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农女彪悍 > 第八十一章 怎么好意思

第八十一章 怎么好意思

作者:泗潞
    王德昌见过宁死不屈的人吗?

    见过!

    战后抓获的敌军俘虏。lns

    王苗苗与之比起来呢?

    王福顺必须得承认,并无不及。

    “你想打死她吗?”在他扬起第十一鞭的时候,刘秀一把把藤编抢了过去,扔得远远的,护在王苗苗身前,怒瞪他。

    “你给我让开!”王福顺呵斥她。

    刘秀母鸡护小鸡,脖子一梗,吼回去:“让屁让,让开让你把她打死吗?打野猪没打出事来,倒是让你给打成这样!”

    “你知道什么,这叫教育!她今天敢去打野猪,以后是不是还敢打大虫,打熊瞎子!”

    刘秀语塞:“那,那也不能像你这样把她往死里打啊,你看她那样,像是能解决问题的样子吗!”

    “那你要我怎样?啊?”王福顺有些控制不住,爆发。

    刘秀张了张嘴,两相无言。

    十鞭下去,王苗苗至始至终,哼都不带哼一声,眼里连点泪花都没有,更别说求饶的话。

    他下手不轻,就是大人都承受不住。

    她现在才多大,不过十一岁的年纪。

    “你们就惯着她吧!”王福顺知道今天是拿她无法,袖子一甩,走到一边。

    刘秀见状,赶忙把跪在地上的王苗苗拉了起来,拉进房间,张良芬几个女人也赶忙跟上。

    “苗丫头,赶紧把衣服脱下来让奶奶看看。”刘秀想想那抽下去的十鞭子就心疼的不行,想要看看王苗苗的伤势。

    张良芬更是心疼的落泪,王苗苗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打在她身,痛在她心。

    “我没事。”王苗苗躲过刘秀伸向她的手,拒绝。

    她不喜欢别人看她的身体。

    刘秀气得拍了她屁股一下:“你这死丫头,咋就这么倔呢?快点,脱衣服!奶奶给你抹点药酒,好得快些!”

    说完,几个女生围上来,硬是给她脱了。

    “嘶……”

    衣服脱到一半,都不得不停下。

    王苗苗身上的衣服,已经跟背上的血肉粘住,若是用力,必定血肉模糊。

    “苗丫头,你不是说,你没受伤吗?你这丫头怎么撒谎啊?”刘秀手指颤抖着轻触王苗苗后背上的伤口,心惊不已。

    张良芬看着那伤口,眼泪流得更凶。

    王苗苗自己把手伸到背后摸了摸,摸到了些血渍,哦了声,道:“打了几遍,破皮了,没事。”

    说罢,在几个女人的惊呼声中,唰的就把衣服给脱了下来,扔到一边。

    “不是要给我上药吗,可以了。”

    刘秀几个颤抖着嘴唇,手指触上她后背渗血的伤口,颤声问道:“你都不怕疼吗?”

    王苗苗回头,不解:“你们怎么都喜欢问这个问题?”

    “嗯?还有谁问过吗?”

    王苗苗愣了愣:“没。”又转回头去。

    刘秀几个面面相觑,最后无奈叹息。

    出去端热水拿帕子,进来给她擦拭伤口。

    王福顺看着连续两盆血水被端出来,心紧得不能再紧。

    他下手有这么重吗?都打出血了。

    这伤得咋样啊?

    严不严重?

    越想越是焦灼,在院里团团转。

    想问要不要去请大夫,又碍于在儿孙面前,不能落威严。

    刘秀可不这么想,出了房间就指着王福顺鼻子骂:“王福顺,你是腿瘸不是瞎,没看着这都打出血来了吗,还不去喊大夫还在这儿端着你一家之主的臭样给谁看呢啊?你这个死老头咋个就这么狠心呢你?你信不信……”

    剩下的话被王德昌给她捂嘴里了:“娘,你少说两句吧,德仲已经去喊大夫了。”

    刘秀推开他,哼声:“到底还是当爹的心疼女儿啊,哪儿像当爷爷的,就是个黑心肝儿的死老头!”

    “你”王福顺指着刘秀,气得七窍生烟,心率不齐。

    “指什么指,呸!”说罢,就进了房间,门也被轰的甩上。

    王福顺脸色青黑,甚至有些后悔,他怎么娶了个这么个不讲理的泼妇进门,家门不幸啊!

    孙大夫来得很快,在瞧过王苗苗的伤势之后,没忍住好奇,问了问:“这小丫头是犯了啥错呀,打这么狠?”

    刘秀在家泼,在外还是顾着一家人脸面的,尴尬笑笑:“唉,还不是孩子不听话,让她不要上山,她非不听,这次还跑深山里去了,你说深山多危险啊。”

    孙大夫啧啧摇头:“确实危险,您这孙女儿胆子还真是大,我都不敢跑深山去咧。”

    “可不是,这不她爷被气狠了,下手也就重了些。”

    “原来如此。”孙大夫表示了解,给她拿了瓶外敷的药粉,嘱咐让她好好休息后就离开了。

    小愿看着趴在床上任由刘秀她们折腾的宿主,幽幽叹气:“宿主,你但凡多听一点我的话,也不会弄成现在这样,如今只能乖乖躺床上养伤,开心了吧!啥事儿都不用做了!”

    王苗苗淡淡嗯了声,就没了声音。

    小愿无奈,看了眼自己系统空间堆成山的野猪,又开始烦闷。

    宿主也忒会给它找事情了!

    王福顺在门外等了许久,直到刘秀出来,赶忙把她给拉到僻静的地方。

    刘秀见他半天不说话,光把她给看着,嗤笑:“把我拉这儿来是要干嘛,没事儿我还有事情要做呢。”说罢,就要走。

    王福顺一把把她给拽了回来:“你知道我要问啥!”

    “呵,我不知道!”刘秀也是个火爆脾气,冷哼道。

    “你”王福顺还真拿她无法。

    好半晌后,王福顺犟着脑袋,还是开口问道:“苗丫头,她,怎么样了?”

    刘秀抱臂,挑眉冷笑:“这会儿知道关心那丫头了?早干嘛去了?”

    王福顺脸红脖子粗:“我怎么就不关心她了,难不成放任她继续下去?真这么下去,哪天死在山上都不知道!”

    “那你也轻点啊!那丫头吃软不吃硬,你给个两鞭好生说几句,她保准能听进去!”

    “那你倒是早点拦住我啊!我都打十鞭了你才拦!”

    刘秀没想到,这死老头子居然会反将一军,指着他鼻子骂道:“你这句话是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

    王福顺下巴高昂:“我怎么不好意思了,以前你……”i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