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我总是拿到假剧本[校园] > 第 16 章

第 16 章

作者:风歌且行
    傅栖言的话音落下之后,主任室沉寂了片刻,期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赵一帆最先忍不住,诧异的扬眉,满脸的不相信,“你们真的……逃课去练瑜伽?”

    顾简舟摸了摸鼻尖,“老师,这事能不能别说出去?”

    赵一帆点头,装模作样的安慰起来,“没事,男生练瑜伽又没什么,毕竟都是强身健体的东西。”

    “他们说谎!”倒霉蛋实在憋不住了,指着陆晚大叫起来,“你为什么帮他们说话?!你当时还被威胁站在墙边你忘了吗!告诉老师实话啊!”

    陆晚拧起两条眉毛,语气不满,“你叫什么叫,我说了没有就是没有。”

    李主任忙制止,“你老实点,这里不是你能大喊大叫的地方!”

    赵一帆也接话道,“主任,要是没有什么问题,就让陆晚先回教室吧,毕竟这事跟她也没什么关系。”

    李主任立即批准,“行,快回去吧。”

    陆晚应了一声,转身前鬼使神差的看向傅栖言,不期然撞上他的视线,只有一瞬的停顿,陆晚就别过脸离开。傅栖言的目光却一直追着她的背影,直到她出门。

    刚关上门,陆晚就看见脚步匆匆的徐梓雯走来,思及之前她的话,陆晚的脸色也冷了下来,完全卸下了和善,甚至不想多看她一眼。

    徐梓雯却拦住她的去路,匆忙问道,“你来干什么?”

    陆晚眉尾一挑,“我为什么告诉你?”

    徐梓雯眸光微转,立即就想明白缘由,倏尔将眉毛皱起,“上周四的下午,你也去了器材室?”

    陆晚虽然在心里疑惑她是怎么猜出来的,但面上仍装得倨傲,“关你什么事?”

    骄纵的神情让她立即端起了大小姐的范,此前的陆晚笑得温和,说话也没有任何架子,仿佛跟谁都能好好相处。但当她微微抬起下巴,话中都是不屑的时候,又让人感觉十分不近人情。

    徐梓雯显然应付不了这样的陆晚,声音里含着着急,“你、你在主任室里说了什么?”

    陆晚漫不经心,“老师问了,我当然实话实说。”

    徐梓雯见状,便打算不再跟她多说,错身想要进主任室,却被陆晚一把拽住。

    虽然她不知道徐梓雯怎么会知道这些事的,但是要是让徐梓雯冒然进去只怕会坏事,哪怕她是想帮傅栖言。刚才她已经说了傅栖言等人在器材室练瑜伽,如果李主任问徐梓雯相同的问题,她再编出个打太极什么的。

    那明天a市头条新闻大概是:震惊!揭露你不为人知的荆南学院,大小伙逃课去器材室一边背书一边练瑜伽一边打太极?

    况且这样只会徒增主任对傅栖言的怀疑。

    徐梓雯被拦住之后生气的一把甩开她的手,“你拦着我干什么?”

    “你进去有什么用?”陆晚反问。

    “反正比你有用。”徐梓雯仿佛在为傅栖言打抱不平,“傅栖言做的这些事情都是为了喻栩文,你根本就不知道,却还是瞎掺和,能不能让远点?!”

    “不知道的人是你吧?”陆晚上前两步,凑近她低声道,“你那天下午进器材室了吗?”

    徐梓雯听她的话,神色一僵,一时间没回答上来。

    “你当然没进去,”陆晚的声音越来越低,夹着冰碴儿一样,“因为我一直在器材室里,直到傅栖言走了我才离开,你又拿什么进去给傅栖言作伪证?李主任要是问你那天下午看到傅栖言等人在器材室干什么,你的回答能保证跟傅栖言一样?”

    “你要是想给傅栖言帮倒忙,就尽管去。”陆晚说完,就与她擦肩而过,连电梯都不等,直接从楼梯下了楼。

    她也没有回头看,不知道徐梓雯究竟有没有把她的话听进去。不过跟徐梓雯交谈这一番,让她肯定了两点。

    其一,是徐梓雯必定也有像剧本那样的东西,能够让她提前知道些什么,就像周四下午的器材室里明明没有她,她却知道傅栖言在里面做了什么,这次的问话也没有她,她却能够准确的找来,显然她是知道前因后果,甚至关于喻栩文的事也知道不少。

    其二,就是她对傅栖言有着十分明显的非分之想,通过前几次的行为也能看得出苗头。

    陆晚在回教室的路上,下意识摸了摸兜里装的剧本,暗想如果真的存在剧本里所出现的女主角,那人会不会是徐梓雯?那么男主角又是谁?她自己又扮演了个什么角色?

    陆晚抱着问题回了教室,回去的时候教室还在自习,何静巧坐在讲台上,教室里一片安静。

    她悄悄摸出剧本,翻开来一看,就见上面的字又更新了,排在第一行的竟跟往常都不一样,字体是刺目的红色。

    陆晚的心咯噔一响,仔细一看,就见上面写着:告诉全校,喻栩文没有错。

    等等,喻栩文有没有错,跟她有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要她告诉全校?

