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毒医人 > 第十九章 压抑

第十九章 压抑

作者:阴阳气
    似乎是看到了覃无难看的脸色,在一旁的林伯顿了一顿,轻轻地说了一句,“他已经很久不出门了。”也没有回头,就直接走进了自己的厢房。

    一边覃无听到这个说法也是略微松了一口气,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收敛,虽然没有见过实效,却并不妨碍他担心,同时也开始暗暗警醒,不能仗着所谓的不死之身肆意妄为。只是一个大魔法师就有这种神奇的能力,更何况是那些传说中的什么神灵之类的,肯定是无法影响到现实生活的,但这人怕是会被封号了。

    当然,也有些震惊这林伯的话语中透露的信息,看上去就连魔法大师这老人也认识啊,别的不说,认识魔法大师的怕不是实力也在同一层次上了。不过也可能只是来这儿的次数多了,从而清楚情况了,对这林伯的实力判断应该也只是比自己高,却没高到哪里去,虽然判断不出来是什么职业,但也明白不管什么职业老了的发挥就不会有那么好了,年纪对能力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如果真的很强就能够抑制年纪对能力的影响,而看看他外在的表现,显然不在这一列。

    看了看小二为自己准备的厢房,覃无倒是没有什么洁癖之类的,虽然这房子不算多干净,但也没有多脏了,毕竟这厢房也不止住自己一个人,还有俩护卫要在这里打地铺呢。这都还算好的,就这间客栈,今晚在大堂打地铺的和睡柴房的应该也有很多人了。

    毕竟店小容不下这么多客人,其实也可以去其他的地方找住房的,但是这些人都属于被雇佣的,也有签了卖身契的,自然是要听雇主吩咐。不过野外都住了几天了,有个地铺也还是比较满足的。

    大略的扫了一眼,覃无没有什么意见就退了出来。

    他还想要去街上多走动一下呢,虽然无法和别人交流什么,但是走动确实是最为了了解一下这城里的情况。一开始听到那个故事的时候覃无还是很震惊的,虽然当时他表现得很平静,心里确实是翻起了滔天巨浪,因为这个故事所透露的事情不只是两个人的冲突那么简单。

    覃无至少了解到,这游戏的戾气还是很严重的,一个魔法师究竟因为什么灭了一个魔法学徒的全家,这其中有什么隐情?若只是单纯的那魔法师是个疯子倒没有什么,但这其中明显还涉及了其他的事情,比如那魔法师可能是为了什么宝物之类的,有着利益纠葛,最终上升至仇恨。而不管什么情况对于覃无的冲击都是很大的,在他这样二十三世纪的好青年眼里,任何事情都不能作为危害他人生命安全的理由,又何谈于灭人全家,即使这只是一个游戏,也不是这种事情发生的理由。

    可能是他的神经太过脆弱,对于这种只是背景板的故事都有一些感到悲哀,但也不知道如何去排解了,也只能出门好好呼吸一下。

    突然回想,那位魔法大师可能也只是不想这些人在大街上起冲突才下的语言禁令吧?毕竟一个眼神就能打起来确实是不容易的。而且并没有放出大规模的静音术法,其实这禁令也没有那么严格吧?或者是魔力不足?

    这些东西本身都没有意义,但这并不妨碍覃无用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也不可能真的去违反这种不成文的规定,他还是比较珍惜这次游戏机会的。

    就这样慢悠悠的从街头走到街尾,没有人和他打招呼,即使是这条街上并不少出门卖货的商贩,衣食之物都有,却没有一个人吆喝。所以每一家的生意都不是很好,至少和之前的燕琳浩特比起来差了很多,当然,比起现实生活中的空无一人的大街小巷好了很多。

    当然,没有吆喝并不代表没有交流,至少在交易当中还是会有讨价还价的,不至于像想象中的衣袖之下你来我往,还是会张嘴的,只是并没有那么激烈罢了,至少还没有争得面红耳赤。

