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建设火影世界 >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人遇刺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有人遇刺

作者:红尘风来
    冰封了好久的湖面现在已经可以看到鱼儿游动的波浪,春天才刚刚来到木叶,大地上却早已出现星星点点的绿色。

    这些变化以往团藏是注意不到的,可自从根部被解散了之后,他就多出了好多时间,也终于有空在木叶里到处转转了。

    人一老就喜欢回忆往事,尤其是走在自己生活过的地方,难免会触景生情,想起这片地方原来的样子,或是想起在这个地方发生的事情。

    团藏自然也不例外,不过他没怎么去呆在人多的地方,可能是不喜欢那里的吵闹,也可能是因为没人陪他去吧。

    生在战国年底的团藏亲眼见证了木叶的建立,也亲眼见证了木叶逐渐变的越来越繁华。

    团藏的左手轻轻划过着慰灵碑,曾经一起学习的好友大多都已经长眠了。

    现在他现在还能想到一些人的面孔以及他们的梦想,还能想到他们曾经的笑容,但这些东西都已经随着他们的尸体一起腐烂了。

    他冰凉的内心也有些伤感,自己应该算是最后还记得这些东西的人了。

    等到自己死去之后,他们在这个世上留存的痕迹就只剩这个慰灵碑上面的名字。

    而当慰灵碑被换了之后,他们的名字也有可能被其他人代替,那时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的最后痕迹也就消失了。

    比起战死沙场,被人遗忘反而更加伤感。

    老人之所以那么喜欢谈论过去,除了喜欢那段光辉岁月,更多的是喜欢那段岁月里的人,比起死亡他们更害怕的是遗忘。

    他们怕把那些人忘了,也怕自己被别人忘了。

    可当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也已经老了,也再也没有愿意听自己诉说当年的孩子了。

    不是所有人都能幸运的活过三场大战的,更何况他们还是必须上战场的忍者。

    木叶变成现在这副繁荣的样子,和这些战死的人有着莫大的联系,而他们却永远留在了昨天。

    休假的卡卡西也来看慰灵碑这里怀念故人,不过他只是站在远处静静的等待着团藏离去。

    只有一些特定的日子里这里的人才会多,平日里基本上都是没什么人的,不过在平常日子里来的人一般都会呆很久。

    卡卡西虽然每天都是没睡醒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都不能让他感到惊讶,可这份淡定确是他悲惨的前半生换来的。

    父亲、朋友、队友、老师和师娘都先后离他而去,而更悲惨的是,这些事情除了九尾那一次他都一一目睹了。

    故事以鸣人为主线讲述的是一部一步步获得认同的热血故事,而当镜头转到卡卡西,自来也,鼬等人的身上时,就变成了充满遗憾的故事。

    火影的成功不仅仅是因为他热血的故事,这其中的遗憾也是他成功的重要组成部分。

    毕竟,

    人生总是要有点遗憾的嘛!

    许多人不希望自来也这个角色死掉,可正是因为自来也的死亡,才让把自来也推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就像是乌江自刎对于项羽的塑造一样。

    当太阳从卡卡西的右手边移到他左手边的时候,团藏才从回忆当中走出。

    他拍了拍慰灵碑,就像拍着曾经的朋友一样。

    团藏望着慰灵碑,说出他来到这里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

    “真蠢啊。”

    卡卡西不知道团藏到底说的是蠢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因为他们选择成为忍者,还是因为他们死在了战场上,亦或者是…

    不过这对于卡卡西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他有自己的看法。

    卡卡西对往外走的团藏眼神交流了一下,两人都很规矩的回应了对方,可太过规矩就少了一丝人情味,但他们本来就没什么交情。

    卡卡西像平常一样把花放在慰灵碑前,开始了他的回忆,想起了那段岁月,和永远留在那段岁月里的人。

    团藏出来之后,顺着小路一直往人烟稀少的木叶外围走去,一个个大树张开自己的手臂伸向天空。

    春天这里还可以看到天空,而等到夏天这些树木长出树叶,白天地面上就会变成星空,充足的太阳光被树叶遮挡之后,落到地上就只剩拇指般大小。

    团藏抚摸着干枯的树皮,想起了他小时候这里样子,那时千手柱间和宇智波斑还没有闹翻,忍界还很和平,他的身体还好好的,那些人也还好好的。

    他们在春日的草地上尽情玩耍,就好像和平的时光会一直持续下去一样,玩累了他们就躺在草地上聊天。

    可随着越来越大能玩的时间就越来越少,后来聚在一起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以前在街上喊一声就能喊齐人的事再也没有发生。

    再往后。。。

    就是他和部分人的往后了,他们再也凑不齐了。

    再过一段时间地面将再次被小草覆盖,季节还是那个季节,地点还是那处地点,可人却。。。

    团藏还想继续往下想,可他的直觉却把他从想象当中拉了出来。

    果然几秒之后,一个戴着面具的人半跪在团藏面前,身上佩戴武器是一把制作精良的太刀,仅仅是刀柄就看出了它的不俗。

    根部被撤了之后,基本上所有成员都被日斩的暗部收编,从这半跪的姿势团藏就觉得这个人是原来根部的成员。

    因为虽然暗部和根部都戴着面具,但他们还是有很多细节上面的不同,比如日斩的暗部在胳膊上都会有一个纹身,而他的根部则是舌祸根绝之术。

    而且日斩的暗部来找他的时候大多数都是站着的,半跪着的一般都是他根部。

    团藏俯视着半跪着的人,想着这人到底是谁。

    “什么事?”

    带面具的人抬起了他的头,露出了他黑色的瞳孔。虽然这种全黑的瞳孔很少见,可团藏还是没有想到他到底是谁。

    “木叶高层有人遇刺,所以我被派来保护你的安全。”

    团藏点了点头,平静的问道。

    “谁遇刺了?”

    “志村团藏。”

    听到这里团藏已经察觉到不对劲赶紧往后退,在那一瞬间他也明白了一点事情。

    他半跪的姿势根本不是因为他是根部的人,而是因为方便他行动,那把挂在腰间的刀也是如此。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