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散文诗词 > 燃情仕途 > 919.第九百零六章 心虚

919.第九百零六章 心虚

作者:九霄鸿鹄
    第919节第九百零六章心虚

    从卫生间出来以后,赵得三感觉大为不一样,的确是有些精神抖擞容光焕发的意思了,他看着身后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随之出来的何丽萍那动人的身姿,一下子又来了精神。..

    赵得三来了个急速转身,一下子将何丽萍抱起来,直奔那块宽大柔软的席梦思大床而去。由于心急如焚,他将何丽萍往床上一放,扑上去就要上,可躺在床上的何丽萍,却温柔的一笑,竟然侧身一番,躲开了赵得三的饿虎扑食,让赵得三扑了个空。

    “怎么,你不想了吗?”赵得三扑空后还没能将身子转过来,就急切的问道。

    “看你那猴急的样子,今天是绝对不可以了,以后还是有机会的。你的身体最重要,不要贪图一时的快乐,把身子搞坏了。”何丽萍一脸慈善的说道。

    “没问题的,我刚才只不过是因为一时间的有点那个啥,其实我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的,不信你可以试一下嘛。”赵得三倔强的说道,其实作为男人最怕的就是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丢这种面子,他今天不将这个面子找回来,可就真是没法做人了,尤其是在何丽萍面前没办法做人了,赵得三心里这样想着。

    “咯咯咯……”一连串的银铃般的小声打破了屋内的寂静,何丽萍笑的很甜,很开心,她用手戳了一下子赵得三的脑门,笑嘻嘻的说道:“还是乖乖的听你何姐的话吧,在这方面我的经验比你多得多。”说完,看了看赵得三的反应,见他又要解释什么,就用手捂住他的嘴巴说道:“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就是一次意外的失手么?放心吧这不会影响你在我心目中的高大形象的。”说这话,便轻柔的在赵得三的脸上亲了一口。

    赵得三仿佛是被何丽萍说到了痛处,又像是被何丽萍这种温柔体贴的话语给激发了男人的本能,一时间,感觉浑身有一种难以抑制的火焰在燃烧,直烧的自己浑身不自在,于是,他不再解释什么,瞅准何丽萍一个不注意,便一下子将她扑倒在了床上……

    何丽萍的表现更让赵得三感到刺激万分,她一个劲儿的扭动着丰腴而充满弹性的身躯,嘴里还一个劲儿的嚷嚷着:“不要,不要,你这个小色鬼,房卡我,放开我,你这个小男人。”

    赵得三不管了,他不管何丽萍在嚷嚷什么,他要做他喜欢做的事情,而且是现在急需要解决的事情,那就是展示一下他的男人雄风。可是,身下的何丽萍却是那样的半推半就,总是让赵得三弄起来不是很顺手,但越是这样,赵得三就好想越是感觉到了无比的刺激,以至于连自己什么时候躺在了她的身下都没有注意到,但是随着他‘啊!’的一声,赵得三终于明白了一切。

    一股触电般的酥麻感从赵得三的脊梁传遍了全身,这种非常的体验令他神志恍惚,恍惚之中他完全明白了何丽萍的用心良苦,这个三十五岁的副厅级干部,为了能让自己重新展现男人的雄风,可谓是费尽心机啊!他躺在床上享受着上面何丽萍那轻柔的舞动,才体会到这是她有意替自己安排的,他是让自己完全放下心理包袱,在不知不觉间发挥出了男人的极限能力,让那根粗大的阳物坚硬如铁,将何丽萍那口欲求不满的第二张嘴填的满满当当,每一下的轻柔舞动,都能让何丽萍的花瓣洞传来一阵极为强烈的摩擦感,带着巨大的酥麻从中枢神经掠过,那润滑的,散发着淡淡骚味的女性玉液已经沿着赵得三的小腹一直流到了床上,漫开了一大片……

    如果不是何丽萍的有意挑撩的话,很有可能自己会因此造成一种难以启齿的难言之隐,原本想给何丽萍来点刺激和惊喜的赵得三,却因为一时间思想上的包袱和负担而被压抑,但何丽萍的体贴和关爱,使得他放弃了一切想法,尽情享受在了那片欢愉的海洋之中……

    一个多小时的持续交合,在何丽萍‘啊啊’打叫着‘到了,我打了,我要尿了’的激动狂叫伴随着她剧烈的坐动了几下后浑身一软,瘫趴在赵得三的身体上而完美收尾。

    一场淋漓尽致的欢爱,两人一起抵达了飞一般的感觉。赵得三真的有些不敢相信,眼看这个看似文弱雅静的淑女高官竟然有着这么娴熟的能耐,她不但可以让男人尽情享受,而且还能让男人有着无尽的自满心理,这个尤物难怪郑秃驴会如此的喜欢她!,

