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根在东方 > 第76章 舌战房长

第76章 舌战房长

作者:砚五
    虽然说张艳和仁章是自由恋爱,但代表柳家大院正式向张家提亲的人正是柳文喜,这对张艳来说,柳文喜就是自己的贵人和恩人。

    柳文喜先天失明,但极其聪慧,博闻强识,精通《易经》,易经通,百事明,平日里对十里八乡的乡亲,诸如孩子走失、牛马被盗、婚丧嫁娶等等大事小情都能算得不离十,对人情世故更是有独到见解,表面看靠一副‘铁嘴’吃四方,实则是世事练达早已参透人性,他认识的人多如牛毛,但唯一的朋友就是柳老爹,并且是生死之交,如今女儿大爱和智章又结下了娃娃亲,两家是亲上加亲,大爱自幼就启蒙国学,深得文喜真传,对古籍经典融会贯通,没进一天学堂,却能出口成章,一册《文心雕龙》倒背如流,深得柳老爹的疼爱,视如己出。

    张艳自从目睹了柳老爹宁可舍命也要从冰窟窿救出柳文喜后,爱屋及乌,她对这位其貌不扬的‘柳半仙’开始刮目相看,对他毕恭毕敬,不敢有丝毫怠慢。

    “仁章媳妇,我和你叔公等几个长辈正在商讨厚章的牌位能否进柳氏祠堂,大家也想听听你的意见。”文喜最清楚柳老爹竭力提携张艳的心思,所以他就积极帮着张艳拥有在柳氏宗族的话语权,从而渐渐提升张艳的社会地位。

    “文喜叔,这可是咱柳氏家族的大事,我一晚辈不宜置喙。”张艳客套地推辞。

    “仁章媳妇,话不能这么说,你现在可是厚章殡葬的副主管,也是我德哥的左膀右臂,德哥是族长,又是厚章的亲叔叔,在厚章的牌位进宗祠这件事上不宜说话,他让我们几个先拿出个态度,最后由他来拍板,大家都想听听你这个副主管的意见,你就别客气了,大家都在西屋候着你呢。”

    张艳转身地对仁章说道,“仁章,灵堂离不开咱自家人,特别是傍晚厚章的灵柩运回来以后,需要家人守灵,智章、信章、书章、诗章几个男丁都太小,你和忠章大哥就负责守灵,大嫂林绮负责照顾你们的饮食,我就先到其它屋忙去了。”

    仁章和忠章都点了点头,忠章感激地对张艳说,“弟妹,辛苦你了。”

    张艳搀着文喜来到西屋,屋里乌烟瘴气,十几个大老爷们一边吃烟一边激烈地争论着柳厚章的牌位该不该进柳氏祠堂。

    前街的柳彧祖最为激动,他六十开外,须发皆白,在柳氏宗族中担任房长,家族地位仅次于柳老爹,他扯着大嗓门说得,“大家都不要吵了,按常理讲凡是柳氏子嗣,只要生前没有做过太出格的事情,死后其牌位都可以进柳氏祠堂,但几百年来,双柳村柳氏一脉繁衍至今已有成千上万的先人去世,若每个人的牌位都进祠堂,那再大的祠堂也摆放不下成千上万个牌位哪,所以从雍正年间,柳氏族规就规定只有对柳氏宗族做出重大贡献的柳氏子嗣死后其牌位才有资格进祠堂,以供后人供奉,鉴于此,我坚决反对柳厚章的牌位进祠堂,原因有三。首先,柳厚章没有成家,更无后人,老祖宗说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其次,柳厚章无功无业,据说他刚进朝鲜境内,美国佬的影子都没见着,就被炸 弹炸死了,寸功没立,家业就更不用说了,柳家大院的江山以及双柳村所有柳氏宗亲的福祉都是族长柳老爹打下的。最后,柳厚章无德无望,柳衍祖的牌位之所以能进祠堂,不仅仅因为他曾是族长,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德高望重,一生都在革命,写过很多针砭时弊的文章,其功德世人皆知,柳厚章无只字片语警示世人,有何资格与先祖同列,让我辈和后人供奉?”

    听了柳彧祖的发言,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除了吧嗒吧嗒地抽烟声,大家都低头不语,很大程度上都表示赞同。

    文喜清了清嗓子,朗声说道,“各位,厚章的牌位能否进祠堂大家都已经畅所欲言,柳房长所云也只是一家之言,现在我想请大家听听柳张艳的意见,她是我们柳氏宗族的新兴力量,大家也都看到了她在喜宴上的出彩表现,那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这次厚章的殡葬,族长委任她做副主管,也是看重她出色的办事能力。”

