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玄幻魔法 > 根在东方 > 第85章 心照不宣

第85章 心照不宣

作者:砚五
    柳老爹心里跟明镜似的,自从看了母亲大人姜俊卿留给自己的绝笔信,他就猜到了,张禄不仅跟娘亲姜俊卿有私情,婶娘姜秀卿作为娘亲形影不离的亲妹妹和妯娌,也同样难以洁身自爱,她与叔叔成亲那么多年都没生育,而自从张禄闯入姜俊卿的感情世界后,姜秀卿就接连生了文轩与慕烟,母亲大人在绝笔中虽然没有提及姜秀卿一个字,但柳老爹仔细回忆张禄与姜俊卿、姜秀卿三人在一起的那些暧昧情景,特别是慕烟长得跟三嫚就已经很像了,结果长大后的张艳,长得跟慕烟就像双胞胎一样,柳老爹早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但这牵扯到柳家大院的声誉和柳张两家多人的前程命运,况且木已成舟,柳老爹只能揣着明白装糊涂,不闻不问,才会偷偷地跟张禄在书房私会,就是不想刺激叔叔柳承祖,今天好好的一场家宴被文喜搅得不欢而散。

    酒席散了不久,柳老爹就带领柳家大院的所有子嗣上祖坟祭祖,并在大院门口摆好拦门棍,然后才上炕休息,刚刚入睡只听见大门外锣鼓喧天,人声鼎沸,智章和惜谷跑进西屋齐声喊道,“爹,县里领导上咱家慰问来了,送来好多好吃的呢!”

    柳老爹明白柳魁章和张世宝名义上是代表县委来慰问柳家大院,实则是想借此跟自己套近乎,柳老爹为了揭开柳魁章的虚伪面纱,不得不与他虚与委蛇,并且要演的恰如其分不露破绽,他穿戴整齐,来到正屋,家里其他人都跑到大门口看热闹去了,屋里只剩下张艳端坐在梳妆镜前,搽脂抹粉,张艳中午多喝了几杯有些微醺,送走客人后就睡下了,听到智章的报信后也刚刚起床,她从镜子里看到一身正装的柳老爹走进屋里,也没吱声只是妩媚地笑了起来,柳老爹低头打量了自己一番,发现并无不妥,就笑着问道,“小艳,你笑啥?”

    张艳回过头傲娇地说道,“爹,就你这身行头和气质,一会儿柳县长见了还不得给你作揖?怎么看也不像个小村长,倒是有一副封疆大吏的派头。”

    柳老爹哈哈大笑,不无讽刺地说道,“像柳魁章那等货色,本是后山人,偶做前堂客!他的眼里只有权力和利益,对付这种人,越是在他面前端足架子,他越会打心眼里敬畏你,憋着劲巴结我这个小村长哩!”

    “爹,一会儿,我穿这件风衣去会见客人,合适吗?”张艳手里拿着一件咖啡色风衣征求柳老爹的意见,这件风衣是柳老爹刚从天津给她带回来的,非常时髦,张艳对它爱不释手。

    “再合适不过了,小艳,你穿上这件风衣,我敢保证任何人见了你都会惊为天人,也符合你柳家大院女主人的身份。”

    “爹,来,帮我把簪子插上。”张艳明明自己可以轻松地把簪子插上,却有意使唤柳老爹来帮忙,柳老爹往院子里瞅了一眼,发现没人,就接过簪子认真地给张艳插上,张艳从镜子里一眨不眨地盯着柳老爹,满眼的柔情蜜意,轻言细语地说道,“爹,一会儿送走柳魁章他们,我到书房跟你商讨新年的一些规划,记得要去哟。”柳老爹点点头,这时忠章在院门口大声喊道,“二叔,弟妹,王支书让我来催一下你们,县里的领导在大院门口候着你俩呢。”

