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太荒经 > 第二卷 笼中之雀 第一百零三章 牛斯被打

第二卷 笼中之雀 第一百零三章 牛斯被打

作者:灵虚阁
    只见这身着青色宝甲的女子飘然而至,俊秀的脸庞上看不出经受过风霜的洗礼,虽说是一名女将,但眉宇间却散发着一股男子也少有的英气,见到这女子的第一眼,钟夜白想到的第一个名字便是花木兰。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若不是这女子身着阳刻着凤羽的青色宝甲,钟夜白真要把这女子认作是男人,当然,是那种眉目清秀的男人。

    

    “世子殿下,还好你没事!”女子来到钟夜白身旁,轻轻拍了一下钟夜白的肩膀,关切的望着自己,嘴角露出兴奋的笑容,眼泪却在眼眶中打转,却又努力不让眼泪漫出眼眶。

    

    钟夜白看得出来,这名女子对自己十分关心,或者说应该是对世子殿下十分关心,如果自己穿越过来不是进入了这副皮囊,这女子也没理由对自己如此关心。

    

    但这位女子是谁呢?

    

    钟夜白看着女子身上的青色宝甲,上面阳刻着凤羽的图案,难道是青鸾?

    

    但青鸾身着盔甲就一定是青色的么?这贸然的猜测,很有风险。况且,这女子看向自己的眼神不一般,就算这女子就是青鸾,那么自己到底应该称她为什么呢?

    

    青鸾将军?青鸾姐姐?那如果人家是妹妹呢?

    

    钟夜白一阵头大,思来想去,还不如趴在自己脚边这个浑身肥肉的银甲将军容易打招呼呢,实在猜不出来名字,叫人家一声兄弟总没错吧?

    

    如果比自己大?可以叫他兄弟!

    

    如果比自己小?不不不,没有这个如果!钟夜白又看了那银甲将军一眼,这厮长成这番模样,年纪决计不可能比自己小!

    

    但到底应该称呼他们什么呢?

    

    钟夜白还在犹豫,那身着青色宝甲的女子便一脚把趴在钟夜白脚边的那个银甲胖子踢出三丈外,怒道,“巴泽虎,你就只会杀人,如果世子殿下真的遇险,你杀了那三个狗东西有用么?”

    

    当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啊!正愁如何称呼这银甲胖子,这身披青色宝甲的女子便给自己送上门来了。

    

    但这个女子又是谁呢?当真是青鸾么?但三凤凰不是排名在二虎之后么?怎么这女子竟然敢一脚将巴泽虎踢飞,而且这一脚踢得可不轻啊,要不然巴泽虎也不会飞得这么远,让钟夜白看着都疼。

    

    但见那巴泽虎被踢飞之后,竟然又连滚带爬回来了,中间不带一点停滞,仿佛没事人一样。

    

    “青鸾妹妹,你这一脚可真够狠的,巴泽虎我都差点经受不住你这一脚,吐血而亡了!”巴泽虎嬉皮笑脸向女子道,满脸满身的肉颤颤巍巍,显得十分的油腻,配上这一身银色宝甲,当真显得违和。

    

    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但这巴泽虎嬉皮笑脸而来,却再次被青鸾一脚踢飞,怒道,“跟你说过,我最见不得你嬉皮笑脸的样子,真的很丑,丑得让人反胃!”

    

    青鸾对巴泽虎那是稍不如意便是拳脚相加,对钟夜白却又是关爱有加,眼见钟夜白身上没有伤,只是额头上有些磕破(山洞中撞在空为和尚座下的巨石上),便向钟夜白道,“世子殿下,属下听闻探子来报,说是你带着一个胖子就进了骷髅山,这不听不要紧,一听陪你进山的是个胖子,我就知道要出事,紧赶慢赶,一日之内便跑死了三匹千里马,得到的消息竟然是骷髅山塌了!这巴泽虎虽然胖,但也算是有情有义,一听说世子殿下还在山里没出来,二话不说便把这青州太守和他的人马全带到了已经变成了天坑的骷髅山,那个刨啊,跟土耗子似的,直到刨出了汪洋的血水,方才作罢,直接在天坑里面就哭了一夜,才被我打晕了抬回来。这不,一醒来,这死胖子又开始折腾,把陈郡郡守和护送你的那两百玄甲军全抓了起来,说要挨个施以酷刑,为世子殿下报仇!”

    

    钟夜白微微皱眉,这青鸾姑娘是不是对胖子有什么成见?

    

    就在这时,牛斯气喘吁吁冲到月台之下,但见月台之上跪着沈谦和高坚、高兴两兄弟,一个银甲白盔的胖子将军刚好滚到自己的脚边,腾起满院的灰尘,月台之下一个身着青色宝甲的女子正站在世子殿下身前面带怒容,而世子殿下则是稍稍皱眉,似有不悦!

    

    难道这女子是来刺杀世子殿下的?要不然为何将护卫世子殿下的高坚、高兴和两百玄甲军都捆了起来,要不然世子殿下为何要愁眉不展?这刺客好生厉害,竟然能想到在郡守府内守株待兔,等着世子殿下自投罗网。

    

    想到这里,牛斯也来不及考虑对手的实力,直接一甩手袖,将身上仅剩的三张火符一起抛向青甲女子,同时怕钟夜白反应不过来,赶紧大叫道,“世子殿下,火遁!”

    

    “别……”钟夜白想赶紧阻止牛斯的行为,但哪里还来得及,话才出口,牛斯的手袖中便已飞出三枚符箓。

    

    经过骷髅山一役,牛斯对符箓之道越发的熟稔,但见三张火符刚刚飞出牛斯的手袖,便如离弦的箭羽一般,飞速向青甲女子射去,然后在距离青甲女子身前七尺处突然开始焚烧,然后化为三团熊熊火焰。

    

    火焰之烈,虽然离地三尺,但竟让月台之下的草坪在一瞬间变得枯黄。

    

    火势之汹涌,便是一个眨眼的功夫,便将青甲女子和钟夜白二人尽数包裹在其中。

    

    “砰!”牛斯刚刚抛出三枚符箓,胸口便遭一记重击,原来是那名银甲白盔的肥肉将军不知何时跃起,凌空便是一记飞腿,直接踢在牛斯的胸口,牛斯立即如一片秋风中的落叶,飘然向后砸去。

    

    而就在那名银甲白盔肥肉将军的那一记飞腿即将踢在牛斯胸口之时,火焰之中突然射出一条锁链,刚好拴在银甲白盔将军的踢出的那只脚踝上,巴泽虎立即感到被一股真元力量所束缚,这一记飞腿瞬间便被卸去了分的力量,但还是结结实实的将牛斯踢得直接飞出了一进院子,重重砸在了郡守府一进影壁上,半边影壁轰然倒塌,牛斯大大吐出一口血来,说了一句“好奸诈的刺客,竟然伪装成被打的人。”

    

    说罢,头一低,便晕了过去。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