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你谋害了他 > 370 左青龙,右白虎

370 左青龙,右白虎

作者:月背
    “孙总为什么这么讲”

    面对孙美美的直球,曲卿不答反问。

    孙美美自信笑了笑,扫了眼桌对面的三人,缓缓说“你们是警察,不会无缘无故就走访我

    的公司的,还曾经向员工问了关于我的事情。”

    “这个不提,你们第一次来我家里拜访的时候,拿出过一张疑似像是我丈夫的人物头像图片

    ,问是不是他,我给予了否认。”

    “但后来,你们又拿着这张图去询问了我公司里的人。”

    “不单是公司里的人,我公司的客户,我丈夫生前的好友,也被你们询问过了。”

    “要说我完全没感到你们在做什么,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也知道你们的职业很特殊,很讲原则,不然也不会在你们拿出像是我丈夫的照片的

    时候,一个字都不问。”

    “但我不问你们的意图,不代表我不在乎你们在做什么。”

    “所以,如果你们在怀疑我什么,请不要继续在外围绕着打圈子了,你们干脆就趁着这次机

    会,有什么事情就直接问我好了。”

    孙美美面色郑重而严肃,三人却面面相觑。

    他们没想到,这位女强人孙总会直接来这一出。

    魏腾拿不准主意,摊手扭头请示。

    方乐也无计,看向曲卿。

    曲卿迟疑了下,做主“既然孙总这么直白了,那我们也就只好说了。”

    “曲队长请问吧,能回答的我一定回答。”

    “那好首先,孙总,您觉得,我们当初走访的时候,为什么拿出了那样一张照片呢”

    这也算问法的一种吧,打探式问法。

    孙美美耸了耸肩,表示“我不知道,我初始怀疑是不是保险公司又整出什么事情来了,毕

    竟一年前他们赔了在当时来说的一笔大钱,而且赔付之初不太甘愿。”

    孙美美特意在“在当时”三字上加注了重音,以示意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那笔钱完全算不

    上什么,就算原数额奉还,也没有任何困难。

    “可是你们那次拜访走后我仔细想了想,觉得不可能。”

    “我公司也不是吃素的,我们有专门的法务团队,一年前已经没有异议赔付了的赔偿金,绝

    无可能再讨要回来,再说我不相信保险公司这么蠢,为了那么点儿钱影响自己的名誉,损失

    无数潜在客户。”

    “就因为半点儿想不通你们的来意,我才在今天,趁着义演结束这个机会,来和你们借场地

    会个面,曲队长,直说吧,那照片怎么回事”

    孙美美又将问题原样推了回来。

    方乐脑子里自动在场景上加了特效,两股电火花隔着桌子在半空对撞激荡好吧,开玩笑

    的。

    到此,也不好再绕圈子了,曲卿慢慢解释

    “大概一周之前,我们在郊区某水库里,发现了一具被沉没的尸体,没有明确的尸源讯息,

    经过面部还原后,就是那副人物头像。”

    “我们走访了许多人,大概率证实,那就是孙总您真正的丈夫,黄自强”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出乎曲卿三人的预料,孙美美的反应很大,一时之间竟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等意识到失态

    才又坐了回去,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复杂无比。

    愤怒,疑惑,惊震,质疑,诸多情绪混杂上映,精彩无比。

    “那绝对不可能是我的丈夫,一年前,我丈夫就死于那场交通肇事案了,我亲自送去火葬场

    化为了骨灰,怎么可能还在什么水库里又发现他的遗体呢绝无可能”

    方乐此刻插口“孙总,那次车祸里,坐在车里的人,尸体已经烧得面目全非,不可辨认了

    ,您为什么这么肯定那不是他呢”

    “您不是说不在乎还回去那些赔偿金吗那么就算那次被烧死的不是他本人,也没什么吧

    ”

    孙美美脸上的愤怒一时压过了其他的表情,她看了眼魏腾,又将视线全部投注在方乐身上,

    冷笑“因为一年前确认死去的人就是我丈夫的,就是你们警察”

