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根在东方 > 第44章 锋芒毕露

第44章 锋芒毕露

作者:砚五
    美军二十五团的指挥部里也是灯火通明。

    安吉尔正在跟李奇微通电话,“李奇微将军,按照你诱敌深入的战术,我们故意让东线的敌军四零二团攻破两道防线,并占领梅花里,现在科特上尉利用梅花里周围的碉堡群,加上两辆坦克,一个骑兵连,一个步兵连,对梅花里已实现包围,敌四零二团的一千多人插翅难逃!”

    李奇微欣喜地夸赞道,“安吉尔上校,你们都是好样的,告诉科特上尉,敌人很快就会来营救敌四零二团,不能让被困之敌看到任何希望,要尽快的解决战斗歼灭敌人。”

    安吉尔附和道,“李奇微将军,您说的太对了,敌人知道我们包围了敌四零二团后,包围我们的中队迅速发起了猛烈进攻,我最担心的是北线的敌七十七军独立团,他们都是不怕死的疯子,刚刚他们又炸毁了我们两辆坦克,已经突破第一道防线,现在与我军在第二道防线进行激战,我们的工事虽然坚固,但禁不住长时间消耗,他们的士兵源源不断,死了一批,接着又上来一批,这样打下去,二线失手是迟早的事。”

    李奇微正色道,“安吉尔上校,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据我了解你说的敌七十七军独立团,号称‘老虎团’,就像你看到的,这个‘老虎团’从团长徐卫国到下面的营、连各级指挥员,再到士兵都是不怕死的勇士,他们不是疯子,是最勇敢的军人,是值得我们尊重与学习的,如果我们联合有他们一半勇敢的话,也不至于一败再败,你记着,安吉尔上校,只要你不慌,你的士兵就不会慌,敌人即使突破第二道防线,攻进砥辛里,他们仅凭手中的轻武器,在短时间内不可能摧毁我们的交叉防御体系,你们利用砥辛里纵横交错的街道、房舍、碉堡、暗堡等工事,完全可以实现对他们的分割反包围,只要你们坚持到天亮,我就立刻命令早已在砥辛里周边游弋的步兵二十五师,步兵独立七师,向部署在砥辛里外围的敌四十四军的五个团进行凌厉攻击,从而对在砥辛里地区的所有中队进行反包围,我的战术你听懂了吧?安吉尔上校。”

    安吉尔大声说道,“李奇微将军,我听懂了,您真是军事天才,怪难怪大家都认为您会取代麦克阿瑟将军成为朝鲜战场联合的总司令,感谢您,李奇微将军,到目前为止,我能守住砥辛里,都是拜您所赐,您给我的最大的帮助,就是帮助我恢复了自信,给了我战胜中队的勇气,因为有您,我坚信砥辛里绝对不会沦陷。”

    李奇微郑重地说道,“安吉尔上校,战争就是一座学校,中队既是我们的敌人,也是我们的老师,‘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让你用的诱敌深入,反包围等战术,都是从他们多次使用的围点打援的战例中总结出来的,中国还有句老话,‘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就是告诉我们,学生也是可以战胜老师的,所以,安吉尔上校,祝你好运!”

