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散文诗词 > 燃情仕途 > 208.第二百章 科长的安排敢不听?

208.第二百章 科长的安排敢不听?

作者:九霄鸿鹄
    [第1章  正文]

    第208节  第二百章 科长的安排敢不听?

    **了一百多下以后,小弟弟有了胀胀的感觉,再用力抽动了十几下,一股强烈的尿意从膀胱里面迅速扩散出来,灼热感迅疾地通过尿道从马眼中喷射而出,在释放的一瞬间他将家伙抽了出来,一时难以控制,还来不及扶正它,就嗖一下射了出去,直直的喷在了赵雪红彤彤的脸上。

    她紧闭着眉头,憋着嘴,等他射完了才微微睁开眼睛,吐气如兰的说:“你射了我一脸。”

    “你尝一下是什么味道。”看着她一脸的精液,他心里升腾起一股特别满足的感觉。

    他原本是开玩笑似的随便说说,没想到赵雪真的竟然用手在脸上抹了一下精液,将手指伸进了唇间用舌尖舔了舔,挤着眉头说:“好咸哦。”

    “哈哈,你真的吃啊?”赵得三得意的笑道。

    “你……你……”赵雪满脸的精液,气的直喘气,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瞪了他一眼,用脚趾头在他的家伙上拨弄起来,冲他得意的笑。

    “还想再来?”赵得三故意坏笑着问,做出要梅开二度的姿势。

    赵雪连忙喘气说:“不要了,刚才我都受不了了……我这会身体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骨头都酥了。”

    “刚才你下面往出喷的东西是啥啊?”赵得三坏笑着问。

    赵雪一想到刚才自己下面无法控制的喷出一股液体的场景就刷一下红了脸,害羞地说:“可能……可能是受不了尿了吧。”

    “尿了我一胳膊一手。”赵得三说着从桌子上拿来卫生纸撕了一截将手臂上的液体擦掉,又将宝贝擦赶紧,提上了裤子。赵雪见他只顾自己,有点生气的嘟囔说:“你只顾你自己,不帮我擦啊?”

    “你自己擦嘛。”赵得三将卫生纸卷拿来放在她旁边,“我想上个厕所呢。”

    “人家现在浑身软的哪有力气啊,你帮我撒。”她撒娇说。

    无奈之下他帮她擦了湿漉漉的下面,在擦的时候里面还一滴一滴往出冒着液体,洞口的肉通红发亮,好像肿了一样,微微收缩蠕动,仿佛沉浸在蚀骨的快活中。

    擦完她的下面,赵得三打开门出去上厕所了,赵雪才吃力地从沙发上爬起来,浑身酥软的没有一丝力气,强撑着一件一件穿上衣服,才看见沙发上流了那么大一滩液体,不免自己都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一时觉得囧极了,怕赵得三一会回来看见这一摊东西又借题发挥来取笑她,就连忙用卫生纸擦干净了。

    过了会赵得三上完厕所回来,赵雪已经又正襟危坐在椅子上面对电脑佯装忙碌了,他便又从后面双手搭肩,很亲密的帮她揉捏着肩膀说:“刚才还说没力气呢,一工作起来倒是挺认真的嘛。”

    “你太坏了,我现在身上还麻酥酥的,快别揉了,再揉我整个人骨头就散架了。”赵雪回头羞答答地说。

    “刚才爽吧?”赵得三色迷迷的笑着问。

    赵雪娇羞的笑着翻了他一个白眼,看了一眼右下角时间,已经过一点了,说:“你先坐在沙发上等一下吧,再有一个小时我就下班了。”

    “没事,我就这么趴在你身上等你。”赵得三说,手不安分的沿着她的肩膀又朝前面的两团高耸滑下去了。

    “干吗呢,别闹了,刚做了又不安分了。”赵雪在他手背拍了一下斥责说。

    “咯吱”一声,虚掩的办公室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目光锐利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三双目光交织在一起,脸上还没有褪去红晕的赵雪一下子脸又通红起来,低声说:“王科长,你……你怎么来了?”

    这身材壮硕的中年男人是刑侦科科长,冲赵雪似笑非笑的“哦”了一声,看见办公室里有一个陌生青年,问她:“这人是谁?”

    “我……我男朋友。”赵雪倒不是因为带了男朋友来而感到害羞,是因为她知道自己违反了纪律,说话时声音很小,低着头都不敢直视科长。

    赵得三见气氛有点局促,就连忙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走上前去热情的双手递给他:“王科长你好,抽支烟。”

    这个王科长瞥了一眼,既不伸手接也不拒绝,对他熟视无睹一样,冲赵雪说:“小赵,局里的规定你不懂吗?没看这办公室门上写的什么吗?闲人免进!这是公安局办公的地方,不是什么人都随便能往进带的!”

