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奶爸学园 > 289、突然有个4岁的妹妹是什么体验(2/2)

289、突然有个4岁的妹妹是什么体验(2/2)

作者:剑沉黄海
    从黄姨办公室出来,张叹再次来到一楼,只见小米正和喜儿、榴榴一起听程程讲故事,时不时哈哈大笑,一副天真浪漫的模样。ragnbne

    他在底下转了一圈,没有一个小朋友搭理他,便回到家里,没一会儿,敲门声响,来了个小朋友,开门就hiahiahia大笑,笑的格外灿烂。

    “张老板,我来看你啦”

    “快进来,你手里拿着什么?”

    “hiahiahia是花花”喜儿哈哈大笑,把手里捧着的一朵玫瑰花递给张叹,“送给你的。”

    “送给我?”张叹惊喜道,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收到女生送玫瑰花,对方是个小豆丁。

    “给你是我和姐姐一起送给你的,谢谢你嗷张老板”

    “谢谢谢谢”

    张叹心里更加开心,送花的不仅是小豆丁,还有小豆丁的姐姐小美女。

    他闻了闻,这花真好看,芳香扑鼻,世间第一等。

    他把送花的喜儿迎进来,给她递上小拖鞋,请她到屋里坐一坐。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榴榴呢?程程呢?小米呢?她们不来吗?”

    喜儿点头说:“她们不来,她们怕你。”

    张叹愣了下,问:“怕我?我又不凶。说起来,喜儿那你真勇敢,就你敢来,奖励你一瓶小熊饮料。”

    岂料喜儿说她是听小白的话,才来看看他的。

    “……”张叹问,“小白让你来的?小白不是早走了吗?”

    喜儿说小白走之前,让她们常来张老板家里坐坐,陪他说话,因为他一个人好无聊。

    张叹突然十分想念那个远在四川山洼洼里的瓜娃子,最了解他的,竟然是她。

    他打开电视机,播放猫和老鼠,再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小熊饮料,打开,插上吸管,放到喜儿身前。

    “上次你想喝小熊,我这里恰好没有,现在买了一些,给你。”

    然而喜儿背着小手,摇头不要。

    “怎么了?你不想很喜欢喝小熊吗?”

    就没有不喜欢喝小熊饮料的小朋友,如果有,那就是一瓶不够要两瓶。

    听了他的问话,喜儿竟然有些不好意思笑:“张老板,我尿床啦,hiahiahia”

    说到尿床,她再忍不住,hiahia大笑起来。

    张叹哭笑不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吗。

    “喝了小熊会尿床,我不敢喝啦,姐姐会僧气。”喜儿说。

    小熊竟然还有这种隐藏功能,那小白以前岂不是经常尿床?

    小熊饮料一年卖掉5亿瓶,瓶子连起来可以绕地球1圈,那全世界起码有1亿小朋友尿床,从而带动尿不湿产业,带动床单产业,带动烘干机产业……

    张叹安慰喜儿:“不会尿床的,尿床不是因为喝了小熊饮料,是因为你喝多了水,做梦梦到尿尿,这才尿床的。”

    喜儿想了想,hiahia笑道:“尿床好好玩。”

    “……”

    喜儿最终被张叹说服了,美滋滋地捧着小熊饮料喝。

    他就说吧,没有任何一个小朋友能够拒绝小熊饮料的诱惑。

    张叹坐在沙发上,陪喜儿看电视聊天,这屋里有阵子没小朋友来了,冷清了许多,这会儿来个喜儿,感觉空气都香甜了很多,要来的是小香瓜程程的话,可能窗台上的绿植要开花啦。

    张叹把玫瑰花插在玻璃瓶里,放在茶几上,问喜儿:“为什么想着给我送玫瑰花呀?”

    喜儿巴拉巴拉,大意是她和姐姐感谢张老板的大红包,她们用那个大红包,买了好多书,姐姐还给她买了一条小裤裤,一双小鞋子,一件小衣裳,一顶小帽子。

    她抓下自己戴着的小红帽,美滋滋地递给张叹看,这就是姐姐给她买的。

    “果然是一顶好看的小红帽,你姐姐真会挑。”张叹夸奖道。

    “hiahiahia”喜儿喜滋滋的,重新戴上帽子,得意地说好暖和,她再也不会生病了。

    “你听过小红帽的故事吗?”看到她的小红帽,张叹就想起小红帽的故事。

    喜儿摇头,姐姐没给她讲过,程程也没给她讲过。

    “那你要听吗?”

