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恐怖灵异 > 吃货侍卫宠夫手札 > Chapter 29

Chapter 29

作者:九死而不悔
    舒刃的喉头微动,手中的清疏被她攥得发出微不可闻的‘咯吱’声。

    挺好,来的挺快。

    “慎王殿下。”

    阴森的声音从破碎的佛像后传来,令舒刃着实一惊。

    她在这殿内伏了许久,竟没有发觉佛像后有人。

    那她的动作岂不是早就暴露了?

    看到救她的人都来了,秦茵也开始不安分起来,声嘶力竭地辱骂着身边的男子。

    “臭东西,快把我放了,我爹爹会把你们通通杀了的……唔!”

    那外族男子似乎嗤笑一声,抬起大掌便给了秦茵一耳光,打得她瞬间没了声息。

    “!”

    舒刃惊得下意识向前迈上半步,提剑便要开打。

    那可是小倒霉蛋最喜欢的女孩子,他都舍不得碰一下,怎能叫人随便打了去?

    “侍卫兄弟……”

    外族男子散漫地靠在身后的柱子上,身前的两指微勾,秦茵失去知觉的身体便被吊得更高。

    舒刃的视力不好,此时仔细看过去不免微怔,怒色浮于脸上。

    他们竟将残云丝捆在秦茵的身上。

    那残云丝不用时柔软无比,可一旦接触了血肉,便能够生根一般牢固,坚不可摧。

    忒毒了。

    细密的血珠从腰际缓缓渗出,痛得秦茵低吟一声。

    “可要慎行啊。”

    暗自吸了口气,心中揣度着这外族人的阴狠恶毒,舒刃收剑回鞘,后退了几大步,伸出双手翻掌向前,示意他不要再动秦茵。

    怀颂早已心疼得眼角微红,长眉拧在一起,似是要将那人生吞活剥了一般。

    但无奈秦茵仍在他的手上,只能忍气吞声地伏低做小。

    “你想要什么?只要本王有,都可以给你。”

    “慎王殿下倒是大方,那我便不客气了。”

    佛像后面的人鬼鬼祟祟,藏了这许久都没有现身,好奇心勾得舒刃太阳穴突突直跳。

    余光扫到天干地支的暗卫都跟随在怀颂身后,便也放心了许多,悄声地执剑向人群后面溜去。

    破庙后的高墙上有一扇纸窗,舒刃从大门出来,极为缓慢地摸到那处的屋顶上隐藏起来,借着屋檐轻盈转身,顺势从怀中摸出一排半指长的小巧银针。

    金疮药忘了带,杀人的暗器倒是下意识装进了口袋里。

    他们在殿前谈条件,无论谈不谈得拢,秦茵都不会有生还的可能。

    毕竟她的死所带来的益处对外族人来说,能将云国搅得天翻地覆,是天大的好事。

    所以如果要秦茵活,他们就必须死。

    这个角度可以看到隐藏起来的那人,如若可以一击即中,将这一排银针都插进他的脖子里,让他无法求救,并且不被前面那人发现他遭受攻击,秦小姐才有命活。

    她的轻功在暗卫中说不上数一数二,但最起码凭借着身轻如燕,也能在暗卫排名中落得个前五名。

    无声无息地趴在这里需要极大的耐心,舒刃向来缺少这种东西。

    正欲动手的时候,那人刚好转身,仿佛在配合她的动作一般。

    舒刃出手极快,破空声传到那人的耳中之时,银针已尽数刺入他的哑门穴。

    虽未迅速致死,但暗器中是淬了毒的,他今日定是无法活着走出这庙中了。

    昭阳跟丢了秦茵,本就是重罪,此时更是想要戴罪立功。

    心知舒刃向来不走寻常路,从跟着主子进来时,便将视线落在他身上时刻盯着,以备不时之需。

    看到佛像后的人影晃动了一下,昭阳瞬间跃起,踢向外族男子的人迎穴,顺手夺过他手中的细线,将人踹到殿后。

    佛像后被刺中哑门穴的男人分辨出暗器所来的方向,勉力回过身来,濒死朝着高窗扬过一柄短刃。

    舒刃眼瞳紧缩,迅速避开致命之处,却仍被正中左肩,穿骨而过。

    剧痛之下还没忘偏头看眼殿前的情况,怀颂正手忙脚乱地从秦茵身上解开绳索,小心翼翼地躲过还未取出的残云丝,搂在怀中柔声安慰。

    “没事了茵茵,爸爸在呢。”

    舒刃不禁失笑,这小倒霉蛋,还想着做别人爸爸呢。

    手上没了力气,舒刃意识也随之一空,从屋檐边重重摔落到冷硬的青石板上。

    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流云阁的卧房里。

    睁开眼睛迷茫地看着屋顶,舒刃漫不经心地转了转眼珠。

    那把刀是扎到她的脑子了么?

