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根在东方 > 第68章 冰释前嫌

第68章 冰释前嫌

作者:砚五
    柳老爹搀起张禄,把他扶到太师椅上,吩咐张艳用湿毛巾擦拭一下张禄的脸,自己也洗了一把脸。

    三人正式落座,张艳见柳老爹脸色缓和了许多,就给张禄和柳老爹斟满酒,柳老爹笑着说,“小艳,这里没有外人,你也倒上吧,陪着我俩喝个痛快!”

    张禄也笑着对张艳说,“小艳,俗话说的好,宰相肚里能撑船,文德少爷是真男人,胸襟坦荡,洞察秋毫,你爷爷我今天又受教了,你能嫁到柳家大院,能成为文德少爷的儿媳,就是咱老张家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柳老爹真诚对张禄说道,“张老爷子,从现在起不要再称呼我文德少爷!这个称呼三十多年前还行,那时三嫚跟我。”

    柳老爹情不自禁地说出张三嫚,意识到在张艳面前谈这些不合时宜,他马上改口道,“张老爷子,你还是喊我文德吧,我听着舒服,我俩整整有二十五年没坐在一起了。来,为逝去的光阴,为往事干杯!”柳老爹举起酒杯和张禄的酒杯碰了一下,俩人一饮而尽。

    张艳一声不吱,只是利落地给他俩倒酒夹菜,眼前的这两个男人是她一生中最重要的人,都是她的人生导师,张禄陪伴她走过了十九年的光阴,教给了她一身的本领,包括如何应付各色男人,而柳老爹将引领她在将来漫长的岁月里乘风破浪,重振柳家大院,柳老爹在她的心中就像大海一样深不可测,就像刚才,引以为傲的爷爷在柳老爹面前卑微得就像一颗尘埃,而柳老爹就像一座屹立不倒的高山!

    “文德,我早就想跟你敞开心扉彻夜长谈了,否则我死不瞑目,但一直没有机会接近你,你是最有可能成为我姑爷的男人,但造化弄人,三嫚没有福气嫁入柳家大院,好在上天垂怜,让我的乖孙女如愿以偿地嫁进柳家大院,并且是你用八抬大轿把她风风光光地抬进柳家大院,那一刻我就知道你已经原谅了我,文德,你的心胸也许是你年轻时跑海运所历练出的,真的像大海一样宽广,你竟然手里拿着这块腰牌二十多年”说道这儿张禄又控制不住哭了起来,这块刻着自己名字的腰牌,是当年自己和姜俊卿暗通款曲时私下赠与的信物,也是姜俊卿上吊自杀的证物,张禄不知道,柳老爹手里曾经还有一封姜俊卿临死时写给儿子柳老爹的遗书,那封遗书,柳老爹看完后就毫不犹豫地烧毁了,姜俊卿在给柳老爹的遗书里百般为张禄开脱,并告诉柳老爹张禄多次救过柳衍祖的命,所以这么多年柳老爹才忍而不发,他一直在观察张禄的真正面貌,结果发现张禄为人处世颇有章法,是个真男人,曾经的过往让柳老爹深深明白,人心似海,人性似水,人生如梦,那些标榜自己是君子是圣人的人,无一例外的都是伪君子真小人!

    “爷爷,我爹说了,过去的恩怨都路归路桥归桥两清了,你就不要纠结在往事里不能自拔了,现在咱们是一家人,爹对我胜似亲爹,你应该高兴才是,咱们喝酒,菜都凉了。”在张艳再三劝慰下,张禄止住悲伤,睹物思人,让他更加思念死去多年的姜俊卿。

    柳老爹端起酒杯,轻吟道,“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张老爷子,老亲家,还是那句话,与往事干杯,珍惜曾经所有!”说罢一饮而尽!