    喜儿眼巴巴地点头。

    张叹便给她讲起了小红帽的故事,听的小朋友一愣一愣的,忽然放下小熊饮料,撒腿就往外跑。

    张叹不明所以,把她抓回来。

    喜儿嚷嚷,说不要吃她吖,她不好吃,她小小的瘦瘦的,没有肉肉,还是吃罗子康叭。

    她听了小红帽的故事,代入其中,顺便把张叹代入到大灰狼的角色。

    晚上十点半,黄姨离开办公室,从衣架上拿下大衣,穿上,关灯关门,到二楼小朋友们的寝室看了看,一切正常,向小满老师叮嘱几句,下楼出门,回家。

    12月下旬了,晚上气温很低,寒冷刺骨,黄家村的小巷子里只有幽幽亮着的灯,一个人都没有。

    黄姨加快脚步,走到半路上,忽然对面方向传来脚步声,一个人影出现在视野里,一看,是老黄。

    “这么晚了,你这是要去哪里?”黄姨上前问道。

    路灯下,黄叔呼出白气:“还能去哪里,这么晚你还没回来,我过来看看。”

    “有什么看的,学园里这个时间还早着。”

    两人相伴回到家里,客厅里亮着灯,电视还开着,但是没有人,黄莓莓已经回房准备睡觉了。

    “今天派出所来消息了,小米的大姨不打算收养她,这小姑娘估计要被收留到福利院里。”黄姨对黄叔说道。

    自从得知消息后,她心里堵得慌,特别想找个人说说,老黄无疑是最佳人选,一直当她的树洞很称职。

    “小米?我想想是哪个。”黄叔毕竟不在小红马工作,不像黄姨天天和小朋友们见面,他对小朋友们不怎么熟悉,但是小米他听说过,想了想,想起来了,不就是夏天妈妈跑了的那个吗。

    当时为这事,他和黄姨没少争论,甚至吵架。

    他指责当妈妈的不负责,黄姨则指责那个男人更不负责。

    反正他们说的都有理,这对当爹妈的都不称职,丢下个娃娃就跑了,好像丢只小猫小狗似的。

    “算起来,快半年时间了吧,小米的妈妈就没来过一次吗?”

    黄姨说:“瞧你这说的,她妈妈要还是来过,那还能送福利院去?还能找她大姨收养?”

    “那一点音讯都没有?到底跑哪里去了这是?”

    “一点消息都没有,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听小柳说,小米经常夜里想妈妈想的流眼泪。”

    “够狠的心,这女人啊”黄叔感叹着,忽然意识到不对,连忙接着说:“这女人啊,一旦被男人伤了心,那是真是对自己对别人都狠,不过更狠的是那个男人,呸!”

    这个呸很好,黄姨很满意,所以没有追究他的问题。

    “对了,张叹是怎么看的?”黄叔问道。

    “什么怎么看的?”

    “是送福利院去,还是有别的办法。”

    “还能有什么办法,除非有人收养,难不成你指望张叹收养?”

    “我没这样想,我怎么会这样想,人家张叹不符合收养条件,而且一个单身青年,收养小孩子不方便。”

    两人闲聊了一阵,上床睡觉。黄姨翻来覆去睡不着,黄叔说:“我说你是不是有话要说?这翻来覆去的,搅得我也睡不着。”

    “唉,我在想事呐。”

    “我当然知道你在想事,什么事?说来听听,我给你参考参考。”

    “老黄”

    “嗯?”

    “你最近心脏还好吧?没什么毛病吧?”

    “你要听听我的心跳声?”

    “你说,我们收养小米怎么样?”

    “……”

    “说话啊。”

    “我当爷爷还行,当爸爸?在村里有点拉不下脸”

    “那是你的脸重要,还是人家小姑娘的人生幸福重要?”

    “你来真的?”

    “我从不给你来假的。”

    “要不我去叫莓莓,问问她突然有个4岁的妹妹是什么体验。”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