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叶小开修仙传 > 91气的哭了

91气的哭了

作者:春蚕破茧
    “呵呵,既然如此,那大家就散了吧,叶小队长,这片营地我们暂时占用一段时间,不过我们也带来了新的驻地材料,就辛苦你们重新搭建了,我已发布悬赏令,通缉此恶人,这段时间或许需要日夜追凶,给死者一个交代,顺便可以庇护你们一阵子。”晋文列也没有气馁,他知道也不可能轻易就得到叶小开的逆天手段,而且他知道这肯定不会是禄北的手段传承。

    叶小开离开大帐,他回到自己的原本大帐内,发现杭黛玉正在来回踱步,等他呢。

    “你个王八蛋,还知道回来?”杭黛玉美眸怒瞪,像个受气小媳妇儿,她心里也烦躁,本来想着见面就收拾叶小开,结果鬼使神差的说出这么一句话,主要还是因为太气人了。

    “咳咳,幸亏你没事,不然那百里溪说不定怎么跟你爷爷告发我呢。”叶小开咧嘴一笑,这个主儿背景太大,他得罪不起。

    “刚才吓死姑奶奶了,这里全是你们学院的人,我觉得这里一点都不安全,我准备走了。”杭黛玉一脸幽怨,她告知叶小开之前发生的事,被一堆人严厉询问,最后她抬出中州的一部分人才停止,她觉得在别人家的老巢中没有安全感,虽然多了很多厉害的保镖,但总归还是不放心,这些人曾经对她释放过杀机,想要将她灭口,但最终没有下手。

    “不行,现在你还不能走。”叶小开干咳一声,他诱惑道“难道你不想学我的那些绝招了么?这次我回来就可以每天教你了,而且你放心,他们既然决定不杀你,肯定就不会再下暗手,可能是顾忌你的底牌,担心牵扯出祸事。”

    “玛德,提到这个,老娘就来气,为什么我学了这么久,那石头根本动不了,你看我的动作,哪里错了,我记得明明很清楚!”杭黛玉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在叶小开面前比划教她的那些手势,恩,的确,记得非常清楚,一个没错,这丫头记性可真好,但是叶小开不得不挑刺,对的也必须要说成错的,毕竟咒界全书只能他一人练,涉及规则,光会手势是没用的。

    “害,我就说都这么久了,怎么可能练不成,你看看你,当时教你的时候,你只想着阴我,导致动作记错了十几个呢!”叶小开张嘴胡来。其实人家做的很标准。

    “什么?我记错了这么多?”杭黛玉狐疑,死盯着叶小开的表情,想要看出真假,她道“你说哪里错了!”

    “咳咳,我重来一遍,你仔细看。”叶小开只好重新施展了一遍,他现在已经到了云阶段,轻易就可以施展出来,但他不想暴露太多,用最原始的繁手法将其施展,并且在细节上,略微的更改了十几个动作的一丁点幅度。

    “什么?你有没有搞错,明明是一模一样的动作,我哪里错了!”杭黛玉玉脸不满,她大叫叱责,一点都不矜持。

    “你看这个动作,右手的小拇指要再弯一下,弯成度才行,你这只有度,明显不达标!”叶小开硬生生的挑出刺来,让杭黛玉都无话可说,最后认栽,勉强觉得是自己错了。

    “你看看你,教你的时候不好好学,导致这么长时间都没有练成,浪费时间,真是气死为师了!”叶小开装作吐血模样,气的不亲,让杭黛玉怀疑降低不少。

    “滚,你可不是我师傅!我们只是等价交易,这是你欺负我那么多,欠我的!”