    梅花里,很小的一个自然村,东西长,南北短,村子里大约有二十多座农舍,都被美军改造成军用工事,村里的道路全部硬化,村子向西二公里处,还有一个村子,才是真正的砥辛里,比梅花里要大得多,王鹏躲在村子中央的一座民房里,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自己太轻敌了,一心想立头功,急着拿下砥辛里打出‘豹子团’的威风,轻松突破敌人的第一道防线时,三零三团一营二连的连长赵觉正曾提醒过自己,昨天他们攻打敌人的第一道防线时牺牲了上百名战士,几乎全部死在敌人的坦克与暗堡的强大火力下,连美军步兵的面都没见着,王鹏听了但没往心里去,结果王鹏率领四零二团仅用了一个多小时,就打跑了美军两辆坦克,炸毁了美军十几座暗堡,美军步兵抵抗了十几分钟就被击溃,顺利突破一线和二线,通讯员牛犇要回双荆里阵地向庞立学汇报,被王鹏制止,说一举拿下砥辛里后再让坐镇双荆里的庞立学向指挥部报捷,王鹏压根就没想到被包围的美军竟敢使用‘诱敌深入’这种险招,直到攻打梅花里,他还深信自己的判断没错,因为梅花里太难打了,防御体系异常坚固,交叉火力也是多点开花,更气人的是美军竟然用很别扭的中国话大喊,“死守砥辛里!”王鹏更确信自己攻打得就是砥辛里,付出了近三百多人的惨烈代价,占领了梅花里,让通讯员回双荆里报捷,通讯员前脚刚走,梅花里的周围就冒出了大量美国步兵与骑兵,还有两辆坦克,把梅花里团团围住,这时王鹏才恍然大悟,知道自己中计了,敌人巧妙地利用了‘豹子团’以快著称的作战风格,让王鹏不自觉地认为一些不正常的地方是正常,敌人该软的时候软,该硬的时候硬,把心理战运用到了极致,王鹏悔不该忘记吴祥森军长临战时的告诫,砥辛里背后的实际指挥者很可能是李奇微,王鹏开始组织敢死队突围,二十多个敢死队战士刚冲到村口,就被敌人的坦克、重机枪横扫,惨不忍睹,几次下来,王鹏一看这样硬拼不行,就把兵力散开,利用敌人的工事转入防御,等待救援。

    在双荆里阵地三零三团的团部里,军长吴祥森、三零三团团长庞立学、四零八团团长张文胜、炮兵团团长苗青、警卫连连长柳义章正在研究救援方案。

    吴祥森的神情格外严肃,他分析道,“现在双荆里阵地,我们两个团的兵力大约二千三百人,美军的东线兵力大约一千多人人,坦克五辆,对了,苗青,双荆里阵地上还有多少发炮弹?”

    “报告军长,运输大队与骑兵三连刚运来三百多发,总共有七百多发,够二十四门火炮连续打八分多钟。”苗青不敢怠慢,急忙回答道。

    “苗青,这次你让炮手瞄准敌人阵地的东南角,也就是凤尾里与双荆里交接的地方集中打,那儿敌人兵力相对薄弱。”

    然后吴祥森又吩咐张文胜,“你率领四零八团在双荆里的正前方猛攻敌人的阵地,我亲自率领三零三团和警卫连从东南角突破敌人的第一道防线,然后再突破敌人的第二道防线,直插梅花里。”吴祥森为了救出王鹏,不惜孤注一掷。

    柳义章见吴祥森又要跟古都里袭击战那样以身涉险,赶紧站起来请战,“吴军长,我知道您现在心急如焚,恨不得插翅飞到梅花里,那里有我们一千多名战士亟需救援,但您是三军主帅,不能贸然深入虎穴,义章不才,愿意主动请缨,代你出战,疾驰梅花里救出四零二团的兄弟们,您坐镇凤头里指挥全局。”

    吴祥森毫不犹豫地拒绝了柳义章的请战,他厉声说道,“义章,你替我出战,其勇可嘉,但这太冒险了,你一次攻坚战都没打过,砥辛里防御又固若金汤,你敢打敢拼,视死如归,这种大无畏的英雄气魄全军都知道,但参加战斗跟指挥战斗是两码事,这次救援行动关系到四零二团的生死存亡,还是我亲自出马,你和庞立科留守双荆里作为后援。”吴祥森心里何尝不知义章是出于对自己的安危着想,才提出要代替自己出战,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但要解救危在旦夕的四零二团,除非徐卫国,其他团长还真不行,徐卫国离不开凤头里阵地,只有自己亲自出马,所以他断然否决了柳义章的请战。

    柳义章见吴祥森如此固执己见,显然是对自己的战斗指挥能力没有信心,于是诚恳地说道,“军长,我知道时间宝贵,请您浪费几分钟听完我的建议再作决定。”

    “好,义章,你快讲!”

