    李千无奈,当先钻出巨钟,吕璇滢略整衣衫,方才出来。却见四周稀稀落落,围了数十人之多。理通瞧他二人面红耳赤,衣冠不正,心中大是惊疑,再见吕璇滢鬟乱钗横,眉间春色未褪,不由恍然笑道“道人一着不慎,做了个便宜媒人,呵呵,二位将来成亲的话,那盅谢媒酒,道人可不能不喝。”

    吕璇滢更是羞窘无地,顿足骂道“臭秃驴,这还不是都怪你,你若是再嚼舌根,我我。”

    理通随即是摇头说道“有道是君子不欺暗室,窈窕淑女,自守矜严。如此看来,姓李的小子不是什么君子,你小丫头也不算淑女。哈哈,自个儿定力不济,却来怪道人作什么”

    他口无遮拦,当众说了个一清二楚,直气得吕璇滢俏脸煞白。只是心里有鬼,骂也不是,辩也不是,一时抿着小嘴,颤抖着说不出话。李千望着她面色红润、吹弹得破的双颊,一时间不由得是想到钟内的情形,顿时是又觉浑身火热,心跳忽又加剧。

    众人观其形,听其言,略略猜出端倪。赵越娘想到儿子的惨象,一时双眼当中喷火,咬牙骂道“小贱人当真是不要脸,尽会勾引男人”

    吕璇滢随即是脸色一变,喝道“你骂谁”

    赵越娘冷笑道“就骂你。你勾引我家恩儿在先,现在又搭上了这个小子。”

    李千挺身欲上,却被吕璇滢伸手推开,冷笑说道“好啊,是你儿子,我们就说个明白。哼,你那宝贝儿子仗着自己的那一点微末道行,在太湖边当众对渔家女施暴,被我撞见。本想取他的狗头,谁料他还有点儿机灵,吃了我一记寒冰剑气之后,便是跳水逃命去了。哼,我问你,你生了儿子,专教他污辱良家妇女么”

    赵越娘气得更是面红如血,厉声道“你你血口喷人伤了人不说,还要败坏他人名声。”

    吕璇滢双手按腰,嗓音拔得更高,清脆爽利,好似银铃摇响道“这件事,太湖上亲眼瞧见的船家,没一百也有八十你要是舌头没烂,两耳没聋的话,不妨去打听打听,瞧你的宝贝儿子是个什么名声”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