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根在东方 > 第59章 再续前缘

第59章 再续前缘

作者:砚五
    柳爱稻把信章领出洞房后,就在一张纸条上写了‘商章哥,酒过三巡后,你来我家书房,我有事找你商议!爱稻。’然后把纸条交给信章并嘱咐道,“你赶快跑到柳宅把纸条交给商章哥。”信章点点头转身就跑往柳宅跑,商章正准备出门参加宴席,差点跟信章撞了个满怀,商章亲昵地把信章抱在怀里,笑着夸奖道,“信章真是个能干的小信使,这个是我对你的奖励。”说着像变戏法一样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枪交给信章,信章用哑语高兴地说道,“谢谢商章哥,我最喜欢给你和爱稻姐传递纸条了。”说完连蹦带跳地跑回柳家大院炫耀手枪去了,信章这几年一直替爱稻和商章传递纸条和情书,大姐爱稻对信章来讲就像娘亲一样,而商章总是能给信章一些小惊喜,不是给他买好吃的就是送他一些时尚时兴玩具,但自从去年柳宅被抄家后,商章一夜之间由有钱有势的公子哥成为穷困潦倒的穷小子,信章年幼,不理解商章为啥好久不到柳家大院去玩了,也不给大姐爱稻写纸条了,但他还时常跑到商章家里玩,并央求商章到柳家大院去找大姐爱稻玩,童言无忌,信章每一句幼稚的哑语却都能触动到商章的灵魂。

    自从柳宅被抄家后,今天是商章第一次踏进柳家大院,王守午和柳文贵一直站在大院门口迎宾,就在客人们基本都到齐的时候,看见商章满面春风地从文梓胡同向柳家大院走来,商章今天特意理了头发,穿了一件崭新的灰呢子长袍,精神饱满,英俊潇洒,一扫先前的颓废,完全就是一年前那个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青年才俊,尽管事先柳老爹单独向守午交待过,商章今天会过来喝喜酒,并要安排他坐贵宾桌,王守午当时半信半疑,因为贵宾名单上也邀请了张禄和张继寿,结果张家父子并没有来,并让妹妹蕙兰捎话说张艳回门时再单独宴请柳老爹、柳文喜和自己,王守午以为柳老爹就是对商章客气一番,出乎意料的是商章不仅准时赴宴,还如此高调,王守午和柳文贵赶紧迎了上来,打倒的是柳文华,商章虽然也受到牵连,但并没有实质性的罪过,大家疏远他就是怕受到牵连,其实心里都很喜欢这个善良和儒雅的后生,商章拱手说道,“谢谢两位长辈在此迎候商章,晚辈现在穷得家徒四壁,唯有以此书信作为礼物,多有失礼,还烦前辈转交给文德叔叔。”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封书信交给王守午,王守午赶紧把书信收好,客气地说道,“商章年轻有为,将来必成大器!”连忙安排站在一旁的忠章引领商章进大院入席。

    今天的喜宴有四十八桌之多,贵宾只有一桌,上座的有张世宝、柳文喜、柳老爹、柳承祖、柳商章、柳文彪、姜丰翼、杨韶碧,柳老爹拉着姗姗来迟的商章,郑重地给大家介绍,“这位年轻人是我的忘年交,叫柳商章,烦请各位以后多多关照。”然后柳老爹把柳水乡乡长柳文彪,黄县县委副书记兼武装部部长姜丰翼,黄县副县长兼商业部长杨邵碧一一介绍给商章,商章不卑不亢地向他们一一问好,同时也向本族的柳承祖和柳文喜问好,唯独没有理睬表哥张世宝,其实些人都知道商章的底细,毕竟一年前柳文华还是黄县炙手可热的人物,是有良田千亩的大财主,这些有脸有面的人物也经常见到柳文华与商章,柳老爹能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公开承认柳商章是自己的忘年交,这足以说明柳商章绝非平庸之辈,首先人品上肯定没有问题,他们也刻意不在酒桌上提及土改运动的事,免得商章尴尬,文喜笑着对柳老爹说,“德哥,今天柳家大院可是高朋满座,这场面好多年听闻了,上次出现这样的盛况还是你当年你成亲的时候,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一晃过去二十多年了。”

    “是啊,德哥当年成亲的时候,我还跟着德哥跑海运呢,那时候柳家大院养了五六艘货船,兵荒马乱的太难了!”姜丰翼想起跟随柳老爹风里去浪里来的往事,如同发生在昨天一般。

    这时王守午来到柳老爹跟前,先把商章的那封信交给了柳老爹,然后笑着对柳老爹说,“姐夫,客人都到齐了,菜也开始陆续地上了,可以宣布开席了!”柳老爹点点头,对柳承祖说,“叔叔,你来宣布开席吧。”柳承祖高声唱礼,“午时已到,现在开席!”

