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回到唐朝当首辅 > 第二十一章震惊朝堂

第二十一章震惊朝堂

作者:我爱黑妮
    “传朕旨意,封长安县陶氏家族陶然,长安候,赐黄金百两,绸缎十匹,食邑百户……”

    等李二陛下说完,朝堂内安静的可怕,所有文武百官都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自李二陛下登基以来,抛开封赏开国功臣不说,这近两年的时间再也没有封候赐爵的事情发生。

    问题是你封候也可以,不就是多个侯爷吗!没有问题!

    可是问题,是封在那儿!

    封长安候!

    开什么玩笑,长安是什么地方,天下脚下!

    翻翻历史也没有那个重臣被封赏过长安候啊!

    就连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一干重臣也万万没想到,陛下会封赏出一个长安候来!

    所有文武百官都看出了一个问题!

    陛下非常看重新封赏的这个陶氏后人。

    这个时候就算你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满!

    对不起,请你保持沉默!李二陛下已经传朕旨意了。

    你现在蹦哒出来反对,那就是打着灯笼进茅厕,找(屎)死!

    群臣短暂的震惊过后,纷纷读懂了深层的含义。

    “恭喜陛下,贺喜陛下,喜得长安候!”

    朝堂之上一片,和和睦睦,喜气洋洋。

    就差歌舞升平来助兴了。

    早有内侍拟好了圣旨,加盖上李二陛下的玉玺后就算彻底生效了。

    大内总管杨浩杨总管自告奋勇要去兰州下昭!

    李二陛下对杨总管积极向上的精神大加赞赏!

    就这样杨浩杨大总管,迎着初升的太阳,骑着陛下亲赐的汗血宝马,再一次踏上了漫漫长路。

    ~~~~

    工部侍郎卢桂令下朝后,急急向卢府而去。

    半个时辰后,卢府之内。

    “贤侄匆忙赶来,所为何事?是不是朝堂之上有什么大动静了?”卢氏族长卢普光说道。

    “叔父,出大事了。您还记得长安县的陶氏家族吗?”

    “莫非,就是那个八年之前被桂成(卢普光三子,时任长安县令)打入死牢的陶家的陶氏?”

    “是的叔父,今天朝堂之上,陛下亲封,陶氏后人陶然长安候,赏百金,食邑百户。”

    “这…怎么会这样?桂成不是说陶氏已然绝后李吗?只剩下一个老太太带着四个女婴?”

    “叔父,是那个奄奄一息,被道士抱走的男婴。”

    “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卢普光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

    “逆子,逆子啊!气死老夫也!”

    “叔父,事情既然木已成舟,眼下还是想想怎么解决的办法吧!毕竟是咱们理亏在先!”

    “管家,管家……”

    “老爷,老爷,小的来了。”

    “速速去把桂成唤来,越快越好。”

    “是,老爷,小的马上去把三少爷唤来。”

    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

    “爹爹,成儿来了!给爹爹请安!”

    “八年前陶府的事情你干的好啊,陶正弟兄三人加妯娌三人,六条人命啊,都毁再你的手里了。如今人家的儿子回来了,今天陛下刚刚封赏长安候。你自己说怎么办?逆子啊,卢氏百年威名,百年家业,早晚毁在你的手里!”

    卢普光气喘嘘嘘对说道。

    “笑话,我们堂堂世家望族还怕他一个侯爷不成?再说了,我也是秉公办案,人证物证据在,陶氏三兄弟也都签字画押了的。”

    卢桂成轻蔑的笑着说到。

    “你马上给老子滚,躲得越远越好,事情没有解决之前,不要给老子出来丢人现眼,你以为天下百姓都是三岁小孩吗?如果你真是秉公办案大理寺怎么会停了你的职位?”

    “你知不知道,陛下登基后多久没封候赐爵了?你知不知道长安候代表着什么?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胡作非为,我们家族怎么就出了你这么个败家玩意!”

    “叔父,莫要气坏了身体。三弟你也别说气话了,按照叔父的意思,先出去躲躲风头吧,冤有头债有主,就算再怎么样,陶家小子也不敢在卢府撒野。”

    工部侍郎卢桂令眼看父子间言语越来越激化,赶紧起来劝说。

    “赶紧躲得远远的,最好去云南你二舅家,越远越好。走啊,再不走我就把你关起来,看你怎么惹是生非?”

    “好,好,好,我走,我走总行了吧。”

    说完卢桂成气呼呼的转身而去。

    “叔父,此事不可大意啊,还是未雨绸缪的好。”

    “桂成有你一半心智,我也就放心了。桂令,你有没有上策?”

    “侄儿,觉得叔父应该去陶老夫人那里表个态度,至少先把咱们和解的诚意拿出来,然他们感受到咱对这件事的真诚态度,至于怎么赔偿都可以商量,人死不能复生,无非就是多赔点钱财的问题。再说不是还有杨家的吗?”

    “贤侄,觉得此事由谁做说客合适?”

    “侄儿,倒是有个人选,不过难度有点大,他出马的话,七成概率能促成此事。”

    “噢,愿闻其详。”

    “当朝宰相长孙无忌。”

    卢氏族长卢普光闻言,沉思良久。现如今李二陛下真正器重的人看似很多,实际上寥寥无几。

    长孙无忌绝对是这寥寥无几里头的一个。

    长孙无忌,字辅机,长孙皇后亲哥哥,参与发动了玄武门之变,帮助李世民夺取帝位,立下巨大功劳,被封齐国公。时下又是当朝宰相,他既是勋臣又是国戚,深受李二陛下礼遇,能够出入陛下卧室,可见其受宠程度。

    “贤侄所说极是,眼下长孙无忌确实是最好的说客。看来今晚我不得不拉下老脸去拜访一下,齐国公了。”

    “如此,侄儿告退了。”

    “贤侄,慢走,管家送桂令出门。”

    采盐场的工作已经接近尾声了。今天就是最后一天的收尾了,不收也不行了,盐矿已经都采集完了,想要再开采,只能换其它区域了。

    程老将军的心情最近特别的好,戴上那副墨镜,到处乱跑,后面跟着一个臭屁的程处默,将士们也从开始的惊奇,慢慢的变得习以为常了。

    “大伙最近辛苦了,我让兰州行营给咱们送来五十头羊,今晚陶公子说了给大伙炖羊肉。陶公子做的吃食,那才叫吃食,你们这些火头军,好好跟陶公子学学,别整天整的像猪食一样。”

    程老将军的话惹得众将士哄堂大笑。

    此事此刻,张贺张千夫长,已经开始磨刀霍霍向群羊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