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散文诗词 > 燃情仕途 > 157.第一百五十章 考验我的酒量

157.第一百五十章 考验我的酒量

作者:九霄鸿鹄
    [第1章  正文]

    第157节  第一百五十章 考验我的酒量

    两人顿时惊呆了,赵得三用力将她推开,在大家伙从她湿热的花蕊里抽出的一瞬间,一股强烈的尿意从马眼里喷涌而出,带着点羊骚味的液体不偏不倚的喷到了李姗姗的屁股上,她皱了一下眉头,但顾不上处理了,连忙站直身体,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以极快的速度扣上了条纹衬衫的纽扣,又将超短裙从腰间放下来,朝下拉了拉,遮住了屁股,心神不宁的看了赵得三一眼,问外面:“谁呀?”

    “李姐姐,是我。”外面传来苏静的声音。

    李姗姗小声给赵得三说:“快把裤子穿好。”

    不等她说,赵得三就已经顾不上擦马眼残留的精液,将裤子提上并系住了皮带,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一切办妥,李姗姗一边整理头发一边走上前去打开了门。

    虽然局里所有人都知道苏静有一个在省委做组织部长的堂姐,但李姗姗却从来都不怕她,甚至和她的关系有点冷,浅淡的笑着说:“苏静,有什么事么?”

    苏静朝里面看了一眼,洋娃娃般的脸上挂着浅笑说:“李姐姐,我找赵得三。”

    赵得三站在沙发一旁问:“怎么了?”

    苏静说:“你怎么上班跑得人影都不见了?”

    “噢,李秘书让我给她装一下系统盘,有什么事?”赵得三随口撒了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突然用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挂在沙发扶手上李姗姗还没有来得及穿上的丁字裤,一阵不安的表情转瞬即逝,往前走了两步,用身体遮挡住,背过手将丁字裤拿起来藏在身后了,一时间感觉藏在背后的这条粉色丁字裤有点像是烫手的山芋一样,生怕被苏静给看见了,再一次问她:“找我有什么事啊?”

    “当然有事啦。”苏静白了他一眼,“你倒派大,宋科长打来电话找你呢,还要我跑上来找你。”

    “宋科长找我?”赵得三问,站在原地甚至不敢动弹,感觉手里攥着的这条丁字裤实在有点棘手,暗自祈祷千万不要让苏静再走上前一步了。

    “嗯,宋科长刚给我打电话了,让你给他回个电话。”苏静说,“给李姐姐装完系统了就回办公室呆着吧,别乱跑了,给宋科长回来找不见你就惨了。”

    “行,知道了,马上就装好了,你先下去吧,办公室里没人。”赵得三急于将她大发走。

    “你记着赶紧给宋科长回个电话!”苏静提醒他说,转过脸对李姗姗笑呵呵说:“李姐姐,那我下去了。”

    李姗姗对她轻笑着点了点头,将她送出了办公室门,看着她走进了楼梯口,才回到办公室里关上了门,转过身来时见赵得三对她鬼笑,并且将她的丁字裤在中指上挑着,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情急之下忘记了穿上丁字裤,撩起超短裙看了一眼,满脸的羞红,说:“你……你怎么拿着?”

    “刚才你连内裤都不穿,差点被苏静给看见了,幸亏我及时发现,给藏起来了。”赵得三说。

    “拿过来,我穿上。”李姗姗走上前从他手上拿过丁字裤,弯腰套在腿上提上去后突然皱了一下眉头,用手在屁股上摸了一下,看了看手上白色的液体,说:“你弄了我一屁股,脏死了。”

    “我帮你擦一下。”赵得三走到办公桌前拿起卫生纸撕了一截,过去撩起裙摆,给她将屁股上的精液擦干净,又坏笑着在上面啪啪拍了两把。

    李姗姗扭过头风情万种的笑问:“怎么?还想要?”

    赵得三放下裙摆说:“还要个屁呢,我下去了,还得给宋科长回个电话呢,不知道他找我什么事。”

    李姗姗转过身来一把抱住他,扬起白皙的俊美的脸庞,认真地问他:“赵得三,你刚才说你爱我,是不是真的?”

    赵得三愣了一下,知道李姗姗对他已经动了情,既然已经说了那样的话,总不能现在就矢口否认吧,于是就点头说:“真的。”

    李姗姗笑嘻嘻的将头靠在他怀里,感觉幸福极了。

    “好了,我下去了,还得给宋科长回电话。”赵得三将她推开,拉开门出去了。

    回到办公室,苏静挑眉瞥了他一眼,问:“给李秘书装完系统啦?”

    “刚才还一口一个李姐姐呢,这会就变成李秘书了。”赵得三轻笑一声,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来,点了一支烟气定神闲的抽起来。

    “我想怎么叫就怎么叫,管你什么事呀。”苏静没好气地说。

    赵得三苦笑说:“好好好,随你大小便。”

    苏静问:“你给宋科长回电话了么?”

    赵得三掏出手机说:“这不正要给打嘛。”说着翻出宋科长的手机号拨了过去。

    宋科长接上电话,一上来就说:“小赵,中午出来一趟,有个人想见一下你。”

    赵得三一头雾水地问:“谁……谁呀?”

