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校草的小基文不是我写的! > 第 20 章

第 20 章

作者:键盘君jun
    黑色的宾利停在文鑫苑门口,裘弈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骨节分明的手指勾开领带仍在后座上,随意的把白衬衫的下摆从裤子里拉出来,俨然从一个职场精英变成了街头小混混,裘弈对身边坐着的男人说道:“谢了,林哥。”说完就要开车门。

    被叫做林哥的青年不疾不徐的从公文包里递过去一个文件袋:“这是这次会议涉及的几个项目的企划书,裘董事长的意思,让你拿回去好好看看。”

    裘弈盯着文件袋半晌,眉头轻皱放低姿态道:“这些东西我也看不懂啊,这些事情还是交给你比较靠谱一点。”

    林凡当然知道,他在裘董事长身边做了快十年的秘书,几个企划案对他来说根本就不算是实情,但是——

    “裘弈,你和我不一样。”带着眼睛的斯文男人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好说话,举着文件袋的手没有一丝动摇。

    裘弈叹了一口气,不情不愿的从林凡手里接过袋子。

    “又不懂的可以问我,”林凡看着裘弈一脸不在乎的样子,忍不住多提醒了一句:“裘弈,你不能一辈子都做个不懂事的孩子,有些事情,早点接触对你是件好事。”

    裘弈把文件袋夹在腋下,仿佛被听见一般打开车门,转身对林凡挥了挥手:“谢了,回头找我爷爷给你多开点工资。”

    林凡知道自己方才那一番话又白说了,下巴抿成一条冷硬的线条,假装没听见裘弈的玩笑,示意司机开车。

    裘弈拿着文件袋有节奏的拍着大腿,长舒了一口气揉了揉脖子,准备赶紧回家换掉这一身要命的西装。

    这个点一中还在上课,连带着周围街道上都没什么人,所以学校后门口那几个鬼鬼祟祟的少年就显得格外扎眼。

    裘弈眯了眯眼睛,认出其中一个就是那天奶茶店里的那个男生,李勤。他周围为几个人,胳膊上纹着各式各样的纹身,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我不是好人”的气质。

    这人无端出现在一中附近,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李勤的处分他已经从沈谭那里知道了,所以,这家伙出现在这里,除了想搞事还是想搞事。

    文鑫苑的门口,没人注意的视角里,如松柏般挺拔的少年舌头舔了舔后槽牙,露出一个笑容。

    正好,跟着裘老爷子听了几天的会,他早就烦躁的想找人活动活动筋骨了。

    但凡学校附近,一定有些场所平时没什么人,专供着一身蛮劲没处使的高中生解决私人恩怨,就是学生口中的“放学后的小树林”。

    不记得谁挑衅的抓住对方的领口,也不记得谁先挥动的拳头,这些都不重要,拳头砸在□□上实实在在的打击感,才能真正抚慰心里已经沸腾起来的热血。

    不知什么时候,几个纹身流氓已经全都趴在地上,虫子一样扭动呻/吟着,裘弈喘着粗气,活动几下脖子,随后抓住李勤的领口把他从地上拎起来。

    “还来吗?”

    李勤早就怕了这家伙,又见识了裘弈打起架来的狠劲,现在整个人都在发抖:“不,不来了,哥我们再也不来了。”

    裘弈点点头,心下失望这人也是个怂包,直接把人扔回了地上,右手手臂温热的液体蜿蜒而下,刚刚不知道被谁从后面用铁棍阴了一把,这会儿热血渐凉,一阵阵疼痛蔓延上来。

    裘弈不在乎的甩了甩手臂上的血,朝巷口走去,林凡给的那袋文件早被仍在地上踩了不知道几遍,外面的牛皮纸袋破了,裘弈弯腰捡起来,蒙尘的纸张又沾了几个血手印。

    裘弈不在意把文件扔进了垃圾桶,口袋里的手机想起来,一个陌生的号码发来信息。

    裘弈眼神变暗,这个号码他没存过,但是却早就倒背如流。

    一中的门口,裘弈双手插兜走过去的时候,宝马车里的女人早就已经等得不耐烦。

    裘弈敲了敲车窗,车窗落下来,一张精致的,带着寒气的女性的脸出现在裘弈面前。

    女人看见裘弈这幅样子,眉头紧皱:“你看看你现在想什么样子!”

    “你关心吗?”裘弈撸了一把头发:“有什么事直说吧,别耽误你和我的时间。”

    女人抿了抿唇,眯着眼睛打量了裘弈几分钟后开口:“爸爸带你出国开会去了?”

