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汐江月 > 第七章 阴谋

第七章 阴谋

作者:季芷陌
    季瑊见林月汐没了游逛的心情,便提议回去,虽然林月汐不愿意在府上遇见季元清,但长生街她的确不想再走下去了,太多的往事浮现,堵在她胸口,直发闷。

    “陈先生其实是因为谢府被屠,上表质问,被陛下斥责一顿,请旨离任,离开了笃勤斋。”季瑊道,“当时许多官员都上表求情,陛下却不理不问,由了陈先生,后来,便无人再将子弟送去笃勤斋,笃勤斋就此荒废了。”

    “何苦呢。”林月汐低喃道。

    因旁人之事惹祸上身,何苦呢。

    她从前并不喜欢陈先生这个人,觉他迂腐,可他骨子里却是文人气节,叫人敬佩,又觉惋惜。

    “世事无常,都是命中注定罢了。”季瑊道。

    “季玏经常去看他吗?”林月汐问道。

    “是,”季瑊道,“他近年来身体不太好,季玏每隔几天就会抓药给他送去,一开始他不乐意,但你知道季玏别的不行,耍无赖有一套,陈先生被他缠的没有办法,也便应了。日复一日,倒也习惯了。”

    两人边说边往季府走,走到府门附近,听闻一阵喧闹声,一个尖锐的女人的声音传来,有些刺耳。

    季瑊眉头一皱,盯着府门看去,这个声音的确是从季府传来的。

    两人快步上去,刚进门,见一穿着妖艳的女子歪扭着身子倚靠在门下,抬了抬抓着手帕的手,操着尖锐刺耳又妖艳的声音叫道“那我便等他回来嘛!”

    李伯在她对面,一抬眼看见了季瑊,连忙绕开她迎了过来。那女人回头一看,立刻笑脸盈盈地一扭一扭地朝季瑊扑了过来,哭道“世子爷!你可回来了!”

    季瑊发愣,连忙一边退后一边推搡她,谁知这女人非但不退,反而像是黏在了他身上一样,推都推不开,一边还哭着“你不能不要我啊!世子爷!你可不能不管我!”

    季瑊脸上渐露怒意,用力将她扯开了,那女人一晃差点儿仰过去,幸好贴在了墙上,缓缓地站起来,两眼是泪,怨念地看着季瑊,抬手拿帕子拭了拭眼泪,又抬眼看向林月汐,朝她恶狠狠地啐了一口“呸!早听说世子从琴川带来个妖艳货,没想到是个野丫头!”骂完又哭着扑向季瑊,委屈地抱怨道“世子爷!你怎么能因为她撇了我呢!你可说过要一辈子待我好的!”

    那女人哭得声嘶力竭,像极了被负心汉抛弃的怨妇。只是林月汐越看她,越觉得她哭得假。

    “她有什么好的,咱可是几年的感情,世子爷可不能说舍就舍啊!”女人又道。

    季瑊动怒,直接将那女人甩到一边,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甩袖往里去了。那女人在后面叫喊两声叫不住,想追去又被李伯死死拦住,折腾一番,她回身来看着林月汐,冷哼一声,道“我可告诉你,世子爷也就是新鲜几日,别以为自己住进季府就了不得了,还不是都一样,他早晚有玩腻的那天。”

    这话一出,刚进去的季瑊停住了,连李伯都有些发愣,直勾勾地看着林月汐,林月汐微微一笑,缓缓踱至她面前,那女人许是心虚有些害怕,连连后退两边,吞吞吐吐地问道“你你你………你干什么?”

    林月汐只笑着,微微探身往那女人脸前凑过去,“那你有本事也住进季府来?连府门都进不来,有什么资格跟姑奶奶说话?”

    那人像是被雷击了一般一愣,许久她冷哼道“我要脸面,才不会死皮赖脸地缠着世子爷。”

    “要脸面还去做这种勾当?”林月汐直起身,背过去,淡淡地道,“闻你身上胭脂气应该是汇香楼的吧。汇香楼的头牌叫苓香,善琴瑟,晓棋局,世家子弟皆以与其对坐为谈资,我曾见过一面,不是你这副模样。连汇香楼头牌都算不上,安敢来季府撒野?你以为世子是什么人都能看得上的吗?”

    那女人一听苓香这个名字,登时恼羞成怒,扬手要打林月汐,林月汐反手将她摁住,“怎么?说不过就要动手哇?行啊,姑奶奶就喜欢这样的烈性子。”

    女人见林月汐虽笑得温和,但眼神里透着一股子杀气,立刻服软,嘿嘿地赔笑两声从林月汐手下逃脱,厚着脸皮道“女人性子烈可没什么好处。”

    季瑊两步跃回来,朝那女人瞪眼挥手,怒道“还不快滚!”

    那女人撇撇嘴,嘟囔一声“凶什么凶,男人都一个臭德行!”说着,往院中瞧了一眼,又忽然两眼一眯,露出些许笑意来,不过转瞬又立刻收敛起来,做出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抬手拿帕子掩了掩,也不知是否真哭,扭捏着身子离开了。

    林月汐冷笑一声“跟姑奶奶斗,还真是不识抬举!”

    季瑊歪着头看向她,脸上是不可言说的神色,既有几分歉意,几分担忧,又难掩几分不可思议还有厌恶。

    他平生最厌恶的便是这种人。

    他似乎没有想到林月汐竟能安然地与汇香楼妓女对阵,竟还引以为傲。

    他突然对她在琴川的营生来了兴致。

    林月汐高兴,仰面看向季瑊,却见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心下发凉。

    两人转身回院,正堂廊下一人负手而立,季元清就站在他身侧。看那人,虽须发泛白,却仍有年轻时的熠熠风采,眉宇间的英气丝毫未受岁月蹉跎,一袭锦袍更衬出华贵气质。

    林月汐远观过去,不禁暗喜,季骆林还是如当年那般模样,只是皱纹稍深。

    若谢梁还在,风采定不会逊色于他。

    “门外何人厮闹?”他沉声一问,不怒而威。

    李伯连忙上前去躬身道“是个疯子,找错门了。”

    “分明是个烟尘女子,还口口声声来寻世子,你当我年迈耳聋了不成?”季骆林言语中几分怒意。

    李伯惊乱,连连道“想来是故意惹事……”

    “季瑊!”季骆林低吼道,“你来说!”

    季瑊微微仰面,举目平视,淡淡地道“有什么好说的。”

    季骆林噎了口气,怒道“败坏我季府门庭!今日起,无我命不得外出,回房自省去!”

    季元清一愣,想要劝说几句,却慑于季骆林威严,终究退却,季瑊盯着季骆林看了许久,冷声一笑,甩手离开。

    林月汐举目看去,不巧与季元清对望,她心头一颤,有了一番算计。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