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散文诗词 > 燃情仕途 > 第五百七十二章 伪装

第五百七十二章 伪装

作者:九霄鸿鹄
    第585节第五百七十二章 伪装

    郑秃驴把手头的一瓶五粮液拿过来,盖子其实已经因为他下春药而打开过,为了不让赵得三察觉瓶子被动过手脚,装模作样的一边拧盖子一边呵呵说:“不多,今天中午这顿饭,你和你们蓝处长陪我喝完这瓶酒就行,就一瓶,也不多,为什么问题吧?”

    喝酒对赵得三来说简直是小事一桩,在整个建委,赵得三几乎是没有棋逢对手的人,一瓶酒对他来说只够漱口,三个人喝完一瓶酒就更是不在话下了,也不管身边的蓝眉愿不愿意,就不假思索的点头讪笑说:“郑主任您都下达了任务啦,肯定是没问题。”

    “小蓝,你也没问题吧?”郑秃驴挑着眉一边倒酒一边问她,“就一瓶酒,三个人匀下来一人才三两多,一点事都没有的。”

    蓝眉将鬓角的碎发抹向白皙的耳后,神色有些不太自然地笑了笑,看上去好像不怎么愿意,但又无法拒绝。

    “郑主任,我来,我来倒。”见郑秃驴亲自在倒酒,赵得三就立刻从他手里夺过酒杯,毕恭毕敬的倒了三杯酒,给三人每人面前摆了一杯,不等菜上来,就开始逞能的打起了头阵,双手端起杯子举到了郑秃驴面前,说:“郑主任,来刚才让您久等了,这杯酒算我给您陪个不是。”

    “臭小子,让你现在逞能,过一会就不得瑟了”见赵得三这么主动的冲锋陷阵,郑秃驴幸灾乐祸的心想,一种狡猾的神色从脸上转瞬即逝,随即端起了酒杯,呵呵笑道:“还是小赵董事,知道酒场上的规矩,来,那这杯酒一喝,等你们的那笔帐就算一笔勾销了。”说着郑秃驴哈笑了几声,和赵得三的酒杯轻轻一碰,两人都很豪爽的将酒一饮而尽了。

    还不等郑秃驴的空酒杯放下,赵得三立刻就弯腰过去从他手里拿过酒杯一边说:“郑主任,我给您添上。”一边弯腰倒酒。

    赵得三的一举一动都印入一旁蓝眉的眼里,看着他在酒场上极会来事的表现,蓝眉就知道这个家伙将来在河西省官场肯定会干出一番大事的。她本是很厌恶和反感酒场上繁多的规矩,尤其是官场上的酒局,规矩太多了。但是她知道赵得三的秉性,心地不坏,甚至可以说是有一种英雄主义的正义感,无奈整个社会的大环境就是这样子,不管他在酒场上说的话有多虚假,表现有多虚伪,只要在大是大非面前能保持自己清醒的头脑和坚持正确的立场就行。

    看着赵得三帮自己恭敬的添满酒后,郑秃驴就开始向蓝眉发难,今天这个鸿门宴可是自己唯一想出来的能对付苏晴的办法。如果蓝眉不喝酒,那这个诡计就无法如愿施展了。“小蓝,你是不是也该敬我一杯酒啊?你看这小赵来三亚了,和你在一起,好歹也是建委的年轻同志,你也不给我打个招呼说一声,你可是他的领导啊,你这个处长做的可不够称职啊。”郑秃驴向蓝眉发起了有目的的攻击。

    虽然上次中了郑秃驴的诡计,被他在饮料里下了药,但今天她是亲眼看着郑秃驴拧开的酒盖子,心想他总不至于在酒里做手下吧?再说被这老家伙看见自己和赵得三在一起,本来就有些尴尬,若不给他面子的话,真怕这家伙又会打她什么坏主意,于是蓝眉就有些犹豫不决。

    这时赵得三就若无其事的讪笑着劝她说:“蓝处长,你看领导都提出来要和你喝酒了,大家都知道你不能喝酒,但你总不能不给领导面子吧,就喝一杯吧。”

    这臭小子,被老子卖了还帮老子输钱!看着赵得三蒙在鼓里的样子,还在帮自己,劝蓝眉喝酒,郑秃驴的心里就极其得意,借机笑眯眯夸赞说:“小蓝,你看你还是小赵的顶头上司呢,人家小赵都这么懂事,你是领导,你更应该懂事才对嘛,今晚就这一瓶酒,这两天我还得带大家出去逛逛,不多喝的。”

    蓝眉犹豫了片刻,硬着头皮端起了酒杯,象征性的伸过去和郑秃驴的酒杯轻轻一碰,扬起下巴,优雅的将酒杯送到香唇边,将杯中的酒慢慢送入了唇间。

    一口喝完酒的郑秃驴偷偷注视着她的举动,见她杯子中的酒越来越少,慢慢见底,自己也才放下酒杯,面色红润的笑着说:“今天能在三亚碰见小赵,真是太意外了。”