    “恩。”

    “呵,”女人冷笑了一声:“他还是真是看重你,什么好事都先想着你。”

    “他说他两个子女都不争气,所以只能指望我。”

    女人的脸色一下黑了,咬牙道:“裘弈,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

    “没忘,看到你一次就想起一次,这辈子都忘不了。”

    女人看着裘弈的脸,很英俊,却一点看不见她的影子,如果不是亲子鉴定报告上铁板钉钉的数据,她绝对不相信这是她的孩子。

    “有些事情你实在不该在我身上下功夫,做决定的从来都是爷爷,”裘弈低头和女人平视:“妈,有这个功夫不如好好哄哄爷爷,兴许他一高兴,就能给你你想要的。”

    裘云芝的表情看上去想要吃人,裘弈知道她恨他,从裘明德接走他,又准他叫自己爷爷,给他裘家内孙身份的那天,或者更早。

    裘弈直起身,转身进了学校,完全无视裘云芝想要把他千刀万剐的眼神,这眼神他看了太多遍,早就不觉得有什么了。

    走在通向高一教学楼的路上,裘弈突然站定,没有来的一阵茫然,突然不知道去哪儿,班里没人等着他,他去干嘛?

    裘弈站了半晌,拿出手机翻出课表,他记得之前陶栾希选的是物理实验课,这会儿应该再实验室。

    裘弈转身往实验楼走,他知道陶栾希这会儿未必想见他,没关系,远远看一眼也好,听听他的声音也好。

    靠在实验室外面,裘弈一开始没想要进去,巧合的是陶栾希就坐在靠门口的那张实验台,裘弈侧头,就能看见他的侧脸,听到他和魏元聊天。

    挺好。

    魏元问:“如果你遇到合适的,会试试吗?”

    陶栾希说:“应该吧!”

    这答案没什么,裘弈早就知道,他想伸手擦一下脸上的汗,却发现手臂上的伤疼的他有些眼花,刚刚通过打架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戾气这会儿又疯了一样涌了上来,裘弈咬了咬牙,转身猛地提到了门口一个凳子。

    陶栾希一懵,回头看见裘弈阴沉的脸色,心下一凉,糟了!

    这声音惊动了不少人,学生们回头看见门口站着这么一个人,惊讶中带着害怕。里面不乏有认识裘弈的,忙走过去:“你怎么了?”

    魏元也过去了,看着裘弈还在流血的手臂,急忙道:“我送你去医务室吧,你这伤要处理一下。”

    裘弈躲了一下魏元的手,眼睛盯着一个方向,声音冷冷道:“没事。”

    陶栾希坐着没动,他知道裘弈看着的是自己,如果说刚刚几分钟他还心存侥幸裘弈没听见刚刚的对话,现在裘弈看着他的眼神,已经给这件事盖棺定论。

    他听见了。

    陶栾希被那眼神勒住了喉咙,裘弈身边的人越聚越多,他充耳不闻,把十几人的实验室静默成了只有他和陶栾希两个人的空间。

    陶栾希知道这家伙在等自己,只好硬着头皮走到裘弈面前:“你……还好吗?”

    这是个废话,但凡有眼睛都能看出来裘弈现在很不好。

    裘弈没回答,转身就走了。临走前的那个眼神,就像一盆冰水泼进了陶栾希的心里。

    晚上梦中惊醒,陶栾希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脑子里全是裘弈那个眼神,暴戾中带着冰冷,可偏偏陶栾希从里面看到了一点失望。

    陶栾希开始害怕,怕那份失望指的是自己。

    裘弈又是一连好几天没有来学校,陶栾希顾不得沈谭探究的眼神,硬着头皮问出来,这家伙现在在住院。

    陶栾希没好意思问是哪个医院那间病房,除了沈谭,估计学校里没有一个人知道裘弈的私事。

    晚上,陶栾希抱着自己的枕头,盯着裘弈的微信看了半天,最后没忍住发过去一条信息。

    又是一句废话,陶栾希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不会找话题,也没指望裘弈会回信,就失望的放下手机准备睡觉。

    没一会儿,手机亮了。

    陶栾希假装自己不知道,跟着又发了一句

    套话成功,陶栾希暗自窃喜,再接再厉道:

    说到这里陶栾希基本上有数了,没说自己想过去,只叮嘱了几句好好休息就道了晚安。

    一连几天,陶栾希都计划着过去看看,知道周末真的站在医院的大门前,陶栾希在想起一个问题——我过来要说什么?

    道歉?他好像没做什么对不起裘弈的事情吧!

    和他说以后要划清距离?为这事儿巴巴跑到医院也是够绿茶了!

    那,说什么?

    陶栾希有点恨仁心的住院部管理的太好,没一会儿就让他摸到了裘弈的病房门口,但是他明明还没想好说什么啊!!!!

    陶栾希站在门口面壁,琢磨着怎么表达碰巧路过,碰巧上了楼,碰巧想起裘弈在这里住院的事情。

    “请问你找裘弈?”陶栾希正想的入神,一回头看见一个戴着眼镜的西装男人。

    林凡打量着陶栾希的装束:“你是裘弈的同学。”

    陶栾希还没琢磨明白面前这个人和裘弈的关系,讷讷的点头:“是。”

    “他就在里面。”林凡推开门:“进去吧!”

    陶栾希心里惊恐道你丫能不能不要这么客气啊!!我还没想好进去说什么啊!!!

