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万世之侠 > 一二九章 斩将

一二九章 斩将

作者:轻歌若有无
    少年皇帝的话,让在场众人也不由得都新生羡慕,这赐酒赏袍乃是华汉国,对于出征武将的最高赏赐。

    以往按照祖制,这边陲如果有震动社稷的大战,京都的主帅出征之时,皇上就要赐酒赏袍作为嘉奖,更是对马上要浴血杀敌武将的祝福和鼓励。

    此时此刻皇上用这种礼仪对待这个少年,自然是把他当成了护卫社稷的功臣良将,把天下安危托付给此人的意思,此等殊荣寻常武将一生之中也难得一见。

    周雄起青壮年纪之时,乃是这华汉国的军中战神,统帅千军万马,自然是得到过老皇帝的赐酒赏袍。

    此时见少年皇帝如此看中这个少年,心里也是一阵的恍惚,就像是梦回吹角连营。那些陈年旧事里的金戈铁马,都浮现在脑海。

    许飞并不知道这赐酒赏袍是如此殊荣,但也明白这是当今圣上给自己的鼓励和期待。立刻翻身下马等待内侍官给予赏赐。

    不多时只见内侍官用檀香木盘托出来一件绿色锦袍,颜色翠绿,十分的醒目,这战袍乃是武将用来遮掩盔甲的反光之用,略有保暖驱寒之功效,现在这皇家赏赐更多的都是一种肯定,一种身份的象征。

    这许飞伸手接了,立刻将这战袍穿在身上,竟然是十分合体,这皇家体面真是了不得,出行的仪仗所带之物面面俱到,光是这赏赐的锦袍各种尺码的就林林总总不知多少。

    经办此事的内侍官也是老成练达,用眼睛看了看许飞的身高体态,就选了一件十分合体的端了出来。

    这许飞将自己的如意神兵一节向身上一附,只见这如意神兵迎风伸展,贴身游走,在众人惊呼中幻化成金光闪闪的一身宝铠,此如意神兵变化莫测,随心所欲,不由得众人惊讶。

    这许飞立刻穿上这件翠绿色的战袍,迎风一站,被烈烈北风吹动袍角,战袍紧紧的贴在身上显露出一身强悍的体态。真是威风凛凛,相貌堂堂。

    那少年皇帝见了心中更是欢喜,说了一声:“赐酒”,内侍官便端了一个华美的酒樽上前来。

    华汉国皇室嗜爱黄酒,此酒需要热饮方才顺喉暖心,这酒端上来之时还有些热气升腾。

    却见许飞说道:“酒且斟下,某去便来。”提刀上马,直奔华熊。

    周雄起略一挥手,演武场上所有的战鼓一起擂响了起来。鼓声隆隆犹如滚滚春雷,金戈铁马之声顿起。

    在场的文臣武将凝神观瞧,见这少年不知是不是这白马映射,整个人仿佛笼罩在一层淡淡的光芒之中。

    此时天地之间有了异象,忽有冬雾升腾,被烈烈北风吹动。

    只见云雾之中,隐隐有一大将,绿袍金铠,提青龙刀,骑了神马,真乃是天神相仿。

    那华熊本来气焰嚣张,听了这少年的话,更是气的三尸神暴跳,五灵豪气飞空,见这少年催马向前,当即也催动战马迎了上去。

    这二人就在这隆隆的战鼓声中越冲越近。

    越靠近这华熊越是惊诧不已,此少年明明自己未曾谋面,但不知道怎么看了这手中的兵刃,再看了这身上穿得翠绿锦袍,恍惚了起来。

    就好像是遇到了冥冥中的天敌,有一种莫名的恐惧生出。

    而华熊坐下的青鬃兽本来是万里挑一的宝马良驹,寻常战马见了都是莫撄其锋,躲避不及。可是见到这巨大神异的白马,却像是臣子见了圣上,兵卒见了将军一般畏畏缩缩,瑟瑟发抖。

    旁边被抬下去医治的关坪,也在观看场内的比试,见了这个少年手中的兵器,身上的战袍,不由得心中生出一种异样,竟然觉得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少年,和自己的义父五虎上将关宇颇有相像之处。

