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散文诗词 > 燃情仕途 > 第六百二十九章 卸除伪装

第六百二十九章 卸除伪装

作者:九霄鸿鹄
    第642节第六百二十九章 卸除伪装

    何丽萍主动解除了他下半身的武装,对于下半身神经已经进入紧绷状态的郑秃驴来说,更加激发了他的斗志,将嘴从何丽萍凌乱敞开的七尺胸怀中移开,抬起头,喘着急促的气,用几乎是命令的语气对何丽萍说道:“丽萍,亲一下我下面。”

    何丽萍两颊娇红,媚眼如火的看了他一眼,再低眉看了一眼他已经蓬勃的地方,虽然不怎么喜欢去亲郑秃驴这个看上去有些不怎么美观的地方,但还是俯身朝上靠近了。郑秃驴则撩起衣襟,裤子堆在脚踝处,挺起大肚腩,将蓬勃的地方面向了她,低头看着她一点一点凑近,随着她的一头长发淹没了蓬勃的地方,紧接着就感觉到了一股湿润紧热的感觉包裹了自己。

    “啊”郑秃驴爽的长叫一声,低头看着蓝眉跪在沙发上,披着一头长发的头在他的小腹下前后晃动,柔软光滑的发丝随着她头颅的晃动而轻轻摩擦着他的大腿根处,淡淡的麻痒感加上她吮吸时的紧热湿润感,让郑秃驴感觉到无比刺激,年老的身体再一次焕发了青春的热情,站在沙发钱,抬头挺胸,全身的肥肉紧绷起来,似乎都变成了肌肉一样……

    何丽萍用自己娴熟的口技一遍一遍吞吐滋润着郑秃驴的欲求不满,直到他青筋暴起,滚烫如铸炼而成的钢棒一样,才移开嘴,靠在了沙发上,用渴望的眼神看着他,温柔如丝地说道:“老郑,可以了,我不行了,你快上来吧。”

    郑秃驴这厢热情如火,斗志昂扬的就爬上了三十五岁身体丰满但却肥而不腻的何丽萍身上,伴随着何丽萍紧皱娥眉一声痛快的“呃”声,开始在她衣衫凌乱的身体上上下起伏,一起开始人性最美妙的旅途……

    三十五岁的何丽萍毕竟是已婚女人,在床事上掌握着如何让男人亢奋的技巧,所以在郑秃驴驰骋的同时,她会时不时收缩一下花瓣洞,估计刺激一下他下半身的神经,这更加激发了郑秃驴男人的斗志,尽管是满头大汗,但丝毫不减缓频率,更快、更强、更猛的对何丽萍的玉体发动着持续性进攻……

    在郑秃驴亢奋无比,就快要在她的刺激下抵达快乐巅峰的时候,一个电话将这美好的氛围给扰乱了,更要命的是这个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让郑秃驴亢奋无比的情绪一下子降低了下来,喘着粗气烦躁地骂道:“他妈的!谁呀!”

    “老郑,你看一下是谁,怎么老是打。”何丽萍躺靠在沙发上,面色潮红,香气如兰,随着急促的呼吸,丰满挺秀的玉房显得迷人极了。

    郑秃驴一脸烦躁的骂骂咧咧从何丽萍的玉体上起来,直接就朝办公桌走去,由于一时忘记了裤子挂在脚踝上,朝前一走,就被裤子绊了一下,噗通一声就趴在了地上。

    这一幕惹得靠在沙发山低喘着起伏不定的何丽萍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笑的前俯后仰,笑的花枝乱颤,两只雪白挺秀的玉峰随之上下跳跃,显得愈发挑撩人了。

    郑秃驴就这么直接来了一个“狗吃屎”,一时火冒三丈,从地上爬起来,提上裤子,走上前去抓起手机,连看也不看电话是谁打来的,就按了接听键直接满腔怒火的发泄了出来:“谁呀!”

    “老郑,怎么?你没我的手机号?”听筒里传来了李长平略微生气的质问声。

    郑秃驴立刻就听出来了是李长平,为了确认就是他,连忙将手机从耳边拿下来,看了一下来电提示,只见屏幕上显示着“李副部长”几个字,确认了就是他,郑秃驴一肚子的火气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怯怯地笑着说道:“有,有,刚才没注意,李副部长打电话过来给我有什么指示啊?”

    李长平在一早被苏晴一点情面也不留的狠狠批评了一通,感觉自己这次越俎代庖的帮了郑秃驴实在是不应该,被苏晴骂的毫无还口之力,太憋屈了,便打了电话过来向他抱怨。“指示倒是没有,不过有件事我可得给你说明白呀!”李长平卖着关子说道。

    “什么事?李副部长您说。”郑秃驴讪笑着说道,明显听出来李长平的心情好像不怎么好。

    “今天早上我被苏部长狠狠批评了一通,弄不好我这个副部长的乌纱帽都不保了!”李长平和官场中的大多数人一样,总是在切入正题之前要绕一个大弯子。

    郑秃驴一时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支吾地问道:“这……这是为啥呀?”

