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根在东方 > 第37章 未雨绸缪

第37章 未雨绸缪

作者:砚五
    2月25日清晨,独立团率先向砥辛里攻击前进,一路上几乎没遇到美军有效地阻击,于上午十点顺利拿下凤头里,凤头里仅有一个连的美军防守,跟战前预测的一样,美军一触即溃迅速逃回了砥辛里,独立团迅速构筑北梁山工事,七十七军三零三团的两个营以及炮兵团一营也都上了北梁山。

    徐卫国、苗青、柳义章还有张学年,他们几个人轻松地谈笑着,“大家看,砥辛里就在我们脚底下,我刚才联系了其他三个团,他们也提前进入了阵地,吴军长与王参谋长马上就到,没想到我七十七军这么顺利就对砥辛里实现了合围,美国佬现在已是瓮中之鳖啦。”徐卫国站在指挥棚下通过望远镜看着三公里之外的砥辛里,不无得意地给大家说着,听口气甚是轻敌。

    苗青无不羡慕地说,“你徐老虎就是命好,白捡了一个大便宜,天时地利人和,你全占了,一个只有二千多守敌的砥辛里,兵团调动了七千多人来攻打,虽说敌人的炮兵火力比我们确实强大,但拿下砥辛里应该十拿九稳。”柳义章一声不响,从我军对砥辛里周围的美军进行攻击开始,美国佬稍作抵抗就仓惶放弃阵地逃回砥辛里,好像故意等着我军来围歼他们,义章越想越感到蹊跷,他平时也听吴祥森说过联合已被我志愿军打怕了,可是也不至于蜷缩在狭窄的山谷等着被消灭呀,他们完全有机会跑掉的,却要坐以待毙,为什么?这个疑问在义章的脑子里不住翻腾,以至于徐卫国跟他说话也没听见,徐卫国看着走神的义章尤为可爱,两眼微微眯缝着,双眉紧锁,眉宇间一个清晰的‘川’字,嘴里还自言自语,他和苗青、张学年都知道义章善于思考,胸中有沟壑腹内藏锦绣,也就没再打扰他,徐卫国拿起望远镜继续向砥辛里看去

    伴随着一阵急遽的马蹄声,独立团通讯员李少华前来报告,“徐团长,吴军长他们到了。”徐卫国他们赶紧迎上前,吴祥森、王石光带着警卫连风尘仆仆地赶来,砥辛里一战事关全局,他们必须亲自坐镇才放心,吴祥森多年来,硬仗和恶仗一向倚重徐卫国,他心里清楚,单论徐卫国的军事才能和资历,当个副军长都绰绰有余,由于各种原因一直屈居团长,在七十七军所有的步兵团中,独立团的实力超强,砥辛里战役自己是指挥,仅挂名而已,实际指挥作战的仍是副指挥徐卫国,兵团也同意这种安排,但凭借多年的战争经验,吴祥森对这次砥辛里战役有一种不祥的直觉,问题出在哪儿一时又找不出来,所以决定亲自到前线指挥部,一旦有意外,也好及时做出调整。

    “徐卫国,现在我军各团是什么情况?”吴祥森边走边问。

    “吴军长,我军其它三个步兵团也都提前进入了预设阵地,炮兵团的三个营也顺利抵达前线,现在就等四十四军负责打援的五个团的情况。”

    “徐团长,四十四军的五个团最迟下午两点穿插到预设阵地,根据董铮副司令员的最新指示,我军下午五点对砥辛里发起总攻。”参谋长王石光回答了徐卫国的问题。

    “徐卫国,敌人的情况有变动吗?”吴祥森通过望远镜向砥辛里瞭望。

    “现在美军全部龟缩在以砥辛里为中心的四五个村子里,美军侦察机来过几次,都是高空侦查。”

    “苗青,炮兵团各营的情况怎么样?”吴祥森转头问苗青。

    “报告军长,三个营共有火炮四十九门,配合独立团的一营有火炮三十门,炮弹三千发,配合三零五团的二营有火炮十门,炮弹一千发,配合三零七团的三营有火炮九门,炮弹一千发,今夜战斗打响后,运输大队与骑兵大队会继续往各阵地运送炮弹。”

    吴祥森听完苗青的汇报,一脸凝重地对徐卫国说,“炮弹缺口很大呀!”

    “是啊,军长,不过砥辛里方圆不过十几平方公里,我们步兵是美军的三倍,占有绝对优势,应该问题不大。”徐卫国自信满满地说道。

    义章认真地听着他们的讨论,这时兵团董铮副司令员的电话打了进来,吴祥森走进山洞拿起了电话。

    “喂,是吴军长吗?”董铮问道。

    “是我,董副司令员,你有什么指示?”

    “吴军长,四十四军的五个团已穿插到位,你七十七军下午五点对砥辛里正式发起总攻,有没有困难?”

    “董副司令员,我军暂时没有困难,目前一切准备就绪,除了炮弹运输有些困难,其他一切正常。”

    “好,砥辛里若有变化的话请随时向兵团汇报。”

    “好的,董副司令员,有困难随时向你报告。”

    吴祥森放下电话,对大家说道,“四十四军的五个团已穿插到位,现在万事俱备,只等董副司令员的一声令下啦。”指挥部里气氛稍微轻松了一些,徐卫国拿着望远镜走出山洞,来到指挥棚继续瞭望敌阵。

    “义章,你有心事?”吴祥森看着疑虑重重的义章,关心地问道。

    “还是对即将打响的砥辛里战役有什么看法?”王石光也跟着问了一句。

    义章没有直接回答两位军首长的问询,他看看王石光,再瞅瞅吴祥森,两人的表情跟徐卫国一样自信,对胜利充满了信心。义章暗想,自己在这个时候说些对战斗有质疑的话,会不会不合时宜?两位军首长看他迟疑,知道义章有所顾虑,竟异口同声地鼓励道,“义章,大胆说,天塌下来有我们顶着!”