    宋科长说:“高总,高总想请我和你一起吃个饭。”

    高虎生要请宋科长吃饭,这还说得过去,但点名道姓要带上他,赵得三心里就已经猜测出来了七八分,这其中的原由肯定是和他矿上的透水事故分不开的。俗话说“拿人手短,吃人嘴软。”为了避免给自己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赵得三推辞说:“宋科长,我就不去了吧,高总请您一个就行了。”

    “嗳!人家高总说了要你过来一起吃饭,你怎么能不来,你这不是不给人家高总的面子嘛,就这么说定了,下班了直接来孙继海鲜酒楼。”

    还不由赵得三分说,宋科长就挂了电话。

    赵得三放下手机,琢磨起来,到底是去还是不去呢?宋科长既然都这样说了,不去吧,显得有点不给宋科长面子了,于是他决定去了,倒想看看这高虎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苏静回头问他:“宋科长找你有什么事呀?”

    赵得三愣了一下,轻笑着摇摇头说:“没啥事,就问问有没有人今天来找他,没事的。”

    苏静哦了一声又回过头去,继续在网上看自己的偶像剧了。

    赵得三看了一眼电脑右下角的时间,离下班还有好一阵子,反正没事儿做,也就登上了qq,在上面和李姗姗打情骂俏起来,坏坏的问她刚才的感觉如何等等之类的话。

    一直玩到下班,苏静叫他去食堂吃饭,赵得三借口不想吃推辞了,等她走了,才出了煤炭局,打了辆车去孙继海鲜酒楼赴约,一路上他猜测了一番,像他这样区区一个科员,又不拿事,琢磨着高虎生点名道姓让他也去吃饭,肯定是有事相求,会是什么事呢,不言而喻,用屁股一想都知道是关于煤矿透水的事情。

    既然答应前来参加饭局,赵得三觉得就必须给高虎生传达出一个不会为难他的信号来。赵得三虽然生性花哨,但并不是一个两面三刀的人,也很憎恨这样的人,但为了替马兰报那个深仇大恨,他打算两面三刀一次了。一方面已经给余副市长发了电子邮件举报揭发这件隐瞒市委市政府的严重透水事故,一方面又装作一副轻松欢乐的样子去赴约。

    到了孙继海鲜酒楼里,按照宋科长给他发信息告诉的包厢,服务员将他带到了二楼的包厢门口。推门进去之前,赵得三将脸上的表情整理的轻松了一些,毕竟和高虎生那家伙在法院门口的时候曾交恶过。

    赵得三嘴角微微上扬,脸上挂起轻松的笑容,推开了门,只见除了自己科室的直接领导宋科长外,还有高虎生和带来的两个左右手。

    见他进来,高虎生好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笑呵呵的站起来冲他打招呼:“小赵,来啦,快来坐,快坐下来。”

    宋科长打趣说:“小赵,你看人家高总今天专门点名道姓让我叫上你一起呢,你这不来,高总都不让服务员上菜呢,呵,快坐。”

    赵得三从容不迫的笑着,走到宋科长旁边,拉开了一张椅子坐下来,说:“我今天是沾了宋科长您的光啦,有幸来和高总吃饭,真是幸会。”

    高虎生的三角眼眯成了一条线,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说:“小赵你看你说的呀,你们宋科长给我说你是他的左肩右臂呢,再说你们局里的人可都是我们这些人的领导啊,我怎么不敢邀请你呢,你能来还算是给我面子呢,宋科长你说是不是?”

    “是是,高总说的是,高总,我们小赵都来啦,赶紧让上菜呗,你总不能把我们给饿着吧。”宋科长哈哈开着玩笑。

    高虎生给身后站着的青年挥了挥手,青年出去吩咐服务员开始上菜。另一个随从给三人恭敬的倒了酒推在面前。

    “来,宋科长,小赵,咱们先喝一杯。”高虎生举杯说道。

    赵得三拿捏的很稳,反正跟着宋科长转就是了,见他端起了被子,赵得三也就端起杯子,和高虎生轻轻碰了一下,看着二人都喝完了杯子里的酒,也就一口干掉了。

    高虎生放下杯子咂了咂嘴,掏出一盒软中华,从里面边往出抽烟边说:“我知道宋科长的酒量很好,不知道小赵的酒量怎么样啊?”说着给宋科长和赵得三一人递了一支烟,并且连忙站起来弯腰上前要给他们点着。

    点完宋科长的烟,再要给赵得三点的时候,赵得三一手推辞一手从兜里掏打火机,说:“高总我自己来。”

    “嗳,小赵,来我给你点上,来来来。”高虎生一番不肯善罢甘休的笑着,已经将打火机在他嘴边打着了。于是,赵得三只能用按规矩用手捂住火苗,叼着烟凑过去点燃,高虎生这才满足的缩回身子坐下来,给自己点了一支烟,咂了一口,说:“还是咱们男人在一起喝酒放得开,你看那天你们下来矿上,也没招待好你们,你们张局在场,咱们连根烟都不敢抽,怕呛着了人家大领导,呵,那天招呼不周,宋科长和小赵可别往心里去噢。”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