    李长平语气严肃地说道:“还不是因为老郑你!你要调走马德邦,我私做主张行驶了苏部长的权力,马德邦被调走的事情传到了苏部长的耳朵里,她知道勃然大怒,直接来骂的我狗血淋头,搞的我连解释的余地都没有,这件事呀,说实话我真是后悔有点帮你啊!搞不好自己还要惹祸上身。”

    郑秃驴支支吾吾地说:“那……那怎么办?马德邦都已经调走了,总……总不能再调回来吧?”他还是怕万一会发生这戏剧性的转折,心里忐忑不安。

    李长平说道:“你以为是过家家闹着玩啊?刚调走又调回来,这不是要我的命吗!已经调走了,改变不了了!我今天打电话就是给老郑你说一声,在帮你调走马德邦这件事上我可是顶着巨大的压力啊!”

    郑秃驴听了李长平的话,也不知道他这么说到底想表达一个什么意思,是想告诉他自己顶了很大的压力,想让自己补偿一些什么,还是想说明别的问题?郑秃驴有点摸不着头脑,于是只能讪笑着支支吾吾说道:“李副部长,那……那真是给您带来麻烦啦,那……那该怎么办啊?”

    李长平长叹一口气说道:“还能怎么办呢!已经这样了!算了,改天抽个时间找两个人叫上我一起打麻将,再慢慢说吧!”

    李长平这么一说,郑秃驴立刻就明白了,不就是想再让自己送上点好处补偿他嘛,于是心领神会地嘿嘿笑道:“一定一定,一定到时候好好当面再感谢一下李副部长。”

    “那行,我就不打扰老郑你了,等到时候打麻将再聊吧。”李长平说完就挂了电话。

    郑秃驴将手机放下来,再次走回到衣衫凌乱,露出部位的何丽萍旁边,将裤子重新脱了下去,但那地方已经软了,于是对何丽萍鬼笑着说:“丽萍,你看这咋整呀?一个电话影响的小弟弟不听话了啊。”

    何丽萍媚眼如丝的看了他一眼,从沙发上起身,跪在上面,郑秃驴心领神会的站在她面前,挺起大肚腩,再一次感受起了她炉火纯青的口技,直到……直到男人的雄性再一次蓬勃起来,重新压上了她的玉体……

    在何丽萍极为刺动的收缩之下,郑秃驴被刺激的热血,心中燃烧起了最为熊熊的烈火,极尽所能的享受着人生美妙的旅途……

    终于在小腹中滚动着的一团烈火从下身喷出后,一波美事才算过去。躺在休息的时候何丽萍才娇喘吁吁地问他:“老郑,刚才是谁的电话?好像你有点怕人家哦。”

    “组织部李副部长。”郑秃驴喘着粗气说道,“你不问我都要给你说呢,你知道李副部长为啥打电话过来?”

    何丽萍微微皱着柳眉,轻轻摇了摇头,问道:“为什么呀?”

    “还不是为了你调动的事情,调走马德邦的时候组织部是他擅作主张决定的,苏部长知道后把他狠狠骂了一通。”郑秃驴说道。

    “那……那会不会有什么问题啊?”一听郑秃驴这样说,何丽萍就有点担心自己的副部长位子会不会坐不稳了。

    “大的问题倒是没有,不过得李副部长的意思是需要咱们安抚一下他。”郑秃驴说道。

    “怎么个安抚方法?”何丽萍微微翻了一下身体,面对着他问道。

    “陪他打麻

    将。”郑秃驴直接切入了正题。

    何丽萍听后咯咯的笑了起来,说道:“陪李副部长打个麻将就算安抚他啦?”

    郑秃驴这时候便哼笑了一声,说道:“丽萍,你以为就只是陪他打麻将啊?他是想让我们给他送钱。他那人很小心的,你直接拿着钱去送,他死活都不会收的,但是他就喜欢在麻将桌上心安理得的赢钱,你觉得被他邀请着去打麻将,我们还好意思赢钱吗?还不是睁着眼睛瞎出牌,陪太子读书。”

    何丽萍这才恍然大悟的噢了一声,同时还是有些担心马德邦被调离的事情会在省里引起轩然大波,有些顾虑地问道:“老郑,你说那个组织部苏部长知道马德邦被这么暗箱操作的调离了,会不会有什么想法?或者说行动。”

    郑秃驴若有所思的凝眉想了想,说道:“应该不会,省里的人事调动要组织部和人事厅一起决定,而且马德邦都已经被调走了,肯定是暂时不可能再调动了,你就放心吧,你已经被提拔到这来了,而且你有丰富的工作经验,省里面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再进行什么人事调动的。”说着在何丽萍的香肩上轻轻拍了拍。

    听他这么说,何丽萍才松了一口气,这次提拔对她来说是一次三级跳跃,只要坐稳了这个省建委副主任的位子,她的目标就定在了更高的地位了。她知道自己被郑秃驴提拔来省建委在他身边,也只是方便供他享乐,作为副主任,和在西京市建委一样,也是没什么实权的。所以,何丽萍的内心深处并不会安分于现状,她需要的是真正的掌握实权。“那这我就放心了,只要能呆在老郑你身边来辅佐你,我何丽萍这辈子就知足了。”何丽萍甜言蜜语地说道,伸手挽住了郑秃驴的胳膊,衣衫不整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显得小鸟依人极了。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