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莞嫡 > 第三十六章:见面

第三十六章:见面

作者:清欢别意
    “很好,就这样了,过犹不及。”纪莞对清露的手艺很满意,抬手制止了她拿着脂粉欲再添两笔的手。

    清露也不坚持,朝镜子里看了看,又从妆奁里取了一支紫色水晶发钗别在纪莞的发髻上,与她身上的浅紫色素雅罗裙相配,更衬得她肌肤晶莹,整个人透着有一股轻灵之气,看起来愈发的柔弱可怜,隐隐还有一丝优雅尊贵。

    “小姐这样装扮也是很美呢,二小姐平日里最爱这种打扮了,可与小姐比起来简直是云泥之别,若是被她看到了,估计又要气得三天吃不下饭了。”饶是清露是个女子,也不由得被纪莞此时的模样看呆了。

    纪莞皱了皱眉,清露性子爽利,眼里容不得半粒沙子,说话有时难免容易失了分寸,平常还好,若是重要场合得罪了人,就是自己也保不住她,当下敛了敛神色:“这话在我屋里说说也就是了,可不能常挂在嘴边,如今我在府里的处境你们也都看得明白,你们几个都是我身边伺候的,更要时刻谨言慎行才是,莫要让人抓了把柄,”

    清露与言冰闻言皆是神色一凛,连忙道:“是,奴婢谨遵小姐教诲。”

    “好了,你们也不必过于紧张,只要记在心里便是,清露,你去将陈嬷嬷请过来,嬷嬷是肃国公府的老人,一会就由她老人家一起陪着过去吧。”纪莞见她们神情很是凝重,不由失笑道。

    清露心里明白自家小姐也是为她们好,也不扭捏,得了吩咐就往外走去。

    陈嬷嬷虽然上了年纪,可是身子依然健壮,腿脚利索,一听是纪莞的吩咐,很快就过来了,反而是跟在后头一路小跑着。

    “老奴见过小姐。”陈嬷嬷最是规矩严苛,饶是纪莞多次说了不让她行礼也不管用。

    “嬷嬷快起来,今日舅舅他们过来了,一会儿嬷嬷陪我一起过去吧。”

    陈嬷嬷眼眶红了红,她自小被人伢子卖入肃国公府,在肃国公府长大,国公爷与国公夫人为人随和,对待下人也十分宽厚,那里就像她的家一样,几位少主子都是她看着长大的。

    “小姐,前院来人了,奴婢已让他在门外侯着了。”言冰说道。

    “如此,我们也过去吧。”

    言冰与清露扶着纪莞的手,一行人朝外走去,门外侯着的小厮见纪莞出来,松了一口气,低着头跟在身后也不敢乱瞧。

    纪莞到前厅的时候,纪然已经到了,正被冉氏一脸疼惜的拉在身前。

    纪莞一出现便将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少女身着一身素雅的浅紫衣裙缓缓走来,身子单薄羸弱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精致的小脸上一片莹白没有一点血色,额角贴着的纱布隐隐还透出些红痕。

    她的双手交叠平放在腹部,行走间裙角也只是微微浮动,就是做了多年世子夫人的冉氏也不由得暗自赞叹。

    “莞丫头?”秦烈有些不敢认眼前这个眉目如画,气质清冷出尘的小姑娘就是纪莞。

    “二舅舅。”纪莞绽开一抹微笑,宛如初融的冬雪,朝秦烈点了点头,清冷的声线里夹杂着一丝软糯娇憨。

    二舅舅对她最是包容,都可以说是溺爱了,哪怕是她做错了也从来没有说过一句重话。

    纪然一见纪莞过来,一双眼睛陡然亮了起来,朝纪莞怀里扑了过去。

    “姐姐。”

    纪莞被他扑了个踉跄,好笑的摸了摸他的头:“小心些,冒冒失失的,摔倒了怎么办。”

    “不怕,姐姐不会让我摔倒的,就算摔了也没关系,我是男孩子,不怕疼。”这几日他被父亲拘在屋子里读书,自那日起都没能再去过栖云苑。

    “多大了,还搂搂抱抱,成何体统,平日怎么学的规矩。”纪安不悦出声。

    纪然听到纪安如此说,瑟缩了下,低着头站到纪莞身后。

    纪莞眸子微闪,举止从容的向纪安行了个礼:“女儿见过父亲。”

    “起来吧。”纪安板着脸瞥了她一眼,皱了皱眉,心里总觉得有些异样。

    纪莞挨个行了礼,举止间规范得挑不出一丝错处。

    秦恒倒很是欣慰,这个外甥女以前有些胆小怯懦,如今瞧着倒是长进了不少。

    冉氏道了声好孩子,拉住了她的手轻轻拍着。

    纪莞与秦昭秦灿是平辈,略服了服身子算是见了礼。

    秦昭眼里划过一丝探究,眼前的少女似乎与记忆中那个柔顺木讷的表妹有些不一样了,嘴里噙起一抹满含深意的微笑,轻道了一声:“莞表妹。”

    秦灿则是翻了个白眼,目露不屑,无论这个死丫头变成什么样他都不会多看她一眼,哼!

    纪莞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微颔了颔首便不再管他。

    秦烈已经高兴得合不拢嘴,伸手想要拍拍她的肩膀又生怕自己力道太大拍坏了人家小姑娘,只得缩回手尴尬的在外袍上蹭了蹭:“莞丫头出落成大姑娘了,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随后又皱紧了眉头,语气沉沉的道:“怎的虚弱成这副模样,这额头的伤又是怎么回事。”

    纪莞在信里只说了纪府宠庶灭嫡却没有细说详情。

    纪安闻言目光锐利的朝纪莞看去,眼里划过一丝冷意,暗含威胁。

    大有她敢乱说话,以后在府里就别想有好日子过的模样。

    纪莞面上浮现出纠结,似是不知该如何说是好。

    “莞儿,有什么委屈你就说出来,自有舅舅舅母为你做主,你身为相府嫡女,又是我们肃国公府的外甥女,身份尊贵,可不是谁都能欺了去的。”冉氏见她面露挣扎,知她定是守了委屈却不敢说出来,心疼极了。

    清露已经忍不住了,挣开言冰的手:“小姐,你就说出来吧,世子爷一定会为你做主的。”

    纪莞忍不住在心里赞叹清露的机灵,面上还是一脸哀戚。

    “小姐不说,就让奴婢来说吧。”清露面露决然,无视于纪安吃人般的目光,跪在地上磕了个头。

    “我们小姐真的太苦了,奴婢斗胆,请世子爷为我们小姐做主。”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