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武侠修真 > 窃运修仙 > 第二十章 琴音

第二十章 琴音

作者:云守恒
    韩遂的心思很简单,只要条件允许。

    像猴子一样,一个猴王占据整个种群的雌性,才是他想要的。

    只翻了两下,韩遂就把罗峰原本的盘算丢在了脑后。

    转而从韩遂的角度出发,开始在罗峰的记忆中,翻找退婚的可能性。

    那夏瑜虽然长得不错,但脑子明显有问题。

    但出身又不错。

    过两年,如果没能成功退婚,他估计就得将这女人娶做正妻。

    而想到这女人往后成了他的正妻。

    韩树心底就有些膈应。

    翻了两圈罗峰的记忆,发现想要退婚倒也容易,在成婚前的这两年,他做出来一番事业,有了自己的依仗,家族自然也得开始看他的面色行事。

    他做出来的事业越大,家族对他面色的看顾程度,自然越重。

    而若是他依旧是个废物,那自然没什么人管他的脸色如何。

    不过,有着面板的存在,韩遂并不认为自己有两年时间,还不能做出来一番事业。

    念转,韩遂便将退婚的事情,暂且按下。

    转而盘算了起了那两人头上的气运。

    也不止王腾和夏瑜,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华阳府大部分有些来头的公子哥都来了这宴会上的缘故,韩遂在那园子里看到了好几个顶着气运异象的家伙。

    同时,方才他看着那王腾和夏瑜的气运异象,隐约的明悟了掠夺他人气运的方法。

    毁人前途,坏人根基。

    那王腾在那宴席上,做的就是这般的事情。

    那夏瑜作为夏家的嫡女,更是早早和罗峰这个罗家的嫡子定下婚约。

    虽然罗峰是个废物,但这般的联姻,嫁的也从来不是人,而是对应的身份,地位。

    联姻本质上,是权贵阶层巩固自己权利地位。

    如果按照既定的轨迹,那夏瑜或许不幸福,但在权势上,却不会落下。

    如今,夏瑜在那王腾的推动之下,当众和韩遂撕破脸皮。

    而那王腾也没有可能将这夏瑜纳为正妻,多半就是玩过一阵子,就将人丢弃。

    而随后,如果没韩遂,那么这夏瑜多半还是和那罗峰成婚的。

    只是闹出了这档子事。

    成婚之后,就别指望能得到罗家什么好脸色。

    甚至,夏家也不会多帮衬。

    权势的结合,交易,自己不配合,就别指望其他人推着,将权势塞到你手里。

    结合和交易,一向都是双向的。

    将权柄交到你手里,是希望你能用这权柄,加固他的权柄,而不是让你胡作非为。

    如此,最后,这夏瑜倒很有可能,落到个人财两失的下场。

    而现在,韩遂来了,那么这女人的下场基本上就会更加凄惨了。

    反正韩遂是不会要这么一个正妻回来的。

    而韩遂不要,又出了这般的事头,最后大概率只能下嫁了,甚至有可能被下嫁为妾。

    如此,单纯的从利益角度来看,夏瑜无疑是被王腾给毁了根基。

    不过转念,韩遂又想到那唐小鱼。

    那唐小鱼一个没什么出身的,被他收进房中,竟然算是被毁了根基么?

    “应该是还有其他缘故。”韩遂小声的嘀咕着。

    一边嘀咕着,一边却也在琢磨,是不是有机会从哪里下手,薅一波羊毛。

    虽然现在他手里有六千多的气运值。

    不过这东西即不禁花,也不会嫌多,有机会自然要薅一把。

    也是在韩遂念头转动之际,脑袋却开始有些昏昏,倒像是酒意上头了。

    他方才也确实喝了一些。

    倚在那长椅上,感觉实在有些困顿,眯了眯眼睛。

    昏昏中,倒是些许杂乱的思绪开始充斥进韩遂的脑海当中。

    模糊的,韩遂感觉像是看到了不穿衣服的仙女,在那翩翩起舞,又有披着荷叶的美人,……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耳边像是响起了琴音。

    因为有些昏昏的,倒感觉像是在做梦,只是这梦有些不太对头。

    识海当中,罗峰残存的意志倒是跳的很欢。

    一直在鼓动着,让他去凌辱那翩然起舞的仙女,去追逐那披着荷叶的美人。

    不过韩遂没多理会。

    反倒是有些沉浸在那耳边的琴声当中。

    韩遂自然不懂琴艺,不过却也觉得这琴声颇为悠扬悦耳。

    迷蒙之中,倒有种高山流水,深山清泉流响的意味。

    倒也不知道过了过久,韩遂逐渐回过神来,倒发现那仙女和荷叶美人是幻觉。

    但那琴音却像是真的有人在弹琴。

    微微凝神,偏头寻过去,到见到那亭子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白色衣裙的少女。

    少女十五六岁,正是豆蔻年华,生的也是颇为俏丽。

    却正是在那弹琴作乐。

    韩遂瞅了两眼,发现隐约有些印象。

    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稍在罗峰的记忆当中翻了一阵,少许,便反应过来,这少女正是夏家的五小姐。

    隐约的记得,好像是叫夏霏,是个性情颇内向的小家伙。

    下意识的往那丫头头上瞄了一眼,却没见到气运异象,心底稍有些可惜。

    不过倒也没太在意。

    念头稍转了一圈,却见着那小丫头突然有些紧张。

    琴音都有些紊乱,没了先前那般空灵。

    韩遂不懂琴艺,不过却也知道,这是因为发现他醒过来的缘故。

    念及此处,倒有些好笑。

    “你个小丫头,弹琴倒是寻个好去处,来这扰我清梦。”韩遂笑道。

    夏霏闻言,心底有些小气恼。

    她往日都是要来这调试琴艺,夏家府中大抵都知道。

    平日里,也少有人来打扰,如此,这夏霏都已经把这亭子当做她的私有领地了。

    今日,这不知好歹的人,倒是跑过来,还要说她的不好。

    夏霏心中气恼,琴音里面倒是带着些许恼火的意蕴,一下便显得高昂了许多。

    韩遂虽然不懂琴艺,却也听出些许意境变化。

    知道这小丫头被他这般一说,嘴上虽然没回应,心底倒是生了闷气。

    心底有些好笑。

    倒也有心想要将这好地方让出来,不和这小丫头多计较。

    不过这夏家他也不是很熟,往日罗峰和那夏瑜关系不好,这夏家也来的少。

    如此,倒也没给他留下多少关于这夏家府邸的记忆来。

    寻思了一圈,也没捡到什么好去处,念头转了两圈,最后却是躺了回去,重新闭上眼睛。

    吹着那荷叶清风,听少女抚琴。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