    柳义章胸有成竹地说道,“我建议炮兵团摧毁的目标仍然是双荆里的正面,也就是敌人的东线,跟前几次击打的目标不变,并且让张文胜团长率领四零八团的一营猛攻东线,给敌人造成我军主力仍在东线的假象,庞立学团长率领三零三团再加上四零八团的二营猛攻敌人阵地的东南角,我率领四零八团的三营、警卫连和炮兵团的骑兵三连攻打敌人阵地的东北角,中间是佯攻,两翼则是主攻。”

    苗青惊诧地问道,“义章,既然两边是主攻,为什么炮兵不打两边,打中间呢,不是浪费炮弹吗?”

    柳义章谈笑自若地说道,“苗团长,你说得一点没错,我就是要浪费炮弹。原因有二,第一心理战,敌人最清楚我军紧缺炮弹,所以认定我们绝不会浪费炮弹,敌人也就算准了我们炮弹打那个方向,就从那个方向突破的战术,我正是要利用敌人的这个心理,让张团长打中间,并且要用大量的手 雷、炸 药包,让敌人更确信要我们主力从东线中间突破来救四零二团了,敌人就会把两翼的优势兵力,尤其是坦克向中间靠拢,借机消灭我们,就类似于我们的‘围点打援’,他们围住四零二团,谁来救就消灭谁;第二两翼主攻而非从一点突破,也是利用了心理战,我们七十七军这是第二次总攻砥辛里,在敌人看来我们除了增加了进攻人数,其它没有变化,他们认定只要把最能打的独立团顶住,就有了不败的底气,我们就是要打破敌人的这个底气,我们两翼突破后,我军其它三个方向的进攻要更坚决,不惜一切代价冲击敌人的一线,能攻破第一道防线最好,即使攻不破也让他们分不出身来对付庞立学团长与我,这时候敌人除了包围梅花里的兵力外,敌人的整个第二道防线基本上是形同虚设,庞立学团长和我再兵合一处,攻击梅花里,王鹏团长从里往外冲,这样在局部也就是梅花里对敌人实现反包围,彻底歼灭梅花里的美军,我们再和王鹏的四零二团兵合一处,让敌人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时我们可以从敌人的内线攻击砥辛里,就像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一样。我们所有的这些调整,特别是前线战士的换防,一定要隐秘行动,不能让美军发现我们变阵了。另外,我还想强调一点,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吴军长一定要稳坐指挥部,吴军长也是我这个战术成败的关键,就是吴军长要对其他三个阵地进行督战,试问除了吴军长,还有谁更合适?”柳义章说完后看着吴祥森,等吴祥森下达命令。

    苗青等三个团长听了柳义章的战术安排纷纷点头,这就是孙子兵法所讲,‘兵着,诡道也!’他们也看向吴祥森,看他有没有魄力让初出茅庐的柳义章担当重任,吴祥森心里五味陈杂,但时间就是命令,容不得半刻犹豫,他一拍桌子,大声说道,“义章,我批准你的请战,各位就按义章说的办,我坐镇凤头里对其他三个战场进行协调指挥,一个小时后,也就是晚上十一点整,炮兵对东线进行炮击为信号,同时对砥辛里发起第三次总攻!”“是!”三位团长给吴祥森敬礼,立即动身去准备战斗了,吴祥森安排柳昚跟义章一起行动,义章没同意,他笑着说,“军长,我不在你身边,让柳昚留下吧,我在前线也安心!”柳义章风轻云淡的样子带给吴祥森莫名的惊喜,他知道只有举重若轻的心态才能临阵不慌,柳义章未来可期!

    吴祥森还是紧紧握着柳义章的手动情地说,“义章,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