    “好,那我们就听听柳张艳的意见。”柳文庭立即附和文喜的建议,他的儿子柳徽章也在朝鲜战场,当然希望柳厚章能得到柳氏宗族的认可。

    这时柳老爹和柳文正也从书房来到了现场,哥俩并没有进去,而是不动声色地站在门外听着屋里发生的一切。

    张艳被烟熏得连连咳嗽了几声,她用略带悲愤的声音说道,“在座的都是我的长辈,也是咱柳氏宗族的中流砥柱,大家都认为,我爹作为族长同时又是厚章兄弟的亲叔叔,在对厚章的牌位能否进祠堂这件事上应该避嫌,我认为这一点就不对,自古就有举贤不避亲之说,更何况我爹的为人众人皆知,胸襟坦荡,光明磊落,大公无私!我敢说,我爹在对待厚章这件事上绝不会有私心,今天牺牲的是厚章,明天呢?我们双柳村是去了十三名后生哪,除了王守疆,那十二名可都是咱柳氏子弟,我现在非常鲜明地表明我的态度,厚章兄弟的牌位不仅要进柳氏祠堂,而且要以最高的规格为他办理后事,我的理由也是三个。首先,厚章既有家也有后,按照柳房长的说法无后就不孝,这个观点我实在不敢苟同,且不说这个观点是封建思想的产物,曾高祖柳高瑭的牌位在祠堂中列在最高处,他也是无后的,他跟厚章一样也是死在战场上,是为了救兄弟柳高璜而死,被公认为我们柳氏宗族的英雄,厚章可是为国而死,他不仅是我们柳氏宗族的英雄,更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英雄,柳家大院是他的家,新中国更是他的家!柳家大院所有章字辈男儿的子孙都是厚章的子孙!其次,厚章兄弟在彧祖爷爷的眼中无功无业,此言更是大谬,何为功业?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杆秤,功名利禄人皆求之,‘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厚章兄弟和其他十二名双柳村后生赴朝作战,追求的绝不是这种所谓的世俗功名,他们是抗美援朝保家卫国,请问保家卫国价值如何?功业又如何?没有厚章兄弟这样的热血男儿在前线浴血奋战,我们还能坐这儿高谈阔论吗?有如此惊天地泣鬼神的不朽功业,其牌位为何不能进祠堂?最后,在对待厚章兄弟的后事上,我爹作为族长,他明确指示形式上一定要隆重,但不要铺张浪费,所有费用都由柳家大院负担,包括双柳村其他的十二名参战后生,若他们像厚章一样为国捐躯,柳家大院同样也要为其举办隆重的丧礼,为什么?因为柳家大院就是双柳村柳氏宗族的根,几百年来,柳家大院一直秉持先祖家训,‘不惜命不敛财不苟且做不朽之楷模,敢闯荡敢冒险敢爱恨做后辈之先驱!’试问厚章是不是做到了先祖的要求?!是不是可以作为楷模而被后人供奉?!”

    听了张艳慷慨激昂铿锵有力的一番陈词,屋里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柳彧祖站起来向张艳深鞠一躬,惭愧地说道,“老朽妄活花甲之年,今日受教了。”

    张艳赶紧鞠躬还礼,谦逊地说道,“柳房长,晚辈若有不敬之词,还望您老多多担待。”

    柳老爹欣慰地点点头,转身走出了忠章家。

    就在张艳在西屋舌战房长之时,仁章在正屋陪着忠章静坐,这时堂屋后面的厨房突然传出林绮的尖叫声,仁章对忠章说,“大哥,我大嫂是不是烫着了,你快去看看吧?”

    “这娘们向来干活不长脑子,净给我帮倒忙,仁章,你去看看她又出啥幺蛾子?”

    仁章赶紧跑到后厨,只见林绮正低着头掉眼泪,右手使劲攥着左手的大拇指,他近前关心地问道,“大嫂,伤着哪儿了?”

    林绮低声说道,“刚才切姜片的时候,一不留神把指头切掉一点皮。”

    仁章赶紧把着林绮的左手看,大拇指正往外渗血呢,仁章小的时候弄破手指,都是柳老娘把出血的手指含到嘴里吸吮,进行消毒,仁章心慈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张口就把林绮的大拇指含在嘴里吸吮起来,林绮也没挣脱,深情地看着仁章,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柳家大院几十口人,唯有仁章哥心疼我,也只有仁章哥把我当人看。”

    仁章听了林绮的话,身子打了个激灵,赶紧把林绮的大拇指从口里吐出来,扭头朝着厨房的门口看了看,他心里知道林绮一直喜欢自己,他更知道忠章从来都没有真心地疼过林绮,不是打骂就是没好歹地作践她,自己虽然娶了貌美如花的张艳,但张艳对自己格外冷淡,晚上睡觉穿得严严实实不说,还搂着信章睡炕的另一头,仁章嘴上不说,心里也是一肚子的委屈,他隐隐觉着林绮跟自己的命运非常相似,他记得忠章成亲的那天晚上,村里没有人来闹洞房,在柳承祖的指使下自己领着王守疆、柳商章来凑热闹,忠章见他哥仨这么给面子心里非常高兴,就让林绮脱掉袜子,露出三寸小脚让仁章他们把玩,王守疆嬉皮笑脸地捧着林绮的小脚连摸带亲,忠章就在一旁看着,对守疆的无礼行为无动于衷,林绮屈辱地直掉眼泪,轮到仁章时,仁章只是把袜子默默递给林绮,没动林绮一个手指头,就掉头带着商章离开了忠章家,心里对忠章甚是不满,心想怎么可以这样作践自己的媳妇?后来林绮每次见到仁章都是一副含情脉脉的样子,仁章和张艳成亲的那天,从不抛头露面的林绮,竟然忙前跑后地给酒席上菜,她为仁章能娶到张艳这么漂亮能干的媳妇由衷地高兴。

    仁章见后厨没有人进来,就把厨房的门给关上并用咸菜缸顶住,然后继续把林绮的大拇指含进嘴里,满眼关切地看着林绮,林绮眼泪汪汪地看着仁章,脸颊绯红,一副楚楚动人的模样,平添了些许妩媚,仁章大胆的用手去擦拭林绮脸上的泪水,林绮用右手拉住仁章的手直接放到了自己的胸前,虽然隔着厚厚的棉袄仁章啥也感觉不到,但仁章这一次没有躲开,火辣辣地看着林绮,任由林绮惦着脚在自己的脸上亲了一口,跟张艳相好这么多年,张艳从来没有主动亲吻过自己,仁章吐出林绮的大拇指,抱住林绮就是一阵狂亲,院落里人来人往,柳家大院两个最胆小最没有安全感最孤独的年轻男女却在后厨忘情地拥抱亲吻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