    陆晚没由来觉得生气,用指头狠狠戳了戳剧本: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赶紧把任务改了,不然垃圾桶就是你最后的归宿!

    她合上剧本拿出了习题,下意识就开始刷题。刚拿起笔,就感觉到口袋里手机有震动,陆晚拿出来一看,就见有个人发来了微信。

    傅栖言的朋友:今天多谢你在主任室说的话,没想到那小王八把你给牵扯进来了,我当时都吓一跳呢,幸好你没说,谢谢啦!

    陆晚看着备注,才想起来这人是那天在器材室问她要微信的男生,本来说回去就要删掉的,但是给忘了。

    但是人家既然发消息来了,陆晚也不好装没看见,就回道:没事,我相信你们。

    那边回复很快:这次你真是帮了我们大忙,我请你恰饭吧。

    陆晚回复的更快:不用,也不是在帮你。

    那边停了一会儿,似乎受了打击,发来一朵枯萎的玫瑰花。

    陆晚拧起眉头,转手就想把他拉黑,但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又切回聊天框,回道:周四下午,在我之前是不是也有人去过器材室?

    傅栖言的朋友:是有,十七班的徐梓雯,一直跟在许玫身后的那个女生,但是她来器材室的时候只在外面转了一圈,可能是没推开器材室的门就以为里面没人,所以又走了,然后你就来了。

    biu:没推开门?

    傅栖言的朋友:是啊,说来也奇怪,当时言哥进门的时候就反手挂了锁,所以徐梓雯没能进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一推门就开了……

    biu:?不要说的那么诡异。

    傅栖言的朋友:(憨笑)可能是期间有谁出去过,把锁打开了吧。

    陆晚看着聊天信息沉默了一会儿,觉得各种不对劲,剧本再拿出来,上面还是那行字没有分毫的改变。

    一整个上午,陆晚都心事重重,但是麻烦事却不止这些。

    她跟沈棉棉在不同教学楼上课,但每天中午都要在一起吃饭,约定地点在两栋楼中间的c2楼。只是今天却没等到沈棉棉。陆晚等了几分钟,就拿出手机给她打电话。

    连续打了三个她都没接,陆晚立即意识到沈棉棉肯定是出什么事了,平常都是秒接电话的。她当下动身,往c2楼走,期间一直试图通电话。

    连续打了几个都没应答,陆晚加快了脚步,匆匆忙忙的赶到十七班时,却发现教室门口堆聚了不少人,伸长了脖子似乎在看里面的热闹。

    陆晚往前走两步,就听见了沈棉棉的怒吼声,她眼皮一跳立马拨开人群冲了进去。

    偌大的教室里只站着几个人,桌子和凳子被掀翻一片,书本洒落在地上,一片狼藉。

    沈棉棉像一只愤怒的小狮子,两只利爪狠狠抓牢了许玫的头,疯狂摇晃,“你他妈刚才说什么!有本事再说一遍?!”

    许玫尖声惨叫,“放开,这是我新做的头发!”

    场面一时无比混乱,陆晚对与许玫这种就算是被人薅着头也依然在意自己发型的人表示敬佩。

    徐梓雯无措的站在不远处,面上虽然是很担心的表情,但却始终站在沈棉棉和许玫肢体纠缠时能触及的范围之外。陆晚还发现两个女生中间还站着一个男生,正费力的想把两人分开。

    显然他心有余而力不足。

    陆晚大步走进去,喊道,“沈棉棉,你在干什么!”

    男生先听见陆晚的声音,转头看来。陆晚诧异的看着他,“顾简舟?你怎么在这里?”

    顾简舟对两个打起架来的女生束手无策,额头急出了细密的汗珠,连忙喊陆晚,“陆同学,快来帮帮忙,先把她俩拉开。”

    陆晚二话不说撸起袖子,上前就给许玫的头来了一巴掌。一般的劝架方式往往是没用的,但是如果有外人加入战斗中,被两人同时针对的那个人会立马选择后退,毕竟本能驱使。

    许玫挨了陆晚一巴掌之后,迅速撤手往后退,害怕陆晚和沈棉棉一起揍她。

    陆晚顺势把沈棉棉的手一拉,两个人就此分开了。

    沈棉棉气得满脸通红,头发都乱成鸡窝,指着许玫骂道,“今天要不是在学校,我非得把你脸上的肉打瘦一圈!”

    许玫也不甘示弱,“沈棉棉,你以为我怕你吗?!咱们走着瞧!”

    她见陆晚来了,就不敢在跟沈棉棉争执下去,什么东西也没拿就愤然离开教室,徐梓雯见状连忙跟出去。

    顾简舟这次来明显是找许玫的,不放心似的看了沈棉棉几眼后,也跟着离开。

    陆晚见她们溜了,这才放缓了声音问,“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还打起来了?”

    沈棉棉气得不轻,全身都在微微发抖,几次想开口说话,音都是颤抖的。

    陆晚顺了顺她的后背,“不着急,你先坐下。”

    她在一片东倒西歪的课桌捡起一个凳子摆正,让沈棉棉坐下。

    沈棉棉一直用深呼吸平复心情,门口的人渐渐散去之后,她的语气才稍微正常了些,沉声道,“喻栩文要出大事了。”

    陆晚当即怔住。

    又是喻栩文?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