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科幻小说 > 南宝衣萧弈小说叫什么名字 > 第242章 从一开始,就只是你情我愿

第242章 从一开始,就只是你情我愿

作者:风吹小白菜
    “天枢首领,在此……”

    雅座外面传来妩媚轻盈的声音。

    寒烟凉指尖托着描金细烟管,吞吐着袅袅云雾,仪态万方地踏进来,显然,她刚刚并没有去拿酒。

    南宝衣想着她和沈议潮的谈话,不知道被她听去了多少。

    寒烟凉慵懒地倚靠在门边,斜睨向沈议绝“天枢忠于大雍皇族不假,却只听命于手持信物的大雍皇族。且不说皇后娘娘没有信物,她本身就不是大雍血脉,所以天枢,不会效忠她。”

    美色当前,可是沈议绝依旧不为所动“我不是在跟你商量。”

    寒烟凉低笑出声。

    她深深吸了一口烟,朝沈议绝吐出烟圈“小女子,也不是在跟沈大人商量……”

    雅座气氛剑拔弩张。

    沈议绝垂眸,随意掸了掸箭袖。

    他道“史书记载,得天枢者,得天下。这些年我一直好奇,当年的天枢究竟有多强大,可比得上娘娘建立的金吾卫。今夜,我终于有了一个试探究竟的机会。”

    话音落地。

    南宝衣只看见男人化作一道残影,啸然袭向寒烟凉!

    与此同时,楼下的丝竹管弦声戛然而止,杯盏破碎,刀剑迸鸣!

    是沈议绝带来的精锐,与天枢众人斗了起来。

    南宝衣抓起那封允许经商的文书塞进怀里,躲到沈议潮身边“你哥哥怎么回事,一言不合就开打,他想拆了这座戏楼不成?”

    沈议潮脸色平静,像是早就预料到了。

    他盯着厮杀的两人,低声道“如今的天枢,并非鼎盛时期的天枢。即使是在鼎盛时期,他们的主要职能也只是打探消息,而非直接上场厮杀。我兄长杀心重,好胜心强,玉楼春,要遭殃了。”

    他不说,南宝衣也看出来了。

    沈议绝出身大雍名门,自幼就有各种师父教授武功,一身功夫何等精悍,几乎与二哥哥不相上下,估计能排的进天下前十。

    寒老板与他斗了三十几个回合,渐渐落於下风。

    随着“轰然”一声响,寒烟凉重重撞倒一架紫檀屏风。

    她倒在地上,勉强支撑起上半身,正要拾起长刀,一柄锋利的剑刃架在了她白腻的脖颈间。

    沈议绝居高临下,毫无怜香惜玉之心“天枢,也不过如此。在看见首领是个女人时,我就该知道,你们只是一群乌合之众。”

    寒烟凉唇瓣染血,仰头娇笑“女人怎么了,女人招惹到你了?有本事,沈大人将来别娶女人啊!”

    沈议绝的战力,在大雍朝堂排行第一。

    败给他,她并不觉得羞愧。

    沈议绝毫不跟她废话“降,或者死,选一个。”

    刀刃,又逼近寒烟凉脖颈几分。

    血珠溢出,从白腻的肌肤上滚落,格外触目惊心。

    楼下传来惨叫声。

    是天枢暗卫,被诛杀的声音。

    沈议绝转了转剑柄,冷冰冰地提醒“你犹豫的时间里,你的手下正在被屠杀。降,或者死?”

    血珠争先恐后地涌出。

    南宝衣看得真切,那刀刃再逼近两分,寒老板就得死。

    她咬牙,拎起一只花瓶,砸向沈议绝脑袋。

    男人连头都没回,袖里箭往后掷出,在半空中将花瓶击碎,袖里箭贴着南宝衣的面颊呼啸而过,在她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浅浅的血痕。

    南宝衣呼吸一窒。

    沈议绝沉声“想死,就排队。”

    满屋狼藉。

    寒烟凉看了眼南宝衣脸颊上的擦伤,杏眼中掠过沉沉杀意。

    她直视沈议绝,笑容娇媚动人“沈大人当真是咄咄逼人……可你干嘛总盯着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大人对我有什么想法呢。”

    她推开刀刃。

    她始终含笑盯着沈议绝,不嫌脏般,小意温柔地舔了舔刀刃上的血渍,姿态极尽暧昧撩人。

    沈议绝身体微僵。

    眼前少女,香肩半露,鸦发垂落,肌肤染血,一颦一笑间透着妩媚,明明是在勾人,可眼底却偏偏满是凉薄,仿佛丝毫不把他,不把她自己的命放在眼里。

    他活了二十年,接触的都是端庄高贵的士族姑娘。

    世上,竟会有她这种轻佻的女人……

    他出神的瞬间,寒烟凉握住地上的断刀。

    正要袭向沈议绝,男人回过神,刀刃依旧贴住她的细颈“你找死?”

    寒烟凉被迫丢掉长刀。

    她淡然哂笑“投降是不可能投降的,沈大人要杀,就杀我好了……”

    她的声音是那么轻盈娇媚。

    沈议绝肌肤上起了一层细密疙瘩,又酥又麻。

    他厌恶这种感觉,冷声“跪好了,别扭来扭去。不准看我,不准说话,否则,我就杀你。”

    剑刃割破寒烟凉的脖颈,毫无怜惜。

    沈议潮抬手阻止“阿兄,别杀她。”

    他行至两人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寒烟凉“她跟随萧道衍多年,不仅知道他的很多机密,还知道南越朝堂的机密。天枢不肯投降没关系,把他们的首领全部押回长安仔细审问,定能获益颇丰。”

    沈议绝沉默片刻,语气不善“你看上她了?”

    白衣胜雪的贵公子,磊落坦荡地站在琉璃灯火下,正色道“只是睡过她很多次,但未曾动过心。沈家世代名门,我要娶怎样的女子,我心里清楚。”

    沈议绝颔首“清楚就好。你本就是有婚约在身的人,这两年来,楚楚一直盼着你回京成亲。这次跟阿兄回家之后,就把亲事办了。”

    南宝衣愣住。

    沈议潮,竟然是个有婚约在身的人!

    这些年,他瞒得那么紧,他从未提起过!

    他有婚约在身,他还主动住进玉楼春……

    她不敢去看寒烟凉的表情,忽然冲上前,揪住沈议潮的衣领,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正要再打,却被金吾卫格挡开。

    南宝衣被推倒在地,丹凤眼噙着水雾,连声音都在发抖“沈议潮……”

    沈议潮双手笼在宽袖之中,瞥了眼寒烟凉,姿态始终高贵淡漠“我说过很多次,她若要我负责,我愿意给她贵妾之位。她若不肯要,那我也没有办法。更何况,从一开始,就只是你情我愿。”

    ,

    啊啊啊东西丢了找了两个小时,就,少写了一章

    月底编辑大大要求爆更,但还没开始存稿

    另外我想向小可爱们求一次月票,谢谢大家的支持鸭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