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痕文学

首页|玄幻|修真|言情|历史|侦探|网游|科幻|恐怖|散文|其他|全本|最近更新
注册/登录/收藏本站/繁体版
当前位置:深痕文学 > 散文诗词 > 燃情仕途 > 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一定要成功

第二千四百二十二章一定要成功

作者:九霄鸿鹄
    女人最了解女人,老女人像是看出了儿媳已经沉浸在了这样的快乐之中,就缓缓松开了按着她双腿的手,果真,儿媳不但没有一点挣扎反抗的迹象,反而随着老头子越来越快的节奏,而从鼻孔之中发出了‘嗯嗯哼哼’的闷哼声……

    老头子看到漂亮儿媳在自己身下那欲死欲仙的样子,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刺激,跟打了鸡血一样,涌动的节奏越来越快,竟然让身下的儿媳忍不住抬起双手抱住了他的脖子,让站在一旁观战的老女人下面也有点痒痒,明显已经感觉到湿了。(菇凉们天天上的小说网 八!零!书!屋 你不知道?你out了)

    儿媳环抱住了自己的脖子,这让老头子更加激动不已,他甚至是感觉到了儿媳水漫金山的花瓣洞里产生了剧烈的收缩,在那样的刺激下,老头子的小腹里很快就积蓄了一团炽热的火焰,在小腹中像只无头苍蝇一样横冲直撞,寻找着出口。

    站在一旁观战的老女人看到老头子皱紧眉头,咬紧牙关的样子,知道他这是到了要释放的边缘了,就忙在一旁提醒道:“老头子,射里面去!一定要成功啊!”

    在老女人话音刚落的时候,老头子小腹里那图案火焰像是找到了出口一样,顺着尿道喷涌了出去,狠狠的涌进了儿媳那剧烈收缩的花瓣洞里,与此同时,也明显的感觉到儿媳的娇躯猛烈震颤了起来……

    完事之后的老头子,还有些恋恋不舍的不肯拿出来,被一旁的老女人干咳了两声,提醒了一下,这才缓缓的从儿媳的蜜洞里退了出来,提上裤子,和老女人悄悄离开了儿媳的房间。

    此刻,躺在床上的孙小琴,脸上还挂着余韵未了的神色,虽然一开始她是极力反对这样的‘借种’行为,但是,摆在眼前的现实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刚才她也的确感受到了做女人的快乐,这几年来,她几乎是没有感受到这种让她欲死欲仙的快活了,虽然回想起刚才的一幕,让她觉得很荒唐,可是毕竟已经发生了,她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好在是公公和婆婆说过,这样的事情只有一次。而这件事之后,即便她和别的男人有什么关系,公公和婆婆也说过,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样想着,孙小琴的心里就觉得舒服多了。

    孙小琴在床上躺了一会儿,神色有些哀怨的爬起来,穿好了衣服,刚从床上下来,电话又响了起来,她心不在焉的拿起手机一看,见是赵德三打来的电话,这才接通了。

    “喂,小琴,号码怎么还不发过来啊?”赵德三等了足足半个小时,实在有些等不及了。

    “我……我这就去问。”孙小琴忙说道。

    赵德三有点惊讶地大声道:“啥?你还没问啊?你快点啊!”

    孙小琴忙说:“嗯,我这就问,一会儿给你发短信过去。”

    赵德三说道:“那你快点啊,我等着呢!”

    挂了电话,孙小琴洗了把脸,看到自己的眼睛有些红肿,就坐在梳妆台前化了淡妆,这才走出屋子,去了公公和婆婆的屋子前,在她敲门前,听见老两口在屋子里正在窃窃私语的说着什么。

    出于本能的好奇,孙小琴竖起耳朵倾听了起来……

    “你说小琴会不会想不开啊?”尝过儿媳那妙不可言的味道后,老头子这个时候却有些心有余悸了。

    老女人也有些担心的说道:“刚才咱们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没顾到小琴的感受,哎,真不知道小琴会咋想,哎,咱们老邓家的香火不能断啊,不这样做也没办法了。”

    老头子说道:“是啊,只要小琴能给咱们老邓家续香火,小琴咋骂咱们都行!”

    ……

    苏小琴在门外听到婆婆公公的对话,突然觉得他们老两口也挺不容易的,心里的阴影也消散了一些,觉得自己不应该怪公公和婆婆的,他们这也是为了老邓家的以后着想的。

    这样想着,孙小琴就的心里就舒服多了,这才伸手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正在里面说话的老两口见儿媳进来了,两人先是面面相觑的愣了几秒,接着,老女人就笑盈盈地说道:“小琴,你来了。”

    孙小琴淡然的笑了笑,问老头子道:“公公,你把那个王麻子的电话号码给我说一下吧。”

