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滚堂案 > 44、

44、

作者:莱芜坡散人1
    县太爷往前,其他人就自动往后,所以县太爷过去的非常顺利。县太爷也是用布子捂着嘴巴和鼻子过来的,像是受了风寒。不过,县太爷看见秀姑的第一眼,也是瞪大了眼睛,控制不住地说:“奇了!怪了!……唉,想不到世上竟然真有这样漂亮的女子,怪不得姚大狂士会这样奋不顾身!”

    奇就奇在秀姑竟然栩栩如生,特别是在入殓的时候被精心打扮,秀姑越发显得光彩照人,胜似仙女,让人不能移目!

    县太爷虽然早已见过秀姑三次了,但印象一般,甚至县太爷没曾正眼看一看秀姑;想来也是,因为前几次见到秀姑的时候,见到的形象都是蓬头垢面,白素花特意给秀姑掩饰打扮,掩盖了她的真面貌,县太爷不厌恶就不错了,哪有心思仔细去看?但现在的秀姑已经露出真面目,真有沉鱼落雁,羞花闭月之貌,县太爷也是凡夫俗子,怎能不扼腕叹息?

    “女儿呀!”张昆山大叫一声,瘫坐在地上。别人是在夸女儿漂亮吗?还是在为秀姑叹息?不管怎么样,在张昆山的心里,都是彻骨的疼痛,一辈子也不会疼完。

    姚大狂士到他家里的时候,张昆山确实恨透了他。但是,姚大狂士哭诉了要为秀姑报仇的心情,张昆山就心动了;张昆山说道:“人都已经死了,也怪不得别人,死了怨她命短,你就不要再提了,我不想让自己一辈子活在痛苦里。”

    时间可以冲淡一切,但姚大狂士的话彻底让张昆山激动了!姚大狂士流着泪说:“秀姑不是自杀的,我敢肯定!她三次上堂,那样恶劣的环境,都没有寻短见的心思,怎么会在突然之间想自杀呢?”

    其实张昆山也这样的怀疑,但他不敢想,所以每每想起秀姑的时候,总会强迫自己不再去想。秀姑会不会是被人害死的?这一次终于让姚大狂士触动了自己的底线,他不得不再一次想起第一次验尸的经过,对姚大狂士说:“秀姑已经验过尸了,你又怎么敢保证是非正常死亡?”

    是啊!验尸都找不出破绽来,你凭嘴一说,就能这样准确?姚大狂士扭曲着嘴巴,对张昆山说:“您应该相信我,因为周围的人都知道,姚大狂士是不容易被骗倒的!秀姑下葬的时候,我就在刘家坟地里躲着,因为我不相信秀姑就这样离开了!”

    姚大狂士当然有别的秘密,因为他觉得已经给秀姑以强大的心理支撑,他姚大狂士一定想办法和秀姑重修旧好,永结同心!这一点,秀姑坚信不疑,她一直忍辱负重,等待着姚大狂士把自己救出去,秀姑这样聪明美丽的绝世女子,又怎么会突然自杀呢?

    “啊?!”张昆山不由得惊呼一声,因为就是在白天,一个人也不敢在阴森可怕的坟地里呆着,何况还是夜晚,又是在他敌人的坟地!姚大狂士说:“那天晚上,我一直在那里陪着秀姑,到黎明才回家;因为我不想让秀姑孤零零的睡在那里。”

    姚大狂士确实没有撒谎,他在那里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离开,因为他不相信秀姑就这样死了。当然,在刘顺同的家里,他就想去看个究竟,但他也知道,那不是他能去的地方;他不敢保证,万一要是被刘家庄人发现,自己会不会被众人打死;因为他知道,刘家庄的人恨透了他,特别在这个节骨眼上!

    就是在那天夜晚,他也不是没有危险;他藏在刘家祖坟远远观望,但也有人往刘家祖坟靠近;不过幸好他们没有进刘家祖坟,他们是到这边小便的,不会离刘家祖坟太近,那里太阴,所以才没有人敢靠近。那个晚上,坟地里的叫声也是他发出的,因为他需要散发悲伤,加上他已经算出,没有人敢去坟地探个究竟,于是发出鬼哭狼嚎的声音,让听见的人误以为真的有鬼。

    在秀姑的坟前,姚大狂士没有发现什么,事实上他也知道,在这里他找不到一点线索,他只是为了祭奠一番,和秀姑说说话而已。姚大狂士也是有心人,带去了大包的纸钱,慢慢给秀姑烧了,絮絮叨叨不停的说话,直到不能不离开的时候。

    但是,秀姑的死始终是他的一个心结,念念不忘。他在苦思冥想,秀姑是怎么死的?他认定是刘家害死了秀姑,但刘家是怎么把秀姑害死的?他却找不到答案。所以就是给他一万个理由解释,他也不相信秀姑是自杀的!

