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科幻小说 >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怪物 > 第二十章 江寻哥哥,昂~

第二十章 江寻哥哥,昂~

作者:黑暗荔枝
    这不能证明他老婆的死就是鱼冰凌造成的。

    但李重山并不是一无所知。

    他知道,全世界范围内,已经发生了很多起类似的惨案,似乎有一种可以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怪物,但也就仅限于此了。

    更多的内幕,以他的级别还难以接触到。

    但鱼冰凌和那个年轻人一去,他老婆就被怪物所杀,哪有那么巧

    李重山没有证据,他也不需要证据,他要的不是鱼冰凌被绳之以法,他要的是鱼冰凌,还有那个叫江寻的年轻人惨死

    因为他不仅死了老婆,红星大厦作为他的产业,出了这么大的事故,也导致他蒙受了巨大的损失他自从知道怪物存在后,一直在敛财,积累财富,并为自己高价聘请了安保团队。

    此时李重山就坐在办公室里,一直看着桌上的电话,他在等,等杀手的消息。

    就在这时,有人敲响了他办公室的门。

    李重山面色阴沉地抬起了头。

    “老板,是我。”

    敲门的是李重山的亲信,也是他的保镖队长张海。

    张海捧着一个黑色的塑料盒走了进来“老板,这是有人送来的。”

    李重山见张海的神色凝重,沉声道“打开它。”

    咔哒一声,黑色塑料盒被打开,李重山的眼角顿时微微一跳,脸上的肌肉也瞬间抽搐了一下。

    里面躺着一只血淋淋的手,手指极粗,关节看上去非常畸形,手掌和手指上都布满了厚厚的老茧。

    “这是王枪的手,他死了。”张海道。

    他曾经在国外做过雇佣兵,王枪就是他搭线找来的。

    以王枪的实力,杀掉三个普通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他们也考虑到鱼冰凌身边可能会有保镖,但一般有身手的保镖也奈何不了王枪。他一定是踢到了铁板。

    李重山皱起了眉头,摆了摆手,让张海将盒子赶紧关起来。

    他看过王枪杀人的视频,知道王枪的身手,这种身手,就算想无声无息地杀掉他都很容易,结果派去杀个鱼冰凌,却失败了

    这个鱼冰凌,果然不简单

    失算了,暗杀这种事,要么一次成功,要么就会后患无穷

    李重山做事一向决绝,所以他请来的杀手,直接就是王枪这类成名人物,可是没想到,王枪竟然失败了。

    “里面还有一封信。”

    张海将一页折起来的纸交给了李重山。

    李重山接过打开。

    “24小时内,准备十个亿,否则杀你。”

    嘭

    李重山眼睛几乎快要滴出血来,重重地将那张纸拍在了桌上。

    杀了他的老婆,还要他花钱买命

    “老板,现在怎么做”张海问道。

    十个亿现金,对李重山来说也不是小数目,尤其是现在这种大环境下。

    李重山的脸部因愤怒而有些扭曲。

    同时还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

    24小时,杀他,口气嚣张无比。

    王枪血淋淋的手掌还躺在那盒子里,提醒着他对方不是威胁他,而是真的有杀他的能力

    李重山沉默许久,沉声道

    “24小时内,我要他们死杀了我老婆还想杀我我看我们谁先死对了,她不是买了几个亿的古董吗把这个消息也散布出去”

    李重山在家族中披荆斩棘,坐上今天这个位置,靠的可不是委曲求全,而是比别人更狠

    他面色阴沉如水,眼底有火山即将爆发,手中的信件,被他一把撕成了碎片。

    接着,他打开了抽屉,里面躺着一把装满了子弹的手枪。

    洛城北郊,蓝湖度假区。

    这里有一片天然湖泊,风景秀丽,除了各类高端度假酒店外,周边许多富人都在这里购买了度假房。

    鱼冰凌在这里也有一套住所。

    鱼冰凌一边开车,一边问江寻道“你觉得李重山会同意吗”

    “90可能不会,10可能同意。”江寻望着窗外,说道。

    他不认识李重山,但却对李重山那种人有一些了解。这类人心狠手辣,尽管把自己的命看得极重,但却不会轻易妥协。

    当然也有一些例外,如果李重山看到王枪的失败后愿意以和为贵,那自然好,希望李重山的本质是个爱好和平的人。

    “不过我觉得正常人都不会同意的。”江寻说道。

    “那你还提出来”鱼冰凌无语,原来你也知道啊

    江寻转头看了她一眼“但是他慢慢会同意的。”

    鱼冰凌购买的度假小屋依山傍水,四周十分宁静,推开玻璃移门后就是闪烁着星星点点灯光的湖泊,习习凉风吹拂而来,空气十分清新。

    卧室的屋顶更是全玻璃的,抬头就可以仰望星空。

    唯一的缺点是,只有一间卧室。

    这个地方实际上是鱼冰凌买来给自己偶尔放空身心的,自从接手医院后,她就没有再掉过一滴眼泪,当心里出现脆弱情绪的时候,她就会一个人驱车来到这个地方,静静地待上一天,第二天再精神饱满地返回医院。

    对她来说,这里就像是一个安全屋。

    江寻听完后,露出了一丝微笑“尸体在哪儿”

    鱼冰凌脸上的笑容凝固,然后面无表情地指了指下方。

    地下室。

    江寻下去晃了一圈,发现鱼冰凌在这里准备了好几个大冰柜,中间则是一架非常专业的解剖台,各种工具一应俱全,甚至还有法医学尸体解剖之类的专业教材。

    除此之外,墙上还挂满了一张张的简历,江寻扫了一眼,基本是国外的女性死刑犯或逃犯,既有她们的照片,也有她们的生平和犯罪经历,下面还有鱼冰凌手写的一些日期和各种符号,估计是她的“暗语”,表示一些解剖后的心得,或者对方的一些身体特征之类的。

    不用想了,冰柜里装的,估计就是这些死刑犯了。

    等江寻上去的时候,鱼冰凌已经从附近的度假酒店订了一大桌食物,桌上放着烛台,鱼归晚正一只小手握着一只鸡腿。

    见江寻从暗道走上来,鱼归晚甜笑着将一只鸡腿递给了江寻“江寻哥哥,昂”

    江寻看着在黑暗中双眼隐隐散发红光的鱼归晚,觉得她真实的想法应该是想“昂”了他。

    s

    荔枝的真实想法,就是馋你们的推荐票

    把你们的推荐票交出来

    嗷猛虎咆哮

    前面说只要我猛虎咆哮就会给我票票的人呢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