    义章从未如此纠结,他见两位首长情真意切,就鼓足勇气地说出了心里所想,“两位首长,说实话,从上午进入北梁山阵地到现在,我心里一直是疑惑重重。”

    “什么疑惑?你说说,也许对战斗有帮助呢。”王石光听到义章这句话,作为参谋长他很敏感。

    “你们看,美军本来完全有机会逃离砥辛里,即使我们七十七军从四个方向几乎同时展开包围的时候,我们围歼砥辛里的作战意图非常明显,美军不可能意识不到,美军的机械化程度很高,他们要跑的话,我们一时很难完成有效拦截,出人意料的是美军却龟缩进砥辛里,为什么?不瞒两位首长,这几个小时我脑子里一直在找答案,直到见到吴军长,我似乎明白了一些。”

    “哈哈哈,我脸上有答案?还是我长得像答案?”吴祥森说完,自己笑了起来,大家也跟着笑了起来。

    义章也微微一笑,接着说,“吴军长,还记得您曾经给我讲过的四平战役?”吴祥森一听到四平,心里就翻江倒海般的难受,当年他还是四野某纵队的师长,四野调动了七个师计七万多人围攻二万守敌的四平,打了半个多月愣是没拿下,最后差点被增援的国民党九十三军和新六军反包围,成为四野军史上最惨烈的战役。

    “对,我是给你讲过。”

    “各位首长,当年陈明仁就是利用死守四平,针对我军围点打援的战术,利用坚固工事把我军死死拖住,以实现对我进攻部队的反包围。而如今美军在砥辛里的排兵布阵非常诡谲,他们能逃而不逃,却把自己置于险境,甚至死地,他们想干啥?难道就如王参谋长战前所分析的那样,敌人仅仅就是想和我们决一死战吗?”

    “对呀,义章,这就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美军屡吃败仗就是被我们打急了,想跟咱们决一死战。”不知什么时候,徐卫国从指挥棚回到山洞,他与美军打交道最多,所以自以为很了解他们。

    “义章,那按照你的思路,美军是把砥辛里当做诱饵,故意引我们上钩,战斗打响后,他们再来个反包围,吃掉我们?”吴祥森听出了义章所要表达的意思,也引起了重视。

    “吴军长,我就是有这个顾虑,也可能是杞人忧天,但直觉告诉我,砥辛里的背后一定有高人指点,否则就凭砥辛里区区一个团的兵力,敌人怎么会如此沉得住气?敌人的飞机也早就该来轰炸了,还能让我们轻轻松松地对他们进行包围,不作任何的挣扎?这也太反常了。”义章一口气说出了心中的疑虑,反而释然了。

    山洞里却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除了柳昚与义章,其他人都是身经百战,此刻他们突然有了一个同样的感受,感觉到自己轻敌了,就如同义章所说的,砥辛里背后肯定有高人操盘。

    李奇微,吴祥森的脑子里一下子蹦出来这位美国战将,李奇微走马上任后,先是战略性放弃汉城,接着又潮水般收复汉城,一进一出,一张一弛,就让‘志司’的首长们和我方的高级将领感受到此人打仗很有章法,接着李奇微又指挥了几次进攻性战斗,仅仅用一个月的时间,就扭转了联合一溃千里的颓势,可以说是力挽狂澜,从军事的角度讲,吴祥森很佩服李奇微的军事才华和胆识,就连彭老总也对李奇微高看一眼,称之为棋逢对手。

    “义章所虑不无道理呀,军长,我们是不是马上向兵团汇报?”王石光显然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经义章这么一说,作为参谋长,他心里比谁都着急,表面一片宁静的砥辛里暗藏杀机,弄不好很容易惹火烧身。

    “怎么汇报?依据呢?仅凭我们的臆想?再说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总攻后看情况再作定夺吧。”吴祥森一锤定音,接着给独立团下了死命令,“徐卫国,阵势已经摆开,打已是不可避免,不但要打,你还要给我狠狠地打,通知其它三个参战团,也要狠狠地打,只要我们短时间内拿下砥辛里,李奇微就是有千条锦囊妙计也无济于事,义章提醒得很好也很及时,独立团作为主攻,一定要率先在砥辛里撕开一条口子。”

    “军长,我向你立下军令状,一定拿下砥辛里,决不让四平的悲剧重演!”徐卫国果敢地表态,他作为团长也参加了四平战役,对四平战役的惨败记忆犹新。他转身对义章一抱拳,诚恳地说道,“义章,谢谢,谢谢你的提醒,本来我是有些轻敌,骄兵必败嘛,一会儿我就让你瞧瞧我老虎团的威风!”义章双腿一并向徐卫国敬礼,“徐副指挥,我柳义章已做好参战准备,只要你一声令下,我随时上阵杀敌!”

    下午五点整,砥辛里战役正式打响,刚开始波澜不惊,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惊心动魄,在朝鲜战场书写了极为惨烈的一笔!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