    柳老爹和张艳这才并肩来到大院门口,只见柳街被挤得水泄不通,门口停着一辆吉普车和一辆大卡车,卡车上站着七八个鼓吹手,一男一女两位年轻的后生使劲吹着唢呐,其他人有打镲的,有敲鼓的,有拉二胡的,有耍口技的,合奏出一首别有风情的《百鸟朝凤》,各种鸟鸣声、公鸡司晨声、甚至还有小孩的哭笑声与老人的咳嗽声,各种声音都模拟地惟妙惟肖,把欢乐喜庆的气氛不断推上,乡亲们不时发出热烈的叫好声和欢呼声,柳魁章和张世宝站在大门口的正前方,王守午、柳老娘、蕙兰兄妹三人陪在一旁,就等着柳老爹和张艳前来接受慰问,张艳挽着柳老爹的胳膊往大门口一站,世宝赶紧朝卡车上的鼓吹手挥了挥手,声乐戛然而止。

    柳魁章满脸堆笑趋前两步,一边朝柳老爹伸出右手一边热情地说道,“二叔,恭喜恭喜,义章贤弟在朝鲜战场立下不世之功,可喜可贺呀!也是桑梓之福啊!”柳老爹与柳魁章紧紧握手,不卑不亢地说道,“柳县长能百忙之中拨冗光临寒舍,柳家大院蓬荜生辉呀,犬子义章和双柳村的后生们在前线奋勇杀敌,乃是军人之本分,柳县长如此兴师动众,柳家大院寝食难安哟!”

    “二叔,虽说军人报效国家乃是本分,但义章贤弟入朝短短几个月就屡立战功,极大地鼓舞了黄县人民保家卫国的信心,我代表黄县人民感谢柳家大院培养出义章这样的人民英雄,并向您致敬!”

    柳魁章说完,还一本正经给柳老爹敬了一个军礼,这时摄影师一直在旁边嚓嚓嚓地拍照,张艳笑着对柳魁章说道,“柳县长,您一路辛苦了,请进屋喝杯清茶吧。”柳老爹也做了个请的姿势,柳魁章和世宝也没推辞,跟着柳老爹进了柳家大院。

    柳魁章对柳老爹一直就心存敬畏,他只比柳老爹小一岁,当年柳魁章的父亲柳文夏投资金矿失败后,落得家破人亡,柳魁章跟叔叔柳文华彻底闹翻,柳老爹作为柳氏宗族的族长,并没有一味偏袒柳文华,而是很客观地进行了调解,让柳文华掏出一些银两给与柳魁章作为补偿,柳魁章追随王炳乾抗日的时候,柳老爹带领几十个兄弟跑海运,时常资助渤海抗日大队,抛开王炳乾是柳老爹的老丈人这层关系不说,柳老爹本人也一直倾向革命,并先后举荐了姜丰翼等十几个手下的兄弟参加了抗日队伍,即便是胶东军区的高层领导也对柳老爹高看一眼,私下还多次接见过他,柳老爹为人低调,这些事从不对外人提起,而柳魁章却心知肚明,土改前柳家大院的田地一点也不比柳宅的少,柳老爹接到上面的通知后,就在土改前夕,把柳家大院的长工全部遣散,并把柳家大院的上千亩良田都匀给了双柳村几百户柳氏宗亲,柳家大院只留下不到一百亩,柳魁章从内心讲,他不敢得罪柳老爹,因为他清楚柳老爹的背景深不可测,所以在划分家庭出身的时候,王守午把柳老爹上报为中农,柳魁章大笔一挥就改成了贫农,令柳老爹都感到荒唐,心里更瞧不起柳魁章,这种毫无原则的官吏今天能把你捧上天堂,明天就能把你打入地狱,根本就不讲公平道义!

    送走柳魁章和张世宝,柳老爹让张艳把收到的慰问品全部馈赠给村里其他的军属,一切料理完毕,柳老娘和爱稻开始忙着做家庙祭祀用的供品,有红烧黄花鱼、炸糕、水豆腐、炒鸡、水煮虾、炸油条这六个小菜,每个小菜上都放上两颗菠菜,柳老爹和张艳则相约到书房去探讨新年规划。

    。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