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太荒经 > 第二卷 笼中之雀 第一百零二章 来者何人

第二卷 笼中之雀 第一百零二章 来者何人

作者:灵虚阁
    钟夜白与牛斯出了山洞之后,便马不停蹄朝着陈郡赶去。

    待到了陈郡,还未走进郡守府衙,便发现了气氛不太对。

    郡守府衙乃是一个三进的院子,坐北朝南,中央由宽三尺的甬道贯穿。

    一进大门便是第一进,甬道两边是空地,往东是牢房和典吏衙,陈郡的囚犯便是关在这里,而捕快值班时,便可以住在典吏衙之中。往西是膳房和兵器库,陈郡的官军历来住在这里。此地关系重大,从来都有官军把守。

    再往前,通过甬道,穿过仪门,便是戒石坊和大堂,大堂是郡守平日里审案的场所,大堂之下是月台,受审之人便是在这里接受郡守的审判,所以受审之人,在受审之时也被称为堂下之人。大堂的东西两侧分别为承发房和架阁,乃是郡守以及门吏们平日里办公的场所。

    甬道至大堂便打止,再往后便是郡守居所。

    钟夜白和牛斯刚刚跨入郡守府衙的大门,绕过大门之后的影壁,便见甬道两旁有数百人被脱了个精光,身上都是青红交加,显然刚刚经受过拳打脚踢。这数百人均被麻绳捆得结结实实,整齐的跪在甬道两旁,但见钟夜白与牛斯二人进入衙门,眼神中均是饱含泪水,似是喜悦,似有委屈,却大气不敢出一声。

    钟夜白一看这几百人中,竟还有许多熟悉面孔,稍稍一回忆,这不是高坚高兴手下的玄甲军士么?而其余一些,不是郡守沈谦手下的官军又是谁?

    钟夜白心知不妙,定是骷髅山倒塌惊动了上面的大人物,大人物以为自己已经死在了骷髅山内,于是便要拿这些玄甲军士顶罪,如若不然,这陈郡父母官的手下怎会落得如此下场?还有高坚、高兴虽不说是手握重兵,但也算是手握兵权,若不是位高权重之人,谁敢将这二百玄甲军士绑了,而且还要脱光衣服羞辱一番。

    莫不是青州太守来了?

    不对,大玄朝军政分离,太守管郡守,郡守管知县,区域内可以调动官军,如有需要,方能向驻防骠骑将军求援,而各地的骠骑将军,只受所属大将军的节制,比如说青州骠骑将军便是玄甲军大将军、也就是楚王钟岳的节制,蓟州则是受千牛卫大将军的节制,天下十二州,各有禁军十卫和玄甲军驻守,亦只受禁军十卫和玄甲军的节制。

    或许来的不只是青州太守,还有青州的骠骑大将军?

    钟夜白大叫一声不好,赶紧沿着甬道向前跑去,牛斯则紧紧跟在钟夜白的身后。

    跨过仪门,再绕过一面照壁,终于来到了戒石坊,远远的便望见郡守府大堂之上,一位身着银色白盔者坐于高堂,戎甲制作之精美,远非高坚、高兴的玄甲可以媲美,钟夜白虽然并不知道这套戎甲的品级,但光从其制作的精美程度,这高堂上座之人的官位绝对不低。

    此人身旁左边还站着一位身着玄甲的将军,身上玄甲的品级依旧比高坚高兴的高了几个档次,右边则站着一位身着红色官服的官员,官服上绣着仙鹤朝日飞翔的图案,应当是青州太守无疑。

    而作为郡守的沈谦,以及百夫长高坚、高兴两兄弟,则是被麻绳捆了个结结实实,然后扎扎实实的跪在月台之上,接受银甲白盔者的审判。银甲白盔者怒气冲冲,应该是刚刚训斥完三人,三人俯首垂耳,不敢动弹,甚至于银甲白盔者身旁的青州太守都在瑟瑟发抖。

    青州太守站在身着银甲白盔者身旁,还在瑟瑟发抖?这么说,这银甲白盔者的官位还在青州太守之上?钟夜白骇然,大玄朝一共才十二州,青州太守怎么说也算是封疆大吏了,正三品的大员,这银甲白盔者到底是什么来头?