    怎的会如此的难受想吐,而且竟然连床栏处的雕花都看不清。

    “阿刃,你醒了?伤口还痛吗?你已经睡了三日了。”

    卧房门正好被打开,重光端着碗逆光走进来,晃得舒刃急忙阖上眼睛。

    “重哥,”舒刃清清嗓子,“伤口不怎么痛,只是头晕得厉害。”

    “那正常,服用了九里香后,都会有些副作用的。”

    舒刃认同地点点头,九里香镇痛,吃些也不为过,头晕忍一忍也就过去了。

    喝了重光喂到唇边的药汁,舒刃送走重光,刚闭上眼准备再睡一觉,门却又被大力打开。

    昭阳端着个小瓷盅走进来便拽起她,“来,阿刃,喝药。”

    想着多喝点药有利于伤口的恢复,舒刃压下无奈,就势被他拥着坐起身,顺从地喝掉了小盅里的液体。

    “这是什么?”

    舒刃抬手擦去嘴角的湿润,拿过小盅仔细闻了闻。

    “你睡着的时候喊着伤口痛,我便去膳堂给你熬了点药。”

    感激地看了一眼昭阳清俊的面孔,可下一刻眼中的他却逐渐变成了两个,又慢慢变成了四个。

    “这……什么药?”

    舌尖有些发麻。

    “三分三,止痛的,你昏迷的时候,我已经喂你喝了两日了,身体有没有舒服一点?”

    舒刃嘴角猛抽一下。

    那你可知道,它不光止痛,还散瞳?

    懊恼地摇了摇头,舒刃唯恐再待在这里,一会儿著雍和屠维他们还会端些麻痹她的药,不由分说地灌进她嘴里。

    草草地朝着昭阳道了谢,大着舌头下床穿上靴子,舒刃捂住肩头狼狈地逃出卧房。

    各位兄弟用药之前不能商量一下吗?真嫌她命长不是?

    *

    舒刃的伤好得极快,不足半月便能够飞檐走壁。

    还未等到大夫给她拆去绷带,就已经重新轮值上岗。

    懒洋洋地窝在水木芳华的树上,舒刃目不转睛地盯着屋中作画的自家主子。

    她受伤的这段日子,这小倒霉蛋一直待在听雪阁中安抚心上人,倒是没来叨扰她。

    安逸无事的时候便喜欢天马行空地乱想,脑中刚掠过‘这段日子’,舒刃便大张着眼睛坐起身。

    她已经很久没有跟怀颂说话了,没有得到药物,可竟然还活着。

    难道是因为她不清醒,任务就可以不做了?

    可受伤那日她也没有同怀颂说上许多话,没有完成任务,却仍旧没死。

    那是不是意味着她自由了?

    [积压任务,请宿主于今日完成,如若逾期,死亡警告。]

    操。

    原地爆锤木棉树数拳,舒刃在怀颂盯着散落一地的木棉花露出惊怔眼神的时候,随着花雨立在他眼前。

    “小侍卫?”

    “殿下。”

    怀颂喜滋滋地奔到舒刃身边,拾起她肩上的花瓣放到石桌上,“我还怕打扰你休息呢,只敢在每日晚间去看你。”

    “属下惶恐,”舒刃抿了嘴角,抱拳行礼,“敢问殿下,秦小姐伤势如何了?”

    “她也大好了,”想起心爱的姑娘,怀颂的眼尾便温柔起来,“近日吵着要来看你,说要报恩,嘁——”

    心爱之人失而复得这一场,使怀颂更加坚定了要保护她的决心,即便她再孩子气地喜欢小侍卫还是别的什么人,他都不在乎了。

    瞅着舒刃一脸温驯的表情,怀颂仍有一点飘忽不定的心思瞬间不再犹豫,今日便向茵茵表明心思!

    “小侍卫,”怀颂有些不好意思,“随我去一趟听雪阁,帮我壮壮胆吧。”

    舒刃愣怔着点点头,手指在袖中蜷紧。

    秦茵的伤势恢复得确实不错,还没到听雪阁的大门,便能听到她的笑声,想来又是在喂鱼。

    “殿下,不必害怕,”舒刃想要将手搭在怀颂肩上帮他打气,无奈却闪到了伤口,只能白着脸放下手臂,“属下在这里等您。”

    怀颂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迈进院门。

    一步一步攀上芙蓉亭的楼梯,怀颂遣退连翘,认认真真地坐到秦茵面前,小心翼翼握住她的手。

    “茵茵,我从小便与你一同长大,什么都依着你,照顾你,如今我们年龄也到了,也比较般配……”

    听到自家主子的直男式发言,舒刃暗自为他的爱情捏了把汗。

    小倒霉蛋的语气不像求爱,倒像是要续弦,搭伙过日子。

    “九哥哥,你确定你说的是认真的?”

    秦茵的声音听上去充满了震惊。

    “比真金还真。”

    怀颂坐直了身体,双手置于背后互相按住,生怕被秦茵看出来在微微发抖。

    “不可能,九哥哥,你再这样说我便跳下去了。”

    芙蓉亭内传来衣料的摩擦声,想是秦茵挣开怀颂趴在栏杆上了。

    “且慢!说喜欢你是骗你的,其实本王喜欢男人!”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