    阻止已经太迟了,房门推开,裘弈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翻着杂志,听见有开门的动静,少年头都没抬:“跟爷爷说我没事,不用你一天三次过来问候。”

    “裘弈,你同学来了。”

    裘弈抬头,看见来的是陶栾希,瞬间愣住,陶栾希僵硬的站在病房门口,和裘弈两个人默默的互看了半晌。

    林凡把带过来的食盒放在床头,回头看着沉默相视的两个人,意味深长道:“没想到还有同学过来探你的病。”

    裘弈把视线转到林凡的脸上,从那人公事公办的脸上看到一抹讥诮。

    林凡审时度势,放下东西提醒两句裘弈按时吃药,就走了,给两个人留下说话的空间。

    陶栾希站的腿有点麻,大概是紧张,就开始没话找话:“那个什么,我正好路过。”

    裘弈也不想拆穿他仁爱和陶家隔了半个市区的距离,点点头道:“是吗?”

    “你的手……”陶栾希指了指裘弈搭着石膏的手臂。

    裘弈低头看了一眼:“骨折。”

    “哦。”陶栾希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气氛又陷入僵局。被诡异的尴尬折磨了许久之后,陶栾希破罐破摔了。

    “对不起。”

    裘弈有些茫然:“你干嘛道歉。”

    陶栾希低下头,有些烦躁:“我也不知道。”

    “……”

    “但是我感觉,你在生我的气。”

    裘弈挑眉,有些惊愕有些惊喜:“说说?”

    “你听到我和魏元说话了。”

    “听到了,从头到尾。”

    “我不是那个意思,”陶栾希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解释,索性想到什么说什么:“他那么说了,我就那么答了,纯粹顺着他的话说,就是想让他赶紧闭嘴罢了!”

    “陶栾希,”裘弈打断他:“你不用跟我解释什么,就算你真的和女生谈恋爱,我也没有权利阻止。”

    陶栾希一愣,他想说的不是这个。

    “你从来没有允诺过我什么,记得吗?”

    陶栾希更烦躁了,裘弈怎么能这么曲解他的意思?

    “你别说话!”陶栾希火气上来了,双手叉腰怒瞪着裘弈:“你丫能不能闭嘴听人把话说完?我说了我那句话不是有意的,我没有要谈恋爱,也没想过,喜欢的女生类型也是敷衍的,你怎么就是听不明白?”

    裘弈早明白了,他故意这么说的!

    陶栾希的话匣子彻底打开了,怒骂道:“不喜欢我那么说你就直接问啊,一言不发直接走掉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男人?怎么这么小肚鸡肠?在我面前说骚话的时候不是挺能的吗?家里皮鞭皮裤是不是都准备好了?你丫怎么这么——”

    “你等会,”裘弈打断他:“皮鞭皮裤,你在说什么?”

    陶栾希面色微红,低声嘟囔了几句,裘弈完全听不清。

    “你过来,到这儿来说。”

    陶栾希走到床边,被裘弈拉到身边坐下:“你说什么?”

    “就是男生和男生之间玩的那种,皮鞭,皮裤,还有要把人吊着那种……”陶栾希说不下去了,抬头瞪着裘弈:“我告诉你死裘弈,你敢这么对我我就弄死你。”

    裘弈笑了,笑得东倒西歪险些磕到了自己受伤的手臂。

    陶栾希被对方的笑声弄得脸色通红,伸手拧了一把裘弈的胳膊:“你笑屁!”

    裘弈笑出了眼泪,伸手擦了擦眼角,他没问陶栾希是从哪儿看到的这些东西,想也知道估计之前被自己吓得不轻,回头自己偷摸查过,胡乱搜索不知道在哪儿看见了什么不好的东西被吓了个半死,把裘弈当成了洪水猛兽防着。

    裘弈拉着陶栾希的手放在自己胸口,温柔又郑重:“我发誓,绝对不会那么对你!”

    布料之下的皮肤温暖带着生机,还能隐隐感受到皮肉下心脏的跳动声,让陶栾希最近一直胡思乱想的大脑安静下来。

    “我没打算找女朋友的。”陶栾希低着头,声音像是抱怨,像是委屈。

    “我知道。”

    “以后,有什么事,你要是想知道直接问好就好,别那样了。”

    “好,以后我的事,你也可以随时问。”

    话说到这里,算是冰释前嫌,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度到达历史新高,陶栾希暗暗叹气,这保持距离的计划算是彻底失败了。

    “陶栾希。”

    陶栾希还没来得及抬头,原本拉着自己的那只手不知什么时候揽住了自己的胳膊把他带着往裘弈身边送,一个湿热的吻印在额头上。

    陶栾希十六岁的生命中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事情,眼神讷讷的盯着裘弈的领口,不知该作何反应。

    “你刚刚说我什么都可以问,那我就问了。”

    清朗磁性的声音因为离得太近,在陶栾希的鼓膜上引起一阵轻轻的震动,大掌拖着他的下巴慢慢往上抬,陶栾希的视线顺着领口一路向上,撞上一对温柔的眉眼。

    “之前的不作数,现在我想问问,我能追你吗?”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