    钟夜白后脊背突然发凉,汗毛倒竖,这人不会就是自己那素未谋面的爹、大玄朝唯一一位异姓王楚王吧?

    要是这人就是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爹,而自己又不认识他,那岂不是要露馅?

    那要不是自己那素未谋面的爹,又能是谁呢?钟夜白摇了摇头,玄甲军、玄甲军,倘若此人是自己那素未谋面的爹,作为玄甲军的大将军,理应身着玄甲才对,银甲白盔,还能叫玄甲么?

    应该不是自己那素未谋面的爹。

    就在钟夜白猜测着这银甲白盔之人的身份,还在犹豫下一步该怎么走时,但见那人已经看见自己,只是一眼,便直接从大堂案台之后一跃而过,连滚带爬向自己冲来,中间两脚踩空摔在地上,均是凭着惯性在地上滚了两圈,向着自己爬来,完全没有了方才训斥高坚高兴两兄弟和陈郡郡守沈谦时的威风。

    但见那人一身肥肉,这几圈滚来,竟是尘土飞扬,连同精美的银甲之上也是蒙尘不少。

    “世子殿下,你还没死,谢天谢地,世子殿下你没伤着什么地方吧?让属下看看,听闻殿下进了骷髅山,属下是一夜没睡,跑死了三匹千里马赶到这里,殿下,都是这几个狗东西,竟然敢让世子殿下以身犯险,属下正要剥了他们的皮,挂在这城头之上,以儆效尤!”这人浑身圆滚滚肥肉,几乎要从盔甲之中挤出来,竟是哭哭啼啼爬到钟夜白的身旁,跪在钟夜白的脚边,边说边拍去了钟夜白靴子上的尘土。

    这人到底是谁?钟夜白脑子里一片混沌,之前向牛斯打听过,楚王钟岳手下的将军有一龙二虎三凤凰之称。

    一龙叫做齐龙骧,其名原为齐元庆,在战国十年中被大将军钟岳收为义子,因为一句“生子当有龙骧志”的诗句,将其改名为齐龙骧。据说齐龙骧为人谦逊,有勇有谋,在玄甲军内颇有威望,在武道方面深得大将军真传,传说目前已经是二品巅峰境,随时可能进阶一品。

    二虎乃是谷志虎和巴泽虎两位将军,也是在战国十年里被收为麾下,两位将军姓名中均有虎字,都以凶残著称,战国十年里屠城的事就少不了这二位的参与,人送外号小人屠,当然,既然这二位是小人屠,人屠的称号楚王钟岳是逃不脱了,只不过朝野上下谁敢在明面上将这顶帽子扣在异姓王的头上。

    至于三凤凰,乃是三位女子,这三位女子有名无姓,一位名叫青鸾,一位名叫丹鸟,一位名叫威凤,三位都是大玄朝不多见的女将军,在战国十年里立下战功无数,甚至于十卫之中的男将也是望其项背。

    很明显,这位浑身肥肉的银甲白盔将军是男的,三凤凰可以排除在外,那就是二虎之一咯?但究竟是谷志虎还是巴泽虎呢?

    钟夜白愣在那里,一时间竟不敢开口,难道说瞎猜一个?猜错又怎么办呢?千万别自己那个素未谋面的爹还没见到,楚王府的大门还没进就漏了馅。

    而钟夜白不开口,这位浑身肥肉的将军便不敢起身,一时间场面极度尴尬。

    就在这时,一个身着青色宝甲的女子直接从大堂屋顶上飞出,直向钟夜白而来。

    不会吧?一个还没猜出身份,又来一个?

    头疼,实在头疼!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