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清风徐徐又寂寥散去 > 第三十九章 成人礼

第三十九章 成人礼

作者:海贼的船只
    *

    “啊——啾。”林云只走下一半楼梯,却突然停住,打了一个小小声的喷嚏。

    昨儿晚上,江宁声称难得来找周清汎一次,下次再来不知何时,于是四人玩大富翁玩到了凌晨五点才各自回房睡觉。

    林云更是因为一整晚坐在空调口底下,刚睡醒就发现自己喉咙发干,鼻子犯堵,准是感冒的征兆。

    周清文难得周日在家,恰好刚才林云的那一声传进他的耳内,他有些担心地开口道:“着凉了?”

    “嗯”林云的声音因为鼻子塞着而有些软糯。

    周清文将一只手放在她的额前,随后又抬起另一只手触在自己的额前:“没发烧。”放下手后他又走进厨房捣鼓着什么。

    “清清,我们等会儿就走了,你在这可要照顾好自己啊。”江宁将手里的吐司片咬出一个小口,语气颇像一个小媳妇儿。

    周清汎划着手机,此时的她正帮几人查着去高铁站最近的交通路线,稍微分出心来回答他:“嗯,我会的。”

    杨子昀对于昨天的事仍旧是抱有遗憾,可他也觉得时机错过便不再返,至于下次时机,也不知该等到猴年马月了。

    反正他有耐心,等得起。

    “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一顿,杨子昀又说道:“没什么事也可以打。”

    “嗯。”周清汎并没花费多大心思在理解他这两句话上。

    这时,周清汎从厨房走出来,将手里的杯子放在林云面前:“喝了,感冒冲剂。”

    林云因着头昏有些反应迟钝,看了面前纯白色的杯子发了好一会儿呆,才慢吞吞地将其拿起来捧在手里,鼓起双颊,朝杯子里头呼着气。

    周清文见状无奈地摇了摇头,用食指点了下林云的额角:“温的,不用吹了。”

    林云依旧反应慢半拍,皱起眉头似是认真思考了一番才小口小口地喝完了冲剂。

    看着快到出发的时间点了,江宁几口就吃完午餐,上楼把两个行李箱拎了下来,放在客厅。他正想着自己和杨子昀各拿一个,但还是不确定林云在地铁上能不能有位置坐着。他就这么想着想着,便站在原地盯着两个行李箱出了神。

    “吃饱了吗?”周清文突然开口道,“吃饱我载你们去高铁站。”

    就在这一刻,江宁下定决心,一定要把面前的人变成林云的男朋友。

    太方便了,简直是专属司机啊。

    *

    三人组回到南城后,周清汎又回归到日常生活中。

    学习依然是不会被她落下,但同时她也开始参加起各种篮球活动,也帮原先全是男丁的篮球社招进了不少女生。当然,这其中有大部分功劳其实是属于李凌妮的。

    然而,周清汎更是在短短的半年内变得越发有魅力。

    就在林云来丽城的那两天,她教会了周清汎怎么使用先前在南城的商城里买下的那些护肤品和化妆品。

    在之后的时间里,偶尔有几天,周清汎会按照林云教自己的方法化点淡妆去学校。

    她身材高挑,因为常年运动而时刻保持挺拔的背脊给她添了几分气质,一头亮丽的乌发在阳光底下总会闪着细小的波纹,加上一张化了淡妆的厌世高级脸,引得丽城一中现在有不少男生都默默封周清汎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女神。

    但周清汎的生活其实异常地平淡。

    她习惯了每天都独自一人的生活。

    自己吃饭,自己上学,自己和自己聊天。

    她突然想列下一张愿望清单,第一条要是和人共享一副耳机听歌。

    在fire工作室工作时,她会被季泽和秦执信的打闹逗笑,可笑完过后,她又会奇怪地认为自己是在“陪”别人笑,原本属于自己的笑容,好像逃走了。

    她不断安慰自己,只是独身,不是孤独。

    实际上,到了夜晚,孤独感还是会将自己侵蚀。

    在每个黑夜将自己敲碎,又在每个白天将自己拼贴完好。

    周清汎找不出自己难过的理由,她只觉每件小事都能成为她情绪崩溃的诱发点。

    时间过得不快不慢,她的内心也满是焦灼。

    期间温寂会给她发来询问的短信,内容一般都是“在丽城怎么样?”,或是“有没有发生什么事?”

    周清汎一律回复:“很好。”“没有事。”

    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在温寂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坚强,她将自己的心思藏得密不透风。好似这样,对方就会认可自己已经是一个优秀的大人。

    假扮大人的游戏,很难通关。

    *

    时间一天天过去,属于周清汎的节日到了。

    五月二十一日,在这一天,她成人了。

    生日恰好在周六,她当天下午便去fire工作室兑现了自己的礼物。

    秦执信按照周清汎的要求,在她左手的上臂处纹上了一只绿色的蜉蝣。

    半透明的蜉蝣生动地伏在周清汎的手臂上,真实得似下一秒就要挣脱她皮肤的束缚,往那无边无际飞去。

    向死而生,奋力一搏。

    这是周清汎给自己的成人寄语。

    她希望自己从今往后,可以为了自己而活,可以变得自信,不再躲藏。

    秦执信也对自己这副纹身作品十分地满意,细细端详了几分钟后,拿起手机说是要帮周清汎拍一张照。

    周清汎欣然应下,还让秦执信拍完后将照片传到自己的手机里。

    收到照片后,周清汎将其发上了朋友圈,附上文字:成人礼。

    过了几秒后,熟悉的备注在点赞一栏中出现。

    她切回去对话界面,发现置顶的纯蓝色头像冒出红点。

    温寂哥:生日快乐,清汎。

    周清汎:谢谢温寂哥。

    “对方正在输入中”的状态持续了很久,周清汎以为对面的人要发长段信息,却不想最后发送过来的只有短短几个字。

    温寂哥:想要什么成人礼物?

    周清汎在看到这句话时眼瞳微震。是成人礼物,而不是生日礼物。

    周清汎:没想好,先保留。

    温寂哥:好,留着和上次的奖励一起兑换。

    一定会找你兑换的,两个机会,换一个你。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