    他派出人四处打听,因为秀姑的死已经是一个轰动八方的大事,人人都在议论。从打探来的消息,姚大狂士更坚信秀姑不是自杀,因为他听说了,三月初二,也就是秀姑临死的这天,秀姑还嚷着要回娘家,并且和白素花大吵了一顿。况且,差不多有一半的人都在怀疑,秀姑是不是自寻短见?

    但是大家又不能解释,那天仵作已经对秀姑验尸了,为什么秀姑却真的是自杀?因为在秀姑的身上,实在是找不到他杀的迹象,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自杀!

    他曾设计了很多秀姑被害的场面,但很快又被他一一推翻,因为假设都是靠不住的,任何做法都会留下痕迹。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秀姑要是早就死了,然后再做出上吊自杀的假象,那么就不容易看出来,因为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所以假象有可能掩盖一切!

    唯一的可能,就是刘家害秀姑的时候,让秀姑服毒!姚大狂士想到,手下人曾提起不久前刘家到王家庄买过砒霜,说是药老鼠,会不会……姚大狂士想到这里,身上就觉得凉飕飕的:一定是这样!直接把秀姑吊起来,秀姑有可能会挣扎,也可能会留下破绽!所以刘家人就给秀姑服毒,让秀姑死后再做出上吊自杀的假象!

    一旦相信了秀姑被自杀,而且相信是毒杀,姚大狂士就想尽一切办法为秀姑报仇,当然更重要的是为自己除掉隐患,因为他已经听说,刘家庄一直把他视为最大的仇人,不斗倒他就绝不会放手;所以姚大狂士就不顾张昆山对他的愤恨,冒着危险来到张昆山的家里,最终和张昆山结盟。

    姚大狂士说完自己的怀疑和推测,张昆山觉得很有道理,他也不相信秀姑就这么容易去自杀。但是他也顾虑重重,假如姚大狂士的判断有误,岂不是让他再一次去丢人现眼?姚大狂士说:“难道我们就让秀姑蒙受这不白之冤?秀姑死也不会瞑目的!”

    张昆山还是有点犹豫,他从来也没有和官老爷打过交道;姚大狂士流着眼泪说:“您老人家放心,我会全力支持您的,所有的费用你都不要担心,为了给秀姑报仇,我全部都包了!而且对于告状我也明白,如何进行我会帮你的!”

    如今,秀姑又一次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张昆山实在受不了,所以就嚎啕大哭。张昆山哭得非常凄惨,县太爷听不下去,对张昆山说:“你是来干什么的?不要再这样!”张昆山吓的立时止住声音,但还是抽泣。

    照例的验尸,但是多了服毒这一项,因为张昆山说的就是怀疑秀姑被毒杀,然后再做出上吊自杀的假象,所以是否毒杀就成了重点。姚大狂士很重视这一点,所以姚二狂士就专门的帮他监视,以防刘家庄的人阻拦或作假;就是县太爷搞突然袭击,也是姚大狂士亲自拜见县太爷请求的,目的就是瞒住白振羽,来了个突然袭击,以免验尸之前不至于让白振羽提前动了手脚。

    这时的旁观者早已被众衙役挡出一段距离。这次不同的是来了两个仵作,当然是力求验尸准确。二人围着秀姑的尸体,都是手拿一根长长的银针,在秀姑的身上刺探一番。有人就受不了,说道:“这样的美人,人都死了,还要受这样的罪,真是死也不得安宁!”

    两个仵作全神贯注,不理会周围的声音,好一会儿才停下来,然后交换了一下意见,最后对县太爷说:“老爷,从身体的观察,气味等的鉴别,还有毒药的检测,没有服毒的迹象,符合自杀的特征,请老爷移步自行界定。”

    这是验尸的步骤,最后都要经过县太爷的鉴定。县太爷也是一个行家,他毕竟是见多识广,早就看出银针没有变色,不可能是服毒;在仔细观察以后,确认无疑,县太爷说道:“既然不是他杀,更不是毒杀,就可以结案了。”

    这样的结局不能让姚二狂士满意,因为姚大狂士说过,这是很有把握的一个案子,刘家跑不了干系。姚二狂士急了,对张昆山说:“难道就这样算了吗?大哥说过,刘家太狡猾,他们诡计多端!他们可能有另一种害人的方式,就是还有可能是雇凶杀人!”

    姚二狂士本来不想说,因为他并没有刘家雇人害死秀姑的证据,只是听姚大狂士说过也有这种可能。白振羽心里“咯噔”一声:连我们都没有看到秀姑是怎么死的,你们又是怎么猜测的?但是,这时候再不回应,就说明自己胆怯了,于是白振羽冲上前去,抓住姚二狂士吼道:“混蛋!事实俱在,竟敢血口喷人!”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