    覃无也明白,至少这城里还有一个魔法大师,中央的塔就是魔法塔,这东西普通魔法师可是不可能用得起的。

    就这样待了一会儿,覃无不是没想过继续在这里,毕竟就这样呆着感觉确实不错,然而天快黑了,别的不说,该休息还是要休息的,更何况可能还不止这一点事。

    “小友,回来了?”很明显看见一个老者坐在茶桌边上,手里还轻轻的抚摸着刻着花纹的小茶杯,非常喜爱,但是看到了覃无就立马放下了,眼中露出更加喜爱的光芒。像是看到了什么稀世奇珍。

    果然,覃无一回来就看见林伯在自己的厢房里等自己,这一路上虽然是被半强制的,但这商队的人对自己也算照顾,一路上的多番照料,还是要念这一份情的。

    “老先生有什么事吗?”虽然覃无知道他会来说一些事,但具体什么事情覃无也不好做决断,只能大概判断是要把自己赶走了,毕竟不可能一直像这样好吃好喝供着自己,啥贡献都不做确实是过分了。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来问问你这几天过的怎么样,我们有没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你都可以提出来,我们都好商量。”林伯倒是没有像覃无想的那样,而是一脸笑意的说着覃无意想不到的事。

    “都很好,没有什么,你们很周到,都做得很好了。”覃无是真的觉得他们做的非常好了,甚至让他感觉很愧疚了,就比如说他能睡床,而那些护卫却只能睡地上,他就真的很过意不去,即使他们没有异议,但这也足以让覃无无地自容。

    “嗯,你满意就行,”林伯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们能做到的最好了,再要求什么他也做不到了,之前也只是客套一句而已。要是覃无继续提出要求,那只会很尴尬,覃无在林伯心中的形象也会变得很差了。

    “多谢林伯照顾,”既然接受了别人的照顾,应有的道谢还是要做全的。

    “照顾什么呀?对我们这些人来说都是最不需要的世俗之事。”林伯只是摆了摆手,这点小事真的不足挂齿。

    覃无只能沉默以对,对他来说,这些照顾没有林伯说的那么简单,对于这种修行者的特权再一次无言以对。

    “好吧,你先休息吧,好好休整吧,我们明天也要上路的。”林伯理所应当地说。

    “哦?这样吗?”覃无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形自己应该怎么回话。

    “你想留在这?”这回倒是轮到林伯诧异了,也没有继续试探,而是转了口风。

    “没有,一起走吧,”覃无也没有留在这里的想法,但是在之前也是听出来了这林伯的意思,不出意外似乎有一点招揽的意味,可是作为一名玩家,几乎注定漂泊,说不定还要经常离开,这种为某个势力效力的路子没有那么好走。

    “那就一起吧,我们也托你多照料,”林伯似乎很喜欢抬着覃无。

    “林伯费心了,”覃无反施了一礼。

    林伯没有答话,而是直接就走出了厢房,他看得出来,覃无不接受他的招揽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他自己不想接受而已,其他的理由都是一种掩饰而已,何况他也没有说出来,这种事情也不用说,找理由谁都能找很多。他还不至于非要招一个人,也不至于因为被拒绝而恼怒,当然,能招到这样的职业者自然是好的。

    覃无倒是暗自思量,看来开始的嘘寒问暖是一种对覃无不是讨论他们是否做的好,而是想说我们对你不赖吧?

    也没有继续考虑这样的事情,继续纠结确实没有什么好处,只会让自己徒增烦恼。倒是对自己这一层修行者的身份有了更高的评价,就这一层身份就能让他花这么大的功夫来招揽确实是很让人深思。

    今夜注定无眠,至少对于覃无来说是很难睡着了,他始终在想关于那个一言不合的便杀人全家的故事,这种在几个世纪以前都不会出现的离奇故事。虽然真实性无法考证,但是被所有人口口传颂就意味着这个游戏里的nc大多认可这样的事,这是覃无无法想象也无法理解的。

    本来对于所谓的奴隶制度之类的覃无就已经觉得很让人无奈了,但这毕竟是历史的选择,出现也无可厚非,最终也一定会走向消亡,也没有什么。

    一时间他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他很想压下自己心中的思绪,希望能自己压制住这无法理解的悲凉感,却始终做不到。他始终感觉很压抑,就好像有一块石头在心头。他总是想,只要适应了就好了吧?只要习惯了就不会感觉别扭了吧?这只是游戏城市的小背景,只具有参考价值,只是几个数据而已,游戏公司随便写的,覃无如是安慰自己。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