    “是你们警察的人从我家里,提取走了我丈夫的毛发牙刷毛巾之类,带去鉴定,然后确认死

    者就是我丈夫的。”

    “我花了整整一年时间,来努力淡化他的死讯,直到不久前才大致走出来阴影。”

    “可你们却弄了一副像是我丈夫的人物图来让我辨认,现在却又说新发现的尸体才是他。”

    “正话反话,都被你们说了,你们还想让我说什么”

    这

    方乐哑口无言。

    魏腾一阵心虚避开视线,一年前,正是他这个二队长带队做的鉴定,孙美美的话就是在打他

    的脸啊,无以反击的那种。

    曲卿只好接回话题,说“孙女士,请你冷静,我们只是就事论事。”

    “如果一年前的我们做错了,我们后续会向您道歉,如果是现在的我们错了,警方更加会诚

    恳道歉。”

    “其实,我们也希望现在发现的尸体不是您的丈夫,不然对您可能造成二次打击。”

    “但是,那个还原出的人物头像,的确很像是您丈夫黄自强,不单是我们觉得像,您觉得像

    ,您丈夫昔日手底下的人,还有老朋友们都觉得像。”

    “现在还没有任何其他人上报的失踪案失踪者和死者面相吻合,尸体被发现在蓝海市范畴,

    这里就是黄总的籍贯所在地,我们只能先以新尸体是黄总来作为调查入口,这点,还请您谅

    解。”

    曲卿的坦诚,安抚了孙美美的怒气,她深呼吸了几下,才平复心绪,说“那我正式回应一

    下好了,我不相信那具尸首是自强,不单是一年前的事件,自强如果长时间还活着,不会不

    试图联系我的,他也不会放得下他的公司。”

    “可事实是我并没有收到过这样的联系。”

    “但就算没有您丈夫,事实证明您也可以很好地将公司运作下去。”方乐没忍住。

    孙美美叹了口气。

    “我知道在不少人眼里,我这个从商经验不多的新人,能在我丈夫去世后将公司勉力支撑下

    去,很难让人相信。”

    “但我在背后所耗费的努力,其实根本不为外人所道。”

    “我丈夫没出事的时候,我就在暗中关心他公司的运营情况。”

    “当然,这只是口说无凭。”

    “但你们大概不知道,我丈夫生前有记运营笔记的习惯,就是把开公司所遇到的事,所碰到

    的情况,怎么应对,都记录下来,连同公司下一步要面临的麻烦,尝试解决之道也都有描述

    。”

    “非但是这样,他还会记录公司内各部门的大概情况,记录对公司下一步甚至很久之后的战

    略打算。”

    “所以我接手公司的时候,并不算是从头学起,一穷二白,是有我丈夫在之前打下的底子在

    支撑的。”

    “而他的那些笔记,统统用手写的方式记录在了好几本的册子上,就藏放在我家里,我每次

    遇到问题的时候,都会取出来思考、观摩,从中吸取经验和智慧,我的成长就是这么来的。

    ”

    “所以你们要是认为,我的运营风格和我丈夫的相似,那不是偶然,也不是什么阴谋内幕,

    而是必然。”

    “那些记录册,就藏放在我家的保险柜里,如果你们要看,我可以拿给你们看。”

    “但我希望你们不要损害到它,能够在看完后,原样还回来,毕竟,那几乎是关于我丈夫最

    大的纪念品了,是我的心灵支柱之一。”

    说着说着,孙美美眼角再度湿润。

    曲卿看着对面这位女总裁好一会儿,才说“不必了,如果那里面涉及到你们公司的商业机

    密,我们也不好观看。”

    这话给想看的方乐泼了一瓢凉水。

    孙美美显出巾帼间惺惺相惜的表情,夸赞“曲队长果然干脆果断。”

    “总之我的意思是,那水库里的尸体,绝不会是我丈夫,你们在我身上绕圈子,打主意,注

    定没有意义。”

    “当然了,要是需要我协助的话,任何形式的,只要我办得到,你们尽管开口。”

    “毕竟,我也很想知道,这个极像是我丈夫的尸体主人,到底是谁”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