    “玛德,我怎么欺负你了!”叶小开不服。

    “你拍我屁股!”杭黛玉就数这件事记得清楚,所以一不小心中招,脱口而出。

    “叶小开,你故意的吧,给我去死!”杭黛玉抬手便祭出大宝剑,这人厚颜无耻,就算自己再怎么想求学于他,也一定要狠狠胖揍他一顿,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杜鹃唱歌为什么这样凄鸣。

    “雷打不动身!”叶小开快速施展咒法,他觉得光凭自己现在的肉身应该就可以轻松接下杭黛玉的绝招,毕竟自己沉溺于修炼接近多天,进步贼大,更何况这也是对方随手而为的,没有杀意,更可以轻松拦下,但他此时为了装大,直接动用咒术。

    “铛!”

    “好厚的乌龟壳!我再打!”杭黛玉大惊,觉得这个绝招比石头问路厉害多了,她眼神冒光,想要试试其防御效果!

    “铛!”叶小开纹丝不动,大宝剑根本劈落不到他身上。

    “看老娘的无敌绝招,剑气纵横八万里,果断劈向一条柴!万箭穿死你!”

    “我擦,恶毒的婆娘,你还要不要脸了,能不能矜持点,往哪刺呢你!要不是动不了,非要修理你!”叶小开大叫,没想这少女本质上是这么个女汉子,难道以前的那些害羞都是装出来的?他狐疑,不像。

    “好了,不闹了,有事找你!这个绝招我可以交给你,但前提是你先学会石头问路再说。”叶小开脸色严肃,仿佛真有什么大事一样,杭黛玉收回宝剑,一脸认真的走了过来。

    “此事说来话长,我觉得我们需要从长计议,这是个惊天大秘密,你可千万不要传出去,这样吧,我们边搭帐篷,边慢慢详谈。”叶小开认真思忖,嘴中元被他吩咐带队出去训练了,所以整个大本营除了内院那群人,只剩他和杭黛玉了,只能先诓骗着她来干苦力了。

    果不其然,帐篷都彻底搭建完毕后,杭黛玉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叶小开支支吾吾根本就没说个所以然,片刻后,叶小开主动认错,告知其真相,就是简单的想找人帮忙搭帐篷而已。

    顿时,附近引来杭黛玉鬼哭狼嚎的咒骂声,破风声,刀光闪烁,剑气纵横,所过之处,一片狼藉。

    “叶小开滚出来,再躲下去,我就回大本营劈了你的帐篷!”杭黛玉气得半死,又被耍了,自己怎么就怎么倒霉,这叶小开太不是东西了,捉弄了自己多少次了。

    “那里有我们学院的师兄守着,他们肯定不容许你胡来,你快去劈吧,我在远处给你报数,看你能劈几个。”叶小开躺在远处的一根树枝上随风摇曳,掉不下来,非常惬意,他不慌张,因为现在的杭黛玉就算使出什么逆天秘法,也只能远远看到他的后脑勺,这还是他故意让她看的前提下,否则影子都看不到。

    “好!叶小开,从现在开始,我们是仇人!”杭黛玉神色严肃,咬牙切齿,看着不远处的叶小开正惬意的随风摇摆,差点吐血,她气的胸闷。

    “得了吧,我是你的恩人还差不多,不说我引走那个猥琐斗笠男救了你一命,光是这段时间为了帮你节省木瓜,煞费苦心的让你生气这么多,你看看明显衣服都被撑起来了!这敢说不是我的功劳?”叶小开哼着小曲,啃食着一颗凡道果,优哉游哉的点评。

    “啊!”杭黛玉发疯,气的眼角滚落晶莹的泪滴,她带着极大的怨气,但又追不上,只能侧目而视叶小开,也不说话,就这么在远处看着,最后忍受不了,嚎啕大哭。

    叶小开赶紧偷偷取出水晶球记录一切,这种记录水晶球价格不菲,五万积分一颗,一次性用品,叶小开也仅仅只买了十几颗,难得遇到这种漂亮少女嚎啕大哭毫不顾忌形象的画面,说不定以后被追杀的时候,可以拿来威胁她。

    “哎,本想找个正常点的百汇道试炼,这娘们儿的脾气实在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啊。”叶小开仰天悲叹,他知道自己要是不把这位的情绪抚平,那他今后就不用想好好试炼了,绝对永无安息之日啊。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