    第二天,赵得三是在极度的不安中度过的,他按照何丽萍的嘱咐,强忍着内心的自责,勉强将优秀职工考核评定名单推迟到了后天公布,坐在办公室里的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总觉得好像是做贼一样,虽然何丽萍为了方便他,今天将贾婉丽支出去了,但一个上午也没见一个职工来他的办公室,他内心不禁有些怀疑何丽萍的这个方法是不是一厢情愿的想法了。

    就在他已经动摇,对靠掌握着评定优秀职工这个权力来赚钱不抱什么希望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没等他开口说:“请进!”门就被推开了一条小缝,先死看见了一双做贼版的眼睛向办公室里巡视了一下,见屋内只有赵得三一个人,立即推门进到屋内,随手将门关好,转过身来,笑呵呵的说道:“刘副处长你好,我是后勤处的,我叫马登峰。”

    “哦,是小马啊,快,快请坐,请坐!”赵得三客气的给来人让着座。

    “不,不,不用了,你一定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这点小意思你别见笑,请收下!”马登峰说着话,从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放到了赵得三的办公桌上,转身就像是逃跑一样,逃出了赵得三的办公室。

    赵得三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来,来人已经消失在了办公室门口,他愣愣的看着办公室的大门,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收起桌上的那个信封,他的心里很矛盾,又很好奇,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但他还是很想看一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在这种好奇心驱使下,他依然抓起了办公桌上的信封,当他即将打开信封看到里面装着的东西时,办公室的门再一次被敲响了,赵得三脑袋‘嗡’哦一声,立即来了个立正,并快速将双手背后,然后冲着门口喊道:“请……请进!”

    这次来的人赵得三认识,他是质量监督科的李科长,李科长进门以后看见赵得三站的笔直笔直的,双手背后,双目圆睁的自己,一时间还以为自己身上哪里不对劲儿,不自然的浑身上下的巡视了一番,觉得没有哪里不对劲儿,便抬起头来,笑呵呵的说道:“刘副处长,忙什么呢?”

    “没,没忙什么,有什么事儿你快说吧!”赵得三是心虚,现在他感觉背后的手里现在攥的不是一个信封了,简直就是一枚炸弹,既烫手又扎手,他现在唯一的想法是赶快将李科长打发出去,自己好解决这块烫手的山芋,所以,说出话来不免就显得很楞。

    李科长虽然觉得赵得三的话很不客气,但想想也没办法毕竟是官升脾气涨嘛,认为是赵得三升官了,不屑一顾了,所以就忍气吞声的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就是想刘副处长能关照一下罢了,没别的意思,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笑纳!”说完,也跟着马登峰一样,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信封,往办公桌上一放,转身就走。

    赵得三也没加阻拦,他心里恨不能他能快些走才好,等到李科长走出去将办公室门关好以后,赵得三不敢再耽搁,他立即将桌上的信封和手里的信封一起一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起塞进了办公桌的抽屉里,直到将抽屉关好以后,他才长长的出了一口大气……

    还没等他有所思考,办公室的门又被敲响了,他这次少许的镇定了些,坐在办公桌前,冲着门口喊着声:“谁呀?请进!”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赵得三几乎就是没有闲着,迎来送往忙个不停,到了后来,赵得三已经应对自如,竟然是一点也不做作,就像是应该负的责任一样,但他内心也感觉有一点很奇怪,那就是为什么总是一个一个的来,难道就这么巧吗?

    其实,他这也是多虑了,那些钱来送礼的人,即便是再他的办公室门前不期而遇了,也会随便编点什么理由互相错开,然后再找合适的机会进来,所以,整个一下午,赵得三的办公室里显得秩序井然,一个接一个的进来。

    就在赵得三清点下午成果的时候,最后一位拜访者敲响了他的办公室门,没等赵得三请他进门,他就自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进到了里面,赵得三抬头一看,不是别人,正事这次他准备为郑洁被辞退而替她报仇,打算从优秀工作者名单上刷下去的夏剑,他原本以为夏剑或许是悟出了他昨天说的那番话的含义,所以,干脆赌气今天不来了,虽然他的内心有点惋惜不能见到夏剑那位令他一直向往的小嫂子阿芳了,但是,他也庆幸少了一份麻烦,阿芳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女人,但没想到夏剑最后还是来了。亅亅亅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