    赵得三喝过了第一杯酒,总感觉这瓶五粮液和以往喝的味道有些不同,具体是哪里不同,他也品味不出来,就觉得口感不似以前喝的五粮液那么绵软润滑,好像酒中有细微的颗粒物一样,抿着嘴仔细的品味着,听见郑秃驴的话茬说到了自己,才回神讪笑说:“我其实也是知道郑主任您要带队来海南考察,我又不够格,但是又想跟着领导们一起来学习一下,所以就独自一个人来了。”

    郑秃驴笑的眯起了眼睛,说“小赵,你这小伙子也对工作太热情了,咱们建委就缺少你这样的人才,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说着郑秃驴哈笑了起来。

    “郑主任过奖啦。”赵得三谦虚的笑着说。

    赵得三不论是在哪个酒局上都会掀起气氛来,所以即便是做贼心虚的蓝眉渐渐也放松了紧张的心情,说不喝酒,到最后也是喝了三杯酒,一瓶五粮液逐渐的下去,剩下三分之一的时候,郑秃驴感觉自己有点头晕了起来,而且视线好像也在渐渐变得模糊,按着自己喝下酒的量来衡量,郑秃驴觉得蓝眉和赵得三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兽性大发了。”,不过好在他是提前吃过解药的,有了这种感觉后,药性也快上来了。于是趁着这两个人还完全没有被迷倒,郑秃驴拍了拍圆鼓鼓的肚皮说:“我去上个厕所,小蓝,你和小赵先慢慢聊啊。”

    赵得三立刻起身说:“郑主任,我扶你去吧。”

    怎么可能让他扶呢,这可不是真的去上厕所,而是提前去布置战场。“不用,不用,你坐下来吃东西吧,拉肚子拉了那么久,多吃点,补充点体力好办事嘛。”郑秃驴哈笑着将他重新按在椅子上,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包厢,一边走一边警惕的回头看,发现他们没有察觉什么,于是一溜烟来到大堂里的前台,以他建委主任的身份要来了蓝眉房间的房卡,钻进电梯里,回到自己房间从旅行包里拿出数码dv,来到楼上,打开了蓝眉的房间门钻进去,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房间的布局,最后选窗户处一个隐秘的角落,将dv打开,镜头对准宽大的床,一切准备就绪,狡猾的笑了笑,对房间里的东西原封不动,转身离开了。

    重新回到包厢里,郑秃驴明显看出来赵得三和蓝眉的脸色变得红润起来,这种红不同与喝多酒后那种红,而是一种深红色。两人的眼神也好像飘忽迷离了起来。“小赵,小蓝,吃好了没有啊?”郑秃驴坐下来笑呵呵的问道。

    刚才郑秃驴走后蓝眉就告诉赵得三,她的头有点晕,想早点上去休息,赵得三也觉得今天自己的酒量怎么突然就不行了,自己喝了最多不过半斤酒,这摇摇欲坠的感觉就仿佛喝了一斤酒一样。不过一想到从昨晚到现在,自己和蓝处长放纵的缠绵,尽情的释放,或许是受了体力的影响,才导致酒量暂时的下降吧。“嗯,吃了很多。”赵得三靠在椅子上讪笑说。

    郑秃驴说:“既然吃好的话,那就下午好好睡一觉,等明天再出去玩。小赵,我看你们蓝处长喝了点酒脸都红了,你送她上楼去吧,刚才张书记给我打电话了,我还得出去一趟,你们就先上去吧。”

    蓝眉明显感觉头越来越晕,越来越沉,给赵得三挤了挤眼,示意让他答应。赵得三心领神会的点点头说:“那行,郑主任,那我就先送蓝处长回房去了,这钱?”看着一桌吃剩的饭菜,赵得三生怕让自己结账,这一桌下来可得不少钱啊。

    郑秃驴摆摆手:“你不管,挂在建委账上,到时候统一和酒店结就是了,你送蓝处长上楼休息去吧。”

    蓝眉已经站了起来,于是赵得三也跟着站了起来,和郑秃驴打了招呼,就佯装扶着蓝眉走出了包厢。

    看着喝了下过春药的酒的二人离开了包厢,郑秃驴的脸上挂满了狡猾的神色,嘴角挤出一丝冷笑,点了一支中华,靠在椅子上春风得意的吞云吐雾起来。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赵得三和蓝眉回到房间后在春药的作用下上演疯狂的激情好戏了。郑秃驴靠在椅子上悠哉的吸着烟,不时看一下表,准备等个半个小时左右,上楼去偷听一下

    ,看事情到底会不会按着自己计划的来,这一战事关他能否如愿将自己的女儿提拔上去,在自己退位之前争取造神成功。

    耐心的等待了半个小时候,郑秃驴叫来服务员签了单,揉了揉鬓角,起身走出包厢,进了电梯,直接按了蓝眉房间所在的楼层数字,几十秒后,“叮铃”一声,电梯到站,还不等门完全打开,郑秃驴便迫不及待的冲过去,直接来到蓝眉的房间门口,竖起耳朵贴在门板上偷听起了里面的动静。

    刚把耳朵贴上门,一阵蓝眉极其痛快的“啊”声就震得郑秃驴的耳膜隐隐作痛,紧接着就是啪啪的撞击声,蓝眉低沉而舒服的呻吟,以及赵得三时而喘气的“哼哧”声。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