    但是哪里相像,因何想像却又说不清道不明,但感觉上就像是看到了义父亲自出马临敌一般。

    许飞手中的如意神兵已经幻化成一柄青龙偃月刀,此兵刃又名冷艳锯,和关坪使用的神龙升天刀一样也是刀头两面开刃,且刀头更长。

    二马对行越冲越近,许飞大喝一声,手中的青龙偃月刀高高举起。

    在这刀势之下华熊浑身感到莫名其妙的毛骨悚然,还感觉到胯下的青鬃兽在对方神马的威势下,居然也开始微微发抖。

    本来董不凡嘱咐自己只守不攻撑过三招,颇不以为然,但此时的感觉告诉华熊,只守不攻尚且难以保命。

    故见对方大刀举起,立刻就要劈下,赶忙将手中的合扇板门刀用了一个“撒花盖顶”,以攻为守,先行将对方青龙偃月刀的来势封住。

    此招看起来是抢攻对方,实际上只对兵器不对人,纯粹为了封住对方大刀下劈的来势。

    哪里知道,随着许飞的一声大喝,青龙偃月刀竟然无视自己迎在刀前的重重刀影,还是毫无花哨的一刀猛劈了下来,招数也是朴实无华的“力劈华山。”

    华熊两膀运足了气力,全力封对手这一刀,这华熊膂力惊人,有自信封住任何武将的全力一击。

    可是这把青龙偃月刀就好像是带有无穷无尽的巨力,凛然神威,这一刀劈下,自己只觉得像是合扇板门刀封住了一座大山。眼看就要被压垮碾碎。

    急忙将刀向侧面发力,勉勉强强将这青龙偃月刀推开半尺。

    只听得“嚓”的一声轻响,华熊的黄金狮子盔左边护耳甲片不翼而飞,左侧宝铠的护甲裙被一刀削去,险一险自己的左脸左腿就被这少年一刀砍下。

    尤其这刀削宝铠的声音居然如此之轻,像是毫无阻碍就能切金断玉一般。

    华熊心中一紧,这一个回合自己就盔歪甲斜,侥幸逃脱了性命,哪里还敢轻敌怠慢。

    二人战马圈回,那许飞的神马风驰电掣直冲华熊,奔跑之时声息皆无,就像是梦幻中飞进的掠影一般。

    华熊刚刚圈回马头,这许飞的神马竟然已经到了跟前,这武将对敌,都是人借马力,靠着战马的冲击之力道,兵器出手才能势大力沉。

    但对方的神马速度太快,自己原地未动,对方却已经近身。

    华熊看清楚这许飞从右侧冲来,立刻侧扭身,将合扇板门刀调整到最适合发力的状态,等着青龙偃月刀刀势辨明,便全力迎击。

    可是对方神马明明在右侧冲来,一瞬间就已经滑到了左侧,而自己的发力姿势和兵刃的位置,都是为了应付右侧之敌,一时手忙脚乱。

    就在华熊慌乱间,许飞大喝一声,青龙偃月刀如闪电迅雷一般斜劈了下来,直取敌人的肩肋。

    华熊再想躲避招架已经全然来不及,对方的神马之灵异,刀势之迅捷,力道之猛烈都是平生未见。

    百忙之中用了一个自己压箱底的保命绝招,手猛力一扯丝缰,身子向右猛力倾倒,右腿摘镫,身子趴在青鬃兽的左侧,而这青鬃兽心领神会,身子直接向右侧躺倒。

    华熊人马俱都趴在地上,这一刀堪堪避过。

    许飞一刀走空,向前只行了不到两丈,那胯下的神马心意相通,如同旋风惊鸿一般已经极速转过马头,又冲向华熊。

    而这华熊尚未起身,在地上刚一抬头,就只看见一道白光飞至,自己的视野便犹如腾云驾雾直飞上天。

    却是被许飞用了一招“温酒斩将”,一刀将其头颅砍下!

    这战鼓声犹如天摧地塌,岳撼山崩,只见血柱冲天而起,三招便斩了这华熊首级!

    许飞拨转马头,空中接住首级,回归高台之下。

    提华熊之头,掷于地上。

    其酒尚温!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