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杨竹兰周书仁 > 第一千零二章 假的太子吧

第一千零二章 假的太子吧

作者:三羊泰来
    竹兰换好衣服,周家的丫头婆子们早早就醒了,院子里特别的热闹,各房也陆陆续续的来了主院,竹兰去看了闺女后,周书仁才起身。

    周书仁穿着喜庆的袍子,难得没穿的那么厚,竹兰回来仔细看过很满意,“不错。”

    周书仁也满意,谁不想穿的得体,还是家里好,询问着,“闺女打扮的怎么样了?”

    竹兰,“洗漱呢,等一会打扮。”

    周书仁看着外面的天,“今日的天还不错,昨晚刮风,我以为今日不会停,没想到,现在一点风都没有。”

    竹兰笑着,“是啊,好姻缘,好兆头。”

    竹兰和周书仁早饭垫了几口,竹兰就去陪闺女了,大闺女和几个儿媳妇都在,雪晗的嫁衣换上,正在上妆。

    李氏还想摸一摸嫁衣,嘴里一直道:“真好看。”

    当年她成亲的时候,建朝没几年,娘家是真穷,想想当年就心酸,还好给她买了布料做嫁衣,嫁衣还是奶奶给她做的,她的针线活不好。

    赵氏和董氏几个没啥感慨,苏萱想的多一些,她觉得小妹福气好。

    竹兰不喜欢忙忙碌碌的,所以闺女出嫁准备的东西都摆放好,不会出现一时找不到而慌乱,闺女收拾好,还没到接亲的时辰。

    雪晗双手紧握着,她的心脏咚咚的直跳,今日她就要出家门迈向她自己的未来,不,应该是她和容川的未来,不管未来是富贵,还是艰辛,他们是夫妻荣辱一体。

    吹打的声音近了,管家跑进来,“到了,姑爷到门口了。”

    竹兰深吸一口气,“我去主院。”

    回到主院,周书仁已经坐在主位上,竹兰整理下衣摆坐下,儿子儿媳妇们也都过来了,很快容川接了雪晗二人。

    竹兰眼眶都红了,尤其是雪晗拜别父母的时候,声音有些哽咽,“快起来。”

    雪晗强忍着眼泪,今日大喜的日子不能哭。

    周书仁鼻子也酸了,瞪着容川,“记得你的保证。”

    容川发誓,“爹,我一定对雪晗好,绝不伤她的心,我是周家长大的,周家男娃的规矩我一定遵守。”

    周书仁动了动胡子,这小子喊爹喊的真顺口,“嗯。”

    时辰是算好的,有人催,周老大蹲下背着妹子。

    周老大也背过大妹出嫁,可当时他没闺女,对于家闺女没什么感触,现在不同,自己养闺女就想到了日后闺女出嫁的场景,眼眶也红了。

    他现在对未来的女婿没有任何的好感,可惜,他没有怼女婿的底气,谁让他是白身,又一想容川遵守周家的规矩,心里更酸了。

    竹兰等人都出去了,这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流,“我说我不想哭,眼泪自己跑出来的你信吗?”

    周书仁,“信。”

    竹兰拿着帕子擦眼睛,“雪晗特别的贴心,这孩子这么多年最懂事。”

    “嗯,所以你想哭就哭吧,我不笑话你。”

    竹兰瞪眼,“你还好意思说我,瞧瞧你红红的眼眶吧!”

    “我那是被风吹的。”

    “今早谁说今日的天气好没风的?”

    周书仁,“离你太近,被你说话的风吹的。”

    竹兰将手帕丢给周书仁,这人真能扯,他们中间隔着桌子呢!

    吹打的声音越来越远了,人已经离开周家了。

    竹兰有些不高兴,还是现代好,一场婚礼男女方的父母一起见证,一想到这里,竹兰突然笑了,“今日都看不到,公平啊!”

    周书仁一下子反应过来,这鼻子也不酸了,眼睛也不红了,宫里的才是最惨的,“我心情好了。”

    “我也是。”

    宋婆子站在门口听的云里雾里的,不过,老爷和主母的感情是真好。

    今日都知道周侍郎家的闺女出嫁,又是好天气,看热闹的人很多,嫁妆就惊呆了不少人,周大人真是深藏不漏啊,这嫁妆壮观。

    宁侯府,太子等人已经到了,太子亲临,几个王爷也来了,哪怕是势力大受打击的梁王。

    太子爷送的礼一拿出来,震惊了所有人。

    齐王都瞪大了眼睛,回想着自己生辰太子送的礼,这么多年加一起来都没这一对摆件值钱,“这还是太子吗?”

    楚王合上下巴,他们还在宫内的时候,太子送礼永远是包装最好,礼物最便宜,这人脸皮厚,出宫后,太子就中规中矩的送礼了,但是都不值银子,只是脸面好看。

    楚王,“应该是假的。”

    梁王心里火烧的一样,他登的多高现在摔的多惨,阴阳怪气的,“太子对宁家能不大方吗?我们可比不了宁家。”

    宁绪当没听到,依旧等着儿子回来。

    太子爷微笑,“老四知道就好,至少宁家是孤的母族,而你们可一直想将孤拉下来,孤能大方吗?”

    屋子里的宾客安静的很,哎呦,太子还是第一次这么怼人,这还是温和的太子?

    齐王撇嘴,这才是太子的本性,以前私下怼他们,面上永远是个会装模作样的太子。

    梁王,“太子话可不能乱说。”

    太子一副你说什么是什么的样子只说了一个字,“哦。”

    楚王差点没笑出声,退后一步躲在齐王身后,清了清嗓子才忍住笑。

    梁王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不能气,可他真的要气炸了。

    张扬缩了缩身子,自从冯家的罪名定下,明年春日行刑后,梁王每次见他都恨不得撕了他。

    还好紧张的气氛随着一对新人进来,终于过去了。

    宁绪坐在主位上有些飘,今日容川拜的是他,皇上一定羡慕嫉妒死了,爽!

    宁国公亲自来的,眼睛红红的,只拿手帕擦眼角的泪水,容川太像大儿子了,最后没忍住,眼泪刷刷的掉。

    宁国公一哭看傻了不少人,随后都反应过来,都说容川长的像宁大公子,看来真的很像。

    太子心里复杂,小弟成亲了,这才是亲弟弟啊,目光看着被齐王拿出来的礼物,肉疼,又一想父皇今早哀声叹气的样子,太子肉痛没了,只觉得特别的舒坦!

    太子想着等回宫的时候一定要多说容川的婚礼,嗯,心里最后的一丝痛也没了。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