    酒过三巡,柳老爹让人把仁章喊来,开始对参加喜宴的宾客挨桌敬酒答谢。商章站起身来悄然离开酒席来到了柳老爹的书房,柳家大院是三跨院,酒席在前面的两个跨院举行,书房和家庙在最北面的三跨院,商章进来时,爱稻正在看书,整整一年多没有亲近爱稻了,在路上碰面也是擦肩而过,跟陌生人似的,商章想用这种无声的方式告诉爱稻,他不想连累爱稻,但自己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分手两字,如果爱稻这时候离开自己,他不会责怪她,但要让自己主动舍弃爱稻,商章怎么也做不到,即使穷困潦倒一贫如洗,他心中依然坚定地爱着爱稻,但他不想自私地用爱的名义绑架爱稻,让爱稻和柳家大院因为自己的家庭而受到连累。昨天爱稻的一句‘一片冰心在玉壶!’让商章瞬间泪崩,在这个时候还能如此深爱自己的女人,天底下哪里去寻?此刻,爱稻就在眼前,商章竟无语凝噎,眼泪就像止不住的泉水汩汩而出,爱稻抬起头来看着日思夜想的情人,看着这个情深似海的男人,他只要肯跟柳文华划清界限就能够以清白之身立世,或者跟着娘亲离开双柳村去投奔柳魁章,就可以照样过他以前的那种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他都没有选择自私自利的捷径,更没有选择认贼作父的兽行,而是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这一年的分离让爱稻更看清了商章的高贵人品,这是千金难买的光辉人性,这样的男人值得托付终身,哪怕是一生穷困!爱稻用手绢轻轻地擦拭着商章的泪水,自己的眼泪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商章把爱稻搂进怀里,哭着说,“爱稻,对不起,这一年来我不该那样冷落你!”爱稻也哭着说,“商章哥,过去的事,你不必解释,我懂你!你所做的一切我都懂!你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今生我非你不嫁!”

    两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亲吻着

    过了良久,商章问道,“爱稻,你找我有何事相商?”

    爱稻整理了一下衣襟,笑着问,“商章哥,想娶我吗?”

    商章笑着说,“当然了,做梦都想!”

    “这一年多,上门给我提亲的人都快把家里的门槛踩烂了,我和我爹都一律回绝了,一方面考虑到两个哥哥还没有成亲,再就是考虑到你,我和我爹都等着你爹请人上门提亲呢。”

    “爱稻,叔叔同意你嫁给我?”

    “我爹没有明说,但我知道他的心思,信章都知道咱俩相好这么多年了,我爹能不知道?那些上门给我提亲的人,我爹连面都懒得见,不是明摆着心里有谱了吗?我爹就喜欢你这样的男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

    “这些话是叔叔说的?”

    “当然是了,这都是他最近才说的,一年前,你从天上摔倒地上,不但没摔坏,反而摔出一个响当当的男子汉!那个张世宝跟你就是天壤之别,我真为我小姨不值,嫁给了那么个伪君子!他还不如他爷爷张禄坦荡!”提起张世宝,商章就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揍他一顿!

    “商章,还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爱稻,你说得这是什么话!咱俩之间不存在帮忙一说,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那就帮我救救我嫂子吧?”

    “你那个嫂子?”

    “我还有几个嫂子,不就是张艳一个吗?”

    “张艳?我表姐,她怎么了?”

    “商章,是这样的,今晚上邻村的一些地痞无赖可能借着闹洞房的名义来柳家大院调戏侮辱我嫂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堂姐思麦结婚时就遇到过,那帮人就是一群流氓,吹灭蜡烛,啥不要脸的事都能干出来。”

    “不会吧?他们跟咱家又不熟,来闹得哪门子洞房?闹洞房都是熟人才闹,陌生人也进不了柳家大院的门呀!”

    “怎么陌生了?附近这几个村子里的无赖有几个不认识仁章和张艳的?他们平时闲着没事到处瞎溜达,那村有几个美女清楚的很,他们现在都知道我二哥不在家,没人能镇得住他们了,我跟你说这都快急死我们了,张艳、卫稷还有王卉她们都急坏了,我知道你和我二哥一样也学过武术,这双柳村除了你再也找不出更好的人选了。”

    “闹洞房还这么荒唐?那我今晚怎么也得过来帮忙!我倒要看看谁敢对张艳无礼!”

    “商章,你同意帮忙了?我就知道你深明大义不会和张世宝他们一般见识!”爱稻高兴地笑了起来。

    “爱稻,我扔掉张艳送去的面粉,是不想接受这嗟来之食,并不是针对张艳的,是对我外公一家人的不屑,张艳是我表姐,又是你嫂子,我岂能袖手旁观?”

    “商章,现在我二哥不在家,我爹年纪越来越大了,大哥担不了事,智章和信章都还小,以后柳家大院很多事还都需要你多分担呢,你快回去参加宴席吧,千万别让我爹喝多。”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