    老头和老女人看到儿媳像是并没有被刚才的事情有太大的心理影响,就忙笑着说道:“好,好。”说着,就将隔壁村王麻子的电话号码给了儿媳。

    孙小琴将王麻子的手机号记下后,就走出了房间,看着儿媳离开后,老两口喜出望外的看着对方,接着就开始窃窃私语了。

    孙小琴回到自己的屋子后,就以短信的形式将王麻子和荷花的手机号码发给了赵德三。正在办公室里等着的赵德三,接到了孙小琴发来的短信后,脸上露出了狡黠的笑意,从手机相册中找出了中午在玉米地偷拍到的两张比较清晰的画面,以彩信的形式发给了王麻子和荷花。

    放下手机后,赵德三一脸得意的点了一支烟悠哉的吞云吐雾了起来,果然,不到五分钟,他的手机突然就‘滴滴滴’的响了起来,赵德三朝着手机屏幕上一看,就见是刚才他发彩信过去的其中一个手机号码。

    赵德三吸了一口烟,诡笑着从办公桌上拿起手机,不假思索的按下了接听键,电话刚一接通,里面就传来了一个男人躁动的声音:“喂!你他妈的是谁啊?”

    赵德三沉着的‘呵呵’笑着,说道:“我是谁很重要吗?”

    电话里男人焦躁地说道:“你他奶奶的到底谁啊?是不是跟齐荷花那个骚娘们一伙的啊!”王麻子突然受到这条彩信,看到照片中的画面,本能的认为是自己上了齐荷花的当。

    赵德三依旧是沉着冷静的笑了笑,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不过我可以告诉你,我和齐荷花不是一伙的。”

    王麻子听到赵德三这么说,就躁动地骂道:“奶奶的!你到底是谁啊?你想干啥?”王麻子不是傻子,知道对方肯定不能平白无故的发这样一条彩信给自己的,肯定是有目的的。

    “我想干的事情很简单,只需要你王麻子答应我一件小事儿就行。”赵德三不紧不慢地呵呵笑着。

    王麻子躁动地说道:“妈的!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我为啥要答应你啊!”

    赵德三不紧不慢地笑道:“王麻子,你要是不答应我也可以,只不过你和齐荷花在玉米地里偷情的这些照片保不准啥时候就落到了赵三虎手里,我想你给赵三虎戴绿帽子,赵三虎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吧?”

    王麻子听到赵德三的话,顿时心里一惊,赵三虎以前是混混,虽然现在当了村支书,但依旧是痞子本色不改,要是被赵三虎知道自己给他戴了绿帽子,那他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王麻子在电话里愣了好半天,有些惊慌不安地说道:“你……你到底是谁啊?你想干啥!”

    赵德三慢悠悠地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我想让你答应我一件小事儿,只要你答应我,我保证这些照片赵三虎永远不会看见的。”

    王麻子忙问道:“啥事儿?”

    赵德三吸了一口烟,娓娓地说道:“我要你把你的鱼塘转让给孙小琴!”

    王麻子听到赵德三的要求,立即意识到自己和齐荷花在玉米地里干那事儿被偷拍,肯定与孙小琴有关,便恶狠狠的反问道:“老子要是不答应呢?”

    赵德三沉着的笑道:“那不是很简单吗?我就把你和齐荷花的这些精彩照片发给赵三虎,我想赵三虎看到你上了他老婆,应该不会轻易放过你吧!”

    “你他妈的到底是谁啊!”王麻子躁动地骂道,“有本事当面跟老子谈!”

    “王麻子,你最好识相点,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吃罚酒,只要你肯把鱼塘转让给孙小琴,你和齐荷花的事谁也不会知道,否则的话,我想后果有多严重,你应该知道!”赵德三子字字有声地说道。

    王麻子怕赵三虎是不用怀疑的,听到赵德三这些掷地有声的话,王麻子的心里已经惶恐极了,他强忍着,故作镇定地冷笑道:“好,想让我转让鱼塘给孙家是吧?也可以,三倍价钱,我立马签转让协议!”

    赵德三轻轻一笑,说道:“王麻子,我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如果真要三倍价钱转让的话,我还会来找你吗?”

    “那你想咋办?”王麻子紧张兮兮地问道,生怕对方提出让他无偿转让鱼塘,那他可就亏大了。

    赵德三不紧不慢地说道:“王麻子,三倍转让价是不可能的事,但我这个人呢,一向做人是比较公道的,我也不会让你吃亏,就按市场价转让,你要是还执迷不悟的话,可别怪我没提前提醒过你啊!”

    王麻子知道对方是有备而来的,不过按原价转让这个要求倒也并不算过分,只是齐荷花那边给他施压,必须要让以三倍价钱才能转让给孙小琴,就是想故意刁难孙小琴。迫于齐荷花那边的压力,王麻子说道:“我得考虑一下才行!”

    王麻子和齐荷花之间的勾当,赵德三今天在玉米地外已经听的一清二楚了如指掌了,他知道王麻子是想去问问齐荷花的意思,不过这倒也没什么,反正齐荷花也是他手上的蚂蚱,也蹦跶不了的,于是,赵德三就呵呵笑了笑,说道:“可以,我给你一天时间考虑,但是明天这个时候,你必须给我个结果!”说完,赵德三就挂掉了电话。

上一章 () | 返回目录 | () 下一章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点此报错/更新慢了 | 返回顶部