    张禄端起酒杯,饱含深情地说道,“文德,你说的没错,你选用杜甫的这首诗作为邀请函,我备受启发和感动,士为知己者死,我侍奉过柳家大院三代主人,代代都对我恩重如山,如今你我冰释前嫌,又结为儿女亲家,这是我多年的夙愿,三嫚没有实现,张艳帮我实现了这个愿望。人生真得就像一场梦,真似幻,幻如真,缥缥缈缈,一生就悄无声息地过去了,但日月仍存,江河照流!你说得对,与往事干杯,珍惜当下所有!”张禄也是一饮而尽。

    “张老爷子,三嫚也不能说没有实现你的愿望,我和她虽然没有结为夫妻,但她的儿子商章和我的女儿爱稻喜结连理,这也算是我俩缘分的延续吧。”

    张禄点点头,他对柳老爹的这个决定并不意外,别人都躲着柳文华和商章,生怕惹火烧身,但柳老爹独辟蹊径,不走寻常路,他看得远看得准。

    张禄有意问道,“文德,你这个时候选择与柳文华联姻,就不担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现在政治斗争毕竟是日甚一日啊!”

    “张老爷子,对于权势和财富,可以投机取巧甚至巧取豪夺,但对于人心,只能以诚相待,不是说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嘛,商章和爱稻经过这一年多的沧桑巨变,经受住了世俗的考验,有情人终成眷属,我经历过与三嫚的情感波折,决不能让悲剧在下辈身上重演!至于政治斗争,我不是没有考量,柳文华有没有所谓的那些罪状,历史自会给以交待,但商章是清白的,新中国总不至于一人犯法株连九族吧,商章最多就是一辈子做个田舍郎,那又有何妨?!功名利禄本来就是水中月镜中花,而真情实感才是明月山川!”

    张艳夹了一块鸡块放到柳老爹的碗里,娇媚地说道,“爹,你都快成了老学究了,跟我爷爷一唱一和倒很投机。来,儿媳妇我敬你一杯!”说着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张禄笑眯眯地看着张艳孝敬柳老爹,他知道凭着张艳的品貌这么快就取得了柳老爹的欢心和宠爱是意料中的事,张家从此在双柳村算是真正扎下了根!

    “小艳,你先回避一下,我想跟你爹谈一些柳家大院的往事。”张艳答应一声站起来就要走,被柳老爹拉住,他对张禄平静地说道,“张老爷子,你最清楚,我娶张艳进柳家大院就是请她来当柳家大院的女主人,甚至将来接替我当双柳村的村长和柳氏宗族的族长都不无可能,我对她是完全的信任,没有秘密可言,我让她参加咱俩的密会,就是要让她知道人性的多面性,家丑不可外扬,但她不是外人,她是柳张艳,是我柳家大院的女人,并且是女主人,你但说无妨。”柳老爹心里明白,即使让张艳暂时回避,日后难免张禄还会告诉张艳的,不如现在坦然面对,对张禄和张艳来说都是一种信任。

    张艳感动地对柳老爹说,“爹,谢谢你对我的宠爱和信任,但我觉着还是回避得好,这毕竟牵扯到长辈,我正好把菜拿回去再热一下。”柳老爹对张艳的回答非常满意,他笑着说,“那好吧,小艳,就按你说的办。”张艳把菜收拾到食盒里,在张禄脸上亲了一口,朝柳老爹微微一笑就离开了书房。

    张禄刚要跟柳老爹讲话,张艳又神情紧张地折返回来,她伏在柳老爹的耳边颤抖地说道,“爹,有情况,你跟我出来一下。”柳老爹听张艳的声音就知道发生了大事,他起身跟张艳走出书房,张艳没有说话,只是指了指窗户底下的脚印,柳老爹弯腰仔细察看,发现从书房的窗户底下一直到院门口,贴着墙根有一溜浅浅的脚印,从脚印的大小来看应该是女人的或者孩子的脚印,柳老爹也是一惊,赶紧抬头察看书房的窗户,发现窗棂纸被戳了一个小洞,这下子让柳老爹大吃一惊,绝对有女人来偷看和偷听了他和张禄的密会,这可非同小可,幸亏张艳懂事坚持要回避,否则最重要的谈话也可能被偷听,柳老爹现在没心思分析是谁干得,他必须趁热打铁从张禄哪儿了解到父亲大人的下落,于是他俯身贴着张艳的耳朵小声说道,“小艳,你做的非常好,你继续假装不知道有人偷听过我们谈话,不要声张也不要暗中调查,这事我会处理好的,现在当务之急是完成我和你爷爷接下来的密谈,你回家后就不要过来送菜了,在家好好休息。”张艳深情地看了一眼柳老爹,嘱咐到,“爹,我走后你把院门从里面反锁上吧。”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