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太子爷的鬼迷心窍 > 第322章 无耻狡辩(2)

第322章 无耻狡辩(2)

作者:妖殊
    太子爷心狠手辣,也是见不得人在自己面前嚣张的,但是从小的环境使然,他更喜欢来暗的,就如他这个人一般,面上悲天悯人,宛若神佛悲悯,可暗地里杀人不眨眼。

    他总喜欢把好的一面展现出来,而把不好的一面放在暗处,明面上和和气气,暗地里你死我活,这才是阴谋诡计的正确方式。

    但沈侯爷不是啊,他很少讲道理,一般讲道理的时候,他不一定好相处,句句怼到你怀疑人生,而若是他不讲道理的时候,那是九头牛都拉不住的。

    而今天侯爷去跟人讲道理,心情不好,还罕见的带了兵器,这场面,确实不太好拉啊。

    太子爷想起之前侯爷看他的眼神,好多次太子爷都觉得侯爷会打他,但没下手。

    若是这一次他阻止了侯爷给女儿出气,想想上次霍长风打他的架势,罢了,他还是在这里陪太子妃喝茶吧,安全。

    衙门里,气氛确实不太好,而这一切的源头,主要来自于沈侯爷。

    那黑得滴墨汁的脸色,冷得掉冰渣子的气息,还有那杀气腾腾的气势

    明明华家人是想问罪的,这会儿竟然有些虚了。

    等其他人安静了,沈侯爷让沈锦月上前:“自己的事情自己说,老子在这里站着,谁也不敢说你什么,错了就认,脸可以丢,但骨头得硬着。”

    众人:错了可以认,脸也可以丢,但骨头就是又倔又硬,这不就是沈侯爷的做法吗?

    沈锦月跪下了,这两日人间地狱来回折磨,寻死也无数次了,而今反而能平静了,太子妃的话、爹爹的话,还有娘亲,以及府里那么多人的安慰。

    她是女子,丢了清白,本该万人唾弃,抬不起头,可沈家上下,没有一人骂她不要脸,全部都是骂华云生畜生。

    柳夫人和其他几位姨娘也没有踩她,反而一个劲儿的护着她。

    人不落难,不会知道那些人是真的好。

    她只是庶女,何其有幸能遇到这样的家人,纵然老夫人和胡夫人是真的坏,可除开他们,其他人真的是太好了。

    她的脸可以丢,她的命可以不要,但是这口气,她得替沈家人争。

    “沈锦月参见蒋大人。”

    大理寺卿正蒋大人连忙坐正,说真的,也就面对这小丫头,他才有点儿自己是这里主审官的威严,瞬间对她表情温和不少,生怕吓到她。

    “免礼,你且慢慢说来,不要害怕。”

    沈锦月又是一拜,转头看了眼旁边的华云生:“方云生。”

    华云生不敢看她,沈锦月讽刺一笑:“不敢应吧?华公子。”

    沈锦月转头不再看他,对着蒋大人道:“蒋大人,于二十一天之前的下午,带着丫鬟云芳出门去买胭脂,在西南莲花巷遇到了三个地痞流氓调戏,我们两个姑娘家哪儿是那三个地痞的对手,被人步步紧逼,逼到角落里。”

    “眼看着就要被人侮辱,一个公子锦衣公子突然出现,打走了三个流氓,救下我们。”

    “我清楚记得那日他穿的是深蓝色浅云纹的衣袍,腰间挂的是兰穗双鱼佩。”

    “我和丫鬟哭着抱在一起,他安慰两句无果,转身去了外面的巷子,买了一朵珠花递于我,温声安慰,我不好意思再哭,起身感激他相救,他客气摆手,说不足挂齿,然后翩然离去,翩翩君子之风,清正雅致,小女确实被惊艳到。”

    “你个小贱人”李彩彤一听张嘴就要骂人,沈侯爷手中的剑重重的在地上一敲,发出沉闷的声音。

    “扰乱公堂者,杖责三十。”

    蒋大人:“”沈侯爷比他这个主审官可威严多了,还有,沈侯爷,你手里可是太宗皇帝赏的宝剑,别用来敲地啊,这衙门的地可经不住这么敲。

    “原告继续说,其他人不得干扰,否则杖责三十。”

    蒋大人发话了,沈锦月才继续说:“小女确实有些心动,但家中夫人已经准备帮小女仪亲,相看的人家也是极好,我知道与这陌生公子有缘无分,虽黯然,却也没想过如何,不曾想,过了两日我去拿定好的脂粉,却再一次遇到了那个公子,这一次他被一个乞丐婆子缠着,因为他心善给了那乞丐婆子钱,那乞婆子却看他善良,想要他多给些银钱,所以缠着他。“

    “我看到了,连忙上前去帮这个恩人,我叫他恩公,他也认出了我,然后告诉我,他的名字叫方云生,是从昌州来的读书人,经人介绍要去禹王府当账房先生。”

    “他温润如玉,善良和气,就像那故事书里写的公子一般,是以他问了我身份,留了地址,我送了东西去,他回了我信,一来而去生了情。”

    “那日那日他喊我出去,说他已经被禹王府聘用,虽然都算不上官职,但是他一定会努力,等得了禹王赏识,以后定然会入朝为官,他说他现在虽然微末,但日后一定会让我风光。”

    “我说府里已经帮我仪亲,他说不准我嫁给别人,说过几日就算借钱也要登门去沈家提亲,然后他让小二送了酒上去”

    之后的事情,便是沈锦月豁出去了,却也说不出口。

    沈锦月拿出自己攥在手里的包袱,打开:“大人,这里的东西都是他送我的,书信也是他亲手所写,还请大人明鉴。”

    蒋大人立刻抬手:“呈上来。”

    包袱拿过去,里面的东西一一拿出来,都是些不值钱的小玩意儿,路边的珠花、手绳、耳环,不过都已经被摔坏了,而那几封信,分明是被撕了又重新沾回去的。

    那些信件写得不算露骨,但情意还是看出来,而最后的落笔只有两个字云生。

    蒋大人看向华云生:“华云生,对沈锦月所言,你有什么说的?”

    华云生摇头:“差不多,没错,但是蒋大人,这也不能说我有罪吧?男女之间谈情说爱,你情我愿,我何罪之有?”

    蒋大人差点儿都气笑了:“何罪之有?你用假身份骗了人家,还玷污了人家,还敢狡辩自己没醉?”

    华云生理直气壮:“蒋大人这话有偏差,我已经说了,我会去提亲迎娶他,况且她也收下了我的定情信物,这分明就是你情我愿,一不小心没有把持住而已,怎么能叫玷污?”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