    赵得三站在一旁将烟举在半空特别尴尬,既然熟视无睹,那只能装进了盒子里,揣进口袋,在一旁一言不发。

    赵雪被批评了一通,低头小声认错说:“王科长,我知道错了,今天是元旦,我在值班,所以才……才让我男朋友来陪我的。”

    “你还有理了?在这么严肃的地方你说你们在里面干什么呢?打情骂俏、卿卿我我,成何体统!”王科长更来气了。

    赵得三见他一副高高在上盛气凌人的样子,心想不就是个公安局的科长吗?老子还是煤炭局科长呢,按区域划分来说你也只是个分局的科长,榆阳市可是只有一个煤炭局,只有老子一个安质科科长。

    这么一想,赵得三便咳嗽了两声,一脸热情的呵呵笑道:“王科长,你就别批评小雪了,是我执意要过来陪她的,我对你们公安系统的规定不懂,小雪违反了纪律那也是我不对。这是我的名片。”说着便将名片双手奉上了。

    王科长不屑一股的瞥了一眼他手里的名片,眼眸微微睁了一下,显然是他的身份起作用了。

    “你是……煤炭局安质科科长?”王科长的态度明显好转了。

    “是,是我,赵得三,你叫我小赵就是了。”赵得三热情的笑道。

    “刘科长,你看我这也不认识你,刚才多有得罪,你就别往心里去啊。”王科长立刻换了一个态度,一脸热情,说着从兜里掏出一盒烟给赵得三递了一支,并且恭敬的给他点燃。

    “王科长看你说的,今天的确是我不对,不了解你们局里的规定。”赵得三客气的说道。

    王科长呵呵笑着,看了一眼手腕的表说:“你今天来陪小赵值班,这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你就和小赵走吧,我在这呆会。”

    既然王科长这么热情,他也就不推辞了,拱手说:“那行,王科长,我就先和小雪走了,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

    “可是这时间还没到,我不能擅自离岗吧?”赵雪怕这王科长嘴上那样说,到时候背后又捅刀子。

    “就剩不到一个小时了,去吧,我在这就行。”王科长大气地说。

    “就是,你们王科长的安排你都不听啊?你这是想违抗上级命令啊?”赵得三开玩笑接道。

    “我哪敢啊。”赵雪偷偷瞄了一眼赵得三,娇滴滴说道。

    就这样,赵得三用他的身份压制了赵雪上司的气焰,大摇大摆将她从办公室带出去逛街去了。

    由于是元旦,榆阳市街上的人比平时多了几十倍,好像一下子都从某个角落里凭空冒了出来一样,人头涌动,喧闹吵杂。

    赵雪想买几件衣服,就要赵得三陪她去了榆阳市最为繁华的人民街去逛街。在开元商城的三楼,正当他陪着赵雪在琳琅满目的专柜里挑衣服,低头走着走着就装在了别人身上,一抬头两人都愣住了。

    真是冤家路窄,不是冤家不聚头,和他撞了个正着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李姗姗,两人一抬头都目瞪口呆了片刻。赵雪正挽着赵得三的胳膊,李姗姗就站在他面前,这让他一时尴尬不已,脸上的笑容有点僵,李姗姗的水眸更是在一瞬间燃烧起了仇恨的火焰,对含恨而视了几秒,然后好像没有看见一样擦肩而过了。

    看见两人好像陌生一样,赵雪感到好奇,拉了还呆若木鸡的他问:“你们怎么不说话啊?她不是你们一个单位的吗?”

    “噢,单位也分派系嘛,不是一个阵营的。”赵得三顺口撒谎说,“快给挑衣服吧。”

    赵雪哦了一声,就挽着他的胳膊在商场里不紧不慢的转悠。

    元旦假过后的早晨,他去上班时又在局门口碰见了李姗姗,还是和上次一样,对他怒目而视了片刻就熟视无睹的走进了局大门。

    而白玲这时正在局大院里扫院子里的落叶,李姗姗走到她面前时白玲扫起的灰尘刚好扬在了她身上。她便停下脚步借题发挥,冲她大声呵斥:“你长眼睛没?往我身上扫啊!”

    白玲本就感觉将灰尘扫到别人身上已经是惹了麻烦了,一看是李姗姗,就更加感到不妙了,低着头低声下气的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见。”

    “没看见?你眼睛瞎了吗没看见!”李姗姗怒声大骂。

    白玲手里握着扫帚低头站在那里一言不发,只能让她发泄一下内心的怒火了。

    赵得三一看李姗姗借着自己地位高,借题发挥来整白玲,一时有点看不过去,走上前去对她说:“姗姗,你有什么火气冲我发吧,别在这借题发挥!”

    “管你什么事!滚开!”李姗姗冲他一声臭骂,一脚将脚边的一堆树叶踢开,高跟鞋用力的踩着地“噔噔噔”快步走进了办公楼里。

    见她走了,赵得三问白玲:“白姐,你没事吧?”

    “没……没事。”白玲低着头,声音有点沙哑,一滴眼泪吧嗒落在了地上。

    “这李姗姗,她也真是的,仗着自己是张局的秘书就把谁都不放在眼里!”他打抱不平的说。

    “都怪我……要……要不是我就不会这样了。”白玲自责的说,委屈的抽泣着。

    “要说怪也是怪我,要不是我把你叫到办公室去就不会……”赵得三一时觉得责任全在自己,不免自责不已。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